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吃好,喝好

  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

  很多人在哀叹如今这个时代,全社会被拜金主义思潮冲刷得体无完肤,哪怕是婚姻也被放在了天枰上进行等价买卖。

  然而,这年头是真的连鬼结个婚都开始讲究这个了!

  你有二十多套阳宅,

  好巧哦,

  我家夫人有二十多套阴宅,

  门当户对啊!

  欢喜欢喜,

  皆大欢喜!

  唢呐老者问出这个问题后,周泽嘴角下意识地抽了抽。

  他在忍着笑,同时心里,真的很惬意啊。

  身边这个动不动就把“我有二十几套房”挂在嘴边的邻居,周泽早就很想抽了,这位鬼夫人来得真是时候。

  天道好轮回!

  许清朗吓得汗都流出来了,他是个玄士,但也无非是开开阴阳眼玩点傀儡再融合点“川剧变脸”的招子罢了,他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张天师那种类型的存在,否则面对小萝莉时也不会那么怂了。

  马上清醒过来的许清朗开始抬头,

  望天。

  你说啥,

  我听不明白。

  那个人,

  我不认识。

  然后,许清朗眼皮子忽然抽搐了一下,因为他看见周泽原本放在身侧的右手,竖起了一根食指,而且直接指着他。

  “@#¥%……*&*!!!!!”

  许清朗内心深处一万瓶酸梅汁奔腾而过!

  两个唢呐人直接走到许清朗两侧,恭声道:

  “请小相公入轿。”

  得嘞,合着这轿子还不是来接鬼差的,是那位鬼夫人特意拿来迎娶自己新郎的。

  周泽在心里再度重新定义了一下自己“临时工”的身份。

  “别拉我,别扯我,别强迫我!

  小心我翻脸啊!”

  许清朗被唢呐人推向轿子,但他还是在不停地挣扎着。

  他刚刚是说想要重新开始新生活,找个对象啥的,但他没想搞鬼啊!

  “周泽,你坑我,你害我!”许清朗大叫道,颇有一种良家女被逼良从娼的即视感。

  宁死不屈,

  贞操永存!

  “去看看呗,说不定那位鬼夫人长得和王祖贤一样,你也不吃亏不是么?”周泽笑道。

  许清朗被推入了轿子里,唢呐人对周泽道:“上差可跟着我等,我等在前面带路。”

  说完,唢呐人还指了指停在许清朗门口的那辆电瓶车:

  “上差可骑行。”

  周泽记得自己上次坐那个鬼司机的纸车,依旧被安稳地送到了书店门口,那么很显然,一些鬼物确实拥有类似“奇门遁甲”的能力,物理的一些理论在它们身上应该解释不通。

  电瓶车是许清朗的,周泽也没客气,把店门锁了之后,直接骑着电瓶车跟着前面的轿子一起前行。

  轿夫行走得速度很快,

  脚下的步子依旧是九浅一深,

  每到那一“深”时,八个轿夫连同两个唢呐人都会一起蹦跶一下,连带着花轿也一起晃动一下。

  紧接着,

  花轿着坐着的许清朗就会发出“啊”的一声叫;

  如同黄莺轻啼,婉转勾人,引人遐想。

  等到周泽开着电瓶车和花轿同排时,许清朗掀开轿子窗帘,从外面看去,此时许清朗面色红润,眼眸里似乎有着被滋润过的秋波放送。

  贝齿紧咬红唇,好一副娇羞可人的俊俏模样。

  这时候,正好迎来轿夫们的一“深”,轿子忽然一提,

  “啊!”

  许清朗又下意识地叫了一声,脸上露出了愠怒之色,死死地盯着周泽,当真是羞愧难当!

  周泽一只手把握着电瓶车的车把,一只手轻轻挥了挥,嫌弃道:

  “羞耻。”

  “这轿子对灵魂有影响,会刺激到灵魂!”许清朗不得不开口解释道,他还真担心周泽觉得自己是乐在其中不可自拔。

  “解释就是掩饰。”周泽,“口嫌体正直。”

  “…………”许清朗。

  含恨最后瞥了一眼周泽,许清朗放下了帘子,

  那一眼,宛若看一个为了功名利禄甚至主动献出牺牲自己的负心郎!

  其实周泽能看见,轿夫和唢呐人是根据特殊的韵律在行动,他们只是傀儡,本尊应该是扎纸店出品的纸人,有点类似三国时诸葛亮设计的木牛流马。

  轿夫们继续“九浅一深”,

  许清朗隔一段时间就“啊”一声,

  周泽开着小电驴一路跟随。

  不知不觉,队伍已经过了市区了,进入了通州区的范围。

  在几年前,通州区还是通城下面的一个县区,刚刚撤县改区没多久,这个地方周泽上次帮太平间的老太婆找钱时曾来过。

  最终,轿夫队伍进入了江海大道斜侧下方的一块荒芜地里头,这里四面都有高楼建筑,而这儿,应该是因为特殊原因被搁浅施工的地方。

  里面的路不怎么好开车了,周泽只得下了车,推着电瓶车前进。

  再往前几十米后,

  忽然间,

  豁然开朗!

  原本漆黑孤寂的荒芜区域,忽然间张灯结彩,前方,有二十多桌露天席面摆放着,每张桌子上都有十盘冷菜整整齐齐地摆放在那里。

  人头攒动,胭脂粉堆,笑语晏晏。

  有好事者提着嗓子喊了一声:“新郎倌儿到了!”

  一时间,粉黛钗裙蜂拥而来,周泽只感觉自己身边莺莺燕燕,好不热闹,有些人是直接从自己身上和车子上穿透过去,来来回回,不知疲倦。

  而周泽右手则是一直攥紧着的,印记还在发烫。

  其实,不需要印记提醒周泽也能清楚,眼前这里,应该是鬼差需要解决的地方。

  因为这里的鬼在那位鬼夫人的号召下,已经成组织成建制了,这个当然不能忍!

  但周泽还是一直在忍着,一来自己刚刚当这个临时工,先不急着新官上任三把火,否则很可能把自己给烧死,毕竟阳间一般哪个部门出了什么事儿,最后出来顶缸的都是临时工,周泽觉得阴间应该也差不多,毕竟阳间的人死了才去阴间的嘛。

  再有者,周泽也清楚,如果真的很容易处理掉,那个小萝莉为什么不自己去解决?

  对方甚至敢上门请自己这个鬼差上门祝贺了,也足以可见对方的有恃无恐。

  “落轿!”

  轿夫们一起压低了轿子,许清朗被推了出来,他很含蓄,也很腼腆,同时羞愤难当。

  “夫人有请。”

  一名穿着黑色古装连衣裙的女人走到周泽和许清朗面前,躬身一福。

  “走着。”

  周泽拍了拍许清朗的肩膀。

  许清朗很是嫌弃地拍开周泽的手,但还是跟着周泽一起往前走。

  穿过了席面,看着各式各样的鬼魅在自己身边指指点点,周泽心里还真有些不习惯,好在等走到一栋二层楼的小红房子面前时,四周杂七杂八的声音终于听不见了。

  这栋楼张灯结彩,挂着大灯笼,还换了新春联,一副热闹欢庆的景象。

  楼房布局和现代的楼房很相似,中间开屋门的是客厅,那个黑裙子婢女示意周泽和许清朗进去。

  “期待不?”周泽忽然问道,“万一真和王祖贤一个气质,你可别乐不思蜀。”

  “我期待她喜欢‘一龙戏二凤’。”

  许清朗恶狠狠地说道,这摆明了他倒霉也要拉着周泽一起倒霉的架势。

  实在是周泽这一路上落井下石地太不遗余力了,似乎就是憋足了劲儿看他笑话一样!

  他不就是平时喜欢把“自己有二十多套房”挂在嘴边么,

  这不是事实么!

  他有故意得瑟显摆什么么?

  步入厅堂,脚下踩着大红色的地毯,四面墙壁挂着精致的十字绣。

  一名穿着红色婚纱的女子很是雍容地坐在小桌旁。

  小桌上摆放着精致的酒菜。

  “上差,郎君,请坐。”

  女人起身,示意二人入座。

  因为女人的面容被盖头遮掩住,所以看不清楚。

  但声音,真的是极好听的。

  周泽入座了,拉了一把许清朗,许清朗才扭扭捏捏地坐了下来。

  既来之则安之吧,且看她要耍什么花样。

  小桌上菜肴很精致也很香,酒水很醇厚,闻之沁人。

  “上差,官人,请用。”鬼夫人伸手示意二人用餐。

  周泽没动,保持矜持。

  一脸悲愤的许清朗则是痛饮三杯,而后大呼:好酒!

  紧接着,不停地吃菜,这完全是化悲愤为食欲。

  周泽在旁边看着胸口一阵起伏,用手捂住自己的嘴。

  “你怎么了?吃啊,很美味啊,比我自己做得都好。”许清朗自己就是个厨师,菜肴的好坏自然能分辨出来。

  你从不看鬼片的么?

  周泽在心里想道。

  但还是什么都没说,而是拿起筷子帮许清朗夹菜送进他碗里,嘱咐道:

  “乖,多吃点,这里没酸梅汁,我吃不下东西,你懂的。”

  许清朗“哼哼”两声,不疑有他,继续开吃,死也要当一个饱死鬼!

  而且,是真的好吃啊!

  许清朗都在想着等会儿要不要找机会跟鬼夫人探讨学习一下菜谱,这些菜放到市面上去,五星级酒店的顶级大厨也做不出这么好味。

  等着许清朗吃了一圆儿,

  周泽满意地点点头,

  对鬼夫人问道:“夫人,敢问这菜是如何做的?”

  “上差客气了,这酒,是妾身以路人尿酿制而成;

  这饭菜,则是妾身选用最新鲜的蛇虫鼠蚁精心烹调而制……”

  许清朗脸色骤然一变,

  伸手指了指周泽,还没等他说什么,

  直接:

  “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