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陌生的夫妻

  警察同志,请问一下,我老婆叫什么名字来着?

  这个念头只是在心里想了一下,周泽也没蠢到这个地步,但他是真的不清楚自己这个“老婆”真名叫什么,这个年代,也很少有人用自己的真名做QQ名和微信名。

  倒是油腻男子一脸哀怨地瞥了周泽一眼:兄弟,你不厚道啊,说好做彼此折翼天使的呢?

  周泽也有些无奈的回瞥了一眼:我也很意外啊。

  油腻男子低下了头,叹了口气,小声地呢喃道:“我做的饺子很好吃。”

  “走吧。”

  “老婆”很清冷地说道,然后,自己直接转身往外走去。

  周泽只能跟着一起过去。

  她开着一辆卡宴,直接上了车。

  周泽打开车门,坐入了副驾驶位置。

  老实说,

  有些尴尬。

  如果那位倒霉鬼徐乐,他的夫妻和家庭生活能正常一点,那么自己还真不至于现在这么尬着,面对娇妻的关心自己还能找一些借口去解释解释,比如头晕了一些东西好像记不清了这类的;

  但这位明显带着一种冰山女神的范儿,好像完全不爱搭理自己的样子,就算是从派出所领自己出来也只是例行公事一般。

  我家狗走丢了,被保安捡到,

  我去把它领回来。

  就是这种感觉。

  女人发动了车子,她其实挺年轻的,应该和自己(徐乐)差不多年纪,比原本的周泽要小个好几岁。

  当车子开上高架路时,女人终于开口打破了沉默:

  “没事吧?”

  “哦,我没事。”周泽回答道。

  然后,

  又是沉默。

  女人觉得自己丈夫今天有些过于安静了,但她没那个意愿去探究原因。

  就在这时,女人的手机响了,她按了免提,车载音响里传来了电话那头的声音:

  “林医生,青年中路那里刚刚发生了一起校车碰撞事故,现在已经有伤者正在向我们医院输送,主任让你赶紧回来。”

  周泽微微一愣,

  原来自己妻子也是一名医生,

  还有,

  原来自己妻子姓“林”。

  “我知道了,马上回来。”女人挂断了电话,直接在前面下了高架,然后在红绿灯路口大转弯,开向了医院。

  她没问周泽是否要把你先送回家或者是让周泽先下车自己打车回去,而是将车一路开进了崇川区人民医院的停车场。

  老实说,周泽还真担心她让自己下车打车回家,想着到时候自己还得腆着脸问:

  “老婆,咱家住哪儿来着,我忘了。”

  就觉得很傻。

  女人下了车,周泽也跟着一起下了车,女人进了医院大楼上了电梯,周泽也跟着一起进了电梯,女人进了女更衣室,周泽……

  周泽在过道边长椅上坐了下来。

  也就在这会儿,第一批车祸伤者被送来了,重伤一人,另外还有五个孩子伤势也不轻。

  看着自己的“老婆”换了白大褂就出来忙碌救治,

  周泽只能坐在长椅上发着呆,

  这感觉,有点像是妈妈上班把自己儿子带着,妈妈在工作儿子就在旁边看着,自己玩。

  不过,

  医院特有的消毒水味道以及中央空调的闷热感,还真是让人怀念啊,熟悉的感觉。

  前面就是急诊室,重伤且生命垂危的似乎是一个女孩。

  出事的是幼儿园校车,看着一个个小朋友在手术台上哭喊着疼痛,这画面,确实挺让人揪心的。

  周泽抿了抿嘴唇,以往这个时候,自己肯定已经换好了衣服参与救治工作了,他是通城年轻一代最有名的外科医生,而现在,自己只能当一个看客。

  这种感觉,很不舒服,但他只能忍着,而且这家人民医院也算是通城明面上最好的医院,医生数量和质量也都毋庸置疑,他们应该能搞得定。

  很快,下一批孩子也被送了过来,他们受的伤比较轻,只需要处理一下伤口或者进行简单地包扎就可以了。

  有交警专门守护在这层楼的入口处位置,一些收到通知的家长已经过来了,情绪很激动,但这个时候让家长进来很可能会影响救治工作的展开,只能先把他们拦住。

  周泽摇摇头,站起身,走到楼道最里端窗台那边,伸手把窗户架高,然后从口袋里摸出了烟,他是抽烟的,徐乐也是抽烟的,这时候倒也方便。

  “叔叔,不能在医院抽烟的哦。”

  刚把烟头咬在嘴里,一道清脆的女童声音就从周泽身后传来。

  周泽转过身,看见一名身穿着百合裙子的小姑娘站在自己身后,嘴巴嘟起来,气鼓鼓地看着自己。

  咳咳,

  有些尴尬啊。

  周泽只能将烟收起来,不管怎么样,让一个小姑娘教育自己要遵守公德心总是有些难为情的。

  “小朋友,你穿这么点不冷么?”周泽弯下腰问道。

  小姑娘皮肤很精致,脸上点着点婴儿肥,大眼睛,很可爱,像是一个放大版的芭比娃娃。

  “不冷呢。”小姑娘摇摇头,“叔叔,以后不能再在医院抽烟哦。”

  “我知道了。”

  周泽很认真地点头。

  “你没事吧?”周泽又问道。

  “我没事,其他小朋友都受伤了,他们很疼呢。”

  小姑娘侧过身,看向自己身后那些正在被包扎伤口的小朋友,大部分都在哭,其实倒不是因为疼痛难忍,而是有一个人在哭其他人也就跟着一起哭起来。

  护士们一边做着伤口处理一边还要哄孩子,

  外面被交警暂时拦住的家长们在外面不停地吵闹骂人,

  总之,

  这一层楼,给人一种乱糟糟的感觉。

  “那你可真幸运。”周泽感叹道。

  小姑娘身上连一处疤痕都没有。

  “恩呢,我坐在最后一排,所以没事。”小姑娘点点头,然后主动跑去那边安慰她的同学去了,这个看看,那边瞅瞅,还鼓励他们安抚他们。

  挺懂事也挺坚强的一个孩子。

  周泽转过身,下意识间又将烟取了出来,想想还是又放了回去。

  重新走回长椅那边坐下来时,前面的急救室里,走出来三名护士还有两名医生。

  一位男医生一位女医生,女医生也就是自己的老婆。

  “没事的,我们尽力了。”男医生说着伸手想要搭住周泽老婆的肩膀去安慰。

  作为丈夫,

  周泽就坐在这里,

  但他对这一幕并不反感……

  坑爹的徐乐给自己留下这么复杂的一个坑,又是上门女婿,又是脾气极大的小姨子和脾气明显不好的丈母娘丈人。

  周泽巴不得自己这个老婆赶紧红杏出墙踹了自己和自己离婚然后自己一个人去静静。

  换谁刚死而复生进入一具新的身体里,都懒得去折腾什么现代都市的赘婿生活百味吧?

  不过,让周泽有些意外的是,自己老婆竟然直接伸手挡开了那位医生的咸鱼手,直接指着他道:

  “这是我丈夫。”

  话语里没有丝毫柔情蜜意,简单,生硬,像是在说:这是我家养的哈士奇。

  “哦,你好,先生。”那位男医生脸色有些尴尬,不管怎么样,当着人家的面撩人家老婆总是那么一点点没底气。

  周泽笑了笑,算是打了招呼。看来,自家媳妇儿很守妇道……但他怎么都高兴不起来,倒不是什么绿帽情节作祟,

  只是单纯的,生活简单点多好。

  “我去那边再看看,其他孩子都处理好了,应该没什么事了,你早点和你先生回去休息。”这位男医生说完后就走开了。

  林医生则是在周泽旁的长椅上坐了下来,她摘下了口罩,脱去了手套,丢在了地上。

  周泽看见她的眼圈有些泛红,贝齿轻咬着嘴唇,显然,她的心情很不好,这意味着那位重伤的小朋友,没能救回来。

  这一副样子,很‘我见犹怜’。

  周泽在心里有些理解徐乐了,这个上门女婿至少比其他同行要赚不少,老丈人家条件比自己好这是前提,之后这位林医生,真的确实是好看。

  “别往心里去,以后要经历得多呢,求一个心安就好。”

  周泽作为过来人在旁边安慰道,他的经验比自己这位“老婆”丰富很多,心理承受能力自然也强大很多。

  “闭嘴。”

  女人回了这两个字,如果是以周泽原本作为前辈的身份来说这种话,确实是劝导;

  但周泽现在是徐乐,以他的形象来对林医生说这种话,就是纯粹站着说话不腰疼了。

  “…………”周泽耸耸肩膀,再度在心里鄙视了一把那位徐乐,看你怂的,你老婆敢在外面直接叫你闭嘴。

  林医生红着眼,慢慢地站起来:“我去换衣服,回家。”

  “好。”周泽点点头。

  这时候,有两名护士将急救室的帘子拉开,露出了里面的病床,床上躺着一个小身体,盖着白布。

  周泽目光扫了一眼,死者他见得多了,自己从医这些年来,救活的人很多,但就在自己面前无能为力只能死去的病人也不少。

  “林医生,这是你丈夫吧?”一名小护士以调侃的意味问道,她们是知道林医生已经结婚了的,但林医生的丈夫和其他女医生女护士的男友不同,从没来医院露过面。

  你不能指责她们在面对死亡时还能开个玩笑,这就像是你让那些去一次西藏就发朋友圈说自己心灵被净化好感动好虔诚的小清新长年累月在那里待十年他们也受不了一样,不现实。

  “是。”林医生点头应道,这时候,她的情绪也平复了一些。

  “那你们赶紧回去吧,说不定回去要有什么活动呢,您说是吧?

  我跟你说,咱林医生可喜欢小孩子啦,你们抓紧回家去…………”

  “艹!”

  “…………”小护士。

  周泽看见了白布外面露出了百合裙裙边,脑子“轰”的一声,猛然意识到自己刚刚见到的那位毫发无伤的小女孩,

  她不是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