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老道

  从别墅区出来,周泽没急着打车,而是打算一个人在夜晚的路上走走。

  王轲说自己这边问题不大,只需要切断徐乐以前的关系网就可以了,当然了,现在其实已经相当于切断了。

  自己对林医生那样,想来最近一段时间林医生不会再搭理自己,至于岳父岳母家,自己也好几天不回去了。

  唯一难办的可能还是自己的书店,毕竟开书店的钱,还是丈人家给的。

  先且这么着吧,这段时间,自己也需要冷静一下。

  前面有一座天桥,周泽走了上去,在一层台阶上坐下来,拿出手机,随意地翻了翻。

  无巧不巧地,周泽点开了那一款直播软件,徐乐生前关注了很多游戏和颜值区主播,但周泽对这些都不怎么感兴趣,往下拉,周泽看见上次看的那个老道主播依旧没开播。

  这么久都不开播了,估计是真的不播了吧。

  主播行业看似很轻松,坐在家里赚钱,但压力也很大,别说一两个月不开播了,就是几天不开播可能也就成了明日黄花。

  不过也就在此时,周泽发现自己账户里有一条未读消息,点开来,发现居然是老道私聊自己的消息,是前天发来的。

  “贫道来通城了,亲,出来聚聚?”

  下面还附着老道的电话。

  周泽微微皱眉,老道除了留言还有许多爱心的小表情,随即周泽翻了一下徐乐这个账户的信息资料。

  女号,

  而且地址就是通城。

  徐乐以前应该也尝试开过直播,所以还有自己的直播间,但人气惨淡得很。

  周泽终于弄清楚这种异样的感觉来自于哪里了,老道这个消息,分明带着艹粉的意思,因为一些事儿来到了通城,找寻了一下自己在通城的粉丝,广撒网,捞一把。

  周泽对这个老道不感兴趣,他感兴趣的,是那位曾在老道视频里出现过的喝粥很困难的年轻男子。

  不过,周泽还是回复了一个消息,是自己的号码。

  站起身,伸了个懒腰,周泽准备离开了,他有些想念自己的冰柜了。

  不过,手机却在这个时候响起来了。

  拿起电话,来电显示是蓉城的号码。

  周泽接了电话。

  “喂,施主,您在哪里啊!”

  老道的嗓门很大,像是对着手机喇叭吼一样,周围好像还有火车的声音。

  “你在哪里?”周泽问道。

  那个老道是不是很闲,他不是粉丝很多么,怎么次次回自己的信息这么快?

  难道真是女粉丝的牌子确实很吸引人?

  “咦…………”老道吓了一跳,沉默了一会儿,没想到自己打算约的粉丝,竟然是男的!

  一个大、、、吊萌妹!

  伤心,

  失落,

  黯然!

  但老道还是马上换了一个口吻,声嘶力竭地哭喊道:

  “大兄弟,我饿啊,求三五瓶,给口吃的吧!”

  ………………

  打车过去,周泽是在一处铁路桥下的疙瘩处找到的老道,老道穿着一身脏兮兮的道袍,头发散乱,脸上还有些许的淤青,一副活脱脱的难民形象,他之前躺在下面的塑料板上。

  附近街上有一家“龙潭家常菜”,周泽给他点了两碗面再炒了一盘宫保鸡丁和一盘小杂鱼,老道吃得风生水起。

  “兄弟,你真够意思!”老道吃下了一碗面,终于开始放慢速度了,然后对老板说要温一壶黄酒,随即歉然地对周泽笑笑,他兜里没几个钱了,这顿饭最后肯定是周泽请。

  “您老怎么混成这样了?”周泽面前放着一杯水,桌上的菜,他一口没动。

  “唉,别提了。”老道喝了一口面汤,砸吧砸吧了嘴,“这阵子时运不济呗,本来我是跟着一个剧组来通城取景的。”

  “转行了?”

  “算是吧,这阵子不想直播了。”老道叹了口气,“人呐,总得有些梦想不是?”

  “也是。”周泽点点头。

  “贫道以后的梦想,就是能出演一部《僵尸先生》,不管是三四五还是六七八。”谈到梦想,老道整个人的气质似乎发生了些许变化。

  “在剧组混成这样?”周泽有些好奇道。

  “嘿嘿,本来我在剧组也算是个小配角的,但谁晓得造化弄人呢。”

  酒上来了,

  老道先给周泽倒了一杯,自己也满上,然后小小地抿了一口,眼睛眯起来:

  “啧啧啧,美滴很,美滴很。”

  周泽拿起白开水,又喝了一口。

  “副导演不是个东西,想潜规则人家小女演员,那女娃子估计都没十八岁,唉,女娃子哭,不愿意;

  老道我正好碰到了,上去把那个副导演给打了一顿。”

  老道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道:

  “赚钱是赚钱,出名是出名,但咱无论做啥事儿,都不能昧着自己的良心对不?

  哥们儿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嗯。”周泽应了一声,“所以你就被开除了?”

  “没呢,他没敢拿这个说事儿。”老道咧着嘴继续笑着,“贫道揍了他,知道的人不少,他不敢这样对付我,不然他自己名声就彻底臭了。”

  “然后?”

  “然后,然后就是那晚被我救下来的小女演员隔天晚上自己主动走进了副导演的房门,一晚上没出来。”

  老道说这些话时,有些唏嘘,“都是可怜人,都是不容易的人。”

  “再然后?”

  “再然后就是那个小女演员说我吃她豆腐,非礼她,副导演没出面,大导演把我开出剧组了。”老道还是在继续笑着,只不过,他的笑容里,有些苦涩。

  “喝酒吧。”周泽说道。

  “来,走一个!”老道端起酒杯,见周泽拿着的是白开水,当即道:“看不起哥哥不是?咱走一杯酒,今儿个哥哥落难了,承蒙兄弟照顾,山水有相逢,以后总有一天哥哥手里有钱了,会照应回来的。”

  周泽摇摇头,“我酒精过敏。”

  “那行吧,以茶代酒!”

  二人碰了一杯,老道一饮而尽。

  人生委屈,蹉跎,愤懑、不平等种种,

  尽在一杯酒里。

  “你没钱了?”周泽问道,其实这个问题不需要问。

  “嗯。”老道说完后面露期待,期待着周泽借点钱给他,他之前本还留有一些钱的,但都在月初资助出去了,然而现在的工作又被开了,所以才忽然变得拮据起来。

  “哦。”周泽点点头。

  “…………”老道忽然觉得面前这个人的聊天方式让他产生了些许熟悉感。

  卧槽

  ,你“哦”一声,

  还问我有没有钱干嘛?

  周泽起身,去结了账,然后准备离开了,请老道吃顿饭,纯粹是因为周泽今晚也有些无聊,想找个人说说话。

  本来可以回去找许清朗的,但许清朗今晚关门早,卷帘门都拉上了,也就找不到了。

  现在,他累了,想回去休息。

  “哥们儿,你是开书店的?”老道问道。

  “嗯。”

  “开书店不赚钱吧?”老道手掌摊开,指尖掐来掐去,像是在运算。

  “嗯。”

  “贫道觉得,其实还是开冥店赚钱。”老道见周泽似乎对他的“推算”不怎么感兴趣,得嘞,眼前这位是生在红旗下根本不鸟封建迷信的主儿,老道也就收了心思。

  “冥店?”周泽摇摇头,“不想开。”

  他自己就是个鬼,开什么冥店啊。

  “实不相瞒,老道之前在蓉城,就是开冥店的。”老道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叠钱,是冥钞,“哥们儿,谢谢你今天这顿饭,哥哥我没什么好给你的,这一叠冥钞,你先拿着,别急着骂我,这钱当然花不出去,但它上面有阴德,你就带在身上,别怕晦气,能给你带来些好运的。”

  周泽没伸手去拿钱,

  谁脑子抽了才去拿一叠冥钞放身上。

  “兄弟,别不信。”老道见周泽不要,有些急了,直接撸开自己的道袍,指了指自己右胸口位置的伤口道:“当初就是一沓冥钞,救了我的命啊。”

  “行行行,我收下了。”

  周泽懒得看一个大男人在自己面前袒胸露乳,只得伸手将冥钞收下。

  “我记得看你视频,冥店里还有一个人,那个人,喝粥很困难。”周泽问道。

  “哦,他啊,他是我请的一个员工,懒死了,整天只知道晒太阳,啥事儿都不干,我天天骂他,说你这么懒不行啊,年纪轻轻的。”

  “哦,他是有厌食症么?”周泽问道。

  “算是吧。”说到那个人,老道有些失落,“怎么,他很帅么?”

  “不是,只是觉得有些亲切。”

  “亲切个鬼哦。”老道像是听到了一个好笑的笑话。

  你跟鬼亲切,你莫不是也是一个鬼?

  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死贫道啦!

  两个人一起走到了店外,周泽分给老道一根烟,隔壁有家超市还开着,门口摆着小水果摊。

  “你站在这里别动,我去给你买几个橘子。”老道嘿嘿地开玩笑。

  “我就吃两个,剩下的都给你。”周泽回答道。

  “啥?”老道以为周泽有点out没听懂自己这个梗,想想有些无趣,这个书店老板,应该是个书呆子。

  周泽也没开口解释。

  实际上,“我去买几个橘子,你且站在这里不要走动”,是出自朱自清《背影》里父亲对儿子说的话,

  而周泽所说的,则是《骆驼祥子》里,爷爷对孙子说的话。

  最后,周泽伸手在老道肩膀上拍了拍,“我走了,你保重。”

  老道刚准备开口说什么,

  忽然捂住自己的裤裆,

  然后一股毛发烤焦的味道传出来,

  “娘咧,烫死贫道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