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学技能学到差点吐了

  虽然福泽直隆有些交浅言深,但他的一片善意北原秀次能感觉得出来——胸腹前那道长长的蜈蚣型伤疤应该是福泽直隆心中最大的隐痛,能直接给自己看了做警示,这已经算是把诚意表达的明明白白了。

  估计对方真有把自己当晚辈看的意思,就是不知道他要是知道了自己是个冒牌RB少年还会不会这样做。

  但不管怎么说他也是尽了一名长者应该尽的责任——这种心态北原秀次这段时间也有过,他看阳子的目光就总是很宽容,经常会委婉的说一些人生道理和人生经验什么的,虽然以阳子十岁多的年纪估计听得一头雾水,但他还是会情不自禁地说。

  他是单纯希望阳子未来能好一点的,估计福泽直隆也差不多。而且福泽直隆说的话也很有道理——他并不是在反对使用暴力,指出的道理和那句老话有些相似:枪只有在击发之前,才拥有最大的威慑力。

  他反对的是滥用暴力,也不是在单指昨天和混混们打架的事,那一架是必须打的,他也明白,而是在担心北原秀次过于年少偏偏尝到了使用暴力的甜头,从此一路走歪。

  北原秀次应该算是个比较理智冷静的人,觉得自己应该不会进入那种轻易自我膨胀的状态,但感受着福泽直隆的一片好心,觉得读读书毕竟也没坏处,便点了点头感谢道:“多谢福泽先生的一片金玉良言,我会好好读这些书的。”

  闲时随手翻翻,也算是别辜负了人家的一番好意。

  福泽直隆欣慰一笑,他是越看北原秀次越欣赏,懂事有才能脾气也好——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虽然他很疼爱自己的五个咸蛋女儿,但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家五个女儿绑一起也没北原秀次一个人讨人喜欢。

  将来秋太郎能长成北原秀次这样儿,他死也能闭上眼了。

  他指了指藏书室,笑着说道:“这里的书北原君要是感兴趣的话可以随意取阅,只是这三排的书请不要带走。”

  北原秀次看了看福泽直隆指的方向,没看到有什么特别的,不由问道:“这三排是……”

  莫非是家传秘技?

  “是冬美她们母亲留下的。”福泽直隆看着那三排书架表情很是怀念,。

  北原秀次明白了,这些书是福泽直隆亡妻的遗物,在这里翻看也就罢了,他很怕带出去丢了,连忙道:“我知道了,福泽先生。”

  “除了这三排之外,其它的北原君想带回去看也无所谓的,反正家里也没其他人对这些感兴趣了。”福泽直隆也有些无奈,大女儿以前只对漫画感兴趣,后来精神头都放到学习上了,这些连碰都不碰,二女儿不用提,拿起书来看一会儿自己就懵圈了,三女儿向着大女儿学习,除了教材别的不碰,四女儿五女儿根本坐都坐不住,就别提读书了,而小儿子还不识字,更是白搭,“好了,北原君有空时就可以过来,我在不在都没关系。”

  说完他拍了拍北原秀次的肩膀,把北原秀次和这一屋子书留在一起便走了,估计不是去继续喝酒就是准备去做饭了。

  北原秀次原地站着看看手里的书,再看看背后的门,觉得福泽直隆这人真是有点意思,莫非眼力过人,很看好自己将来,在做前期投资?

  他瞎想了一会儿哑然失笑,然后抬眼打量起了藏书室,只见排排书架相当整齐干净。

  RB潮气比较重,这藏书室很注重防潮防霉,书架间隔里面都放了吸湿用的活性碳竹筒,而书架角落里有的摆着樟脑球,有的塞着手工缝制的茶叶包,防虫工作也做得挺好——北原秀次猜茶包应该是冬美雪里她们妈妈做的,而福泽直隆没这手艺,后来就干脆用上樟脑球了。

  眼下看到这么多书,而这里又只有他自己,北原秀次顿时有些蠢蠢欲动起来,开始挨个书架看着寻找技能书——想弄点垃圾技能刷一下属性点好久了,一直没什么好机会,今天也算是意外之喜。

  这么看看,除了那个小萝卜头不算,这福泽家真算是自己的福地了。

  他先把那三排不能借走的看了,发现冬美雪里的妈妈以前好像是个……文艺女青年?

  她收集的书多半以小说、散文以及修身养性为主,同时伴有一些音乐绘画赏析方面的书籍,还有中日两国一些民间传统文化相关的资料。

  这些对提升个人文化素养是帮助挺大的,但暂时对北原秀次没什么用处,他又掉过头去看福泽直隆收藏的那几个书架——这里不是什么大型图书馆,也就几千本书吧,不过对一个家庭来说,也算相当难得了。

  这福泽家别看有点落魄的感觉,应该是有点底蕴的。

  福泽直隆收集的书就相当杂乱了,可见他没什么目标,只是随着性子来。北原秀次随走随看着书脊,迟疑着抽出了一本《家用电器维修入门》,然后翻开静候了片刻,坑爹的山寨手游没反应,估计它理解不了家用电器是个什么玩意儿。

  北原秀次也不介意,反正他的志向也不是当个维修工,继续顺着书架依次翻看,发现福泽直隆好像在外面跑过好长时间,有好多其他国家的外文书,感觉像是东亚范围兜了一大圈。这算是方便了他了,他遇到什么学什么,反正这些乱七八糟的技能他最多也就刷到5级初阶,骗那么一个两个属性点就算完了。

  “是否学习【马来语】技能?”

  “学习!”

  “是否将【按摩八法】融入【医术】技能?”

  “融入!”他觉得技能能融合还是融合比较好,万一不融合将来要用需要分头刷更麻烦,而属性点这种东西越多效果相对越低,那倒霉手游也不可能让一个玩家刷属性刷到了平A无敌。

  “是否学习【泰语】技能?”

  “学习!”

  “是否将【淮扬菜】与【家庭料理】技能融合为【厨艺】?”

  “融合!”

  “是否学习【钓鱼】技能?”

  “学……”

  …………

  北原秀次是真的不挑嘴,也不管这技能有用没用,有条件刷没条件刷,先学了再说,一口气连学带融合了五十几本书,扫了两个半书架,然后他扶着书架在那里干呕了起来——那山寨手游没事,他脑袋受不了了,大量信息挤进去直接成了一锅粥,让他觉得天花板都开始旋转了,十分想吐。

  他有些贪了,其实他一天活力值就那么多了,学了也得排了队刷,完全可以慢慢来的,只能说是一时头脑发热。

  他琢磨着去图书馆扫荡好久了,这猛然看到一个差不多的藏书室,真有种耗子进了米仓的即视感。

  北原秀次干呕着反省了片刻,突然觉得自己心性也许某些方面确实不够,可能真有必要修身养性一下,不过那是以后的事了,他现在胸口发闷想呼吸点新鲜空气,但犹豫了一下不想让别人看到自己这种狼狈之态,便穿过书架向着窗口走去。

  但不料藏书室为了防潮窗户是用胶布封死的,只有采光作用,万幸还有个防潮型的空气置换器在一边,他赶紧凑上去深吸了几口气,这才好受了一些。

  他干脆盘膝在这东西旁边坐下了,准备先缓一缓再说,而越过这个空气置换器一瞧,发现那边立着一具盔甲。他有些好奇的挪了过去,仔细端详了一番,发现是一具十分完备的“藤甲”。

  北原秀次对盔甲其实不怎么了解,只在剑术书籍中看过一些粗略介绍,但就算如此也能看出这套藤甲不是装饰品——头盔上有刀痕,前立上的一对短短的虎牙(也有可能是牛角)都被砍掉了半个,胴丸和肩部挂甲上也残缺了许多甲片,一只笼手更是直接少了半截。

  明显在很多年以前有人穿着这套盔甲经历过多次大战。

  北原秀次瞧了一会儿,怀疑福泽家祖辈可能是个低级武士。这套甲乌漆漆的毫不起眼,装饰品极少,基本由皮革、藤条以及少量金属构成,明显偏重于轻装实战,和那种高级武士拥有的华丽华色是两码事,而更重要的是,这是套步战甲,估计福泽家祖上还轮不上骑马,大概是那种带着普通足轻跟在马后面吃灰的精英怪。

  这套甲旁边还摆着个四层桐木涂漆的刀架,长长短短摆着许多刀具,估计是福泽直隆觉得这里潮气小便把这些东西放在了这里,好方便长久保存。

  北原秀次犹豫了一下,觉得福泽直隆没说那看看应该也不要紧,便轻轻从刀架上拿起了最上面的一把打刀,拇指轻顶剑锷将打刀拔了出来,看着流光似水的刀刃一时愣神——这是他两辈子第一次手持真正的杀人利器,而【剑类精通】被动自然生效,更让这打刀隐隐散发着寒气。

  他持刀静坐了一会儿,发现内心深处真有点想砍砍什么试试刀的冲动,莫非这就是所谓的“白刃在手,杀心自起”?

  他叹了口气刚要把打刀归鞘,但耳朵一动听着藏书室的门一声轻响,接着一个轻盈之极的脚步声响起,直接潜入了进来。

  北原秀次赶紧把打刀插入了刀鞘,同时轻声问道:“是哪位?”

  “是我!”书架间传来了雪里的声音,接着她像一只大号狸猫一样蹑手蹑脚的走了过来,憨头憨脑很是可爱,嘴里轻声叫道:“我进来一看没人,还以为你不在呢!”

  她说着话看了北原秀次一眼,突然脸上的表情有些敬畏了,根本不敢靠过来,远远就跪坐了下来,小心翼翼观察着这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