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狗说

  林医生下了车,正好周泽也走了过来,两个人倒是挺有默契,都不说话,默默地走向商场的另一端入口。

  这座商场已经“死”了,除了周泽和许清朗的小店还开着,也就剩下一座影院外加一家自助餐餐馆。

  当然了,受限于大局的影响,其实影院应该也是亏本运营的,平日里也没几个人去这里看电影,买张票轻轻松松就能包场看。

  不过正逢过年期间,大部分人都放假了,一家几口一起出来看电影的情形变得很普遍,也算是给这个本已经冷清到了冰点的影院增添了一抹迥于平常的人气。

  只是,这种热闹在周泽看来倒像是一种回光返照。

  大厦将倾,这也算是一种覆巢之下无完卵吧。

  周泽去买了票,又买了一份情侣套餐,看了看时间,就和林医生一起走入了影院。

  因为来得有点晚了,周泽又买的是最近场次,也因此好座位都没了,周泽和林医生只能坐在第一排的位置。

  不是不可以等一等,但这座商场已经没其他逛的东西了,而且这部《霓虹街探案2》是一部2D电影,坐第一排影响不是很大。

  林医生一路上话不多,此时更是极为安静地坐在周泽身边,轻轻搭起长腿,抬头看着屏幕。

  周泽将爆米花递过去,林医生摇摇手,示意自己不吃。

  周泽叹了口气,对于一个上辈子就是个老光棍的自己来说,如何追女孩子,还真是一个不熟悉的课题。

  电影的笑点还不错,周泽也能偶尔笑笑,林医生也时常笑起来,但她的笑不怎么发出声音,很含蓄,也很好看。

  但对于周泽来说,这场电影的氛围,还是和自己预期所想的,有些不一样。

  有点平淡,没放盐的感觉。

  电影散场,周泽和林医生并肩走出去,现在才晚上七点,并不算晚,但走出影院区域后,商场里其他地方都已经是漆黑一片了。

  林医生继续沉默,就是跟着走着。

  周泽想说点什么,却不知道该怎么说。

  昨天说想要结束和拜拜的是自己,今儿个自己再表现得太热情,人家会不会把自己当作神经病?

  “去我书店……”

  “去你书店坐坐……”

  二人似乎都在想办法打破此时的尴尬,然后想到了一块去了。

  回到了书店,周泽发现面馆已经关门了,卷帘门也很罕见地拉了下来,也不知道许清朗还在不在店里。

  林医生选了一本杂志,在柜台后面的椅子上坐下来,周泽也拿了一本书,在其旁边坐着,随意地翻阅。

  两杯热茶放在上头,袅袅升烟。

  周泽忽然觉得自己似乎没脸再去嘲讽徐乐了,因为他发现自己把第一次约会搞得如此文艺如此相敬如宾也是罕见得很!

  罕见得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当作奖励!

  “现在,不关门?”林医生问道,其实,言外之意是想走了,毕竟是晚上了,只要周泽关门,她就能顺势告别。

  “哦,我一般晚上开门营业。”周泽倒是没听出来言外之意,他说的是实话。

  林医生一时哑然,只能笑笑,轻轻顺了一下耳垂边的青丝,继续看着手中的书。

  “吱呀……”

  书店门被推开,走进来两男一女。

  三人年纪都不是很大,也就二十岁出头的样子,两个男的明显喝了酒的,其中一个还上了头,整张脸都红晕晕的。

  “老板,有水么?”女人问道。

  周泽指了指墙壁那边的饮水机。

  女人去倒了几杯热水递给自己的朋友,然后走到柜台前,问道:

  “多少钱?”

  说着,女人拿出了手机,看样子是准备扫码付款。

  “三十。”周泽回答道。

  “你这老板,过年也不能这样宰客的啊,喝你三杯纯净水都要三十。”女人笑骂道,但还是扫码支付了,随即转过身对自己的两个男同伴道:“就在这儿歇歇吧,看看书。”

  他们是把这家书店当作暂时歇脚的地方了,周泽收30块对于他们来说有点像是进入一家茶馆的最低消费,也能理解。

  “看书?看什么书?”

  有些醉意的男子此时声音有些高地呼喊道,

  “我要看鬼故事,恐怖小说,这店里有么?”

  男子一边说着一边自顾自地哈哈大笑。

  周泽叹了口气,从柜台下面取出两本恐怖小说集,走到男子面前,递给他,同时在不经意间用手指碰了一下对方。

  嗯,是人,不是鬼。

  今晚的约会已经很失败了,

  如果再让林医生体验一次类似上次那五位农民工兄弟的“百鬼夜话”,那也是绝了,周泽可不想这样。

  是人,就好啊,看着就可爱,哪怕他醉了。

  另外俩人,周泽就没去再碰碰了,也不方便。

  醉酒男子坐了下来,他那一男一女两个朋友也在塑料板凳上坐了下来,三个人,一边玩玩手机一边随意地翻翻书。

  纯当是,这三十块钱的最低消费至少得面子上花得值当一些。

  “这鬼故事写的个什么玩意儿。”

  男子将书一丢,正好丢到了饮水机旁边。

  女人去将书捡起来,发现因为自己刚刚倒水把一些水撒了出来,这本书封页和里面已经湿了。

  “老板,多少钱?”

  “标价打八折。”周泽倒是乐了,这三个年轻人素质倒是挺高。

  当然,周泽希望那个醉酒的男子赶紧将自己书架上所有的书都丢一遍,而且全都要弄脏,正好帮自己清货。

  女人有些无奈地去扫码给钱,然后走到醉酒男子面前,

  “我们走吧,别发疯了。”

  “这哪里是鬼故事,写故事的人肯定没见过鬼。”醉酒男子执拗道。

  周泽轻轻“应”一声,嗯,你应该见过鬼了,就在你面前。

  “我不回去,绝对不回去!我今晚不打算睡了!”男子继续发着酒疯,“我回家就见鬼,睡觉就见鬼,我还不如就在这书店看一晚上的书,

  最起码,

  不会碰见鬼!”

  “…………”周泽。

  林医生这个时候也放下手中的书看向醉酒男子,显然,她觉得这件事挺有意思的。

  “哟,刘哥,你家有鬼啊?”陪着醉酒男子一起进来的男子这个时候打趣儿道。

  女人瞥了他一眼,示意他别瞎说话。

  “滚你丫的!你家才有鬼呢!”

  醉酒男子站起来,

  “他娘的,那只鬼每到过年时就只知道逮着我糟蹋,其他人不管,我兄弟三个,加一个姐姐,再加上我爹妈和我爷爷奶奶,全都不去弄,就弄我一个!”

  “女鬼?”同伴男子又道。

  “要是女鬼就好了,是一条母、、、、狗!”

  “噗!”

  醉酒男子的两个同伴都下意识地笑了起来,

  就连周泽和林医生都低下头咳嗽了几声,但确实很好笑。

  尤其醉酒男子说不是女鬼是母、、、、狗时的满脸委屈。

  宝宝心里苦,

  宝宝喝醉了想倾诉!

  “每到过年,前后那几天,它就来找我!我只要一睡觉,它就来,艹!”

  醉酒男子虽然在发酒疯,但还是控制得住的,并不让人觉得可怕,反而让人觉得他挺有趣的。

  “从七年前开始,到现在,每到过年这些天,它就准时来,比我爹妈给我压岁钱都准时!”男子抱着脑袋,直接蹲在地上开始哭了起来,“娘的,这日子没法过了!”

  “到底咋回事儿?那条狗,你认识?”同伴男子问道。

  “那是以前我家养的狗,因为把我爸放床下的钱弄出来咬碎了,结果让我们哥几个给杀了吃肉了。”

  “肯定是那条狗不服呗,回来报复来了。”同伴男子分析道。

  “我他娘的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只找我一个?当初杀狗的时候,是我,还有我几个哥哥,还有我爹还有我爷爷!

  吃狗肉时,也是一大家子一起吃的,纯当过年添一道菜!

  那条狗弄没了五千块钱,活该被吃!

  但怎么就恨我一个人?”

  醉酒男子几乎哭道:“我问过了,我那几个哥哥,包括我爹和我爷爷,啥事儿都没有啊,怎么就专盯我一个?”

  “你醉了,走吧,我送你回家。”女人把男子搀扶起来,示意同伴男子一起来帮忙。

  这行人走出了书店,

  刚刚的热闹一下子变得冷清了。

  “你说,是为什么?”林医生看向周泽,不在乎真假,纯粹听到一个故事后的闲聊,“那条狗,为什么只找他作弄?难道,他有什么地方与众不同?”

  “你对这个很感兴趣?”周泽有些意外道。

  “嗯。”林医生点点头。

  周泽笑了笑,“其实,很简单,一条狗,你要弄清楚它的思维,首先你得把它代入到那条狗身上去。”

  “怎么说?”林医生抿着笑意,“很难代入啊。”

  是啊,人怎么代入一条狗的思维?

  “狗的亡魂回来报复,作弄人,是因为它有怨气。”周泽解释道,“这应该和人是一样的。”

  “那它怎么不去报复家里其他人?”

  “或许,是因为那笔钱,狗调皮,咬碎了一部分,但也有一部分,可能被那时候年纪不大的这个家伙给偷拿了吧。

  所以狗觉得很不公平,它撕碎了钱,被惩罚,被杀了,被吃了肉,它觉得有理有据,应该的。

  但凭什么,

  那个人也同样偷了钱,把钱弄没了一部分,却什么事儿都没有?

  所以它不服,它不去报复家里其他人,专门去报复他。”

  林医生摇摇头,有些意外道:“本就是一个醉汉讲的醉话故事,被你这样一分析,感觉像是真事儿一样。”

  周泽走到那帮人刚刚坐的位置,发现地上有一个钱包,他捡起来,走到店门口。

  这时候,那个同伴女人小跑着过来。

  “不好意思,有个……”

  周泽将钱包递过去。

  “谢谢嘞!”女人给周泽鞠躬表示感谢,“这家伙要是今晚回去钱包证件都丢了,又得给他家里骂了。”

  “没事。”周泽摆摆手。

  对方也对周泽摆摆手,然后转身追上前面的伙伴。

  在月光下,

  那个女人奔跑时,

  外套下面,

  好像有一条毛绒绒的黄色尾巴正在轻轻摇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