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

  周泽愣了一下,所以说,昨晚自己之所以能拿“徐乐”这个人的身体去借尸还魂,还是因为他刚刚被杀了?

  因为身子还热乎着,所以自己才能进去?

  这样看来,自己,好像真的有些幸运了。

  没有反感,也没有愤怒,更没有可能被戳破身份的惊慌,周泽转过身,看着自己身后的这位年纪和自己差不多的男子。

  男子愣了一下,

  他从周泽眼里看见了不同寻常的东西,

  是欢喜,

  是庆幸,

  甚至,

  还有一点点的欣赏。

  作为一个宿主,在昨晚那个情况下,周泽清楚自己面对的是何种艰难局面,如果这个家伙没恰巧在那个时候杀人,自己可能已经魂飞魄散了,根本见不到今天的太阳。

  “抱歉,我昨晚昏过去,早上起来脑子很不舒服,像是喝醉了酒一样,忘记了昨天的事情。”周泽随意地解释道。

  他不认为对方会猜出来自己是鬼魂借尸还魂,除非对方脑子进水了。

  “你不怪我?”对方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有些荒谬道,“哪怕我已经告诉你,昨天抽了你一记闷棍?”

  “没事儿,我倒是谢谢你,没把我桌上的手机和电脑拿走。”

  “那个……是我忘了。”男子挠了挠头,“你没事就好,这是我昨天抢的你的钱。”

  男子主动地从口袋里拿出了三百块,然后又掏了掏,又取出了八百块。

  “八百块是你的医药费,三百是昨天抢的。”男子抿了抿嘴唇,“昨天上网赌钱把自己的工资都输给狗庄了,路过你这书店时忽然想弄点钱花花,把你打倒之后我发现你没鼻息了,还吓得要死。

  跑回家后一整晚没睡着,就想着警察会不会忽然破门进来把我抓走,入室抢劫加杀人,就拿了三百块,感觉自己真傻,真不值。”

  男子伸手在周泽的肩膀上拍了拍,

  “哥们儿,你没死真好,真的,我从早上开始就在外头转悠了,我在等有人报警,等警察过来,结果我看见你居然还在书店里。

  你知道么,那时候我都快跪在地上给你磕头了,谢谢你,你命硬,没死,不然我就完了,这里这么多摄像头,要是你死了,我肯定跑不掉。”

  周泽看着自己手中的一千一百块,再看着眼前这位噙着眼泪对自己忏悔的“杀人凶手”,总觉得,这画风很诡异。

  老实说,“徐乐”是死了,因为他死了,自己才能鹊巢鸠占,而因为自己鹊巢鸠占了,眼前的这个家伙就免去了杀人罪。

  自己和眼前的这个家伙,都获利了,唯有那个徐乐,倒霉鬼一个。

  “行,没事了,可能昨晚我只是岔气了。”周泽将对方的手从自己肩膀上挪开,他以前是一名急诊医生,什么样的污秽没见过?但他却在那种极端环境下,养成了些许洁癖,事实上,大部分急诊医生都有轻重程度不一的洁癖。

  正是因为见识过太多的肮脏污秽,所以才更懂得珍惜“干净”。

  “你真的不怪我?”男子有些欣喜道。

  “嗯,不怪你。”周泽点点头,“你去好好上班过日子去吧,下次别犯错了。”

  “好,谢谢你,哥们儿,你是个实在人。”

  男子重重地点点头,离开了书店,去迎接他的“新生”去了。

  而周泽则是拿起了手机,他想了想,觉得还是得报个警,不是以对方杀自己(徐乐)的事儿来报警,而是举报对方涉嫌盗窃。

  反正让警察去查呗,如果对方真的有案底或者曾做过其他坏事儿被警方抓住了,也是他活该。

  自己占据了人家的身体,总得替这个倒霉鬼做点什么。

  虽然,在对方良好认错态度还给自己医药费的前提下,自己依旧实名举报,确实挺缺德有点生儿子没*****儿的意思。

  只是,当周泽刚刚拨通了110,那边接线台的声音刚传来时,

  店门口,

  那个家伙忽然又去而复返。

  “还有件事儿…………”对方刚走进来,就看见拿着手机的周泽,他愣了一下,直接伸手指着周泽,“你他娘的还是要报警对不对!”

  周泽摇摇头。

  “把手机给我看一下,给我!”

  周泽只能继续摇头。

  “你说话不算数,王八蛋,老子弄死你!我看你这次死不死!”

  男子瞬间进入了激动亢奋的状态,他的精神应该有一点点的问题,可能是长期处于赌徒生活节奏和社会脱钩的关系吧,他往往容易因为某件事的刺激而进入极端。

  对方扑了过来,周泽放下手机,身体开始后退。

  他前世是个医生,不是拳手也没练过功夫,这一世的身子也有些孱弱,论起面对面地打架,还真有些慌乱。

  “砰!”

  男子将周泽撞击后压在了墙壁上,同时他的双手开始死死地掐住周泽的脖颈。

  “我让你报警,我让你报警,我让你说话不算话,好,我就让你死,让你真的死,这次我要掐死你后再给你放血,我看你还死不死!”

  男子咬牙切齿地吼道。

  可怜的书店行情,下午时分,别提顾客了,甚至门口连行人都没几个。

  脖子那边几乎麻木了,也已经无法呼吸了,周泽在尽力地去挣扎,在挣扎的过程中,周泽的双手指甲忽然变黑变长拉起来。

  紧接着,周泽双手抱住了对方的后背。

  “嘶………………”

  男子忽然打了一个哆嗦,冒起了白眼,直接放开了周泽的脖子,整个人倒退了几步后撞倒了几个书架,而后轰然倒地。

  周泽得以脱困,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脖子,他之前其实并没有太惊慌,毕竟,自己的指甲可是连地狱里的恶鬼都能伤到,对付一个普通人,应该问题不大吧?

  但这个指甲具体是什么缘由有什么用处,周泽还没完全清楚,只知道应该是自己车祸前救治的老者“传染”给自己的,

  还真是,

  得了灰指甲,一个传染俩。

  走上前,蹲了下来,周泽伸手在男子脸上拍了拍,还好,没死,还有气,周泽摇摇头,拿起手机,重新报警。

  ………………

  派出所做完了笔录,警察同志让周泽在小厅那边等着,因为周泽举报的事情有些邪性,说人家上门打算抢劫自己但结果被打晕的居然是“凶手”,而现在这位凶手还在医院里,得等他醒来才能做进一步地确定。

  不过,警察同志至少没给周泽上手铐。

  周泽旁边蹲着一个中年男子,男子的左手被锁在暖气片上。

  “兄弟,你牛叉啊,那货是要抢你钱结果被你放倒了?”脸上有些邋遢的中年男子一边说着一边搓了搓自己满是泥垢的长刘海,“真有我年轻时的那种范儿,对这种不开眼的毛贼,就得往死里揍!”

  “喂,你给我老实点儿。”一名年轻的警察走过来呵斥道,“你这是入冬来第几次偷电瓶车了?

  我说啊,快过年了,你就不能安生点?或者找个工作正儿八经地赚点钱给家里寄点?多大的人了都。”

  “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打工的,做生意又不会做,就是偷电瓶车电瓶才能维持的了生活这样子,进看守所感觉就像回家一样。

  里面个个都是人才,说话又好听,我超喜欢里面的!”

  “哼。”年轻警察不想再搭理这货了,直接转身离开。

  “兄弟,我刚那番感言咋样?”油腻中年男对周泽抛了一个媚眼。

  “挺有意思的。”周泽笑了笑。

  “切格瓦拉是我的偶像,切格瓦拉,你知道是谁么?”

  周泽点点头。

  “我跟你说啊,这日子就得…………”油腻中年男愣了一下,目光看向了门口那边,道:“额滴个龟龟,好漂亮啊,这是警察么?”

  周泽侧过头看过去,在门口那边有一个上身着蓝色羽绒服下身穿长筒皮靴的女人和另外一名女警察一起向这边走来。

  “应该是警察吧。”周泽说道。

  女人很漂亮,身材精致,皮肤白皙,最重要的,还是她身上的那种气质,最为加分。

  “但没穿警服啊。”油腻男子反驳道。

  “可能是便衣吧。”周泽猜测道。

  “你说得对,美女警花,啧啧,看来以后我还得多多进来了。”油腻中年男砸吧砸吧了嘴,意犹未尽的样子,“要是能娶了她,折寿十年我都愿意。”

  周泽摇摇头,寿元阳寿这种东西,他不敢再乱开玩笑了。

  “你不同意?”油腻男见周泽摇头,急道:“你这叫有眼无珠啊,这种女人,折寿十年换一个,绝对不亏的…………”

  这时候,那名女警察和那位长靴女人一起走到了周泽面前。

  “徐乐,你妻子来领你走了,那边调查清楚了,你没事了。”女警察指了指周泽说道。

  “…………”周泽。

  “…………”油腻中年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