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狼心狗肺

  北原秀次不明所以,奇怪问道:“你怎么了,雪里?为什么不过来?”

  雪里把头摇得飞快,“我不能碰那把刀,所以得离得远一些。”

  “不能碰这把刀?”北原秀次低头看了看手里的打刀,只见刀鞘皮革陈旧无光,平平无奇,没什么特别的地方,但他还是赶紧转身把刀好好放回了刀架上——亲生女儿都不能碰?这么严重?该不会犯了什么忌讳吧?

  他把刀放回去了,雪里膝行蹭了过来,也放松了不少,鸭子坐在北原秀次身前,不过一对大眼睛闪闪,不停歪头偷瞄一眼那个四层刀架,穿着白袜子的脚丫子一蜷一蜷的,活像猫看到了刺猬,想上去玩玩又不太敢。

  “雪里,这刀……有什么特别吗?”

  雪里注意力还是在刀架上,不过掰着手指头开始算,不太自信地答道:“这好像是我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弟弟用过的?”她很不确定的样子,数了一会儿还转头询问北原秀次,“你觉得对吗?”

  北原秀次无语的看着她,你自己家祖宗的事你问我吗?

  雪里是个爽快的女孩子,她算了一会儿算不出来干脆就不算了,直接乐呵呵说道:“反正就是一百五六七八十年前吧,我们福泽家跟着一伙大人物来这里打仗,打赢了就在这里安家落户了。不过好像打赢是打赢了,但也没占到什么便宜,好处都给上面的大人物吃掉了,白白死了好多人,从那以后我们福泽家的人就不准再给政府出力了。”

  北原秀次默算了一会儿,怀疑福泽家祖上参加了倒幕战争,不过雪里说得含含糊糊的,他也不能确定——要真是的话,那福泽家像是从九州或是四国迁过来的。

  不过这些都是老黄历,他略算了算便不在意了,向雪里道歉道:“抱歉,雪里,我不知道是这么有纪念意义的刀具,一时好奇就拿起来看了看……”

  他话没说完雪里一摆手就打断了他的话,依旧乐呵呵道:“你拿没事,是我不能碰。我老爹说了,让我一辈子不要碰真刀,我要是敢碰真刀就不让我姓福泽了,就连我用的木刀他都不准我开刃的。”

  她说完沉吟了片刻,又看了一眼那四层刀架,郁闷道:“好想拿起来玩一玩,不过虽然那时我还小,但老爹说得超级认真,万一真不让我姓福泽了就完蛋了!人不能没有姓的,没有姓就没有家,没有家就只能称孤道寡成了孤家寡人了,不行!不行!”

  不过她明显还是心痒痒,看看刀又看看北原秀次,似乎在考虑万一不能姓福泽了,北原秀次让她姓北原的可能性有多大。

  北原秀次看着她的目光马上怕了,赶紧改变话题:“别说刀的事了,雪里,你来找我干什么?”

  雪里一拍脑袋,这才想起正事,赶紧说道:“听说你打架了我当然要来关心你一下,我这个人是很够义气的!不信你可以打听一下,我绝对是这一片的义气担当!那个……听说对方有不少人,你有没有吃亏?”说着她仔细打量了北原秀次一眼,见他脸色发青发白,吃惊道:“你脸色好难看,果然吃了大亏了吗?

  她也不等北原秀次答话,立刻开始自责,“今天上学我就该去找你问问的,可是昨晚老爹下了严令,不准我和姐姐因为这件事在学校里找你麻烦或是东问西问的,说对你影响不好……也不知道哪里影响不好了,诶,要是在学校问问你就好了,那今天下午我们从学校直接动身去报仇,免得我早早跑回来在路口等你了。”

  她像个小孩子一样在那里说个不停,北原秀次却觉得心里有些发暖——他没想到雪里逃了社团训练是担心他吃了亏,八成放了学就跑到路口等自己,结果被冬美那小萝卜头直接捉回来了。

  他声音不由自主就柔和下来,轻声道:“我没吃亏,让你担心了,雪里,谢谢你!”两辈子都很少有人这么记挂过他的,他有点小感动。

  “你不要逞强,你是我朋友,我会帮你的!”雪里不太信,说着拍了拍大白兔,而大白兔也很给面子的一阵乱颤,“我从来不是眼睁睁看着朋友吃亏的人,你要吃了亏咱们就去讨回颜面,狠狠揍那伙人一顿。”

  “我真没吃亏!”

  “那你脸色为什么这么难看?”

  “这……我刚才身体有些不舒服。”

  “前天你还好好的,是受伤了吧,不然为什么身体不舒服?这不就是吃亏了吗?”

  “我真没吃亏!”

  “那你脸色为什么这么难看?”

  “……”

  北原秀次好说歹说,花了十分钟才让雪里相信是他揍了那群混混一顿,而不是那群混混揍了他一顿。

  不过雪里满是遗憾,“对方好像也不怎么强啊!”接着她认真说道:“不管了,反正你以后受欺负了就告诉我,我有二十多个小弟,保证打得对方满地找牙!”

  北原秀次觉得浑身无力——奶奶个腿的,原来你们这片街区的恶霸就是你啊,真没看出来,失敬失敬——他点头道:“下次我被人欺负了一定第一时间通知你。”他已经放弃挣扎了,她说什么就是什么好了。

  从没见过这种抢着要替别人去打架的。

  “这样才对!”雪里很开心,拿出了手机说道:“我把我的邮件地址和号码给你,你不用和我客气,有事就叫我,朋友之间就要两肋插刀,义字当头!”

  北原秀次认命的摸出了手机开了红外线传输,和雪里互换了邮件地址和电话号码——你为朋友两肋插刀的方式就是死活逼着要帮他打架吗?这真是够简单粗暴的。

  双方交换完了号码,雪里收起了手机也不急着走,而是又同情地问道:“你是因为打架被我老爹关在这里反省吗?要不要我去帮你找猴子他们要几本漫画来给你解闷?”

  这里一屋子书!北原秀次无力低头道:“不是,是你父亲把这里借给我读书了。”

  “你看这里面的书吗?这里好多书都不是日文的,你能看懂嘛?”

  和雪里说话不能绕圈子,更不能谦虚,不然麻烦无比,北原秀次直接点头道:“能看懂!”

  “你等等!”雪里爬起来就跑了,转眼间拿着一本书又跑回来递北原秀次,期盼地问道:“那这本书你能读出来吗?”

  北原秀次有些奇怪的接过书来一看,是本古文故事集《南山夜谈》,繁体中文的。他阅读是没什么障碍的,只是不太明白雪里想干什么。

  “你是想听故事吗?”给这家伙讲童话故事比较好吧?这种中国古代文人间的杂谈不合适吧?自己这中国人看着都费劲的。

  “我想听你念这个,以前我老爹常念这些书给我听。”她说着童真纯净的脸上露出了像是孩子一样的笑容,“小时候我老爹最疼我了,天天陪我玩,还会给我念这种故事,好怀念——那时姐姐好气的,还因为这个赌气绝食了好几顿,妈妈哄了她好久她才肯吃饭。”

  说着她还指了指藏书室的门,哈哈笑道:“我还记得有次我骑在我老爹的脖子上进来,结果我老爹进来了,我没进来。那次摔得我睡了一整天,现在想想好温馨。”

  你该不是那时候摔傻的吧?北原秀次肚子里嘀咕着随手翻了翻手里的书,瞄了一眼发现相当枯燥无味,难怪以前都没听过这书名。不过既然雪里想听,给她念念也无妨,好歹刚才她还因为自己被罚跪了——说不定她听个三五句就睡着了。

  他问道:“那我开始念了?”

  “真能念吗?”雪里端端正正坐好,脸上露出了崇拜之色,满是敬仰,“没想到你会汉语,真的好厉害!”

  “没什么,汉语又不是小众语种。”北原秀次不自然的挪了挪屁股,有些尴尬,有种欺骗了这个单纯女孩的愧疚感——汉语他没记事就开始说了,没觉得有什么特别的,没想到跑到RB来成了优点了,竟然让雪里崇拜值+1。

  他赶紧读了起来,读一句汉语又再把意思用日语解释给雪里听,而雪里听得很认真,不过她听了一会儿就低下了头开始念念有词。北原秀次有些奇怪,借着段落空隙伸耳听了听,发现雪里嘴里在含含糊糊地重复他刚才念过的一个词,“狼心狗肺,狼心狗肺,狼心狗肺……”

  北原秀次脸都要裂了,原来你那些乱七八糟的成语是这么学来的啊!

  他有不祥的预感,觉得“狼心狗肺”这个词保不准哪一天就落到他脑袋上了——“哇,你真是狼心狗肺,够男人,够狠!”

  不过这种倒霉事就是以后了,他收了心思,给雪里读着顺便也自己品味着书里的意思。一时之间,藏书室里只有他略有些沙哑的声音,而雪里难得不闹不笑,在旁边安安静静听着,像个贤淑雅静的少女——就是偶尔低头记忆也依旧很美。

  渐渐的太阳落下了山,淡橙色的余晖斜斜照进了藏书室,让两个人身上都镶上了一道金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