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你竟然是这样子的徐乐!

  周泽双脚开始在里面向外蹬,打算让自己出去,但外面却传来了“咔嚓咔嚓”的声音,这意味着冰棺外面的锁被人扣上了。

  被锁住了,出不去了,

  一时间,周泽仿佛又回到了当初自己被放入逼仄棺材里的场景。

  只是,这一次,周泽没有狂躁,也没有发怒,他只是伸手在自己头部位置的金属板那边敲了敲:

  “有事?”

  周泽不认为是有人来到这里帮他把冰棺推进去然后再上锁的,除非那个人是一个精神失常的疯子,而周泽并不认为自己的运气会差到这种地步。

  且,

  他进了太平间后,是关了门的,一个知道太平间门密码的疯子?

  你信么?

  所以,周泽只能认为,是有那种东西“帮”了自己一把,而且帮得很彻底。

  只是,这一声询问之后,外面依旧悄无声息。

  周泽干脆不管了,重新闭上眼,准备好好睡一觉。

  这一觉,入眠速度很快。

  毕竟,两天没合眼了,而且这两天的事情又很多,积攒下来的疲劳也极为恐怖。

  哪怕我死后洪水滔天,

  现在谁都不能阻止我睡觉。

  …………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当周泽睁开眼时,只觉得自己神清气爽,久违的精神头上来了,可惜自己的身体也被冻僵了。

  身体的僵硬程度有些可怕,周泽在狭窄的空间里尽力蠕动了几下自己的身子,一阵阵“脆响”声传来,舒服得让人下意识地发出了声音。

  而周泽的十指指甲在此时也自然而然地长长变黑,闪烁着异样的光泽,身上的僵硬以及体内对于普通人来说难以承受的寒气正在慢慢地向十指尖聚集。

  整个过程持续的时间并不长,但却让周泽不再感到寒冷和不适。

  他下意识地再次用脚蹬了一下,冰棺自然而然地滑了出来,

  锁,

  被解开了?

  周泽有些意外,他从钢板上坐起来,走了下来,然后再将其推了回去。

  身上的衣服有些僵硬,像是硬纸板一样挂在自己身上,给人一种极不舒服的感觉,而周泽的目光则是在四处逡巡。

  附属医院的太平间并不算大,和那些大城市的大医院比起来,甚至显得有些娇羞,但里面储存的尸体,还是不少的。

  周泽不清楚之前是谁帮自己推了进去,现在想找起来,也确实有点难度。

  好在,既然对方又在自己熟睡的过程中将锁扣给解开了,周泽也不打算在这里节外生枝了。

  他向着太平间的门口走去,打算离开,只是,在经过那几张盖着白布的病床时,周泽停下了脚步。

  那几个盖着白布的尸体,没什么异样,

  包括那位用家里花棉被裹着的老太婆,也似乎没什么变化。

  但周泽还是停下了脚步,

  因为他记得,这老太,头和脚躺着的位置,颠倒过来了。

  不可能是在自己睡觉的时候,太平间管理员跑进来,其他的不干,把老太给颠了一下。

  周泽在老太身边站住了,道:

  “如果是你的话,这个时候不出来,我就走了。”

  老太婆之前把自己推进去,再上锁,可能是坏意,但她又不声不响地帮自己把锁又解开,就意味着她并不是想要害自己。

  可能是当时马上有人过来,见到一个锁扣开着的暗柜,可能就会发现自己。

  毕竟,这些暗柜上锁没上锁,自外面来看,是很明显的。

  等了半分钟,没任何的异常,周泽不打算等了。

  当他刚刚准备转身离开时,身后却传来了一声叹息。

  周泽很反感这个感觉,

  扭扭捏捏,

  欲拒还迎,

  明明死时是个老太婆,却偏偏要做出这种小女儿姿态。

  好吧,年龄歧视确实是不对的,但正常人对漂亮女鬼的容忍度总是会稍微高一些,这也是人之常情。

  如果聂小倩一脸褶子加大黄牙,你猜宁采臣还会跟她谈一场人鬼恋么?

  周泽转过身,看向自己身后。

  一个满头银发的老太婆蹲伏在那里,手里拿着一条洗得泛白的手帕正在抹着眼泪。

  但鬼,是没有眼泪的,所以老太婆在周泽视角看起来,更像是在干嚎。

  “你继续哭,不打扰你了。”

  周泽准备走。

  他发现自己终究是凡夫俗子,哪怕是看鬼,也有些颜值主义。

  “帮帮我,我有钱。”老太婆忽然开口道。

  “嗯。”周泽应了一声,他缺钱。

  该死的徐乐支付宝和微信里加起来不到两百块,再加上那个“杀人犯”送回来的一千一,也就是说周泽现在总资产是一千三百不到。

  而周泽前一世的房子和存款积蓄应该都被捐献给孤儿院了,自己等于是孑然一身。

  “我的钱在我柜子的夹层里,是一个黄漆的老橱柜,有三万块,里面还有我当初陪嫁的嫁妆,玉钗子,玉镯子,我不晓得它们值多少钱。

  我死得急,还没来得及和我的儿子们说,我怕他们不知道。”

  周泽点点头,“我抽一部分。”

  老太婆面露挣扎之色,但还是点头道:“这是应该的。”

  老太婆清楚,没有周泽这个“异类”传话,自己的那几个儿子可能根本就找不到自己留下的财产。

  ………………

  出了医院,周泽直接打车去了通州区里面叫“兴东镇”的地方,距离也不是很远,通城的机场就在这个镇子上。

  之前在医院里周泽去挂号处打听过了,那个老太婆被送到医院后抢救无效死亡,然后家属直接把死人丢在了医院不管了,还欠着医院一笔医疗费没结清。

  大概半个小时后,周泽来到了镇子上,按照老太婆的叙述,找到了那个村子。

  那是一个自家建的二层楼房,贴着楼房有一个类似农村茅房的小砖屋子。

  当周泽来到这里时,发现有几个工人在那里拆房子,拆的当然是那个砖头房子。

  周泽走过去,给一个师傅递了根烟,问道:“快过年了,还忙呢?”

  “要过年了才多弄点钱呗,反正都是一个村儿的。”瓦匠师傅倒是很洒脱。

  “这屋子,怎么回事?“周泽一边问一边向里头看去,已经有两个工人在掀楼顶了,而小屋子的墙壁砖头则是会拆卸下来,留得以后再用,而屋子里的里面,别说是老太婆所说的那个黄漆柜子了,里面连一张小板凳都看不见,空空如也。

  “他家老娘死了,这屋子以前是他老娘一个人住,现在打算把屋子给推了,重新盖一个厨房。”师傅把头凑过去,让周泽帮他点了烟,有些拘谨地笑笑,道:“你看,屋前头那个刚走过去的就是他们家老大。”

  周泽看过去,发现那个头发也泛白的男子脸上还有一些淤青。

  “兄弟五个,为了争老娘留下的那几个钱,打起来了,这砖头待会儿卸下来,另外四个也要来分。

  你说说这世道,不同了啊,他们老娘的身子还在医院里没领回来呢,兄弟几个谁都不愿意把欠的医疗费补回去。”

  “那老太婆屋子里的东西呢?”周泽关注的是这个,从老太婆的叙述之中可以得知,那个柜子里三万块是老太婆一辈子的积蓄,但那写玉镯子和玉钗子,才是真正值钱的东西,转手卖出去个小几十万应该问题不大。”

  “卖给收废品的咧,早就清空咧,老太婆刚住院那会儿就卖掉咧。”师傅又用力地吸了口烟,“我去干活去咧。”

  周泽有些哭笑不得地舔舔嘴唇,自己这波,算是白跑一趟了。

  老太婆留下的东西,不光自己没分润到,连她儿子也没福享用了,只能便宜给某个收废旧家具的贩子。

  周泽现在有些烦闷,没钱,还真是个大麻烦,他又不愿意以自己的能力去坑钱,虽然这看起来很简单很爽,但自己上次救了个女孩儿昨晚差点没把自己给疼死过去,天知道如果自己继续瞎搞的话会出什么问题。

  举头三尺是否有神明,周泽不清楚,

  但不停地往下掘地三尺,肯定是有地狱,因为他去过。

  他知道他不是人,而这里,是人间,况且,之前那个在自己面前死去的病人,他临死前是如何惊恐地喊“被发现了”,周泽可是记忆犹新。

  但是,

  钱啊,

  周泽想推磨,

  但谁给钱啊?

  周泽现在需要钱,先不提摆脱“赘婿”的身份,

  至少得给自己买个冰柜或者大冰箱吧?

  不然自己得天天跑医院太平间去蹭冷气?

  有些郁闷地点了一根烟,周泽用力吸了一口,只觉得好烦闷。

  就在这时,口袋里的手机响了,周泽拿起手机,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他接了电话:

  “喂。”周泽。

  “大哥,货安全运到了,你啥时候来验一下,最近条子查得可紧了,这批货进来不容易啊。”电话那头的人压低了声音小心翼翼地说道。

  周泽慢慢地张开嘴,

  没发出任何声音,

  与此同时,

  徐乐的形象忽然间在他心底不断地拔高起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