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天雷,勾动地火!

  周泽觉得自己应该是眼花了,刚听了一个醉汉关于狗的鬼故事,再加上路灯的昏暗,所以看花眼了很正常。

  是的,肯定就是这样。

  周泽不是龙虎山的张天师,他知道自己还有些“烂好人”,他改变不了自己,否则白天早就伸出自己的指甲去掐那个小萝莉了。

  至于最终结果是自己被小萝莉掐死还是自己依旧被小萝莉掐死,

  就不得而知了。

  既然改变不了自己,那就尽量让自己少受一些破事儿影响吧,看到的事儿,能躲就躲,能捂着眼就捂着眼。

  反正那条狗已经作弄了那个男人七年,算算年头,

  也到七年之痒的时候了;

  如果那条狗真要害人,早就害了,至于它下面会怎么折腾,周泽无所谓。

  人家女人到自己店铺里,买水赔书,钱给得很爽快,这就是一个善缘,够了。

  不过周泽第一次发现,这个世界上,匪夷所思的东西,还真不少,或许因为以前自己是人,现在自己是鬼吧,圈子不同,看世界的角度自然也就不一样。

  “怎么了?”林医生这个时候也走到店门口。

  周泽笑了笑,“我很庆幸自己和蜘蛛侠不一样,没有一个莫名其妙地长辈亲人忽然冒出来对我说: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林医生没听懂这是什么意思,但她还是道:“我该回去了。”

  不早了,确实该回去了。

  “不再坐坐了?”

  “明天可能还要坐班。”林医生系上自己的围巾。

  “可以调的。”周泽说道。

  “不方便。”

  “不愿意?”

  林医生微微蹙眉,这是她第一次从周泽身上感知到咄咄逼人的感觉,她有些不知所措。

  “你是我媳妇儿。”周泽看着林医生的眼睛,很认真地说道。

  林医生微微后退了半步,“昨天,你说……”

  昨日的周泽,才说要结束,两个人都解脱。

  “昨天是昨天。”周泽向前走了半步,“在我没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前,我都是你的丈夫,你都是我的媳妇儿,所以,我要你现在,留下来再陪陪我!”

  周泽的声音越来越大。

  林医生没说话,站在原地。

  周泽心中忽然升腾出了一股无名火,

  伸出手指捏住林医生的下颚做了一个很轻佻地抬起下巴的动作。

  林医生看着她,目光清澈且平静,尤其那鲜红的唇瓣,让人目眩神迷,她很美,真的很美,是那种精致的面容加上气质的极高契合度,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周泽直接低下头,对着唇瓣直接吻下去。

  他吻得很激烈,也很粗暴,像是一头蛮兽,从自己体内彻底暴露出了凶性!而面前的女人,就是他索取的对象。

  林医生手抬起来,似乎准备扇面前男子一巴掌,但手抬起到中途,又缓缓地放了下来。

  在其眼角,流出了晶莹的泪珠。

  “你哭什么?”

  唇分,

  周泽抬起头,看着林晚秋。

  “你以为你哭,就能让我觉得愧疚?你以为你哭,就能让我停下来?

  我告诉你,

  你今天哭也没用,你是我妻子,我是你丈夫!

  你看看你的爹妈,都是什么玩意儿,你看看你妹妹,平时是怎么看我的!

  你再看看你,

  你高贵,

  你冷艳,

  你是女神,

  你不食人间烟火!

  卧室里,你还和我分床睡!

  结婚了,你已经是人妇了,却还假惺惺地在意自己的贞操,也不看看你还配么!

  我知道,我就是个煞笔,在你们全家人眼里,我就是一个窝囊废加煞笔!”

  周泽一只手掐住了林医生的脖子,将其推到了柜台旁,然后直接脱去林医生的外套。

  “我今天就教教你,告诉你,妻子到底应该怎么做!”

  “徐乐……”林医生没有反抗,她只是冷冷地看着周泽,“你这个……混蛋……”

  “呵呵。”周泽笑了笑,浑不在意,然后脱去了自己的外套,直接把林医生压在了柜台上。

  他粗暴,他蛮横,

  在这个时候,

  干柴已经架起来,只需要丁点火苗就能熊熊燃烧!

  周泽就是这一把柴火!

  她身上好香,她的皮肤好嫩,她的身体好丰腴,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让人沉迷。

  但就在此时,周泽忽然停住了动作,整个人踉跄地后退了几步。

  在自己面前,林医生躺在柜台上,上衣凌乱,而周泽自己,则是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不,

  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林医生还躺在柜台上,她依旧睁着眼,她依旧没有反抗。

  她对徐乐有愧疚,她是一个很独立也很坚强的女人,但她的社会存在环境以及她自小接受的家庭教育,让她一直很矛盾。

  父母以死相逼,盼望孙子辈早早出来,让她不得不答应和徐乐结婚,她又坚持着自己的底线,心里有着其他男人,哪怕那个男人已经在半年前的车祸里离世,哪怕那个男人可能早就忘记了自己,甚至根本就不知道有她这样子的一个女人在实习结束后的几年里,一直在偷偷地关注着他。

  用句中学生课本上常用的批判风格来描述:就是林医生在生活中对封建礼法选择了屈服,却又不甘心这样一直生活下去,心中,还有着自己的坚持和抵触。

  这也是为什么哪怕心里一万个不愿意,林晚秋依旧没有反抗,在刚才任由周泽施为的原因;

  她觉得自己没有理由去反抗,周泽是自己的丈夫,她从结婚后的行为,自己也清楚,是对不起丈夫对不起这段婚姻的。

  不接受,不同意,

  但不反抗。

  “穿上衣服,给我把衣服穿好!”

  周泽对着还躺在柜台上的林晚秋吼道。

  林晚秋愣了一下,站直了起来,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周泽,在刚才,她都已经认命了。

  “老子还没来得及对你怎么样呢,你别一副刚被强、、、暴的样子,给老子穿上衣服,

  现在,

  立刻,

  马上,

  然后滚!”

  林医生默默地将自己的衣服穿上,然后对着镜子整理了自己的衣角,她面无表情,等到一切收拾好后,她给周泽重新倒了一杯热水放在了柜台上,随即看都不看周泽,直接走出了书店。

  周泽颓然地坐到了地上,有些茫然,有些不解。

  唇边和掌心,似乎还残留着她身上的余温,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停下来,也不明白自己为何不继续下去。

  明明很舒服,

  明明很向往,

  明明很沉醉,

  但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有些不对,似乎,这不是自己想要的感觉。

  他刚刚准备睡了她,

  她也同意了,

  但刚刚那一幕,和自己所想要的,完全不同。

  周泽踉踉跄跄地爬起来,他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然后吐出了热水,这水,滚烫,没有加丝毫的凉水中和。

  丢下了杯子,任凭水打湿了地面,周泽环视四周,回忆着自己刚刚的举措,回想着自己刚刚说过的话语。

  拳头,握紧后再度松开,然而又很快再度握紧。

  他来到了卫生间,打开洗脸池的水龙头,直接将自己的头放在水龙头下冲刷着。

  他需要冷静,需要平静下来,

  不光是平息自己身体上的燥火,还有自己心中的那团。

  冬日的凉水冲刷,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得了的,周泽抬起头,只感觉自己脑子里一阵眩晕。

  他看着面前的镜子,

  镜子里,倒映出自己的样子。

  周泽双手死死地抓着洗脸池瓷砖边缘,不停地喘息着,紧接着,他又慢慢抬起头,像是在自言自语,道:

  “是你!

  “是你这该死的王八蛋,是你这个窝囊废!

  你在影响我,你企图操控我,

  你这个垃圾,杂碎,杂种!”

  周泽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痛骂着,

  是的,

  这不是他,刚刚他的表现也太异常了,那种无名而起的燥火,那种没理由的浑噩,那种莫名其妙地冲动,

  绝不仅仅是血气方刚那么简单。

  就在刚才,就在那时候,

  有一个自己原本以为早就下了地狱,早就不存于世上的家伙,

  他影响了自己。

  他没走,

  他还躲藏在自己身边,

  甚至,

  他就躲藏在自己的身体里!

  他窝囊,他软弱,他在生前受尽白眼,不敢反抗,也没胆气去抬起头,但是在死后,他蜷曲在一个角落里,却想着借助他人的手,去以最简单粗暴地方式报复自己的妻子!

  借助另一个人的力量,去报复自己的妻子。

  “我以前还很同情你,觉得有那么一点点对不起你。”周泽喃喃自语,“现在我明白了,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你把你之前的日子过成那样,只能说是你活该!”

  “啪!”

  周泽举起自己的拳头,直接打在了镜子上。

  镜子破裂,

  周泽的手掌也血流如注,鲜血开始滴落进洗脸池之中。

  残缺的镜片上,

  依旧倒映出周泽的面容,

  不,

  是徐乐的面容。

  周泽站在那里没有动,

  镜子里的人也没有动,

  但就在下一刻,

  镜子里的人眼里出现了一抹阴毒的光彩,同时开口道:

  “哟,被你发现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