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姐姐不让我吃零食

  阳子好奇归好奇,但她是个懂事的孩子,也特别注意自己在北原秀次面前的形象,生怕一不小心就让北原秀次厌恶了自己。

  她的第一目标是当个好妹妹——她心里很有谱,她这年纪除了当个好妹妹别无选择——干脆从此以后不靠近那个壁橱了,甚至不多看一眼,就像完全忘记了这件事,只是每天对北原秀次嘘寒问暖,偶尔也向他请教一些学习上的问题,努力塑造乖乖巧巧,惹人怜爱的好妹妹形象。

  时针滴答滴答转着,太阳升起又落下,生活中平静无波,北原秀次埋头苦读转眼便到了周末——确实没什么好说的,总不能北原秀次大手一挥来一段如何求不定积分。

  对大部份高校来说,一周上五天半的课,周六休半天周日休全天,而每个月第三周周末双休。

  北原秀次中午放了学便回了公寓,草草吃了午饭就又坐到了书桌前,而阳子又溜来找他了,也不打扰他学习,就趴在榻榻米上翻着一本不知道从哪里捡来的时装杂志,看着里面的漂亮衣服很是羡慕。

  北原秀次刚翻了几页从内田雄马那里借来的补习班内部参考资料就听到手机响,拿起来一看是雪里发来的邮件:我到公园了。

  北原秀次给她了回了一句“等着别乱跑”,然后对阳子说道:“阳子,我出去接个人,有个朋友要过来一起学习。”

  今天是休息日,冬美把雪里移交给他了,让他帮着雪里补习。

  阳子机灵的爬起身来乖巧道:“要不要我先回去,欧尼桑?”

  “不用,关系挺好的朋友。”北原秀次笑着说了一声便出了门,而阳子在公寓里想了想,开始团团转着收拾起了屋子——欧尼桑有朋友来拜访,这是表现的好机会。

  北原秀次顶着大太阳赶到了车站旁边的小公园,一瞧门口没人,转悠了一圈最后在沙池那里找到了雪里——这货和几个小孩子在树荫下堆沙子玩呢,还玩得一包欢乐!

  “雪里!”北原秀次远远招呼了她一声,而雪里回头看了他一眼,竟然和那几个小孩子打了声招呼才走的,好像已经混得有点熟了。

  雪里欢快的跑到了北原秀次身前,背着手很高兴的轻叫道:“你来了呀!”

  她穿着一身嫩黄色的连衣裙,头上戴了一顶白色的遮阳草帽,而草帽下闪着鸦羽光泽的乌发一直撒在了肩上,歪着头笑起来像个孩子,满是俏皮可爱。北原秀次被她的笑容晃了一下眼,这笑容太纯粹了,纯净甜美如同清清甘泉,直透心底,似乎连初夏太阳的暴躁热量都能驱散掉。

  这家伙不发傻的时候,确实像只天使。

  北原秀次本来想责骂她一句的,问问她为什么不老老实实在公园门口等着,但面对这样的笑容竟然没骂出口,半晌后无奈道:“走吧!”

  骂这样一个女孩子,有种犯罪的感觉。

  他转身当先走了,雪里背着手一跳一跳跟在他身边,乐呵呵问道:“去哪里玩?”

  北原秀次看了她一眼,奇怪道:“什么玩?不是去我公寓补习吗?”

  “啊,真补习啊!那不是你为了救我应付一下姐姐吗?补习有什么意思,我们一起去打棒球怎么样?”

  北原秀次沉默了会儿,手有点痒痒了。难怪这货总是挨打,发起蠢来连自己这种人都想给她后脑勺几巴掌让她醒醒脑子。

  他认真说道:“我答应过你姐姐,所以今天下午就是补习!”他是真心想帮雪里,不可能让她放了羊,打着补习的幌子出去野。

  雪里看着他认真的表情,发现不是玩笑,心情猛然低落了下来,嘟囔道:“我现在天天被姐姐按着学习,已经生不如死猪狗不如了,现在连你也要这样对我吗?”

  她的样子很可怜,但北原秀次不想安慰她,免得这一身蛮力的家伙真夹着自己去打什么棒球,只能强忍着说道:“懂点事,雪里!”

  雪里少有的倔强道:“我没有不懂事,我只是没有你们那么聪明,学习对你们来说不是难事,易如反手,但我觉得很难啊!我本来就想去工作的,没想继续读书!”她的样子像是有点生气了,好像不太高兴北原秀次说她不懂事,“我能吃得了苦,也有力气,我肯定能赚到钱回来的。”

  北原秀次没想到她在这种事上反应这么强烈,愣了会儿说道:“大家也是为了你好。”虽然都说劳动光荣,人不分贵贱高低,但实际情况也就是那么说说了,人进入社会后真的会分出三六九等的,只拼体力前途绝对堪忧。

  “但我也想为了大家好啊!”雪里表情很郁闷,她本来义务制教育念完了就不想念了,想直接去赚钱,但给姐姐强行绑进了私立大福学园,而她也是个随遇而安的性子,更不想反抗姐姐,便准备乐呵呵混上三年,却万万没料到被强迫参加社团训练不算,还要被强逼着学习,似乎非要她上大学不可了。

  她自己知道自己不是读书的那块料,很头疼——自己没脑子,那去工作赚钱供有脑子的人读书多好,为什么他们就是不能明白呢?

  北原秀次对这种情况也很无奈,但这真不是尊重她自由意志的时候,只能鼓励道:“咱们以及格为目标,至少学到相对简单的补考能及格。只要做到这样了,就没人会多管你了,雪里,不难的,加把劲!”

  “是,我知道了。”雪里垂着脑袋活力全失,她反抗不了,像只刚刚被人暴打了一顿的小狗。

  北原秀次很少见到雪里这样子,估计她以为来找自己是解放了,一包欢乐的准备迎接JF区晴朗的天,大玩特玩,但没想到只是从十八层地狱升到了十七层地狱,还是暗无天日。

  他有些于心不忍,想安慰安慰这个可怜的孩子,四处瞧了瞧,看到一个小摊子在卖可丽饼,心中一动便向雪里问道:“雪里,要不要吃块可丽饼?”

  她最喜欢的东西就是食物了,这个应该可以让她恢复点精神。

  雪里抬头看了看,猛然吞了口口水,步子都有些挪不动了,但她看了几眼后痛苦的闭上了漂亮的大眼睛,伤心道:“想吃,但我不能吃,姐姐不让我吃零食。”

  冬美是管雪里管的挺严的,但这也严过头了吧?十六七岁吃点零食怎么了,你不爱吃就这么霸道也不让妹妹吃吗?北原秀次有点不满,直接过去买了两块——街头小吃,不值几个钱——回来塞了一块给雪里,笑道:“你姐姐问起来就说是我让你吃的。”

  他只是看在福泽直隆的面子上不想惹冬美,并不是怕她,大不了再互相刺几下呗!

  雪里手里捧着可丽饼,嗅着那香甜的奶油味,看着金黄色的酥脆薄饼外皮,还有在阳光下鲜艳的一粒红红草莓,口水汹涌分泌,如黄河决堤一般,激动道:“真的可以吃吗?你能代替我姐姐同意?”

  “可以,吃吧!”

  几乎在北原秀次开口说话的一瞬间,雪里已经咬了上去,一口就啃掉了四分之一,然后仰起脸儿朝着天空,眯着眼满满都是幸福,抿着嘴享受道:“好吃!”

  接着她左一口右一口吃了起来,嘴角都沾上了点奶油,神情好像又高兴了。北原秀次无语的看着她,无力吐槽——你也太好哄了吧?一块可丽饼心情又好了?老子的励志名言还没来得及说呢!

  不过他很快也情不自禁露出了微笑,感觉和雪里这样心思单纯的人相处起来很轻松。

  是的,他觉得雪里只是性格单纯,或者该说是欲望单纯,虽然偶尔在心里叫她一声弱智儿童,但其实并不觉得雪里是真傻——他在学校里两个多月了,从来没听说雪里吃过亏。相反,雪里在学校里很有人气,不论男生女生很多人都喜欢她,交了不少朋友,消息非常灵通。

  反正是比她那个炸药桶姐姐强出了几条街。

  而且雪里这单纯的样子真的很方便占便宜。仅就他来说,目前已经亏掉七碗拉面外加一块可丽饼了,而他甚至连雪里钱包长什么模样都没见过,更没见过她花过一日元——最重要的是,他亏了这么多竟然没什么感觉,雪里天生就能给人一种理所当然吃白食的心理印象。

  真说起来,雪里有点像那种大智若愚的类型,只占便宜不吃亏,而且还挺有人格魅力,能有二十几个小弟召之则来,挥之则去。

  说她傻的人怕才真的傻了。

  不过北原秀次有点好奇,看着伸着舌头拼命舔嘴角的雪里问道:“你为什么那么听你姐姐的话,其实你们一样大吧?”

  冬美顶多比雪里早生五分钟,而且现在看身高,雪里更像姐姐吧?但偏偏雪里见了冬美像是老鼠遇见了猫,太奇怪了。

  雪里自己那份已经吃完了,目光落到了北原秀次手上那块,随口道:“当然要听姐姐的话,妈妈离开前让姐姐守护大家的,也让我像尊敬她一样尊敬姐姐帮助姐姐,而且姐姐从小就比我聪明,总会拿主意,我也习惯了……你不吃吗?”

  “啊,不吃,这是给别人买的。”北原秀次心中有点轻微波动,原来是因为母亲遗命吗?她们妈妈过世前把对家庭的责任移交给了冬美?冬美打雪里,在雪里看来是妈妈在打她?所以才不能反抗?果然事情不能看表面……

  雪里很明显想吃那块可丽饼,但她也不向北原秀次讨要——她似乎对吃有某种执念——只是看着流口水。北原秀次给她看了一路,差点心软给了她,但万幸公寓终于到了。

  “地方有点小,也有点热,你别介意。”北原秀次说着话敲了门,而阳子飞快开了门,直接低头鞠了一躬,甜甜叫道:“欧尼桑,欢迎回来!”

  接着她一抬头,准备露出一个灿烂之极的笑脸,好在北原秀次朋友面前把妹妹的身份展露一下,但猛然发现了雪里是个漂亮女生,顿时表情警惕起来。她快速观察了一下雪里,脸好看,有胸,腰细,腿长——劲敌!

  她心里直接拉响了防空警报,而她年纪还小,有点沉不住气,脱口就问道:“欧尼桑,这是你的女朋友吗?”

  北原秀次被她问愣了,一时没反应过来,而雪里挠了挠头,向北原秀次好奇问道:“你喜欢我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