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觉得有点委屈

  “我是饲养物管理员,过来只是想喂喂小动物。”

  北原秀次修养可比福泽冬美好多了,轻声解释了一句,免得这小萝卜头真冲了上来。他并不想和这小萝卜头在学园里起冲突到打架斗殴,私立大福学园初立,很注重名声,对校园暴力格外警惕,事事从严要求,别管什么原因了,打起来一定是一屁股啰嗦事。

  福泽冬美不信,她也是这里的饲养物管理员,而且她可比北原秀次有责任心多了,基本上天天都来转一转,但却从来没见过北原秀次。

  她咬牙切齿道:“你别想骗我,有什么话就痛痛快快说吧!”

  她小脸板得紧紧的,将嘴抿成了一条缝,死死盯着北原秀次——她就是那种输不起的性格,现在想骑到北原秀次头上没骑成,反而继续被北原秀次骑在头上,这还没等北原秀次说什么,她自己先心里难受的如同刀绞了。

  再想着北原秀次这会儿赢了,肯定要嚣张一下,拿些言刀语枪戳戳她的心——她事先准备了台词准备剜北原秀次心的,可惜用不上了——更是难受上加难受,难受到了极点。

  她眼泪汪汪的,而北原秀次怀疑自己和这小萝卜头之间有孽缘,不然校园这么大,为什么两个人总是莫名其妙就碰到一起?他暗骂了一声神经病,直接将手里的饲料袋子一丢,转身就走——真倒霉,心情不好还要遇到这混蛋玩意儿。

  但他走了几步就听到身后动静不对,回头瞧了一眼,只见福泽冬美弯着腰低着头小小的身子正微微发着抖,手紧紧捂着肚子。

  北原秀次有些不明所以,问道:“你怎么了?”

  福泽冬美的身子抖得更厉害了,低着头不肯抬,只是伸出一只手胡乱摆了摆,意思是让他赶紧滚蛋。

  北原秀次和她相处不来,有些想走,但考虑到和福泽直隆关系不错——福泽直隆帮他,其中不就有部份意思是希望他能在学园里偶尔关照一下两个有毛病的女儿嘛——又觉得直接走了回头万一真有点什么事,福泽直隆问起来不太好交待,毕竟人家也是帮过他的。

  他满是警惕的又倒了回去,全神戒备,防止这是个陷阱,以免冷不丁再被这神经病萝卜头叉了眼睛暗算了。他靠近了低头瞅了瞅,发现福泽冬美紧紧咬着下唇,嘴唇毫无血色脸色极度苍白,好像在忍受着极大的痛苦。

  这不像是装的,要是装的这萝卜头可以送去参选奥斯卡女主角了。北原秀次吃了一惊,连忙问道:“哪里不舒服?”

  福泽冬美刚才感觉肚子突然像被人捅了一刀,钻心一样的疼,而且越来越疼了,痛入骨髓一样,但她不肯当着北原秀次的面呻吟出声,依旧死死咬着嘴唇,不过力气失了大半控制不住体态了,慢慢跪下一头拱在了地上,只能死死掐着腹肋部连话也说不出——她也不想用这么狼狈的一面面对北原秀次这仇敌,最后干脆用余力歪倒,拿屁股对着北原秀次。

  不会是阑尾炎吧?

  北原秀次看她这副样子也真担心起来,关系再不好也不是有什么深仇大恨,总不能眼睁睁看这家伙疼死在这里。他一把抓住福泽冬美的纤细手腕,发动了【医术】技能中的【望闻问切】判断她当前的情况——只有LV5,治病不靠谱,粗略了解一下病情还凑合——另一只手去掏手机,准备叫救护车。

  不过慢慢的他按号码的手停了,一阵无语。

  素体阴虚,肝气郁结,情志失调引起的胃经通阻,这小萝卜头像是急性胃痉挛——他怀疑小萝卜头不但整天生别人的气,还生她自己的气,外加压力过大造成了这种间歇性的毛病。

  北原秀次活了两辈子今天真算是开了眼了,天下竟然还有这种人?自己把自己活活气出了毛病,你这是何苦啊?

  这种病有点类似于牙疼,不疼没事,疼起来让你恨不能将胃抠出来,但也不至于会出了人命,属于间歇性的常见病痛,叫救护车就太夸张了。

  他改成了给雪里发邮件,想让她赶紧过来,但按了几个字觉得不对,改成了让她赶紧去医务室,然后将冬美公主抱了起来,也奔着医务室去了——总不能让这货在泥地里打滚,还是先弄去找医生真正确定病情再说。

  冬美在他怀里挣扎了几下,但疼的没力气了,基本没什么用,咬着牙断断续续说道:“你要带我去、去哪?我不用你……不用你假好心,放……放我下来……放我下来,我疼疼疼一会就……就没事了,不用你多管闲……”

  她现在有一种被仇敌所掌握了的感觉,不甘心但反抗不了,气的胃更疼了。

  “带你去看校医!”北原秀次低头看了她一眼,见她似乎疼痛没有缓解的迹相,小脸依旧苍白毫无血色,念在她是个病人的份上安慰道:“忍一忍,马上就到了。”

  “叫……叫雪里来!”冬美也觉得不太对,平时没这么疼的,但让北原秀次救她,她还是不乐意。

  “我让她直接去医务室了……我说,你别扭了,别人都在看!”这小萝卜头一个劲挣扎,虽然没什么力道,但弄得北原秀次和绑票拐卖儿童一样,引来了沿路不少关注的目光。

  毕竟公主抱在校园里还是很显眼的,不少人一直盯着看,还窃窃私语。

  一听别人都在看,冬美立刻老实了不少。她还是很爱面子的,窝在北原秀次怀里不动弹了,而她这一安静下来,娇娇小小的身材加上乌发齐眉小脸苍白,活活像个玩偶,低垂着眼睑眼睫毛轻颤不止,看起来竟有了三分楚楚可怜。

  北原秀次偶尔低头看看她,觉得有点不适应——这货不横眉怒目的时候,看起来竟很讨人喜欢啊,意外啊意外!唉,也不知道她这一身坏毛病是怎么养成的,要是一直这样多好。

  福泽冬美体重很轻,北原秀次抱着她一路没歇,一口气跑到了医务室,推开门一瞧,没人,校医八成吃午饭去了——这里毕竟不是医院,没值班大夫一说。

  医务室也不大,只有三张雪白的病床,北原秀次随手挑了一张把福泽冬美先放了上去,顺手给她脱了鞋,柔声说道:“尽量平躺好,别乱动。”

  胃痉挛越动越疼。

  说完他又去门口探头看了看走廊,准备抓个壮丁去找校医,但这里本就偏僻,午休时间更是没人,他只能摸出了手机一个电话给式岛律打了过去,拜托他去职员室找教师要联系方式,好把校医叫回来。

  其实胃痉挛是可以解痉挛的,他也会,但总觉得还是有个正式的医生来看看比较靠谱。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毕竟LV5的技能不保险,万一还有别的病呢,若是伴有胃出血什么的给小萝卜头乱吃止痛药就是存心想弄死她了。

  不过冬美疼得很厉害,缩成了小小一团歪在床上,嘴唇都咬出了血痕,渐渐都忍不住开始了呻吟。北原秀次一看这也不是办法,赶紧在医务室四处翻找了一会儿,找出了一打系扎式的暖宝袋——平时是给大姨妈参上肚子疼的女生准备的,其实就是热水袋,虽然小萝卜头目前病情不同,但一样可以用。

  他把暖宝袋接上了电源充电,思考了片刻,过去按着冬美就把她的黑色半膝袜给脱了。冬美疼得都有些神智不清了,给他脱了袜子露出了小脚丫根本没有反抗能力,只能勉强抬起了头望着他,肚子也不管了,双手改成了按着短裙下摆,颤声道:“你你你……你想干什么?”

  这里没人,这小白脸狼性大发了?

  北原秀次也很无奈,没好气地说道:“给你解痉挛!”要不是看在她爹的面子上,他也不想找这些麻烦,就当还人情了——看小萝卜头疼成这样明显不是第一次犯病了,平时自己胃疼心里没点数吗?

  他不敢给冬美用药,也就只能用穴位按摩法来缓解疼痛了,这样治不好至少也治不坏——他把冬美的一双小短腿强行捋直了,细摸了一会儿才找到了膝盖骨外侧的凹陷(不是占便宜,是没练习过没经验),也就是梁丘穴,然后开始按着向大腿方向使劲推挤。

  很多人瞧不起中医,但穴位按摩谁用谁知道,有时候就是能立竿见影起奇效。冬美只觉得大腿肌肉不由自主的开始发紧,而且紧绷感很强烈,一直蔓延到了腹部,让肚子里的疼痛瞬间好像被压制下去了一点。

  虽然只是一点点,但她马上有种从地狱到了天堂的感觉,也明白是误会了北原秀次——她不是没脑子的那种人,判断能力还是很强的,就是性格问题极大。

  她扁了扁嘴想说点什么没说出来,乖乖躺好了感受着北原秀次非常有规律的按压推挤,而她的小脚丫子就在北原秀次眼皮子底下,不时微微翘一翘豆蔻,似乎是在夸奖北原秀次手法了得,让她很舒服。

  而这一动一动的让北原秀次也有点走神了——平时总说这萝卜头是一双小短腿似乎有点不太对啊!

  这小萝卜头似乎只是因为长得太矮所以腿才短,身材比例还是很好的,感觉像个袖珍版的高挑美人,而且腿型也好看,没有一般RB女孩那种内八现象,并紧了严丝合缝,纤细且光滑,看着十分养眼,让人有伸手想感受一下丝滑的冲动。

  他走神之下推压起来没完没了,不久之后冬美感觉腿部开始发热了,皮肤好像敏感了许多,都能感受到北原秀次手上的粗糙了,而且肚子虽然还是疼,但那股钻心感没了,身上的力气也慢慢回来了。

  她从来没有过被男生在腿上摸来按去的经历,就算在心里念着“他是大夫,他是大夫,这是治病,这是治病”但还是心情复杂,终于忍不住轻声叫道:“已经好多了,你……你别按了。”

  她歪着头也不敢看北原秀次,似乎觉得有点委屈,只看表情,像是被北原秀次糟蹋了一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