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深夜派对

  外卖小哥站在原地,隔着柜台,看着坐在后面的周泽。

  “别怕,店里没装摄像头,我这里也没录音笔。”周泽伸了个懒腰,“当然,我这么说你肯定是不信的,啧,随你吧。”

  “我不知道你这是什么意思。”外卖小哥很冷静。

  能做出这种事儿的人,肯定很冷静。

  警方到现在还没具体锁定纵火者,这就是他的本事,当然,在这里是贬义词。

  “我很笃定那把火,就是你放的。”周泽摊了摊手,他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一个根本就不需要辩驳的事实。

  “你喝醉了。”外卖小哥说道。

  “没醉。”

  周泽笑了笑。

  “就凭这个,你说火是我放的?你比警察还厉害?”外卖小哥的神色已经开始有些绷了,但他依然在克制着。

  “嘶……我当然没警察厉害,但我不瞎。至于我说根据那个就认为你是纵火者,对不起,还真不是。

  我只是先确认你是纵火者后,反推出的一个证据,体验一把柯南的感觉。”

  周泽伸手指了指外卖小哥身后,

  外卖小哥马上转过头,他以为那里站着警察,但什么人都没有,也没有警笛声。

  在这个几乎废死的商场,又是在深夜,连个过路的人都没有。

  “他们,都跟着你一起进来了。”周泽说道。

  “谁?”外卖小哥皱了皱眉。

  “死在电影院里的六个人啊,他们跟着你进来了,然后我一看,就‘哦’了,凶手就是你了,明摆的事儿嘛。

  除了我身后站着的那个逗比一门心思地恨我,

  你总不能说另外六个遇害人都认错了凶手了吧?”

  周泽慢慢地站起身,看着面前的外卖小哥。

  “装神弄鬼!”外卖小哥几乎开始咆哮了,不知道为什么,他感到自己的压力在越来越大,脸上也开始有冷汗流出。

  “别紧张,他们害不了你的。”

  周泽从柜台后面走出来,手里提着一个塑料袋。

  塑料袋里装着小盒子米饭,还有一些咸菜。

  在周泽视线之中,有六个人都坐在塑料板凳上,男女都有,其中两个是老者。

  他们都规规矩矩地坐在那里看着书,很安静,一点都不吵闹。

  每个人面前周泽都放了一碗米饭,米饭上盖着咸菜,一次性筷子直插在米饭上竖立起来。

  随后,周泽又拿出一瓶价格10元不到的白酒,用饮水机那里的塑料杯倒酒,一人面前放上了一杯。

  “哥几个,我也不容易,这书店开着一直亏本,只能用这些招待大家了,别怪我小气哈,你们是死了,但我还得继续活着。

  反正你们家人也会给你们供奉,也不差我这里的一点儿,对吧?”

  周泽弯下腰,像是平时招呼客人那样说着话。

  嗯,后面那个脑子有坑的逗比,周泽可没好心眼儿到给他也留一份。

  “你他娘的脑子有病吧!”外卖小哥憋不住了,“呵,我真该给你录下来,传到网上去,让水友们一起看看你这个德性!”

  “你敢么?”周泽侧过身,“说得像是你真敢一样,你才直播几天,五五都倒了。”

  是的,警察现在没找到纵火者有许多原因,但如果让警方有了重点怀疑对象追查下去,纵火者就很难隐藏得下去了。

  “我要走了,你脑子有问题。”

  外卖小哥一改之前的和颜悦色,他能将自己的人气成功地转化到直播上面,同时还能获得巨大收入,不仅仅是因为他是“英雄”,还有他自己的营销方案。

  他很接地气,同时原本的形象设定很好,在这个基础上,直播送外卖,本来是一件很枯燥乏味的事儿却也能让人看得津津有味。

  他清楚,他慌了,他也乱了,所以,他想要离开,逃离这个书店。

  他后悔今天来到这里,非常非常地后悔。

  周泽没去拦截他,只是,当外卖小哥伸手准备推开书店的门时,

  周泽拿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道:

  “零点了。”

  “咚!”

  书店里没有挂钟,但是在此时,外卖小哥却仿佛听到了钟声在敲响。

  他用力地推门,门却纹丝不动,他怒了,看了一下门锁那边,门没锁,而且也没什么东西阻拦着,但门就是打不开。

  外卖小哥开始发了疯一样踹门,门却依旧纹丝不动。

  他看不见的是,

  原本坐在那里看书的六个人,

  全都缓缓地站了起来,

  头七回魂夜,

  冤有头债有主,

  他们来到了这里,跟着自己的仇人,

  而眼下,

  他们都死死地盯着自己的仇人,

  一个明明纵火杀了他们,却成了英雄的家伙。

  “我叫你不救我!”

  一声低吼声自周泽身后传来。

  周泽恰巧在此时吹了一下自己的指甲,而后猛地转身,右手五指指甲瞬间长长,通透的黑色散发着异样的光泽,一缕缕黑气在指尖环绕,带来慑人的气息。

  与此同时,周泽眼眸之中也有黑雾翻滚。

  “嘶嘶嘶…………啊啊啊啊啊啊!!!!!!!!!!!!”

  刚刚好不容易化作厉鬼的黑西服男子被周泽的手直接抓住了肩膀,而后整个人开始颤抖起来,周泽指尖的黑气像是一把把锋锐的小刀不停地刺穿他的身躯,一缕缕青烟自黑西服男子天灵盖位置向上升腾。

  “我理解你,但你让我很恶心。”

  周泽沉声道,

  “所以,你还是拜拜吧。”

  周泽手指再度发力,

  黑西服男子一边哀嚎一边露出了恳求之色,他希望周泽放自己一马,他已经化作厉鬼了,一旦再次“死亡”就是魂飞魄散,连进入地狱的机会都没有。

  但周泽没有放手,

  目光保持着冰冷。

  一直等到黑西服男子的身体彻底融化和挥发干净后,

  他才收回了自己手掌,在自己掌心位置,隐约看见些许灰烬。

  “呼……”

  周泽吹了一口掌心,然后拍了拍手。

  转过身时,周泽叹了一口气。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在这里的原因,导致书店的格局发生了变化,

  又或者,

  这只是巧合的一种。

  之前那六位进来后只是安静看书的顾客,眼下身上都开始冒出黑色的雾气,这是要化厉鬼复仇的趋势。

  而那位外卖小哥还在不停地对着墙壁不停地用自己的拳头去砸用自己的脚去踹。

  抬头看,苍天饶过谁,可能说的就是眼前的画面吧。

  这六个遇难者,当初也是在滚滚浓烟和大火之中惊慌失措,不知所以,最后没能逃出去,惨死其中。

  “诸位,给我一个面子吧,你们别急着变厉鬼。”

  周泽来到人群之中,对着这六个人抬手示意道。

  “来,放松点,都给哥笑一个?”

  周泽想要缓和气氛,一旦化作厉鬼,就不入轮回了,复仇之后,彻底失去执念后,就只能随风消散。

  这是最凄惨的结局。

  周泽觉得,这不值得,真的不值得。

  纵火者已经害得你们死了,和自己的亲人家人阴阳两隔,你们的孩子失去了父亲或者母亲,你们的父母失去了孩子,

  没必要同样因为这个凶手再将自己推入更可怕的深渊了。

  只是,周泽的话语没起丝毫作用,

  这六个人面色依旧冷冰冰的,而且身上的黑雾正在越来越浓郁,眼角和唇边都开始分出黑色的纹路。

  快要变成那个逗比黑衣男刚刚冲向自己时的形象了。

  “既然你们不给哥笑,那哥给你们笑一个?”

  周泽挤出了很难看的笑容。

  完了,

  造孽了,

  挽救不回来了。

  周泽清楚,让自己把这些厉鬼都打得魂飞魄散,很容易,就比如那个已经跟在自己身边一周的逗比,好不容易CD结束准备放大招了就被自己一巴掌拍死了。

  但让自己把这些鬼给超度掉,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去做,而且周泽本身就是鬼,也不方便做这个事儿,就像是让张飞去绣花一样。

  “幽冥有路,黄泉可渡!”

  一道厉喝声自屋外传出,紧接着,书店门被人推开,许清朗走入其中,手持一个小瓷碗,碗中有米粒,同时插着三根清香。

  “起!”

  三根清香快速燃烧,

  同时,碗中的米粒也从晶莹的白色变成了黑色,而那六个人身上的黑雾则在此时开始变淡,最后,他们的面容开始从一开始的冰冷肃杀转变成祥和宁静。

  六个人,都慢慢地坐了下来,坐在自己的碗筷面前。

  “许清朗!”周泽指着许清朗喊道,

  很激动,

  真的很激动,

  比看见出浴的林医生都激动,

  想想看这一周,自己到底是如何困难地进食的,

  能不激动么!

  至于许清朗刚刚的表现,周泽并不奇怪,其实大家之前只是看破不说破罢了。

  许清朗白了一眼周泽,刹那间,风情万种,像是山上的杜鹃都绽放了,

  但同时没好气地道:

  “你在这里搞春节午夜派对么?”

  “我也不想的。”周泽将事情对许清朗简单地说了一下。

  许清朗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对这六个人拱手作揖道:

  “诸位,头七回魂夜,还是回去看看自己亲人吧,他们应该也在家里等你们,这里的事,我会给你们一个交代。”

  六个人闻言,都默默地穿过玻璃离开了。

  周泽的目光则是看着那个装着“黑米饭”的碗,

  “这玩意儿怎么对我没影响?”

  许清朗嘴角抽了抽,强忍着暴起跟周泽大战三百回合的冲动,

  哼道:

  “你不一样。”

  他还生气,还对周泽有意见,还不平衡,但因为他的容貌气质以及嗓音,使得这句“你不一样”,带着浓浓的深闺怨念。

  紧接着,

  许清朗看向了蜷缩在角落里已经吓晕过去的外卖小哥,“他怎么处理?”

  说着,许清朗做出了一个一刀切的动作。

  周泽摇摇头,

  道:

  “还是上交给国家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