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老司机带带我

  空气中,还弥漫着烟花爆竹的残烟味道,有些呛人,但似乎这才是过年该有的味道,也就是俗称的年味儿。

  尤其对于此时的周泽来说,生活好像又多出了些许美好。

  不是什么山盟海誓的恋爱,也谈不上山无棱天地合的夸张,

  单纯地只是相当于一个平时基本没有零花钱的小朋友走在路上捡到了一张十块钱而身边没有路过的警察叔叔反而有一家靠得很近的小卖部。

  地狱走一遭,换了具身体,至今还有许多发现和未发现的麻烦需要解决,自己的性格也在不知不觉间发生了不小的改变。

  遥想上一世的自己,从孤儿院走出,满脑子想的是靠自己的双手和能力一步一步地往上爬,其实细究起来,当时的自己之所以忽略掉当时的林医生,可能并非是五年前林医生到底有多呆萌多丑,那时候的少女,也应该是怀春的,否则不会把那张照片单独裁剪出来放在自己钱包里。

  只可惜,那时的自己,没精力也没心思去多看一眼路上的风景,执念太重,一副苦大仇深又装作我很吊我吊得像是一股清流。

  不似现在,人死了一次,又回来了,反倒是有种“无官一身轻”的洒脱和怅然。

  但不管如何,

  被人暗恋的感觉,甚至“死了都要爱”的感觉,

  的确是不错。

  打了电话,林医生又下来了,他下来得有些匆匆,从周泽手中接过了自己的女式包,笑了笑,没说谢谢,以二人现在的关系,说“谢谢”,比说“对不起”更不合适。

  挥挥手,

  周泽留下一个背影,

  回去睡觉,

  然后等待明天,明天会更美好。

  林医生觉得自己丈夫的情绪好像发生了些许变化,像是如释重负的感觉。

  或许,双方都能想得开,确实是一件好事吧。

  与其别扭地继续纠结在一起,也不如洒脱地分开,各自重新面对人生。

  只能说的上是世事无常吧,林医生也不可能想到,眼下自己丈夫的躯壳里,住的是另外一个灵魂。

  是那个当初还是实习生的她,懵懵懂懂爱慕的那个男人。

  周泽重新叫了车,然后蹲在小区门口抽着烟,手机屏幕上一直显示在搜索的消息,周泽有些后悔,干嘛让那位车主走了,自己应该让他再等等,好让自己再坐他车回书店。

  现在好了,

  年三十的夜里,

  车还真难叫。

  等了大概十分钟,烟抽了三根,周泽有些烦闷了,站直了,伸了个懒腰。

  虽说他不是很怕冷,但就这样走回去,也挺累人的。

  恰巧在此时,一辆黑色的轿车从周泽前面的路上开过来,经过周泽身边时他降下了车速。

  “走不?”司机将头探出车窗,大圆脸,中年,胡子拉渣,穿着一件黑色的棉衣。

  “走。”周泽没其他的选择。

  “上车吧,不多收你钱。”司机笑了笑。

  周泽上了车,说了书店的位置,谈好了价钱,司机再次发动了车。

  这车,应该是新的,座椅垫子上还散发着塑料和皮革味儿,里面也很干净。

  一般来说,很少有人愿意拿新车出来载客跑车。

  “那地方偏啊。”司机主动给周泽递了一根烟,周泽接了。

  “嗯。”

  “住那里的?”

  “铺子在那里。”

  “哦,那生意不好做吧?”那家商业中心早就死透透的了,也没什么人气了,很多人都清楚。

  “你不是本地人?”周泽开口问道。

  通城地方方言和其他地方方言不同,与普通话几乎是两种话风,很容易听出来。

  “我家蓉城的,我在这儿上班。”司机点了烟,“抽吧,别客气。”

  周泽也点了烟,抽了一口,微微皱眉,这烟味,淡得有些不像样子。

  “过年也不回去?”

  “老婆孩子在家,没啥问题,不回去了,想着再挣点钱。”司机将手伸出窗外,抖了抖烟灰,“我有四个小孩。”

  “很厉害。”周泽赞叹道。

  “也难啊。”司机砸吧砸吧了嘴,“我婆娘第一胎就是儿子,第二胎也是个小子,我就想着要个女儿,然后第三胎又是个小子,好在第四胎,终于是个闺女了,心满意足了。”

  “可以。”周泽附和了一声,又抽了一口烟,然后将烟给丢出了窗外,这烟淡得,像是在抽纸卷儿。

  “我不是什么老思想,也没重男轻女的意思,我就是喜欢孩子,想多要几个孩子,哈哈。”谈起自家孩子,司机的话也就多了起来。

  “老幺的罚款还没交呢,等要上学时,再去交钱把户口办了,对喽,你是开什么店的?”

  “书店。”

  “生意咋样?”司机哪壶不开提哪壶。

  “不怎么样。”

  “也是,这年头网上也能买书了,还有优惠券。”

  前面的路上,出现了一起车祸,有交警在那里设置了路障,原本的四车道现在只能走单车道,好在过年的深夜路上的车并不多,所以应该耽搁不了多长时间。

  “大过年的车子碰到了,也是够倒霉的。”司机吐出一口烟圈,他说话的口吻很像领导,带着点批判的意味。

  周泽身子向后靠了靠,换了一个更舒服一点的坐姿,问道:

  “你这车是新买的?”

  “嗯,我儿子送我的。”

  周泽笑笑,“你才多大,你儿子多大了?”

  “嘿嘿。”司机眼睛眯了眯,“儿子争气,这年头,有志不在年高,有手有脚有脑子,别命里尽犯背字儿,哪里能受的穷呢。”

  “是这个理儿。”周泽点头同意。

  “滴滴…………滴滴…………”

  身后有车似乎是着急赶回家,喇叭声按得很频繁,催促着前面车利索点快点过去。

  “催催催,催着见鬼呐。”

  司机脾气也有些人来疯的意思,将身子再度探出车外对着后面的车骂道。

  但后面的几辆车喇叭反而按得更频繁了,像是故意示威一样。

  “嘿!”

  司机作势推开车门,准备下车去好好理论理论。

  就在这时,前面疏通交通的交警做手势示意这边的车快点通过,司机这才讪讪地坐回来,发动了车子开了过去。

  “今儿个生意不好做哦。”司机又开始哀婉起来,“早知道还不如回家看看老婆孩子。”

  “还行吧。”周泽不置可否,他看见隔壁的面馆生意还可以,大部分竞争对手都休息过年了,哪怕过年这段时间需求量小了一些,但总归比以前,生意还是要多一些的。

  尤其是在刚才,周泽打个车打了这么久还没人接单。

  “嘿,不好做哟。”司机还是摇摇头,“我也不敢歇,家里孩子的学费,每个月得往家里打钱,平时白天上班,晚上出来开半个晚上的车,这日子,过得挺没劲的,哪怕是这烟,也舍不得抽包好一点的。”

  你这个烟……好像是假的。

  周泽拿出了自己的烟,抽出一根,在手里把玩着。

  “不过也好,现在网络也方便,晚上回到家睡前跟老婆孩子开个视频,也挺好的,能看见他们。”司机脸上露出了舒缓之色。

  周泽微微闭上眼,他是睡不着的,但这个时候,不是很想说话和唠嗑。

  但哪怕没有周泽的回馈和反应,司机还是继续说着自己的话,大过年的,他一个人独在异乡为异客,当然孤单。

  从孩子的取名字,到孩子的学校,到自己爹妈,到自己村里的风土人情,司机一顿胡侃。

  周泽到最后只是将额头靠在车窗上,催促道:“师傅,开快点。”

  这司机把车开得太慢了,可能也就是三十迈。

  要知道,这里可是高架路。

  周泽甚至觉得对方是不是一个人太孤单了,所以才故意开慢一些找个人聊聊天,但周泽可没有当知心大姐的兴趣。

  “嘿嘿,新车,还没有太熟悉,不敢开太快喽。”司机有些宝贝地摸着方向盘,“这车不值钱,甚至很便宜,但也是我大儿子的心意,我得好好珍惜和宝贝它。

  争取用这车拉个几年生意,等我大儿子谈了对象后,给他弄一套房出来,先糊一个是一个了,我也不想大的带小的,这对大的不公平,毕竟决定要生的,是我这个当爹的,只要我还能干活,还能上班,就得咬牙扛着。咱不是没责任心的人,也不会干出管生不管养的事儿。”

  周泽微微皱眉,

  他觉得有些烦了,

  然后他点了一根自己的烟,吸了一口,

  “师傅,真的,求你再快点。”周泽有些想念自己的冰柜了,而且也有些后悔,早知道让林医生开车送自己回去就好了。

  “别急嘛小伙子,大过年的,咱也是有缘分不是,用不着催的,我懂,我懂,我可是个老司机…………”

  周泽弹了弹烟灰,

  不小心没弹出车窗,

  有一撮烟灰落在了车门内侧位置。

  紧接着,

  车门内侧位置被烟灰烫出了一个洞,

  一个大拇指大小的洞,

  外面的凉风不住“嗖嗖”从小洞内吹进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