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门当户对

  “在哪里?”周泽问道。

  “兴发小区,一个男人和他女儿牵着的,我记得。”妇人很笃定地说道,“那男人我生前还认识,还跟他吵过架!他当初居然想占老娘的便宜,想撩老娘!”

  周泽微微皱眉,提醒道:“要是你骗我或者想玩什么借刀杀人的鬼把戏,我会让你连鬼都没得做。”

  “哪能啊,大兄弟,我虽然死了,但我人还是好的,你去我小区那儿打听打听,谁不说我红姐是个热心肠的好人?”

  周泽摆摆手,示意她可以安静了。

  女孩儿并不知道周泽在和谁说话,当然,周泽说话的声音也很低,像是在呢喃自语。

  “好像有个朋友和我说过,在兴发小区有户人家有这和这差不多的狗,你去那里问问看吧。”周泽说道。

  “真的么?好,我这就去。”

  女孩儿说完就拿出钱包准备结账。

  “算了,不要了。”

  “应该的,谢谢老板你提供消息。”女孩儿拿出五百块钱,硬要塞给周泽。

  “等找到再说吧。”周泽还是拒绝收钱。

  “那,谢谢老板了。”

  女孩儿擦了擦眼泪,离开了书店。

  “多好的闺女哟。”妇人还坐在书店瓷砖上。

  “你也可以滚了。”

  “大兄弟,我好不容易找到个能听见我说话的人儿,就不能陪姐姐我多唠会嗑?”

  妇人一副我真的憋得很辛苦,忍得很辛苦的样子。

  “没空。”

  周泽重新坐回到了柜台后面,拿起指甲钳,继续修剪自己的指甲。

  “大兄弟,你这书店开在这里,怕没什么生意吧?”妇人还在那里找话聊。

  周泽像是忽然记起了什么,问道:“想下去么?”

  “下去?”妇人愣了一下,似乎没明白过来。

  “去你现在该去的地方。”周泽才记起来,自己现在好像还是个兼职鬼差。

  “能不下去么?”妇人有些为难道,“我儿子今年高考,我想陪着儿子高考结束再走。”

  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你儿子要是知道他死去的母亲还陪着他晚上一起复习,肯定会感动得要哭的。”周泽调侃道。

  感动到哭估计未必,但吓出一场病高考直接GG倒是有很大的可能。

  “我也就陪着看看。”妇人有些委屈道。

  “随你吧。”周泽摆摆手,懒得再说什么了,小萝莉交代工作时说过,除非自己去故意过界当什么劳什子判官,其余的时候,自己可以看心情。

  反正小萝莉也没给自己什么业绩报表要求自己一个月一个季度收多少鬼下去。

  “大兄弟,你是咋变成人的?”妇人很好奇地说道。

  周泽微微皱眉,

  妇人身体连续哆嗦了几下,马上不敢再说话。

  大概过了一刻钟后,妇人自顾自地说了声儿子该放晚自习回来了,也就离开了书店。

  等她离开后,周泽特意走过去把对方刚坐的板凳翻过来,没看见一张冥钞。

  “到底是会过日子的女人。”

  周泽感叹了一声,感觉是不是自己脾气太好了?

  自己好歹也是一个临时工鬼差,算是体制内的人,你丫的居然敢空手来空手走?

  真拿临时工不当干部?

  推开门,走出书店,周泽掏出一根烟点上,隔壁的许清朗这个时候似乎刚刚打扫好卫生,穿着围裙走出来,他看了看周泽,然后在周泽旁边蹲下来,从周泽这里要了一根烟。

  两个男人蹲成一排,

  身后,

  是几乎废死的商业中心,前方,是空无一人的马路。

  “那小姑娘被她妈接走了?”许清朗问道。

  “她下去了。”周泽回答道。

  “哦,下去了。”许清朗吐出一口气,“下去后,想再回来,就难了吧。”

  “我也不知道。”周泽摇摇头。

  正如小萝莉所说的那样,自己当初去地狱,只不过是在黄泉路上小小的走了一段就出来了,根本就没经历过地狱的真正恐怖之处。

  “地狱,到底是什么样子?”许清朗吐出一口烟圈问道。

  “我不是很了解。”

  没什么好聊的了,但各自回店里又觉得更无聊,两个人抽完第一根烟后又很自然而然地点上第二根烟。

  “你那老婆呢?”许清朗哪壶不开提哪壶。

  “分居了。”周泽撇撇嘴。

  “嘿嘿。”

  然后,又是沉默。

  接下来,

  是第三根烟。

  “我过阵子要回老家一趟,酸梅汁我明儿重做给你留一些。”

  “谢谢,你不是本地人?”

  “我门海的。”

  门海是通城下的一个县区。

  “我一个亲戚结婚,说实话,我不想去的,但不去又不成,毕竟是小时候一起玩过泥巴一起厚着脸皮去跟着迎亲队伍要红包彩钱的交情。”

  “他要你回去当伴娘么?”周泽问道。

  “对,伴娘…………”许清朗明白过来,马上瞪了周泽一眼,“是伴郎。”

  “你前辈子结过婚么?”许清朗忽然问道。

  “没呢。”周泽回答道。

  “那感情好,这辈子等于白捡一个老婆。”

  “她又不和…………”

  周泽顿了顿,没继续说。

  执念啊,

  徐乐的执念啊,

  还在!

  嗯,肯定是这样。

  “活着,就好好活着吧,我爹妈走了,彻底走了,我也想通了,我总得长大,总得去寻找自己的生活。

  说不定,过阵子也能谈一个女朋友。”

  “男朋友的可能性更大。”周泽吐出一口烟圈,顺带补刀。

  “嘿嘿,我很小开始就在脑子里设计自己以后的婚礼了,以什么风格,以什么样式,以什么排场……”

  “这不是女孩子才想的么?”周泽问道。

  “男人就不能憧憬一下么?你给我闭嘴,不然明天没汁水喝!”

  周泽点点头,行,我闭嘴。

  “我打算办一场古风婚礼,很复古的那种。

  我不要什么豪车,我要一顶八抬大轿,就像是电影里演的那种。

  我到时候再去租一匹马,穿上马褂或者汉服,

  那种氛围,

  你懂么?”

  周泽伸手向前指了指,

  “是那样子的么?”

  许清朗愣了一下,眼睛向前眯了眯,道:“什么东西?”

  “你看不见?”周泽问道。

  许清朗面色一凝,赶忙回到店里,很快,他手里擦着什么亮晶晶的东西正在往自己眼睛上抹,随即,他发出了一声惊呼。

  的确,

  前面空无一人的街道那里,有一个红色的八抬大轿正在向这里行进。

  轿夫腰间扎着红色的绳子,头上顶着红礼冠,八个轿夫,动作整齐划一;

  行进时,九浅一深,

  也因此,每隔一段时间,轿子都会颠簸一下,轿夫和前面两个吹唢呐的人则一起蹦跶一下。

  很喜庆的样子。

  但在这荒无人烟的地区,忽然出现这一幕,足以让过路的人吓得肝胆俱裂。

  就是许清朗,面对这种场面一时间也是张开了嘴,有些不知所措。

  “你媳妇儿?”周泽指了指前面的迎亲队伍说道。

  “扯蛋。”许清朗后退了几步,几乎要退到店里了,他见周泽还蹲在那里,喊道:“你还不回去?这是鬼迎亲!”

  “会抛绣球么?”周泽拍了拍裤腿,慢慢地站了起来。

  “抓回去就当压寨相公了。”许清朗冷哼道,“你是想当书店老板还是想被抓去给一个女鬼当老公?”

  “这么严重?”

  周泽有些意外,之前他见过的那些鬼,可没这么大的本事,确切的说,是没这么大的影响力。

  如果说轿子里的主人真能够摄取人的魂魄跟着她走回去“成亲”的话,自己是管还是不管?

  那个妇女自己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等她儿子高考完估计她也就失去执念自己就消散去地狱报道了,但眼前的这位,

  这么大的排场,绝对不是那么简单的角色了。

  周泽还是没动,许清朗站在店里面,抬头看了看自己上面贴着的符纸,还是觉得有些不安稳,但看着周泽依旧不为所动的样子,更是气得骂道:

  “你只是个菜鸟鬼,人家那都是成了精的,你退回去,她说不定就不招惹你了。”

  周泽还是没动,隐约间,他感知到自己掌心位置的那道印记似乎有些发烫,好像是在提醒着他,眼前的这位,需要将其送到低下去,否则会对阳间造成影响。

  之前的妇人,周泽放任其离开,印记毫无反应,算是默许了,而这一次,印记提醒了自己。

  临时工,

  也不好当啊,

  一般出了事儿,有了什么工作纰漏疏忽基本都是临时工去顶缸。

  周泽现在就处在这个很尴尬的位置。

  迎亲的队伍就在距离周泽十米的位置停了下来。

  两个轿夫伸手掀开了轿帘,

  里面空无一人。

  吹唢呐的人走向了周泽,在距离周泽一米远的位置躬身弯腰:

  “我家夫人听闻上差右迁,命我等请上差过府相贺。”

  这个吹唢呐的人面容英俊,清秀,但肤色很白,腮红与口红也有些过分了,就像是扎纸店卖的纸人一样。

  “你当了鬼差?”许清朗从店里走了出来,一副自家隔壁一穷二白的王小蛋忽然当了镇长一样的不真实感。

  “苟富贵,勿相忘!你居然还瞒着我!”许清朗走过来,对着周泽埋怨道,那一道风情,酥脆入骨,足以让白杨折腰。

  “小的有一事,想请教上差。”唢呐人弯腰恭敬地问道。

  “说,啥事儿,没问题,包在他身上!以后这片地头,就是他管着了!”许清朗一副越俎代庖美滋滋的架势,风S得一塌糊涂。

  “夫人命我等来接上差的同时,想让我等抓一个男子回去共结连理;

  据说,那个男子,有二十几套阳宅,正好和我家夫人门当户对。

  敢问上差,可知晓此人在哪里?”

  “…………”许清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