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将来要当老阴X

  为什么要学古流剑术?

  北原秀次微微沉吟着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总不能说当初没得选择,只能学了这东西来应付你女儿的无理取闹吧?

  他犹豫了片刻,选了一个勉强靠谱的理由:“只是想着锻炼一下身体。”

  福泽直隆并不太信,要锻炼身体有太多更好的选择,没必要专门去练习古流剑术,就算是兴趣那也该专研剑道这项现代体育运动,那样至少将来还有点用处——警察部门就很喜欢在剑道比赛中拿过奖的毕业生,在招考面试中有加分。

  不过他没有继续追问,每个人都有秘密,没必要刨根问底,宽容笑道:“只是锻炼身体能练到北原君这地步,那真是太难得了,不过北原君从没有被人指导过吧?”

  “是。”北原秀次应了一声,他以前就说过是自学的了。

  “那我做为剑术前辈有些话想对北原君说,只是昨晚在治安所门前不方便,只好拖到了现在。”福泽直隆说着轻轻扯开了胸前的衣服,将胸腹袒露给北原秀次看。

  北原秀次愣了愣,仔细看了一眼,不由挑了挑眉——福泽直隆从左肩到右腹有一道细长凸起的刀疤,加上缝痕像条长长的蜈蚣,七扭八歪很是狰狞,而左胸心脏部位也有一道被长刀刺入造成的丑陋疤痕,不过在“蜈蚣”旁边看起来不是特别显眼。

  他在冥想战里和浪人剑客搏杀久了,本能就开始研究这刀伤是怎么造成的。看了片刻后又在脑内模拟了一小会儿,觉得福泽直隆应该是生生被人破开了防御,让一个力量极大的左撇子剑士一刀从左肩斩到了右腹,然后又被那名剑士十分狠辣的在左胸心脏部位补了一刀。

  只看这伤,福泽直隆应该当场死了才对。

  福泽直隆敞着怀也在观察着北原秀次的表情,见他只是表情微动,没有害怕反而有些困惑,不由微微有些意外,不过还是指了指胸口笑着解释道:“我心脏长在右边,肝脏长在左边,这才捡回了一条命……半条命吧,当时签了生死斗的契约,受了重伤也没办法去正经医院,结果现在只能说剩下半条命了。”

  他说着话将衣服又重新系了起来,而北原秀次也收回了目光,轻声问道:“是发生了什么事?”这明显是场恶斗,没出人命只能算福泽直隆运气够好。

  福泽直隆淡淡笑道:“以前年轻气盛,自以为下了苦功练成的剑术天下无敌了,替人去赌斗,结果遇到了一个比自己更有才能更努力的关西剑士。”

  “赌斗?”

  “有时黑帮之间有纠纷但又不想闹得太大让警方注意到,就会用单挑的方式决定哪方该退让。当时家里出了个不肖子,欠了黑帮一大笔钱便答应了去赌斗抵债却又偷跑了,而我当时对自己的剑术十分有信心,便代他去了,结果你也看到了。”福泽直隆说得很平淡,平淡到不像是在说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现在想想,那时真蠢,无论什么样的家传名声也不如安稳度日。”

  说罢他又指了指酒壶,笑道:“我看你刚才憋了好半天,是想劝我少喝酒吧?”

  北原秀次轻轻点了点头,而福泽直隆一笑又问道:“现在还打算劝吗?”北原秀次迟疑了一下,又轻轻摇了摇头。

  他好歹有个不顶用的【医术LV5】技能,常识还是知道一些的。人受了刀伤枪伤,一些肉眼看不到的神经末梢难免会被切断,等伤口自然愈合时,新生的神经末梢会逐渐长入伤疤侵入表层,一但外界气候略一变化,比如说阴天下雨,这些神经末梢受了刺激就会让人感觉到又疼又痒,难受非常,而且看福泽直隆的伤,当时明显没正经治疗过,他能活下来只能说他命够硬,现在伤疤成了这样估计更难受了——这种情况无药可治,福泽直隆应该是靠喝酒来麻醉自己。

  这人不是因为没自制力造成了酗酒成瘾,而是他确实没办法。

  福泽直隆的目光也望向了窗外,叹息道:“马上就到梅雨季了,生不如死的一个月就要来了。”

  不过他很快转回了目光,望着北原秀次说道:“北原君,中国有句古话叫做‘白刃在手,杀心自起’,咱们这些学了古流剑术的人也一样,在很多时候明明有更好的选择却总忍不住想直接动用暴力……我并不是在指责你昨天做的事不对,而是依我的人生经验来看,对付那些不成气候的小混混明明有更好的方法,还用不着使用暴力,但北原君偏偏还是选择了拔剑而击——只是你太年轻想不到吗?还是你就是依仗自己学了古流剑术不想再动脑子了?”

  他顿了顿,指了指太阳穴笑道:“练剑练的是脑,是心性,而不是手里那把剑。现代社会剑术已经没有存在的价值了,说一句剑术已死毫不过份,也就残存了一些锻炼心志脑力的作用了,最多勉强能说声是种体育运动。北原君,你学剑应该知道的第一件事就是……拔剑永远该是一名剑士最后的选择!”

  他最后淡淡地说道:“现在的社会规则,你轻易伤人就是社会异类,若你将来还想有远大的前途,最好别被打上异类的标签为好。”

  北原秀次静静听着,一时没有吭声。他也算是意志坚定的人,别人随便说几句话还动摇不了他的心志,不过他在心里品味了片刻,也不得不承认福泽直隆说得有道理。

  就像是昨天的事,和混混们打一次是正当防卫,打两次也算是正当防卫,那再打第三次呢?再没脑子的人也该想想了,怎么偏偏就是你整天正当防卫呢?

  莫非你也不是什么好鸟?敬而远之,敬而远之……

  暴力不应该是解决问题的首选手段,而应该是最终手段——这福泽直隆是在提醒自己别轻易脏了手,将来要当老阴X,别当个无脑莽夫。

  福泽直隆看他不说话,轻摇了摇头笑道:“这些本该是传授你剑术的师范给你说的话,而北原君习剑经历有些……有些匪夷所思,我思来想去,觉得还是应该提醒一声,若是有冒昧的地方,北原君也别往心里去,听听就罢了。”

  他其实也不确定这些话北原秀次能不能理解的了,毕竟在他眼中北原秀次也只是个十六岁的少年,再稳重踏实也肯定有点年轻人的倔性。

  但北原秀次低头想了一会儿,直接道谢道:“您的意思我明白了,多谢您的提醒,以后我会注意的。”

  北原秀次的通情达理让福泽直隆很是欣慰,觉得自己一番心思总算没白费,笑道:“别整天这么客气,北原君,若是你真想谢我,将来哪天发达了提携一下秋太郎好了。”福泽直隆开了个半真半假的玩笑,又费劲的爬起身来——他给人开膛破腹过,估计元气大伤,难怪平日里动作像个老头——又笑道:“北原君其实比我强很多,无论是习剑的天赋还是冷静胆色都远远胜过以前的我,只是欠缺了一些东西,如果不介意,可以跟我到里面来看看。”

  北原秀次伸手虚扶了福泽直隆一把,福泽直隆也没在意,引着他到了书房一角一个不起眼的小门那里。北原秀次抢先开了门,一股浓浓的书卷味和樟脑味立刻扑面而来,再一瞧里面是一间比外面还大的藏书室。

  福泽直隆当先进去了,在书架上翻找了片刻,递给北原秀次一本书,嘴里轻吟道:“人品之不高,总为一利字看不破;学业之不进,总为一懒字丢不开。”

  他说的是汉语,不过是日式汉语,没有儿化音,听起来怪怪的,吟完了又笑问道:“能听懂吗?这本书可以用来修身。”

  北原秀次低头看了看书名,《围炉夜话》,再翻过来一看,清华大学印刷厂印的……他有些无力吐槽,这什么意思,让自己看杂书吗?

  他在那里默默吐槽,而福泽直隆手和嘴都没停,又依次递给他两本书——

  “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上云卷云舒。这本可以养性。”

  “一失足为千古笑,再回首是百年人。这本可以净心。”

  北原秀次无语的看了看书名,分别是《菜根谭》和《醉古堂剑扫》。他终于有点明白了——这福泽直隆觉得自己剑术在自己这个年纪已经厉害过头了,生怕自己膨胀了走上了邪路,要让自己读书修身养性净心,免得哪天脑子一热失手闯出了大祸。

  而更尴尬的是,自己明明是个中国人,偏偏还真没读过这些书,现在由一个RB人交到自己手里让自己好好研读一下,这……RB是挺重视汉学的,认为和个人素养有很大关系,好像考公务员也要考相关内容,但这也重视过头了吧,比原产国还厉害?

  福泽直隆把三本书交给了他,看他捧着不动弹,又再给了他一本板砖一样厚的《古汉文详解》,笑道:“虽然有译本,但我觉得北原君要是能边译边读,那也许会理解的更深刻一些。不要怕麻烦,如果把北原君自身比作是一把剑的话,已经足够锋利了,而现在欠缺的是控剑的能力,等把这些书读完,把你这把剑控好,对你将来帮助一定极大……这是我个人的一点忠告,至于要不要看全在北原君你自己。”

  他最后轻声规劝道:“不要走上了我的老路,北原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