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一位的宝座

  周一早上有班会,主题是讨论私立大福学园第七届文化祭。

  文化祭是在学园内展开的对外开放示的文艺活动,一般分为班级展和社团展。其中班级展多是店铺形式,而社团展则按各社团的不同特色进行展示成果、现场表演或组织比赛。

  这算是一年一度比较盛大的校园活动了,仅次于创立祭,而高校一年级生基本上全是十六岁,正是爱凑热闹的年龄,都是兴趣满满。加上刚考完了试,心情很放松,整个班会上吵吵嚷嚷,投票选项目、组建文化祭委员会,乱成了一锅粥,而班级的监督教师压根儿就没露面,由着学生自己瞎折腾。

  不过这些都不关北原秀次的事,准备等这些人商量好了他就凑个热闹,让他抬个桌子搬几把椅子也不会有意见——他还是埋头学自己的,虽然这次学力评测结束了,两个月后还有一次,当然要保住一位的宝座。

  因为文化祭整个早上教室里都人心浮动,而午休的铃声一响,这些学生又开始扎堆讨论。早上没分出胜负,几个活跃分子正四处串连拉票,其中就有内田雄马。

  这时走廊里有人大叫了一声:“贴成绩了!”

  教室里一静,顿时很多人都往门外涌去,毕竟排名这东西都比较关心。

  北原秀次也起身准备去看看,他还年轻,没谢玄那份修养,沉不太住气,而式岛律和内田雄马追了上来,于是他们这个三人小团伙一起去看成绩。

  私立大福学园可不管保不保护学生隐私、自尊心那一套,成绩排名表就贴在这一楼层正中间的公告栏里,让优等生享受赞扬,让学渣们知耻而后勇。

  这会儿公告栏前面已经人头挤人头了,而不时还有“好厉害”之类的赞叹声传出来。

  内田雄马性子跳脱,大叫一声“让我雄马大爷看一眼”就当先开路,领着北原秀次和式岛律就挤进了人群,而到了布告栏之前,北原秀次自然而然的望向第一张最上面的第一栏,然后低下头揉了揉眼睛又看了一眼……什么鬼?

  年级一位:铃木乃希,一年A班,725分?

  他有点懵了,这是什么情况?铃木乃希不是没来上过课吗?不是开学就躺在医院里了吗?她来参加考试了?就算来考试了,又怎么拿到的满分?(满分就是725)

  他又向下看了一眼——年级二位,北原秀次,一年B班,722分……

  差了3分?!北原秀次一阵胸闷,脸色有点难看了,而这时耳边传来了式岛律的感叹声:“天才少女果然名不虚传呀,北原君!”

  “天才少女?”

  “北原君没听说过她吗?国标智测智商高达160,百万人中只出一个的天才铃木乃希啊!没想到她来考试了,原本以为她不会来的。”式岛律语气中充满了羡慕,不过转眼又有些崇拜的望着北原秀次说道:“北原君也好厉害,果然是有才能的人,只差了她三分。”

  式岛律不认为他和铃木乃希是一个世界的人,没有和她攀比的心思,而且真心认为北原秀次这种差点取得满分的行为已经可以称得上壮举了——第三位差了北原秀次21分。

  但北原秀次不这么看,他看着那个725有些怀疑和不解。

  双方看起来是只差了3分,但万一那个铃木乃希是因为试卷只有725分才考了这个分数呢?这家伙怎么办到的,作文也是满分吗?

  难道世界上真有天才这种生物?

  自己大学回炉,虽然有两科有点不适应比较瘸腿,但毕竟只是高一范围的考试,也拼命努力弥补上了,还有外挂护体,这都没考过?

  他一时有点心乱了,不过还能稳得住神不至于失态,勉强向式岛律笑道:“只是运气好而已,也多亏了阿律的帮助。”他不想多谈这个让他伤心的话题,转而问道:“对了,阿律考得怎么样?”

  式岛律有些不好意思,“远远比不上北原君,不过比入学成绩有所进步,这次拿到了99位。”

  全年级450人,99位也算是前列了,北原秀次笑着说道:“恭喜你了,阿律。”

  式岛律含羞一笑,更不好意思了,轻声说道:“是北原君做的笔记好,我看了脑子里清楚了很多,学起来很有效率。”

  他借给了北原秀次很多补习班的教材,而北原秀次每次都是做好了笔记划了重点再还给他,他确实获益良多,节省了大量学习时间,也算是变相提高了学习效率。

  不过北原秀次觉得其实是自己占了便宜,不想和他多客套,左右看了看,问道:“内田那小子呢?”

  式岛律也看了看,奇怪道:“刚才还在这里的。”他说着就领着北原秀次顺着公告栏往后找,一直找到了最后,只见内田雄马脸色苍白的站在那里抖个不停,有点站不太住了的感觉。

  “雄马,怎么了?”式岛律赶紧扶了他一把,接着转眼在成绩表上找内田雄马的名字,而内田雄马喃喃道:“完了,完了,我死定了。”

  北原秀次眼神比较好,扫了一眼名单就找到了内田雄马的名字——275分,421位,标准的年级底层。

  式岛律也看到了,惊讶道:“你怎么掉了两百多名?”

  “所以说我死定了啊!”内田雄马欲哭无泪,“考试时明明感觉很好的。”

  式岛律一拳就捶在了他脑袋顶上,恨铁不成钢,嗔怒道:“感觉好有什么用,平时你又不学,整天除了玩就是睡觉!”

  “现在怎么办?”内田雄马一脸死灰,“我妈看到成绩单一定会杀了我的!”

  北原秀次叹了口气,这别人有什么办法?他爱莫能助,又看了一眼成绩表,找了找福泽雪里的名字,再叹了口气,这个更惨,总分89,450位,倒数第一。

  似乎今天是杀子杀妹的好日子,大凶之兆啊!搞不好许多人有血光之灾。

  式岛律心比较软,被内田雄马抱着求救命,在捶了他几拳后对北原秀次说道:“北原君,抱歉,今天不能一起吃饭了,我带雄马去职员室查一下考卷。”

  他们还有点希望,万一抄错成绩了呢?

  “去吧,去吧!”北原秀次其实也没心情吃饭,因为心里不怎么痛快——这次脸丢干净了,庆功宴都吃了,弄了个第二。

  他挤出了人群,开始在校园里溜达,缓解失败感。他也是人,付出了努力——在学习上那坑爹外挂基本没用,也几乎刷不出几点智力,他真是咬着牙自己学了,瘸腿那两科教材都能背过了——但还是没取得预计中的成果,心里非常不舒服。

  他就这么胡乱走了半个小时,心情终于渐渐开始平静了。还有机会,不能被失败挫折轻易打倒,鼓起勇气下次再战便是!要认清现实,这世界上就是有人比自己有天赋还比自己更努力,那在此前提下,自己就得考虑吐老血拼命了。

  也行吧,跑来留学初战拿了个二位,也算是初步迈入精英阶层了,吸取经验,重整旗鼓,下次再一决胜负!

  他又是下决心又是自我安慰,好不容易调节好了心态,抬眼一看,发现走到了学园一角的饲养区——他还是这里的负责人之一,一年级每班都要出一个人照顾这里的小动物,只是他一次也没来过。

  他向里看了一眼,直接进去了,准备进去签个到丢把草,免得回头班里有人说他一点事儿也没干。进去瞧了瞧,发现这里蛮大的,养着兔子、鸡、小羊、小鹿之类没有攻击性的小动物,分别给笼子或是围栏装着圈着,这会儿正咩咩有声,呦呦叫着。

  私立学园就是有钱,估计平日里有校工打理,不然只靠学生三天打鱼五天晒网的,这里不是臭气熏天就是尸横遍地。

  他在门口的签到簿上随手画了个名,又随手提起一包饲料,也不管是喂什么的,准备进去随便撒一撒,顺便换换心情,但走了两步拐了个弯,发现兔子笼前蹲着一个小小的身影。

  他一眼就认出来了,是福泽冬美这小萝卜头,整个学校就没几个比她矮的——她正笼着裙子蹲在那里给兔子喂草,听到动静猛然回过头来,警惕叫道:“是谁?”

  她小脸上泪痕斑斑,两只月牙眼都哭肿了,连小鼻子头都是红红的,看到是北原秀次赶紧抹了抹脸,只是刚才偷偷哭得太多,根本抹不干净。她猛然暴躁起来,把手里的草一摔,站起来冲他大声喊道:“怎么,追到这里来嘲笑我吗?你是想打架吗?我可不怕你!”

  她叫完了北原秀次还没说话,她自己眼中又泪花滚滚了,站在那里攥着拳头拼命忍着,绝不示弱,弓着小小的身子,小脸上全是倔强。

  该死的,自己又输了,这小子又来得意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