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地狱!

  冷,

  好冷……

  周泽不知道为什么这里会这么冷,

  他行走在一条幽径的小路上,小路的两边,开满了鲜花,却没有丝毫浪漫美好的气息,花朵娇艳,像是一道道嘲讽,也像是围观的看客。

  花开彼岸,人去往生;

  周泽记得自己之前最后的记忆是火,大火,恐怖的火焰将自己完全吞噬,那令人心悸的炙热温度将自己烘烤成灰。

  但转眼间,

  他却来到了这里。

  在这条路上,其实还有许多人,

  有老人,

  有孩子,

  也有年轻人和中年人,

  有男有女,

  大家穿的衣服各不相同。

  有的人穿得很简单,有的人穿着大红大紫的衣服,脸上也画着过分的腮红。

  大家都是踮着脚后跟在走路,

  没人说话,

  也没人发出其他声音,

  只剩下偶尔传出的“擦擦擦”鞋底摩擦声响。

  周泽也在跟着所有人一起麻木地前行着,他不时地在张望,也在不时地回首,他隐约间意识到自己来到了什么地方。

  他,已经死了;

  而这里,

  是地狱。

  这里,是死者的世界,是亡者的归宿,

  自己,

  终究还是死了。

  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也不知道该做出何种选择,

  他不想死,人,都是不想死的,但在这个地方,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又该如何是好,他很迷茫,也很无助。

  “咿呀……………………………………”

  清冷的小调自远处传来,

  周泽撇过头,看见远处走来一朵朵的鲜红,而周围其他人对此都熟视无睹,继续麻木地踮着自己的脚后跟往前走去。

  等近了之后,周泽看清楚了,那一朵朵鲜红是一把把桃花纸伞,远处,有一群女人,排着一条队伍,撑着纸伞,婀娜走来。

  她们身材高挑,体格风、、、骚,全都穿着紫色的旗袍,走动间,大腿的肉色不时露出,隐约的魅惑,让人心悸。

  女人们盘着发髻,一丝不苟,甚至连她们的步履,都整整齐齐,仿佛世间最优秀的歌舞团,而且,她们已经排练了超过百年。

  她们在走,

  她们在行进,

  从小径的一端,走向另一端,

  无巧不巧地,

  自周泽面前经过。

  精致的妆容,雪白的肌肤,那哼出来的清冷长调,营造出了一种烟雨朦胧的老上海氛围。

  每个女人的手腕上,都戴着手镯,颜色不一,大小也不同,衬托着她们的雪白皓腕,更令人目不暇接。

  可惜,

  她们不是行走在南大街商业步行区,

  也不是金碧辉煌的高端会所瓦台,

  她们脚踩着黄泉路,

  掠过的是彼岸花海,

  她们目不斜视,后者盯着前者,

  最前者,

  则目光空洞。

  当最后一个女人自周泽面前经过时,

  女人忽然侧过头,看向了周泽。

 原本世界最美丽,

  现在,

  直接跳转到另一种极端。

  恐怖?

  当然恐怖!

  恶心?

  当然恶心!

  但周泽,已经是一个死人了,人会被吓死,但鬼呢?

  女人看着周泽,

  周泽也在看着女人,

  二者目光短暂交汇,随即,女人继续往前走,身段摇曳,背影袅袅,旗袍的紧致,将其秀美的身材勾勒得淋漓尽致。

  “你们……要去哪里?”

  周泽下意识地跟着这一队女人往前走,也就脱离了原本的队伍。

  而小径上木讷行走的人,

  却没有一个看向这里,他们似乎不会思考,也没有感知,而周泽,仿佛是其中的异类。

  一行女人,步步生烟,一直在往前走,呢喃哼调,似凄似冰;

  原本压抑的环境,因为她们的出现,反而更让人觉得萧索。

  周泽继续往前走着,他跟着她们。

  然后,周泽看见她们一个一个地走入了前面的水潭里。

  水潭不大,

  宛如镜面,

  她们的进入,似乎打破了这种平静,吹开了一层层涟漪。

  最前面的几个女人连头都已经没入了水面之中,后面的女人也在继续跟着。

  周泽走到了水潭边,他没有跟着一起下去,他只是站在边上看着。

  这里的一切,对于他来说都是一个绝对陌生的地方,任何人,一辈子,只有一次机会进来,而进来后,也就无法再出去了。

  潭水中央,有东西浮出,

  是一双手,

  甲红手白,

  纤细青葱,

  两只手翩翩起舞,如梦似幻,让人的视线瞬间被其吸引,再也无法挪动开。

  美,是吸引人的,而这种美,却勾人心魄。

  周泽的眼眸里,慢慢地显露出迷醉之色,甚至连自己已经情不自禁地开始往前走都不知道。

  先是脚面,

  紧接着是膝盖,

  随后腰部,

  到最终,

  水面没入了脖子,

  乃至于,整个人都进入了潭水之中。

  潭水不冷,甚至很温暖,水面清澈,能见度很高,当你进入这里之后,你连窒息的痛苦感都没有。

  周泽看见了先前那一队撑着纸伞的女人,她们在水面之下依旧袅娜动人,还在继续地往前走着。

  而距离自己最近的位置,

  则有一位身穿着红衣的女人,她站在水下,但双手却在水面之上起舞翩飞。

  周泽开始向这个红色女人靠近,

  不是因为美色,

  也不是因为其他的虚妄影响,

  而是因为,这个女人身上仿佛有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魔力,让你靠近,让你贴近,让你情不自禁。

  终于,

  周泽靠近了她,

  而她的手,也慢慢地从水面上收了下来。

  女人头发很长,也很茂密,在水波之中飞舞荡漾,让人看不清楚她的脸。

  “终于…………又等到…………这样子的人了…………”

  女人声音清脆,甜甜的,糯糯的,

  迷人心酥。

  女人美丽的双手伸出来,搭在了周泽的肩膀上,这动作,很是亲昵。

  “你…………来陪我…………”

  下一刻,

  女人的头发开始飘散开,缕缕青丝开始吹拂在周泽的面庞;

  美人拂面,这似乎是很有情调的一件事,但接下来,女人的头发却化作了世间最为坚韧的钢索,开始捆绑周泽的脖子。

  “你来…………陪我…………”

  头发披散,不再遮掩,

  女人的面容终于显露出来,

  她没有面容,

  她的脸,是平的,没有波澜,也没有褶皱,这是一场很平滑的脸,足以让万千少女去嫉妒和羡慕,

  但她没有鼻子,也没有嘴巴,没有眼睛,更没有耳朵,

  无面……女。

  周泽感知到自己无法呼吸了,自己胸膛都快炸裂开来,同时,他的身体仿佛即将崩溃。

  无面女的笑声依旧清脆空灵,但在此时的周泽耳中,却像是魔音贯耳。

  周泽已经清醒过来,

  他不知道在这个地方被以这种方式纠缠住到底意味着什么,

  但总之,

  不会是好结局。

  “你在这里…………陪我…………!”

  无面女继续笑着,头发乱舞。

  周泽下意识地伸出手,去抓住缠绕在自己脖颈位置的头发,他想要努力去将其挣脱。

  无面女对他自不量力的表现感到很是有趣,

  “你挣脱不了的,别挣扎了,能走到这里来的,都有灵,有灵的人,我吞够了,就有机会回去!

  你注定,

  将成为,

  我的祭品!”

  但就在话音刚落的瞬间,

  无面女发出了一声惊呼:“怎么可能…………不可能…………”

  周泽的十指指甲开始慢慢地变长,漆黑通透的颜色,在这个水潭之中,闪烁着属于它的异样光辉,这个指甲的颜色,和周泽死前救治的那位老者指甲颜色一模一样。

  “滋滋滋滋滋………………滋滋滋滋滋…………”

  热水下油锅的声音传来,

  无面女纠缠着周泽的头发在触碰到周泽指甲时直接融化崩断,而周泽的身形则开始慢慢地后退,开始脱离无面女的束缚。

  “不可能……不可能……这不可能…………为什么!为什么你也能离开!

  为什么你也能离开我不能!

  为什么!

  为什么!

  这不公平!

  不公平!”

  无面女用手去拦住周泽,

  但当周泽用手去摆脱时,指甲一旦触碰到无面的手,无面女原本完美无瑕的玉手当即被烫出一个洞。

  “啊啊啊啊!!!”

  无面女发出了一声惨叫,

  身形开始后退,自此,也失去了对周泽的掌控。

  周泽的身体开始上浮,

  即将浮出水面。

  “你跑不掉的……你会被……会被抓回来的!

  这里,

  才是亡者的归宿!

  你们,你和他们,哪怕是走了,也终究会被抓回来!”

  无面女在下方歇斯底里地呐喊咆哮着,

  她嫉妒,

  她羡慕,

  她疯狂!!!

  而不断上升中的周泽,

  则慢慢地失去了自己的意识,

  幽冥黄泉小路,

  彼岸花的炫目,

  无面女的咆哮,

  旗袍女的婉约,

  一切的一切,

  似乎都正在渐渐离他远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