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人生如梦

  “妾身无非只是想要戏弄一下上差,上差何必下如此狠手。

  上差当真是薄情寡义的男人,摸了人家,轻薄了人家;

  结果转过身就不认账,而且还因为原配而迁怒人家。”

  女尸垂泪自语,凄凄惨惨,再搭配她现在身上几乎成布条的白裙,更显我见犹怜。

  人们常说一些活到七老八十的人都快活成狐狸了,而眼前的这具女尸,可是活了两百年,历经了沧桑变化。

  周泽没理会女尸的“哭诉”,而是扭过头看向许清朗,

  “能杀了她么?”周泽问道。

  “…………”女尸。

  许清朗摇摇头,又点点头。

  “什么意思?”周泽问道。

  “她体内的煞气是个问题,如果她最后关头自行兵解煞气外漏,肯定会波及到附近的无辜。”许清朗解释道,“这样子就会很麻烦。”

  “嗯呢。”

  女尸附和道,她算是熄灭了和周泽继续打感情牌的心思,无情最是负心郎,显然,周泽已经在她心里上了黑本本了。

  “但她也不敢玩这一手,否则她的灵魂已经入了地狱,若是她在阳间搞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地狱里的她也会遭受惩罚。

  所以,还是可以杀的。”

  许清朗嘴里叼着烟,之前他慌得像是一只即将被用强的鹌鹑,现在有小宇宙爆发的周泽在旁边,他倒是能够看看热闹说说风凉话了。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她是她,我是我,我和她是两个人。”

  女尸赶忙喊道,她能看出来,眼前的两个男子,是真的想要用一劳永逸地法子解决她。

  任何智慧生命,都有着求生的本能,女尸也不例外。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女尸其实不是白夫人,从一定程度上来说,她是一个独立的生命,是白夫人肉身经过两百年时间诞生的“灵智”,然而,女尸和白夫人还是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许清朗说得没错,女尸不敢在阳间做出任何过分的事,哪怕是死,她也不会选择去肆意妄为让地狱里的白夫人遭受惩罚。

  周泽在女尸面前蹲了下来,“那你刚刚是什么意思,只是为了闹着玩?”

  女尸点点头。

  “呵呵。”周泽笑了两声,现在想想,自己还是有些过于“年轻”了,刚当上鬼差没有经验,才答应了白夫人的这个请求。

  “就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制住她?”周泽问道。

  “抽取她一缕僵尸魂血出来,就能控制住她了,但这玩意儿得她愿意主动给你。”许清朗在旁边建议道。

  女尸猛地抬起头,眼眸里闪现出浓浓的恨意,死死地盯着许清朗,仿佛在此时,许清朗就是她最大的敌人。

  “要么死,要么交出魂血,你自己选择。”许清朗嘴角带着微笑说道。

  “你自己……选吧。”周泽也看向了女尸,显然,他是同意了许清朗的建议。

  周泽有洁癖,他可不希望再出现女尸莫名其妙地下来用舌头给自己清洗杯子这种事。

  “好,我给你。”女尸深吸一口气,似乎是要将自己此时的不甘和愤怒埋葬,而后,她闭上眼,紧接着,一缕类似红色蚯蚓的东西自女尸眉心位置探出。

  周泽伸手用指甲掐住了这个东西,而后抽了出来,放在了自己掌心,有些温热,也有些湿润,滑不溜秋的。

  女尸交出魂血之后,精神一下子变得十分萎靡,整个人几乎昏厥,硬撑着才没倒下去。

  “自己去卫生间清理一下然后上去躺着吧,自今日起,没有我的允许,不准踏出书店一步。”周泽警告道。

  “是,上差。”女尸垂下头,姿态摆放得很低,魂血被对方拿捏,她只能选择低头。

  …………

  “啪。”

  周泽将药酒瓶子丢在了桌上,自己明明是在给许清朗擦药酒,但听起来却像是在做很恶心的事情一样。

  “你自己抹吧。”

  “别介啊,你没受伤但我可是被甩到了墙上,身上淤青这么多,你就没一点点的恻隐之心?”许清朗越说越激动,继续道:“周泽,自从你来到这里后,你有没有发现我一直在倒霉?”

  “这是命数。”周泽表示不背这个锅,“对了,你刚刚念的口诀,我总觉得很耳熟。”

  天地无极,玄心正法。

  “一部电视剧里的,我觉得听着不错,就拿来用了,其实对于施法半点帮助都没。”许清朗倒是实诚。

  “相当于给自己加一个BGM?”

  “呵…………”许清朗翻了一个白眼,自己拿起药酒涂抹了起来,“厨房里有一些酸梅汁,你拿回去吧,明天上午我不开门,要多休息。”

  “我回去休息了。”周泽起身拿了酸梅汁后告辞,回到书店后径直上了二楼。

  女尸很听话地把自己洗白白后躺在了冰柜里,穿着周泽的衣服。

  白色的衬衫穿在她身上有些大,下面垂摆下来,包住了后面翘起的弧度,她没穿长裤,双腿交叉躺在里面,媚眼如丝。

  周泽伸手在冰柜旁敲了敲,道:“我记得白夫人说过,她是在结婚前就死了的。”

  也因此,白夫人按理说应该未经人事,但眼前的女尸,却有点水性杨花的意思。

  “那是因为她没告诉你她是婚前和一位穷酸书生通、、、奸,被她父亲发现了觉得有辱门楣,强行溺死了的。”

  “哦,所以说,还是有经验的老司机?”

  “那是,你知道她为了让我看起来不至于像溺死者那样恐怖花费了多少心思和心血么?”

  “女人,终究是爱美的。”周泽摇摇头,“睡吧。”

  说完,周泽将一个枕头放在了冰柜旁,躺了下来。

  有女尸在她旁边,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意让他觉得很舒服,比躺在冰柜里更让他觉得惬意。

  这一觉,睡得很踏实,等到翌日上午醒来时,周泽睁开眼,就看见一双大长腿在自己面前慢悠悠地晃动着,甚至连足尖的弧度都恰到好处。

  如果穿上丝袜或者高跟鞋的话……

  而面对女尸时,周泽反而能更放得开。

  彼此都不是人,也就没必要装神弄鬼地虚伪,反而更加地纯粹。

  “忍不住的话我可以躺下来,我知道,其实你很想做那种事。

  憋太久,可不好,尤其你的身体还不是原装的,否则真的很可能出现问题的哟。”

  女尸很大方地说道,同时笑了笑,道:“放心,我不会怀孕。”

  周泽走下了楼梯去洗漱,紧接着开始煮泡面,一切准备就绪后,周泽拿出酸梅汁就着泡面艰难地完成了上午的进餐任务。

  “很痛苦吧,吃人类的食物。”女尸坐在楼梯台阶上,侧着脸,看着周泽。

  “不关你的事。”

  “明明已经死了,却还是坚持让自己活得像是一个人一样,不觉得累么?”

  “你的话,有点多了”周泽微微皱眉。

  “你昨天说过,不允许我离开书店,那我除了找你说话,还能做什么?”

  周泽拿起柜台后的拖把和扫帚,一股脑地都丢给了女尸。

  “做卫生。”

  ………………

  今天阳光很好,女尸跪伏在书店瓷砖上用抹布擦着地,周泽则是搬出一张塑料板凳坐在店铺外,晒着太阳。

  一直到了中午时分,许清朗才打开了铺门走了出来,他从周泽这里拿了一根烟,瞥了一眼店里的情景,笑道:

  “调教得不错嘛。”

  周泽继续眯着眼,享受着阳光。

  许清朗吐出一口烟圈,然后像是想到了什么,道:

  “你这牌匾做得不错,挺有B格的,弄得隔壁的我相形见绌了,我也打算定制个牌匾。”

  “附庸风雅?”周泽笑道。

  “不行么?”许清朗柳眉一挑,“我把我那二十几张房产证摆出来,谁能说我不风雅?”

  周泽无奈地摇摇头。

  “来嘛,帮我参谋一下,你这个‘姑妄听之,如是我闻’我觉得挺不错的,我打算牌匾对联的横批是‘人生如梦’,怎么样,听起来就有范儿。

  但对联我想最好弄个和‘吃’有关的,这样才能契合我的餐馆对吧?

  我一直没想到好的,你有什么好的建议?”

  周泽沉吟了一会儿,道:“真想听?”

  “说嘛。”许清朗催促道。

  周泽看了看屋子里的女尸,道:

  “人吃土一生,

  土吃人一回。

  横批,

  人生如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