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见家长了!

  这一声“艹”,

  接了之后,

  两名小护士有些手足无措,林医生也是愣了一下。

  实在是接得太过于简单粗暴。

  周泽则没有做任何的解释,直接伸手揭开了盖在女孩儿头上的白布,

  是她,果然就是她!

  怪不得刚才她一点伤都没有,

  甚至身上一点擦痕都没有,

  这不是因为她坐在最后排得到的幸运,

  实际上,

  她是所有小朋友之中伤得最重的一个,刚刚医生全力抢救的就是她。

  她的灵魂已经飘零了出来,却还不自知,她还在提醒自己不要在公共场合吸烟,还去安慰了那些受了小伤的同学小朋友,

  其实,

  那些小朋友,根本就看不见她,

  整个医院里,

  能看见她的人,

  只有周泽这一个!

  “她死了?”周泽一边问一边目光在四处逡巡。

  “徐乐?”林医生看着自己的丈夫,她现在不想去理会丈夫刚刚的脏话,因为她发现自己的丈夫现在精神有些异常。

  “她还没死,你们继续救,继续抢救!”

  周泽忽然抓住了林医生的手臂,把她拉了过来,吼道:

  “抢救时限还没到,她还有醒来的可能,继续抢救!”

  “先生,先生!”

  两个护士见周泽这般粗暴地抓着林医生,当即上前准备把周泽拉开,在她们眼里,林医生的这个丈夫有点莫名其妙,而且还有家暴的趋势。

  周泽推开了身边的两个护士,也松开了手,低声呢喃道:

  “你在哪里,你在哪里,你到底在哪里!”

  周泽冲了出去,他在奔跑,在寻找。

  就在刚刚,那个女孩儿的灵魂还游走在小朋友之间安慰着其他小朋友,现在,却不知去向了。

  她已经去了地狱了么?

  她已经死了啊。

  已经来不及了么?

  周泽有些茫然,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激动,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如此焦急;

  或许,是因为他的职业,救治任何有可能活下来的病人是他的职责,而且,那个善良坚强的女孩儿在刚才和自己有过交集。

  “叔叔,你在找我么?”

  熟悉的童声在周泽身后响起,周泽马上转过身,再次看见了那个小女孩儿。

  只是小女孩儿现在的身体不似之前那样凝实,现在她已经变成半透明的样子了。

  “叔叔,我有些冷。”小女孩抱着自己的双臂蹲了下来,“我去找护士姐姐让她们借我一件衣服,但护士姐姐们没有理我,她们是不是讨厌我,我是不是很惹人讨厌。”

  点点光芒不断地从小女孩身上溢散出来,这个画面周泽见过,当初就曾发生在自己身上。

  “徐乐,跟我回去!”

  林医生这个时候走来。

  小女孩扭过头,看向身后。

  “别看!”

  周泽上前一步,伸手去捂住小女孩的眼睛,谁都不知道当她看见自己的尸体躺在病床上时会发生什么,

  她会崩溃?

  她会意识到自己死亡,然后直接消散?

  当周泽的手碰到小女孩身体时,周泽的指甲在此时微微地发热,没有变长,也没有变黑,但周泽却感知到很烫,同时,小女孩的身体开始扭曲起来,化作了一圈光环绕在周泽的指尖,而这些光,周围其他人显然是看不到的。

  “让开,她还有救!”周泽再度冲向了病床。

  “徐乐!”林医生胸口一阵起伏,死者已逝,她不知道自己的丈夫现在还在喋喋不休的发什么疯,而且,自己的丈夫是学的土木,根本和医学没任何的关系。

  这次当周泽冲来时,那两个小护士也没敢阻拦,周泽掀开了白布,将自己的双手放在了女孩的胸口位置。

  是的,自己当初活过来时,就是以这种方式。

  你的灵魂出来了,

  还能再进去的,

  你能活的!

  当看见自己指尖的光芒全都没入女孩的身体之后,周泽开始做心肺复苏,双手相叠对女孩进行按压。

  “醒来!”

  “醒来!”

  两名护士不敢上去靠近,都看向林医生。

  “她死了。”

  林医生走到周泽身边说道。

  “还没过抢救黄金时间,我一直记着时间的。”周泽一边继续按压一边吼道,“她能活,能活!”

  林医生抿了抿嘴唇,直接伸手推开了周泽,而后开始自己双手叠在女孩儿胸口位置进行按压,

  “你的力道太大了,她身上有伤,阿纯,将仪器重新接上去,继续抢救。”

  周泽被推开了,却没生气,只是继续盯着病床上的小姑娘。

  唯一的庆幸很可能就是家长被交警拦住了,外头还有这么多的小朋友在吵闹,没人注意到这里正在发生的事情。

  林医生继续按压,她的额前已经沁润出了汗珠,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和这个男人一起发这个疯,但不知道为什么,她刚刚在这个男人眼睛里,看见了些许不同寻常的意味。

  而这个男人,就是她的丈夫,今天,她却有些看不透他。

  仪器重新接好,但显示屏上依旧是一条直线。

  两名小护士站在旁边,有些不知所措。

  救不回来了?

  哪怕自己把灵魂给放回去,

  也救不回来了?

  一种怅然若失的情绪自周泽心中弥漫起来。

  “滴…………滴…………滴…………”

  就在这时,

  原本平坦的直线忽然起了波澜,

  林医生一脸震惊地看着显示屏,

  这,

  是医学奇迹?

  ……………………

  从医院开车出来回家已经是晚上了,周泽坐在副驾驶位置,林医生开着车,二人还是不说话。

  沉默,应该是夫妻二人关系的标配。不过,以往试图打破沉默的都是徐乐,而今天,则是林医生。

  “你学过医?”

  “没有。”

  “你刚刚的手法,很专业。”林医生能看出来。

  “考驾照时有过培训的。”周泽随便编了一个理由。

  “但你没有驾照。”林医生微微皱眉。

  “…………”周泽。

  嗯,周泽在心底默默地又把徐乐鄙视了一遍。

  林医生不打算再深究下去,只是道:“今天,谢谢你的坚持。”

  “不用谢。”周泽摆摆手,作为……至少他心底还把自己当作医生,救一个病人,真的不需要道谢。

  女孩还没醒来,依旧昏迷着,但总算有了希望。

  “我替那个女孩谢谢你。”林医生拿起了手机看了一下,“快八点了,我爸妈还在等我们回家吃饭。”

  爸妈?

  周泽忽然感到一阵头大,

  这就要去见丈母娘丈人了么?

  车子开入了一家高档小区里,通城靠近上海,在地理位置上和上海分处于长江入海口的两端位置,虽然这里没上海寸土寸金那么极端,但房价也不是很便宜。

  林医生停好了车,向里走去,周泽跟在她身后,二人进了电梯,又一起出来,林医生拿钥匙打开了一扇门。

  屋子里装修得不错,楼中楼格局,其实,可以从林医生开着的车就可以看出来,林家家庭条件应该很可以。

  当然,自己现在这个“上门女婿”的身份也是一个佐证,毕竟,家里没点钱没点底气也招不了上门的。

  客厅的沙发上,一名穿着毛衣头发半白的老者正坐在那里看着电视,是新闻联播的重播,他看得津津有味。

  哪怕是自家女儿和女婿回来了,他也只是扫了一眼,没说什么。

  “晚秋啊,回来了啊。”

  厨房门被推开,丈母娘探出了身子,或许,林医生和那位小姨子的个头都是遗传自她们母亲的,丈母娘很高,这时候略有些发福,但仍然是属于那种可以在“夕阳红”广场独领风骚引无数老头老爷爷竞折腰的存在。

  敲黑板,记笔记,划重点,

  周泽终于知道自己老婆全名了——林晚秋。

  丈母娘的目光在周泽身上掠过,明显和沉了一下。

  “老头子,开饭了,晚秋回来了。”

  “终于可以吃饭了啊。”小姨子从书房里走出来,她对着周泽挥了挥拳头,然后又努努嘴,示意周泽注意一下自己爸妈。

  这个小举动还算不错,虽然这小妞蛮横了一点,但也不至于太过分。

  周泽去卫生间洗手,洗着的时候林晚秋也来了,两个人一起用洗手液在揉搓自己的手,且都揉搓得很仔细。

  林晚秋的目光在周泽身上多看了两眼,然后用水冲了手,走入了客厅。

  周泽也冲好手,拿纸巾擦了擦,走出了卫生间。

  大家都落座了,周泽在林晚秋身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丈母娘沉着脸把米饭一个个端上来,放在周泽面前时明显多用了一些力道。

  还好,

  不至于特意不给我盛饭。

  周泽心里想着。

  “徐乐啊,你是不是觉得我们对你不好?”丈母娘坐下来还没吃饭就开口道。

  “挺好的。”周泽回答。

  “那你昨晚不回家,是甩脸色给谁…………”

  “妈,吃饭,他店里有些事儿,和我说过。”林晚秋开口了。

  丈母娘和丈人对视一眼,有些意外自己的大女儿居然肯为这个女婿说话了,这让他们有些不适应,一时忘了继续发作下去。

  小姨子在旁边看着也有些意外,自己这个姐姐一向不怎么在乎这个所谓的姐夫的,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吃饭吧。”丈人拿起筷子示意,“你也吃。”丈人特意用筷子指了指周泽;

  嗯,这个行为有点不礼貌,但还好,示意昨晚那件事揭过去了。

  “晚秋啊,你吃块红烧肉,妈炖了好久呢。”

  丈母娘给大女儿小女儿碗里都夹了块肉,然后犹豫了一下,还是给自己女婿碗里也夹了块肉。

  周泽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一整天没吃过东西了,从昨晚借尸还魂开始,到早上中午,都没吃过。

  他也不客气,

  夹起肉,放入嘴里,

  紧接着,

  周泽面容一僵,

  一股子意想不到的恶心感自自己心里传出来,连带着自己的胃部都开始了疯狂痉挛;

  “呕……”周泽直接干呕了出来,仿佛他正在吃的,是毒药。

  “…………”丈母娘。

  “…………”丈人。

  饭桌上的氛围,

  瞬间陷入了冰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