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画皮

  书店隔壁有一家面馆,生意其实也就一般般,几乎和周泽的书店一样,门可罗雀。

  因为这条步行街本来是依托一个广场中心外围建立起来的,但这个广场中心已经“废”了,里面除了一家电影城以外其他的商户都已经搬走关门,也因此,整个广场几乎成了一座“人迹罕至”的荒凉区域。

  至少在通城这里,城市建设过剩的症状已经体现了出来,前些年大肆建立规划商业中心,但通城毕竟不是上海,提供不了如此多的人气。

  但好在,这家面馆还能做做外卖生意,而且生意看样子还不错,但很显然,不会有人忽然觉得精神“饿了”然后用外卖点几本书回去啃啃。

  周泽靠在椅子上,还是有些头晕,林医生就坐在周泽的对面,帮周泽用自己的纸巾将筷子擦了一遍再放到周泽面前。

  她很细心,也很体贴,正如她让徐乐睡床她睡地铺一样,但她同时又很冰冷。

  周泽也没去问她是真的反对封建包办婚姻还是自己就是个拉拉,因为这个问题问得没什么意思,徐乐留下来的那个莫名其妙的人家关系网周泽本人不感兴趣,也没什么留恋。

  “你的身体,真的没问题?”林医生又问道。

  “小问题,小问题。”周泽自己就是个医生,他清楚自己这个吃饭和睡觉的毛病难以用现代医学的理论去解释,更不用提去治疗了。

  好在,现在睡觉已经有着落了,就是这吃饭……头疼啊。

  不吃饭,自己刚刚已经晕倒了,但吃饭……这个念头一想起就开始泛起了恶心。

  “胃口不好,先喝一碗酸梅汁吧。”面馆老板年纪在三十岁左右,脸上却已经有一些皱纹了,生活的重担看来真是不轻。

  “酸梅汁,有用么?”周泽有些无奈地问道。

  “开胃的。”面馆老板笑了笑,然后对着后屋那边喊道:“媳妇儿,雪菜面好了没?”

  老板走入了后屋,那边也传来了夫妻俩说话的声音。

  周泽看着面前的酸梅汁,拿着一根汤匙,舀了一口,送入嘴里,刚咽下去,周泽脸色就变了。

  “怎么了?”林医生抽出面巾纸送到周泽下巴前。

  周泽扭曲着脸捂着自己的胃部,

  然后深吸一口气,道:

  “真酸啊。”

  是的,酸到整个人都要痉挛了,甚至盖住了恶心感。

  “来了,面条来了。”老板娘端着面走了过来,在周泽面前放下,同时道:“我家的酸梅汁儿可不能喝得这么猛。”

  林医生看了一下面条,微微皱眉道:“这面条,煮得也太烂了。”

  意思就是煮得时间过长,面条已经失去了筋道,很影响口感。

  “这个……我家的面就是这样。”老板娘面露愧色的说道。

  “没事没事。”

  周泽摆摆手,烂不烂,筋道不筋道,对于眼下的他来说,没意义,能吃下去就可以了,他需要能量,若是再吃不下去,周泽只能选择去医院注射葡萄糖了。

  很是郑重地抬起头,周泽感觉自己像是一名死士一样庄严肃穆,然后又猛地低下头,将那一碗酸得令人难以想象的酸梅汁一口气倒入自己嘴里。

  嘶…………

  那酸爽,

  就像是往自己肠胃里泼硫酸一样。

  但接下来,周泽直接拿起筷子,夹起面条就往自己嘴里送,要多狼吞虎咽就有多狼吞虎咽,五六口之下,一碗面就被送入自己腹中,紧接着又端起碗,将面汤全部灌了进去。

  呼…………

  “啪!”

  周泽把空的面碗放下来,

  长舒一口气,吃下去了!

  下一刻,周泽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胸口,恶心感被酸梅汤压制住之后再度袭来,但东西已经送入腹中,周泽几乎用双手掐住了自己的脖子,才没有再吐出来。

  没吐出来,就是成功的,

  东西,

  终于吃下去了。

  周泽额头上汗珠都已经浸润出来,拿起桌上的餐巾纸直接擦了擦。

  而此时,

  林医生和这位老板娘都有些发愣,实在是周泽刚才的吃相,太过惊悚。

  “呵呵,看来是真饿了,要不要再来一碗?”老板娘问道。

  “不用了不用了。”周泽拒绝了。

  “好嘞。”老板娘收拾了周泽面前的碗筷,对着后屋喊道:“他爹,把下午要用的面活好,等会儿就该有外卖单子来了。”

  老板娘走了进去,背影谈不上婀娜,只能算得上是姿色普通,但妙在沉甸甸的胸脯以及高挺挺的下半身,反而增添了一种特殊的韵味,分外吸引人。

  “你喜欢……这种的?”林医生开口问道。

  因为周泽一直在目送老板娘进里屋。

  “没。”周泽摇摇头,我倒是喜欢你这种的,但你不让睡啊。

  周泽心里微微一惊,“不让睡”这个念头在他心里出现很久了,几乎成了他的一个执念,不得不承认,林医生确实长得很漂亮,而且人还年轻,

  哪怕她是徐乐的老婆,

  哪怕周泽上辈子没结婚,

  但扪心自问,

  他还是想睡她的,

  正因为睡不到,所以才纠结,才会时常挂念在心中。

  “不回家?”林医生又问道。

  “不回。”周泽确认道。

  “那我走了。”林医生站起身,“有事你打我电话。”

  毕竟,他是自己名义上的丈夫,哪怕没有夫妻之实。

  “好。”周泽点头,早知道你这么好说话,也这么体贴,之前没钱时真该向你借一点。

  林医生走了,开着她的保时捷卡宴离开。

  周泽却依旧坐在面馆里面,他的书店就在隔壁,哪怕面吃完了,但在这里坐坐聊聊天也是可以的,毕竟都是邻居。

  老板从里屋走了出来,给周泽递了一根烟。

  “多少钱?”周泽问道。

  “客气了,一碗面哥哥还是请的起你的。”老板大气地挥挥手,都是邻居,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没必要为了一碗面生分了。

  “嫂子不会骂吧?”周泽问道。

  “不会的,妇道人家,懂个什么,哪有她说话的份儿。”面馆老板的大男子主义气息扑面而来。

  一个男人,不管在家里地位如何,至少在外面,总得装一装的,谁都不愿意承认自己在外面怕老婆,就像谁都不愿意承认自己下面不行一样。

  “呵呵,嫂子挺漂亮的。”周泽说道。

  拿人家媳妇儿调侃,是一种忌讳,如果是两个男人面朝外,调侃一个在路上走过去的某个女郎,那就是男人之间的情趣话题。

  老板愣了一下,没说什么,只是笑笑,老板脾气不错,一般做小本生意的人,总是懂得和气生财的道理。

  周泽笑了,

  老板也笑了。

  “这玩笑,过了吧?”老板还在按住火气。

  “嫂子万一同意呢?”周泽又继续道。

  “刚那是你媳妇儿?”老板岔开话题。

  “嗯。”周泽点点头。

  “你愿意让出来么?”老板又问道。

  周泽犹豫了一下,摇摇头,虽然是徐乐的媳妇儿,但现在名义上是自己的,周泽是不愿意的。

  “那你凭什么觉得我愿意?”老板反问道。

  “指不定你有什么特殊喜好和异常情节呢?现在这种事儿,又不少,不是么?”

  “兄弟,老哥我很久没动手打人了。”老板站起身。

  “叫你老婆出来,问问,我要听她说愿不愿意。”周泽身子微微后倾,微笑道。

  “呵呵。”老板向周泽走近了几步。

  “你站在这里,喊她出来。”周泽还在坚持。

  “你是找死!”老板扑了过来。

  “她能出来么?”周泽忽然问道。

  老板愣住了,

  然后脸上露出了惊恐之色,吓得连续后退了好几步。

  周泽站起身,主动走向了里屋,掀开了帘子,里面空无一人。

  唯有一张属于女人的人皮,

  挂在一根衣架上,

  因为掀开帘子有风进来的原因,

  轻轻拂动,

  缓缓飘荡。

  “你是……怎么看出来的?”老板缓缓走来,从他声音上,听不出喜怒。

  “有句话叫……你糊弄鬼呢?”周泽转过身,看着老板,“你身上的这层皮,也该撕下来了吧。

  我很好奇,

  你是有多无聊,

  在这里,

  演这种双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