第三十九章 地狱之门

  周泽坐了下来,没继续打人,的确,他确实没理由去打人,是否要孩子是人家自己的自由,也是人家可以掌握的权力;

  而且,

  现在连唯一的苦主,

  都不愿意自己出手打人。

  “呵……”

  周泽点了一根烟。

  孙涛从地上爬了起来,指着周泽喊道:“你有毛病吧,我要报警,我要去验伤。”

  “你该打。”周泽头也没抬吐出一口烟圈。

  “你……你……你……”孙涛指了指周泽,然后直接推开书店的门走了出去,他心里暗道晦气,今天怎么会莫名其妙地跑到这家书店来。

  那个婴儿还想跟着一起出去,却被周泽一把抓住。

  婴儿在挣扎,很不满,但周泽没理会他的反应,依旧把他按在地上。

  “你还跟着做什么,再跟下去,你连下辈子的机会都没了。”周泽说道。

  “吱吱吱吱…………”

  婴儿还在挣扎,根本听不进周泽的话语。

  “上差。”女尸凑到了周泽跟前,目送秋波,含着讨好的意思,显然,她以为周泽把婴儿留下来是打算给她进补的。

  是吧,

  大部分男人都有一个养成梦。

  女尸觉得自己正适合,

  无论是从年龄还是从身材上来说。

  “上差……嘛……嗯……嘛……老板……嗯……嘛……嘛……”

  女尸摇曳身姿,恰到好处地抖了抖。

  然后人欲静而肉不止;

  蔚为壮观。

  “人家可是还会继续长大的哦,只要营养跟得上。”

  “滚。”

  “…………”女尸。

  “帮我看住他,不准他跑,如果你偷吃了,你也跟着一起死。”周泽面无表情地站起来。

  “是,老板。”

  女尸只得蹲下来,双手将婴儿抓住。

  “老板,他不会报警吧?”女尸是怕麻烦。

  “不会,他这种人不会吵闹到全世界都知道他喝醉酒被打了的。”

  “呵,死要面子的家伙。”女尸不屑道。

  其实,周泽有一句话没说,那个家伙的性格,其实和当初的自己一样。

  周泽看了看自己的右手手掌位置,缓缓地闭上眼,在心里默念着什么,然后再睁开眼,

  嗯,

  什么都没发生。

  紧接着,周泽蹲下来,伸出自己的手掌,对着那个婴儿探了过去。

  嗯,

  依旧什么都没发生。

  边上抓着婴儿的女尸一开始很莫名其妙,但很快反应出周泽要做什么了,然后身体微微颤抖,这是强忍着不去笑。

  周泽瞥了女尸一眼,“忍住不就别忍了。”

  是的,周泽自己都得苦笑。

  小萝莉说把地狱之门的钥匙放在自己手中,然而当自己第一次打算开门将鬼送进去时,却不知道到底该如何打开。

  总之,小萝莉应该不可能单纯地只是和自己开一个玩笑,将一个类似刺青的东西印在自己手中。

  “哈哈哈哈哈哈……妾身怎么好意思笑话老板你呢………

  哈哈哈哈哈…………妾身不敢对老板不敬的………………

  哈哈哈啊哈。”

  “好了,你知道怎么开么?”周泽问道。

  女尸摇了摇头,“老板,这个我是真的不知道,或者,有什么口诀?”

  周泽闻言,默默地回忆许清朗对自己说过小萝莉收回他父母亡魂时的画面。

  当即,他摊开手,沉声道:

  “阴司有序,黄泉可渡。”

  “呼…………”

  玻璃门外,有枯黄的落叶吹过,

  好像还有一只乌鸦“哇……哇……哇”飞走;

  书店里,依旧静悄悄的。

  总之,还是没反应。

  “或者,换个口诀?”女尸建议道,“每个人都有自己适合的一款吧?”

  “难道你让我喊芝麻开门?”周泽反问道。

  “这个,就看老板你的喜好什么体位了。”

  女尸一副童言无忌的样子。

  周泽记起来那晚打架时,许清朗也喊过“天地无极,玄心正法”的口诀,然后出符和出铜镜;

  但事后正如许清朗说的那样,那只是他以前看电视剧觉得这两句台词B格很高,所以才套用的,类似于电影里主角登场时的BGM。

  其实,没卵用。

  现在想来,可能小萝莉张开嘴,伸出舌头说的那句“阴司有序,黄泉可渡”应该也是类似于增加B格的话语。

  看来,小萝莉在趣味性上和许清朗没什么区别,哪怕她是一名资深鬼差。

  周泽心念一动,左手食指指甲开始长长。

  女尸露出了畏惧的神色,她怕周泽,而且最怕的是周泽的指甲,在这指甲上,有让她畏惧的气息。

  这让周泽自己都有些怀疑,当初那个死在自己面前的老人,可能并非那么简单。

  偷渡客也分两类,一类就像是以前的自己,得夹着尾巴做人,一类就像是小萝莉所说的蓉城的那一位,搞出了很多事情,甚至连鬼差们都觉得很难办很棘手。

  总之,那个传染自己灰指甲的老者,应该没那么简单。

  黑色的指甲刺入了周泽右手掌心的印记,紧接着,当周泽将指甲抽出来时,一道黑色的丝线被周泽扯了出来。

  像是滚热的焦糖一样,很粘稠,却又不断裂。

  扯出来的丝线被周泽画了一个方框,

  随即,

  方框悬浮起来,

  里面也开始变成黑色,空悠悠的,一股股阴风开始吹来。

  女尸手中的婴儿开始挣扎,显然,他不想回到地狱里去。

  人死如灯灭,

  但真的能看得开的人,不多。

  多少七老八十甚至一辈子丧尽天良坏事儿做尽的人都想着办法舔活着,就别提这个小婴儿了。

  但周泽清楚,将他送入地狱,去期待新的开始和轮回,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不需要征求他的意见,在这个时候,周泽显得很蛮横,他直接从女尸那里将婴儿抓了过来,而后直接丢入了这黑黢黢的方框里。

  随后,方框慢慢地消散,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烧焦味道。

  女尸吐了吐舌头,没说什么。

  周泽则是有些出神,说到底,这是自己第一次将鬼物送回地狱,上次那个希望陪着自己儿子高考的妇人,周泽都没这么做。

  “地狱,你去过么?”周泽问道。

  “没有。”女尸老老实实地回答,“而且我下不去的。”

  女尸没有自己的灵魂,

  僵尸不入五行,不落人回。

  这听起来似乎很牛逼,

  但后面要加上一句:

  人憎鬼厌,天弃之!

  意思就是女尸如果没事做出去遛个弯,也有一定概率大白天一声旱雷砸中她然后直接灰飞烟灭。

  这个世界,对她来说,就是这般不友好。

  人有阳间,

  鬼有地狱,

  两者接不属的存在,就是异端。

  周泽坐回到了柜台后面,他不觉得高兴,只觉得有些枯燥和无聊。

  如果说将阳间比作一个生产线,那么自己所做的,无非就是将报废的产品丢进焚化炉里回炉重造。

  “老板,这里有一叠这个。”

  女尸从瓷砖上捡起几张冥钞,递给了周泽。

  周泽有些意外,他没料到这次居然也有报酬。

  “阎王好见,小鬼难缠。”女尸说完这句话后就有些后悔,但还是硬着头皮道:“鬼差送人上路,过路扒皮,本就是题中应有之义。

  想来,是他母亲曾给他烧过纸钱吧。”

  周泽点点头,将冥钞收下,自己柜台后面抽屉里放着上次剩下的冥钞,哪怕加上这几张,还是有点少。

  “你还有没有认识的朋友?介绍点生意来做做,做人……哦不,做鬼也要多读书,才能更好地进步。”

  “老板,妾身只认识一些孤魂野鬼,他们也早就断了香火供奉,根本就没钱,而且他们也不敢到您跟前来,如果被您收了去,岂不是白白给您送了业绩?”

  “业绩?”周泽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做鬼差也有业绩?”

  “难道没有?”女尸有些疑惑道。

  “我不知道啊。”周泽耸了耸肩,他是真的不知道,因为小萝莉就给自己留了一句“你是我见过最有逼数的”然后就:

   biu

  的一下,下去了。

  也没给自己留下一本《鬼差的行为守则》或者《如何当好一个有理想有奋斗有追求的鬼差》。

  “想来,应该是有的吧。”女尸有些为难道:“就像是我家那位夫人一样,逗留阳间两百年,护佑乡泽,兢兢业业,也无非是想着回地狱后能赎以前的逗留之罪同时还能谋求一个官身。

  若是当初她的那座庙不被毁掉,香火还在的话,根本用不了这么久的时间。”

  “你还认识其他鬼差么?”周泽问道。

  “妾身哪里能认识那么多上差呀。”

  “哦。”周泽点点头,看来以后得找懂行的人问问。

  这时候,外面传来了电瓶车的声音,是许清朗回来了。

  “哎哟我去,累死我了。”

  许清朗走进书店,给周泽丢了一根烟。

  “不是去订牌匾的么?”周泽问道。

  “那个订好了,然后我顺路去进了一批货,最近湾仔码头打特价,我多囤了一些,可把我累的。”

  “你的水饺不是现做的?”

  “嘿嘿,快餐店里的可乐还是从隔壁超市买的再卖出去的呢,我哪有那个闲工夫天天在家里包饺子。”

  “湾仔码头,挺适合你的。”

  “对吧,我也喜欢那个口味……嘿,不聊了,我先回去装冰箱。”许清朗跟周泽摆摆手,回到自己店里去了。

  等许清朗走后,女尸忽然“噗哧”一笑。

  周泽有些意外,“你听懂了?”

  女尸笑道:

  “他确实长得很好看啊,大部分男的和他在一起都会变弯的吧。

  所以,

  弯仔码头。”

  ——————

   PS:鉴于发书以来书评区经常有读者留言说“作者抄袭了《他从地狱来》或者作者开头和《他从地狱来》很相似,龙做一个统一回复吧:

  《他从地狱来》就是龙写的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