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病弱的萝卜头

  北原秀次本质上还是个讲道理的人,虽然目前这种情况基本上是原主遗留给他的黑锅,但他觉得该认帐。

  当然,他也不认为完全是原主的错误。

  原主有写随笔的习惯,不过都是些感风叹月,惜花泪叶之类的文字,可见原主是个内心纤细敏感的少年,好像理想是将来当个作家或是从事文学出版方面的工作。

  虽然文字间偶尔能显现出原主有点顾影自怜,觉得世间皆俗人,唯己最清高,但感觉也不像那种随口就会侮辱人的人,基本修养还是有的,八成是年纪太小有口无心,不知道哪句话没对上冬美那小萝卜头就把她惹火了。

  不过真相是什么现在不方便问,北原秀次看冬美疼得那么厉害,连忙手上加了把劲给她推拿穴位,待她稍稍缓和了后又试了试水杯外壁,再添了点热水,端到她面前对她柔声解释道:“我这人有轻微脸盲症,说话有时也有口无心,如果你很在意以前的事,我可以道歉。”

  如果不是完全的无理取闹,北原秀次好歹也二十岁了,看着冬美这小孩子还是愿意稍稍容让一二的——又不是什么涉及到原则底线的根本性问题。

  冬美搭拉着小脸,皱着细细的眉头,觉得他这么说算是变相承认了,再看了一眼水杯,又有点消气了,低声嘟囔道:“算了,你这次帮了我,以前的旧帐就抹掉好了,我也不稀罕你道歉!不过你踩着我打我脑壳的事还没完,早晚有一天我要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先喝水吧!”北原秀次有些欣慰,这小萝卜头虽然还在闹别扭,但好歹通点情理了——万万没想到胃痉挛竟能治神经病和暴躁症,这算不算医学新发现?

  冬美横了他一眼,这家伙,不让你道歉你就真不道歉了?说句软话你能死吗?

  她肚子时抱怨着撑着手肘想半坐起来,但力气有点不足。北原秀次迟疑了一下,伸手轻轻扶了她一把,又给她身后垫了个枕头,让她倚着床头舒舒服服坐好。

  冬美没吭声,更没说谢谢,双手接过了水杯,像着小仓鼠那样捧着慢慢啜着。喝热水是可以缓解胃痉挛的,她喝一小口舒服一点点,憋了一会儿说道:“好像午休要结束了,你回去上课吧,别耽误了学习。”

  北原秀次迟疑了一下,笑道:“等校医来了我再走。”

  冬美微微侧了头不置可否,小声说道:“那随你的便吧,下次我赢了你别用这个当理由就行。”

  “我没那么小气。暖宝还热不热,要不要给你换一个?”眼前这个病弱的萝卜头北原秀次倒觉得还算是好相处,有点坏心的觉得这家伙要是这病一直治不好也不错。

  冬美又喝了口热水,小声说道:“那就……换一个吧!”她好久没享受过这种被人体贴照顾的感觉了,小脾气也生不出来,不自觉态度就软化了许多。

  所谓两好合一好,他们两个现在算是各退了一步,不会像以前一样互相之间寸步不让,和豪猪挤刺猬一样互相扎来扎去,顿时之间的气氛大大缓和了。

  北原秀次一笑又去取了个充好电的。这个充得久,他试了试温度有些烫手,便又找了块毛巾包了包才递给了冬美。

  这家伙心好细!冬美抚摸着暖宝袋觉得温度正合适,又瞥了一眼北原秀次,扁了扁小嘴才开始在解腰上那个——这家伙好的时候倒真像个好蛋,今天吃错药了?

  “抱歉,我来晚了!”豪猪和刺猬正缓和关系呢,校医室的门被推开了,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女人冲了进来。

  北原秀次回头看了看她,一阵无语。虽然是午休时间,但你这是跑哪里去了?虽然大病会直接送医院,但学生的小病痛你也不能不管啊?你最起码也得对得起你的薪水吧?

  他仔细看了一眼这女校医——私立高校喜欢请女校医的,对女学生方便,而且也不容易闹出一些乱七八糟的恶心事——粗略判断了一下年纪,觉得应该在二十岁至四十岁之间。

  这判断和没判断没什么两样,不过不能怪北原秀次,他对分辩女性年纪不擅长,而且这女校医画着浓妆。她头发也挺乱,明明挽了个髻儿但偏偏额前额侧非要垂下来几缕,本应该一尘不染的雪白大褂胸口也沾染了一块油渍,而且领口的扣子干脆没了。

  北原秀次本能就觉得这校医不太靠谱,医生不该这样吧?他又扫了一眼对方胸口的铭牌,见上面的姓名写着“铃木花子”,便对女校医笑着问好道:“铃木老师,您好。”

  他可比小萝卜头圆滑多了,轻易不会得罪人,就算腹诽也会笑脸相迎。

  “你好,辛苦你了。”铃木花子已经去床边坐下检查冬美的病情了,随口应付了北原秀次一句,而北原秀次有点不放心,也没急着走,站在一边听着。

  花了这么大劲了,小萝卜头再给庸医坑了那也太亏了。万一这家伙是个滥竽充数的,就打电话给福泽直隆,让他带女儿去医院检查。

  但他听了一会儿渐渐放了心,这女校医人是邋遢了点儿,但还是有专业素养的,检查一板一眼,问话也都问到了点子上,而那女校医检查完冬美的身体也是长长松了一口气,对冬美温言道:“压力过大造成的胃痉挛,平时要注意放松心情,不要吃刺激性的食物,忌冷食……再多喝点水,过会儿我给你打一针你睡一觉就没事了。”

  接着她拿出了一本活页夹,问了冬美的姓名、班级之类的信息做了登记,然后又去翻学生档案,查看冬美的入学体检报告,国中时代的伤病记录以及过敏史,同时招了招手示意北原秀次过来。

  北原秀次已经准备回去了,见校医招呼便走过去客气问道:“有什么吩咐,铃木老师?”

  “刚才你处理的很好!”铃木花子注意到了冬美下唇上的齿痕,更知道胃痉挛发作起来是什么滋味,明白冬美曾经疼得十分厉害,但她来了却已经基本缓和了,再问了问冬美便全知道了,觉得北原秀次应对很合理,便有了些好奇心,“你是一年C班的保健委员吗?真是谢谢你了,我会给你的日常评语写上优秀的。”

  缓解学生病痛是她这个校医的责任,她这次有些失职了,所以必须得说声谢谢,算是变相道歉加承担了责任。

  “不,铃木老师,我是B班的学生,也不是班里的保健委员。我只是偶尔遇到了福泽同学才送她来的,见她疼的厉害就替她先缓解了一下。一点小事,您不必放在心上。”北原秀次根本不在意优秀好评,他只要学习成绩好自然会在学校里受到优待,日常分对他没鸟用,他又不想进学生会什么的——他就是这么一个无耻的人,实用第一,不实用的就开始假大方了。

  要是热心帮助同学能高考加分,他一定把中国的**精神在私立大福学园发扬光大,天天救死扶伤,除危济困。但不加分的话,你好我好大家好,别影响我学习就行,我管你干什么。

  “哦,难怪没见过你……”铃木花子点了点头,笑问道:“父母是医生吗?”

  “不是,家里是种地的。”

  “这样啊,是以医生为志向在读书吗?平时很关注这方面?”穴位按摩这东西一般高中生可不会感兴趣的。

  “没特别关注过,只是在书上无意间看到过一点相关的东西,”北原秀次随口又应付了一句,他可没心情和这女校医闲聊,更怕给这女校医抓了壮丁去干些乱七八糟的事浪费了时间,直接笑道:“铃木老师,午休马上结束了,如果没别的事我准备回教室了。”

  “去吧!”铃木花子冲北原秀次温和的点了点头,对他莫名其妙极有好感,“交换一下邮件地址吧,以后再遇到这种事直接给我发邮件就行,还有……下个学期考虑一下当保健委员怎么样?”

  她准备随后再申请一部公务手机,再外出时便把公务手机的号码贴在门上,以防再发生这种学生找不到她的事。

  建议北原秀次下学期当保键委员是想使唤使唤他,毕竟多少有点医学知识的高中生不太好找。校医的工作压力还是很大的,光体检时采尿采血就一脑门子汗,万一有个事也能叫他来应个急——这周她便秘了,今天中午好不容易在马桶上憋出了一半便接到了电话,但也没办法把那啥夹断了直接跑回来,在洗手间里急了一头汗。

  若是有个助手就好多了。

  她人是邋遢了点儿,责任心倒还是挺不错的,只是校医也是人,有时也没办法,学校也不可能雇上几个校医就为了学生的小病小伤——真有大问题送医院就行,校医更多是为了和医院方面沟通准备的,特别是体检的时候。

  北原秀次心不甘情不愿的和这校医交换了邮件地址,有些担心以后会有麻烦事,然后冲冬美说道:“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冬美倚在床头,低着头犹豫了一下,迟疑着把小手举到胸前轻轻摆了摆,摆了两摆后她觉得有点不好意思,毕竟双方旧帐还不能算是完全清了,朋友算不上,小手最后重重一划切到了床上。

  北原秀次有点看懵了,这是什么意思?是在表示再见还要是砍了我的头?

  他搞不懂这小萝卜头脑回路是怎么长的,也不想搞懂,走到门口想了想又问道:“要不要我去雪里教室一趟把她叫过来?”

  “不用了,别耽误了她学习。”

  “好吧!”北原秀次应了一声就出了门,然后轻摇了摇头——真是想多了,看你妹的成绩,保不准她天天趴在课桌上睡大觉呢!

  冬美这边的事就算完了,有校医盯着没什么不放心的,他直接往教室走去,准备顺路看看这小萝卜头考了个什么样。

  能把自己气成了这样,莫非成绩爆炸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