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过分么?

  “你想,接替我么?”

  这个问题,把周泽问得一愣。

  这是啥意思?

  直接从一个城市东躲西藏的黑户一下子要变成本地公务猿了?

  惊喜来得太突然,

  周泽有些不敢接。

  天上是会掉馅儿饼的,但大部分人遇到这种事儿的人最后都被馅儿饼给砸死了。

  最重要的是,周泽不认为自己救了她一命,就值得她如此对待自己。

  要知道,那个司机的事儿,到现在都没搞清楚呢,这个小萝莉,是很萌,但那只是她的皮囊。

  许清朗说过,她曾出现在他的店里,面无表情地伸出了舌头,将他爹妈的亡魂全都收走。

  任凭许清朗如何哭诉祈求,她都岿然不动。

  这样子的一个人,你不能去奢望她知恩图报,能不反咬你一口就谢天谢地吧。

  身为阴司鬼差,

  见过多少悲欢离合?

  见过多少人性之恶?

  见过多少鬼之怨毒?

  她不是单纯的小女生,也不可能是。

  “怎么,不说话了?”小萝莉又问道。

  “不知道该说什么,你这是随便问问?”周泽小心翼翼地问道。

  “你可以回答不想的。”小萝莉说道。

  然后,沉默,

  小萝莉继续补充道:“然后,我把你抓下去。”

  “…………”周泽。

  好了,

  这样不就舒服了嘛,

  要什么选择题啊,

  直接填空就好了。

  题目就是答案不写“Y”,就枪毙。

  “我同意。”周泽回答道,这次,没犹豫了,也不纠结了。

  小萝莉转过身,笑了笑,有些天真烂漫,然后缓步走到了周泽面前,装作小大人的样子想要帮周泽整理一下衣领。

  这似乎是上位者表现对下位者的看重,有点像是古代皇帝赏赐臣子和自己一起吃饭的机会一样。

  只是小萝莉太矮了,站在周泽面前时,衣领是整理不了了,只能帮周泽整理一下皮带。

  “抱起我。”小萝莉嘟了嘟嘴,命令道。

  周泽弯下腰,将小萝莉抱起来。

  小萝莉伸手帮周泽整理了一下衣领,然后皱了皱眉,似乎觉得自己这样被周泽像是女儿一样抱着有些不伦不类的。

  “我这样,是不是很傻?”

  “很可爱。”

  小萝莉伸出小手,打算直接抽向周泽的脸颊。

  在这一个瞬间,周泽抱着小萝莉的指甲迅速变长变黑,眼眸深处也有黑色的旋窝流转。

  小萝莉停住了,嘴角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周泽也没进一步地动作。

  “你知不知道,在我面前表露出愤怒和反抗的姿态,是一件很傻的行为?”小萝莉问道。

  “无所谓,反正都是已经死过一次的人了。”

  “那是因为你运气好,黄泉路才走一小段就离开了,你根本就没经历过地狱之行的痛苦和折磨!”小萝莉高声道,“那种折磨,能让所有自杀下地狱的人后悔万分!好死不如赖活着,这绝不是空话安慰。”

  “是么?”

  “放我下来。”

  周泽把小萝莉放了下来。

  小萝莉身子往后靠了靠,看着周泽,“知道我为什么选择你么?”

  周泽摇摇头。

  “因为你很聪明,或者说,你很平和,懂得分寸。”小萝莉掐着手指头说道,“阴司有序,阳间有法,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偷渡出来的人不少,但你是我所见过的最平和的一个。”

  “我不相信这是真正的原因。”周泽说道。

  “真正的原因,我不想告诉你。”小萝莉伸了个懒腰,“我累了,想下去了,所以,正好碰到你,而你不会给我捣出太大的乱子,就选你了。

  呵呵,前阵子在蓉城有个家伙,闹腾得很厉害,明明是一个可怜的偷渡客,却自诩为是法官,身为鬼,却妄想在阳间行使自己的判罚,你说,他蠢不蠢?”

  “蠢。”周泽回答道,随即,周泽忽然记起来,老道好像就是来自蓉城,“他后来怎么样了?”

  “被封杀了。”

  小萝莉侧了侧头,一脸的天真烂漫,“规矩是活的,但踩线踩得过火的,就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他死了?”周泽问道,“我是说,被抓回地狱又或者魂飞魄散?”

  闻言,小萝莉脸上露出了些许愠怒,似乎是触及到了她的逆鳞。

  “这个,你不需要知道。”

  小萝莉抓住周泽的手掌,自己的小手掌和周泽相对。

  紧接着,周泽就感知到自己掌心一烫,等到小萝莉将手掌挪开时,周泽看见自己掌心位置,出现了一道黑色的符文。

  符文不复杂,像是一个眼睛。

  “阴司有序,黄泉可渡。”小萝莉很严肃地说道,“该下去的人,你送他下去,该打散的人,你可以直接打散。

  当然,如果你想路见不平一声吼啊,

  也行,

  但那种代价,自己承担。

  玩儿脱了,自己承受。”

  小萝莉打了一个呵欠,好像是累了。

  “你说你累了,那你要休息多久?我这,算是代班么?”周泽问道。

  “等我回来再说。”小萝莉准备下楼去了。

  周泽继续问道:“那我要做什么?每天晚上出去巡逻,

  找鬼,

  然后,

  搞鬼?”

  “门在你手上,你自己看着办,你可以继续开你的书店,你是鬼,借尸还魂的鬼,那些脏东西和杂七杂八的玩意儿会自觉地往你身边凑,

  你对于他们来说,就是黑夜里的烛火,它们就是飞蛾。

  另外,在我给你留下那个印记后,等于是把你从蜡烛升级到了白炽灯,足以亮瞎他们的狗眼。”

  “…………”周泽。

  小萝莉下了楼,周泽跟着一起下去。

  “我看会儿书,待会儿就走,这具身体的母亲待会儿会来接她走。”

  小萝莉在塑料椅子上坐了下来,随便拿了一本插画书翻阅着。

  周泽就站在他旁边,倒不是在伺候着,而是有一些问题需要问。

  “说吧。”小萝莉开口道。

  “这……有工资么?”周泽问道,“你知道的,我这儿做的事亏本买卖。”

  “经济不景气,活人的钱,现在是越来越难赚了。”小萝莉感叹道。

  “是啊。”周泽附和着。

  “那就赚死人的钱呗。”

  “死人的钱花不出去啊。”周泽耸了耸肩。

  “那是你方法不对。”小萝莉摊开手,“拿些冥币来,是那种,死人给的冥币。”

  周泽取出一沓冥币,分了一半放在了小萝莉的手中。

  “赚得不少嘛。”小萝莉瞥了一眼笑道。

  周泽没说有一半是上次从蓉城来的老道给自己的,冥冥之中,周泽感觉如果让这个小萝莉知道这件事会给自己带来麻烦。

  小萝莉拿着钱推开书店的门,蹲在路边。

  “打火机。”

  周泽把打火机递上去。

  小萝莉将冥钞烧掉了,灰烬很快被吹散。

  随即,小萝莉站起身,拍了拍手,“好了。”

  周泽站在风中有些凌乱,

  “这是提前烧给我在地下银行的户头了?”

  “再等等看吧,你这里,人气还是不够。”小萝莉和周泽一大一小两个人就站在店门口等着,等了大概半个小时。

  小萝莉娇嫩的脸都被风吹得有些发红了,周泽倒是不怕冷,但就这样跟个二傻子一样站在路边张望着总觉得很怪异。

  终于,

  一个大腹便便的男子从二人面前走过,然后,男子身上掉下一个钱包,男子根本就没发觉,继续往前走去。

  周泽上去捡起钱包,发现里面居然有几千块钱,还有身份证银行卡之类的东西。

  “我去还给他?”周泽试探性地问道。

  小萝莉“噗哧”笑了出来,

  “这人做了亏心事儿,这次算是破财免灾,这钱,是你应得的。”

  小萝莉推开门,进入了书店,然后搓了搓手,显然,刚刚半个小时冻得不轻,还是书店里暖和。

  周泽拿着钱包走了进来,有些不敢相信道:“他不会报警?”

  “这钱,你拿着,一点都不烫手。”小萝莉有些不耐烦了。

  “得,那我以后缺钱了就拿冥币站在门口烧,就有人主动送钱来是吧?”

  周泽有些哭笑不得,但也觉得有趣。

  许清朗这个时候走来,手里提着一大瓶酸梅汁儿。

  “喂,店里材料就这么多,只能做出了这些了,还有的,等…………”

  许清朗刚推开门进来就看见坐在那里的小萝莉,整个人一个踉跄,手中的瓶子落在了地上摔了个粉碎。

  酸梅汁儿溅洒了书店满地。

  周泽看着许清朗,示意对方要克制。

  小萝莉似乎浑然没把许清朗当一回事儿一样,

  的确,一个运气好,通点玄的人,还真不值得她多看一眼。

  “这是谁家的闺女,好可爱啊,哈哈哈哈,来,小朋友,叔叔家里养着一缸小金鱼,要不要陪叔叔回家去看?”

  许清朗笑得很尴尬,硬挤出来的。

  小萝莉只是吐出一个字:“滚。”

  许清朗又笑了笑,转身离开回到自己店里去。

  “是不是觉得我很过分?”小萝莉抬头,看着周泽。

  “有点。”周泽实话实说。

  “那我再告诉你,那个司机的死,只是当时坐在校车上的我觉得无聊,露出真身想开个玩笑,

  你会不会觉得,

  更过分?”

  小萝莉歪着头,看着周泽,一脸呆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