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风波再起!

  翌日上午,周泽洗漱之后照例来到了隔壁面馆,这已经逐渐成为他的一种生活习惯,当进食已经不再是一种享受的过程,那就纯粹变成一种任务了,做任务,简单高效就好,没有哪里比许清朗这里更方便快捷的了。

  “苦瓜汁儿。”许清朗将一个大玻璃杯放在周泽面前,然后又端上来一份蛋炒饭。

  周泽先试着喝了一口,液体进入喉咙的瞬间,只觉得唇齿间都是让人难以忍受的苦涩,随即,等吞咽下去之后,甚至连自己的肠子和胃部都开始打结。

  等了大概十秒钟,周泽才缓过神来,长舒一口气。

  真的好苦。

  “哈哈,够劲道吧?”许清朗一副快夸我的表情,然后在周泽面前坐了下来,“话说,你也真是够重口的,不喝这些玩意儿就吃不下饭?”

  周泽平复了一下心情,然后端着满满一大杯苦瓜汁儿一饮而尽,紧接着快速拿起筷子开始狼吞虎咽面前的蛋炒饭。

  一分钟后,周泽用餐完毕,将盘子放下来,而后闭着眼。

  “这吃相,活脱脱的一个地狱里爬上来的恶鬼。”许清朗调侃道。

  只是这到底是调侃还是有其他的意思,就不得而知了。

  周泽睁开眼,瞥了对方一眼,那日五个农民工兄弟头七回魂,自己的小姨子和妻子看不见,是正常的,只是这位面馆老板,是看得见的,否则也不会去做那五份红烧肉盖浇饭。

  但二人之间,本着看破不说破的默契,也一直没去捅破窗户纸,或许这样,才是相处之道。

  “你今天怎么不接单了?”周泽问道。

  前几日哪怕是年三十的那天,许清朗手机里也是不停地有外卖单子进来,而今天,则显得冷清许多,也不见外卖小哥上门取餐。

  “歇歇。”许清朗取出烟,自己嘴里咬了一根,又递给周泽一根。

  虽说年三十不休息,年后休息有些奇怪,

  但作为一个有着二十几套房的男人,

  确实有任性的资本。

  “知道鬼抬轿么?”周泽问道,昨晚的事儿,他记忆犹新,但他没有急着去做什么,只是回家躺入自己的冰柜里睡觉。

  人,确实是周泽自己救回来的,如果有什么问题,周泽也不想去管。

  他只是小心翼翼、严肃活泼地过着自己的小日子,平日里若是有一些遇到的事儿,能顺手为之就顺手为之,但不会真的去强求什么。

  哪怕那个穿着百合裙的小姑娘真的有什么问题,那也不再是归周泽去管了。

  “鬼抬轿?”许清朗愣了一下,笑道:“呵呵,年三十儿晚上多吧,据说大家过年时烧经,烧纸钱,那些鬼手头也都有了余钱,打车也舍得了。”

  许清朗继续胡说八道着,然后打了个呵欠,“话说,你这书店怎么门还没开?”

  “等晚上再开。”

  “行,任性。”许清朗拿出手机,瞥了两眼,“要不咱下午去看电影吧?”

  场面,

  瞬间进入了尴尬的沉默。

  “不去。”周泽拒绝。

  “看,真不给面子,枉费人家辛辛苦苦地给你调制新汁儿,连陪人家看场电影都不愿意。

  男人啊,就没一个是好东西。”

  “…………”周泽。

  “抱歉,我忘了我自己也是个男人了。”许清朗有些哀怨地摇摇头,一副恨惜自己为何不是女儿身的表情。

  “你小时候是不是遭遇过什么心理创伤?”周泽问道。“我倒是认识一些心理医生,可以帮你。”

  许清朗“嘁”地一声笑出来,

  “异性恋只是为了繁衍造就出来的异端,同性才能是真爱。”

  “不敢苟同。”

  “道不同不相为谋。”

  二人饭后的谈话就此不欢而散。

  周泽回到自己书店里,打开了门,想了想,也就不锁了,干脆坐到柜台后面打开电脑,给林医生发了条微信:

  “下午去看电影?”

  等了大概十分钟,林医生回信:

  “上班。”

  过年也不是说不准别人生病或者出个意外,曾经同样是医生的周泽清楚医院里的假期,水分太大。

  想想也能理解,但终究是有些不爽利。

  周泽很想告诉她,自己就是周泽,不是什么劳什子徐乐。

  但又担心结局是林医生吓得怀疑人生,甚至连之前那种朦朦胧胧的单相思好感也冲垮了,当然,最重要的是,一些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

  有人会来抓自己,

  这一点周泽很清楚,

  他在等着,在等着的时候,并没有选择像是下水沟里的老鼠一样蜷曲在某个阴暗的角落瑟瑟发抖,他还是需要生活的,而且要活得很正常,否则,还不如不从地狱里出来,跟着大部队一起走完黄泉路。

  至于隔壁的那位邻居,他到底有没有看出来,周泽不清楚,也懒得去清楚。

  “晚上吧。”

  林医生又回了一条消息。

  周泽笑了,他感觉自己这笑容像是个傻叉,活脱脱地回到了中学时代看见班上学习委员对自己含羞侧目的时候。

  以前,自己活得太累了,

  这辈子,总得活得散漫自由一些。

  人生的很多道理,只有临死前和老了的时候才能真正看懂看明白,但当你看明白的时候,你已经失去了重头再来的机会了。

  周泽很珍惜现在的生活和机会。

  一辆红色的小轿车停在了书店前面的马路上,走下来两个女人。

  一个不到三十岁,一个看起来才五六岁。

  女人穿着红裙,头发飘逸,虽以为人母却依旧难以遮掩身上的风情万种,反而更能够撩拨人的心弦。

  女孩儿穿着背带裤,里面应该穿了好几层保暖衣裤,裹得像是个小粽子,娇憨可爱。

  但看到女孩儿时,周泽的眼睛就下意识地眯了眯。

  来者不善,

  善者不来,

  自己不去找她,

  她却主动找上门来了。

  之前听林医生说答谢宴上对方喊着要叔叔,周泽还沾沾自喜,现在想来,人家根本就没打算放过他。

  说到底,

  那个有着四个孩子的父亲,他的死,就是因为这个女孩儿。

  书店门被推开,妇人好奇地打量着四周,而女孩儿则是怯生生地走到周泽柜台前,看着周泽,声音糯糯地道:

  “叔叔好。”

  周泽点点头,略带含蓄,

  实际上心里在想着自己该不该直接祭出自己的指甲把这个女孩儿给掐死?

  “你好,我是蕊蕊的妈妈。”

  妇人走到周泽面前,将一份礼盒放在了柜台上。

  “谢谢。”

  妇人对周泽鞠躬,

  情深意切。

  “客气了。”周泽依旧没起身。

  他是很想装作一切正常的样子,好让这个女孩儿什么都没看出来。

  但太困难了,

  哪怕是奥斯卡影帝级别,

  在看到昨晚司机生前记忆画面之后,

  估计也很难在这个女孩儿面前神色如常吧?

  既然装又装不像,那就索性不装了。

  “妈妈,我想在这里看书。”蕊蕊女妇人说道。

  “行吧,妈妈先去做个头发,你留在叔叔这里看书。”妇人对周泽笑了笑,“辛苦你了。”

  “不辛苦。”

  “还是问林医生才知道您是在这里开店的。”

  瓜婆娘。

  “您和林医生真的是郎才女貌。”

  这话说得够违心,徐乐本人都不会信吧。

  妇人开车走了,留下了自己的女儿,这里本就是书店,而且周泽又是自己女儿半个救命恩人,又是林医生的丈夫,所以女儿暂时留在这里,她很放心,不用担心出什么事情。

  接下来,蕊蕊就自己选了一本插画书,坐在塑料板凳上看着。

  也不吵,也不闹。

  没喊着要饮料,也没吵着要零食。

  周泽就坐在柜台后面,看着她。

  恰巧在这个时候,许清朗走了进来,看见了如同瓷娃娃一样的小女孩儿,当即走过去将其抱起来。

  “哟,好可爱的小姑娘哟。”

  “谢谢姐姐。”蕊蕊回应道。

  许清朗脸上的笑容像菊花绽放,越加灿烂。

  小姑娘这马屁拍得,挠到了许清朗的痒痒处了。

  周泽则是沉着脸,继续坐在那里。

  “出来,有事儿找你说。”许清朗放下了孩子,指了指周泽。

  周泽和许清朗走了出来。

  “广场那边来人,问我们要不要中断合同,他们能退给我们之前预付的房租。”

  “不退了吧。”周泽暂时还不想再乱折腾,更何况他本钱不够,哪怕拿到预付的房租,也不够自己再开一家店。

  “我也是这个想法。”许清朗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那我就代表你一起去谈了?”

  “行。”

  “好,就这样说定了。”

  两个人又站在点门外抽了一根烟才散去。

  当周泽转身推开店门走进去时,

  发现那一排塑料小板凳上,没有了小女孩的身影,那本插画书,被放在一张板凳上。

  周泽皱了皱眉,

  抬起头,

  在楼梯口,出现了小皮靴的脚步声,

  小女孩从那里走了出来,半个身影露出半个身影被墙壁挡着,

  她刚刚,

  去了自己的二楼。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