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好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小萝卜头考的并不算糟糕,拿到了六位——铃木乃希一位,北原秀次二位,而三位有三个人并列,福泽冬美只差了一分就给挤到六位去了。

  其实这成绩不算差了,说声基础扎实平日努力不过份,但没想到那小萝卜头还是把自己气成了那样,这是天生胜负心太强还是过于想赢自己一次了?

  不过自己也输了啊,有点不甘心……到底是哪里比不过那个铃木乃希?这是被一个病鬼吊打了吗?

  北原秀次想着心事就到了纯味屋门前,忽然听到了一阵杂乱的金属敲击声,抬头望了一眼便看到纯味屋斜对面一家店好像换主了,正拆招牌呢!他也没在意,直接进了纯味屋。

  进去了发现大堂里也没人,他便直接往书房去了。他准备去藏书室里学习,那里凉快环境也好,比他那蒸笼型的廉价公寓强多了,至于“修身养性”先放一边等学累了再说,接下来两个月的主要目标是干翻了铃木乃希。

  但刚进了走廊就听到福泽家的公共活动室里传出了和打桩一样的砰砰声,还隐约伴随着雪里的大叫。

  这小萝卜头有病在身还要发脾气吗?北原秀次觉得八成是雪里考了年级倒数第一的事儿发了。

  北原秀次路过时忍不住轻轻拉开了条门缝看了一眼,只见雪里正跪伏在那里捶地板呢,哀哀地叫:“我真的努力了啊!我也没想到结果是这样,我就是个笨蛋我也没办法啊!我真的努力过了!”

  你努力了个锤子!还有演技也太烂了吧,你好歹挤点泪出来啊!

  北原秀次刚默默吐槽了一句就被雪里发现了,这弱智儿童有时像只野生动物,直觉很敏锐。她见到北原秀次在那里偷看立刻大喜叫道:“快来帮我劝劝姐姐,让她别生气了。”

  北原秀次一愣,你真是太看得起我了,你姐姐那脾气谁劝得了?

  他刚想躲躲推拉门却被直接拉开了,露出了门旁的春菜,而她清秀的脸上满是担忧。室内冬美盘坐在长条桌一端,正看着成绩单气得发抖,一侧坐着夏织和夏纱两个美滋滋看热闹的,而秋太郎年纪小小却很有大将之风,对二姐的哭嚎惨叫充耳不闻,正自己在屋子一角玩积木自得其乐。

  雪里一叫门一开,几乎所有人都望向了北原秀次,特别是雪里一双大眼都水润水润的了,闪闪发光,看着他像是看到了救星,眼泪都要滋出来了。

  北原秀次暗骂一声,这下想不进去都不行了。他叹着气脱了鞋直接进去了,坐到桌边对冬美无奈道:“别忘了医生的话。”

  你这才好了一点又开始自己作死了?过会儿又要疼得蜷成个小刺猬?

  冬美看了他一眼,扁了扁小嘴,含糊地嘟囔了一声,“要你管……”但她嘴上这么说,手上却摸起了茶壶倒了一杯茶,然后向着北原秀次的方向推了三公分——就三公分,没多一毫米,和尺子量过一样。

  春菜看着茶杯愣了愣,有些惊讶,目光开始在北原秀次和大姐身上转来转去,雪里见情况好像开始好转了,也不在那里干嚎了,凑到了桌边卖乖道:“对,别忘了医生的话,姐姐你消消气,和我生气不值得。”

  是她放了学从医务室里把冬美接回来的,知道姐姐这会儿病了不能生气——她还是很疼她姐姐的,就是刚巧发成绩了,果断悲剧,她也很无奈。

  冬美终于还是忍不住了,一记手刀劈在她头上,怒道:“别想着我这次轻松饶了你!”

  雪里捂着头委屈道:“我知道错了,我认打认罚,但我这次真的有努力,本来以为排名肯定会上升的,绝对是非战之罪。”

  “你努力个鬼……”冬美火气又控制不住了,抖着成绩单气道:“你是猪吗?我送头猪去考试也能比你分数高!”

  “我是猪你不也是……哎哟!”雪里又挨了一下,跪坐在那里很伤心,但却不肯住嘴,小声嘀咕,拼命强调,“我真的有努力,只是运气不好。”

  冬美还想打她,但被北原秀次伸手拦了下来。北原秀次轻声劝道:“别生气了,我先看看。”说着他接过成绩单看了一眼,忍不住有点牙疼——两位数的分数都少见,有门还是0分。

  你这是怎么做到的?记得这门有三十个单项选择题的,你怎么能做到一个也没蒙对?

  他忍不住问道:“雪里,你是交了白卷吗?”只有这一个解释了,如果真是那样就是态度问题,冬美怎么打都不算错。

  雪里委屈地说道:“没有,我有认真考的,还从猴子他们那儿找来了考试秘籍,但好像没管用,应该是运气太差了……可能是考试的日子不对,不是吉日。”

  “什么考试秘籍?”北原秀次莫名其妙,这东西听着就不靠谱啊!

  “少选A,别选D,见了BC往上蒙,据说至少能对一半的。”

  北原秀次无语了,果然不靠谱,这玩意要有用那真是邪了门了。

  冬美在旁听的小脸整个儿都阴了,叫道:“春菜,给我拿棍子来!”她感到很失望,决定哪怕打到妹妹恨自己也要把她从歪路上正回来。

  雪里在姐姐面前废话是多了点,但出奇的老实,即不想逃也不想反抗,乖乖趴下了,意思是我没意见,你随便打吧,我老老实实的,你也别太生气。

  她一副待宰羔羊的样儿让北原秀次不忍心了,连忙对春菜说道:“先给你姐姐倒杯热水来。”他注意到冬美又开始用手按压腹部,估计胃又开始难受了。

  冬美斜了他一眼,不高兴道:“你别护着她,今天必须给她个教训,不然你信不信她接下来三年都拿这种成绩单回来!你不懂教育孩子就少管!”

  这家伙,念在今天帮了自己的份上给了他点好脸,这就准备插手自己的家事了?

  “再给她一次机会吧!”北原秀次好言好语地劝道:“咱们两个优等生下点功夫教教她,好好补习一下,最少混个及格应该没问题,只是打是没用的。”

  接着他又对趴在那里的雪里说道:“雪里,给你姐姐表个态,你以后一定认真学习。”

  雪里老老实实道:“我以后一定好好学习,头悬粱锥刺屁股!”

  北原秀次看了她一眼,奶奶个腿的,怎么有气无力还乱七八糟的,听起来像敷衍一样?你就不能好好说话?我这是在救你!

  冬美对雪里说什么不在意,自己妹妹什么本性她一清二楚,只是有些吃惊的望向北原秀次:“你愿意花时间帮雪里补习?”

  北原秀次轻叹了口气,觉得自己心软应该算是种病了,得治——他挺喜欢雪里的性格,而且雪里也拿他当朋友看,还一个劲拱着要帮他打架,他觉得有能力的话,能救还是救一下比较好。

  他笑道:“雪里是我朋友,能帮点忙我肯定要帮的。”

  雪里抬头望了北原秀次一眼,重重点了点头,似乎在说:你这份人情我记住了,你果然够义气!

  冬美仔细观察着北原秀次的面部表情,警惕问道:“收补习费吗?”

  北原秀次也看着这小萝卜头,觉得这货本性怕是改不了了,气道:“不收!”

  冬美沉默了,不知道为什么北原秀次要做出这种牺牲,但如果是真的,这毕竟对自己妹妹有利。她对北原秀次的学力还是相信的,沉默了好一会儿,最后把两只小脚丫子塞在屁股下面,端端正正跪坐好,又憋了半天,低头道:“如果是这样,那……那谢谢你,给你添麻烦了!”

  敢骗自己回头就宰了这家伙!

  北原秀次愣了愣,他认识这小萝卜头也快两个月了,印象里还是第一次听她说谢谢,有些不适应,也卡了一会儿才说道:“平时你负责,我休息日带着她一起学习怎么样?”

  冬美默算了一会儿,轻轻点头道:“那我每天帮她补习一个半小时,这样你就不用担心我学习时间比你长,会不公平。”

  我没担心,我又没拿你当竞争对手!不过这话北原秀次不敢说,说了这小萝卜头又会觉得受了侮辱,胃疼得满地打滚。

  “那就这样吧,从这周开始!”北原秀次笑着起了身。他还要去藏书室,顺便和福泽直隆说一说他大女儿病了,让他注意点儿——胃病不是别的,不管只会越来越严重的。

  但他刚起了身就被雪里拉住了,雪里眼中带着期盼问道:“平时也是你帮我补习行不行?”

  北原秀次还没说话呢,冬美又给了她一巴掌,怒道:“不行!”

  雪里捂着后脑勺很苦恼,没和她姐姐一起学习过的人体会不到那种感觉,实在是像和一只暴躁的猞猁关在了一个笼子里,痛苦无比。但她现在也反抗不了,只能眼睁睁看着北原秀次走了,眼中是无限留恋——这样好像还不如挨打呢!

  冬美看着她的样子,气道:“咱们现在就开始,去把书包拿过来。”

  “是,姐姐。”雪里满是委屈的去了。完了,以后好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冬美又转头叫过了春菜,犹豫了一会儿说道:“以后每天晚饭你煎块肉排,给……给他单独放到碗里。”顿了顿,又补充道:“不用太大。”

  春菜轻轻应了声是,不过仔细观察着大姐的面部表情,十分困惑大姐和北原秀次之间发生了什么事——这两个人的关系回暖了还是大姐病的失了神智?

  大姐竟然听了他的主意?说好的一世之敌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