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学力评测

  自此以后,北原秀次每天下午放了学便去藏书室读一个小时左右的杂书,学习如何颐养性情,提高个人修养,偶尔也陪福泽直隆一起聊聊天喝一杯,听他说一些社会上的“趣事”。

  福泽直隆好像没怎么上过学,但见识十分广博,特别对一些社会上蝇营狗苟的事十分擅长,RB各阶层阴暗角落里的鬼蜮伎俩更是如数家珍,真让北原秀次听了不少歪门邪道——仅常见的骗术诈术之类的就听了不下三十几种。

  人老成精大概说的就是福泽直隆这种人了。

  当然,福泽直隆并不是想让北原秀次将来当骗子之类的不法分子,而仅是说给他听听,免得他年轻没社会经验将来稀里糊涂就吃了大亏。

  等每天这一小时的放松时间结束了,北原秀次就直接留在纯味屋打工,福泽直隆没提招新人的事,北原秀次也没再提离职的事,冬美那小萝卜头也少见的没发表意见,除了干活就是埋头苦读,最近连吃饭都有点像梦游了,一副心无旁骛专心玩命的姿态。

  平静的日子一天一天过着,时间一晃就到了六月初,迎来了私立大福学园本年度第一次学力评测,而天气也越发闷热了。

  北原秀次租住的超级廉价公寓就仅有个半转不转的换气扇,连个窗户都没有,像个蒸笼一样,不但百次郎整日伸着舌头,他的舌头也快伸出来了。

  他早上醒来就是一身大汗,身上黏糊糊的十分不舒服,干脆剥了个精光直接去冲了澡(此处有圣光+马赛克)。等把自己弄得清清爽爽了,换好了校服打好了领带,使劲拍了拍自己脸颊,然后拎着包就准备前往学校——他势在必得,今天一定要拿到一位,为了保证精力就不去晨练了,改成去学校临阵磨枪。

  既然是考试,当然要争个胜负,赢了才不枉自己熬出的黑眼圈。

  但他刚一开门,走廊尽头的门立刻也开了,阳子探出小脑袋来看了看,见果然是他很高兴,快步跑了过来,仰着小脸一攥小拳头,认真道:“欧尼桑,加油!”

  北原秀次揉了揉她的小脑袋,笑道:“今晚别着急吃饭,等哥哥考完了和哥哥一起去庆祝。”

  “欧尼桑这么有信心?”小野阳子有些惊讶。

  “当然,没信心输一半!”北原秀次含笑挥了挥手,“今晚我不打工,放学回来后等着我。”说完他就直接走了,他这个人很有计划性,是卡了电车时刻表出的门,不能久待。

  小野阳子恋恋不舍的目送北原秀次离开,小手在胸前拍了两拍后合什许愿:“希望欧尼桑能取得好成绩!”然后她低头看了看蹲在自己脚边伸着舌头的百次郎,想了想直接进了北原秀次的公寓,开始四处寻找有没有什么活好干——好气啊,欧尼桑太爱干净了,自己也就会干点家务,偏偏根本找不到什么能干的。

  欧尼桑要是邋遢一些就好了,那样自己还能有点用。

  不提小野阳子在公寓里苦恼,北原秀次到了学校后临阵反复磨了枪,准备好了大杀特杀直至超神,然后便迎来了第一次学力评测——这个关系到他能不能被编入特进科吃小灶,暑假前还有一次。

  大福工业是一家刚刚整合不到十年的新型财团,以纺织业、海运业为主。当然做为大型财团,核心依旧是银行,金融业相关的机构也不少,做为触角的商社、百货公司更是数不过来,占据着RB纺织业的35%份额以及控制着关中地区的零售业市场,妥妥的关中霸主。

  而新立七年多的私立大福学园该算这个新兴财团的附属部门,虽然年轻但野心勃勃,想着杀出一条血路,争一争关中地区名校的资格,用金钱攻势从各地拐了大批的优等生回来,准备三年后高考一举压服群雄,所以这次学力评测竞争还是很激烈的。

  这种学习评测每科时间都很短,中间几乎没有休息时间,一考一天——当然,中午还是给吃饭的,不过每科平均起来也就40分钟左右,也不管你做得完做不完。

  北原秀次静了心把脑力提到最高,奋笔疾书,埋头答题,但就他的水平也只能算是勉强答完,根本也没有检查的时间。

  等早上的考试过去了,内田雄马立刻招呼他们这个小团体去吃饭,而他一路上看着北原秀次和式岛律都不说话,不由满脸惊奇地叫道:“不就是考个试嘛,又不是多重要的事,你们摆着一张死人脸干什么?”

  北原秀次看了他一眼,无话可说——考试不重要,那对学生来说什么重要?欧~派么?

  式岛律横了“青梅竹马”一眼,没好气说道:“你考得很好吗?”

  内田雄马一拍胸口哈哈大笑:“当然,这次前五十位稳了。”

  式岛律顿时又惊又疑,不知道这儿时好友哪来的这份迷之自信——他成绩一直比内田雄马好,而这次考试他觉得难度很大,答完了题越想越不对,正内心煎熬。

  他是努力过的,也很想要个好成绩。

  北原秀次也有些惊讶,他印象里内田雄马上课时不是在打瞌睡就是在研究棒球漫画,怎么这么有把握?莫非是传说中的那种白天不学夜里学,猫头鹰型的学霸?

  以前小瞧他了?真人不露相,露相非真人?

  内田雄马看看两个人的反应,满意一笑说道:“行了,别说这些了,咱们商量商量考完了试文化祭干点什么好吧?”

  式岛律刚才被内田雄马震住了,这会儿还没回过神来,在判断自己能不能进入前五十位,随口答道:“文化祭我要参加社团的表演赛,班里的只能提前帮帮忙做做准备工作。”

  “你呢?”内田雄马又问北原秀次,而北原秀次一阵头疼——这货心怎么这么大,还没考完试你就想着以后怎么玩了?

  他无奈说道:“我不知道,到时别人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他从来没参加过,对文化祭是个什么东西都不太清楚,不过集体活动他还是要参加的,准备到时服从指挥。

  内田雄马微微点着头,捏着下巴沉思了片刻说道:“那看样子只能我来拿主意了,你们说咱们搞个咖啡厅怎么样?女仆的?猫耳的?不,这都有些俗气,要弄个别的班想不到但有意思的东西……喂,我想好了到时你们可要投票支持我!”

  内田雄马开始开脑洞了,叨叨个没完没了,吵得厉害,不过北原秀次也没往心里去,只是嘴上偶尔应付两句,最后反而是式岛律又和他争辩了起来——北原秀次这段时间修身养性还是薄有功效的,至少心态平和了许多,而式岛律受不了了,觉得内田雄马那些主意在班会上提出来百分之一万要被同班女同学活活打死。

  吵吵闹闹吃完了饭,内田雄马又提议在校园里散散步消消食,但被北原式岛二人果断镇压,拖着他回教室休息养神。他们都了解内田雄马的本性,这货哪里是想去散步,就是想去前庭转转看看女生吃便当。

  去了说不定还要听内田雄马分析一下女生什么腿型最好看,还是别受那个罪了。

  下午接着考试,没什么可说的,北原秀次依旧脑力全开,而最终考完了已经略超过了平时的放学时间。他闭着眼在那里静坐了好一会儿,慢慢嘴角边有了含蓄的笑意。

  很好,怎么想都没犯过错误,只要作文别出大问题那一位就稳了。

  虽然还没发成绩,但他已经有了一股满足感,高高兴兴收拾了书包打道回府,路过公寓附近的便利店时还顺便给百次郎买了一大罐狗粮——只要自己拿到了一位,就证明自己已经可以良好适应RB高校了,那也就相当于证明将来进一所名校毫无问题,所以必须庆祝一下,那顺便也让百次郎那呆狗改善一下伙食好了,算是普天同庆。

  他心情振奋的回了公寓,而阳子早早就换了便装在等着了,她的小学离这里不远,回来的比北原秀次快多了,而一见到北原秀次就紧张地问道:“考得怎么样,欧尼桑?”

  因为北原秀次很看重这次考试,所以她也很看重。她紧紧攥着小拳头,表情有些小严肃,生怕听到一点不好的消息。

  她对一位不一位的不关心,关心的是北原秀次能不能拿到奖学金——她以前听北原秀次说高校排名前列能领钱,小下巴差点掉到地上。

  在她看来这种钱属于白捡的,很怕北原秀次搞丢了。

  “没问题!”北原秀次笑着说了一句,把狗粮罐头给了小野阳子说道:“给百次郎装在盆里吧,今天咱们出去吃饭不带它了。”

  他今天准备奢侈一回,带阳子这苦命小白菜好好改善一下伙食,带着狗的话就有很多店不能进,所以只能把它留下来看家了。

  阳子听话的引着百次郎去了洗手间,而北原秀次开始换衣服,阳子在里面高兴地问道:“欧尼桑,我们要去吃什么?”

  “我都可以,你来选吧,阳子!”北原秀次换了件套头老头衫——他这个人爱干净但对穿着打扮却不怎么在意——随口道:“挑你爱吃的,我刚发了薪水,咱们今天狠狠吃顿好的。”

  阳子心中一动,迟疑了一下略有些不好意思地提议:“那个……现在时间还早,我们去采购,然后在家里吃怎么样,欧尼桑?”

  有样东西她早就想吃了,只是活了这么大,从来没有过机会。北原秀次一直很宠她,她渐渐胆子也大了,想圆圆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