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永远也不会忘记

  小野阳子和百次郎两个小家伙在吃饭,北原秀次去拿书包准备看会儿书,不过拿起了书包不由一愣。

  这书包原本是豁了个大口子的,但这会儿已经被缝好了,还用不知道从哪里找的碎皮革剪出了他日语名字的罗马音字母镶了长长一条,猛然看上去很有潮流感——针脚极其细密,竟然不输给缝纫机多少,一看就是下了大功夫的。

  北原秀次轻轻抚摸了一下,发现果然也比较结实,仔细研究了一会儿竟然没看出是怎么缝上去的——他其实也会补补衣服钉个扣子之类的,但要缝得这么好,真做不到。

  看起来竟然像是专业人员才能做到的事,他有些吃惊地问道:“阳子,这是你缝的吗?”

  阳子正给百次郎拔饭呢,闻声讶然抬头,注意到了北原秀次手里拿着的书包,有些心虚地说道:“是,欧尼桑,是我缝的……”

  顿了顿,她有些怕北原秀次不喜欢,又赶紧解释道:“欧尼桑的书包是因为我才弄坏的,我应该给欧尼桑买一个新的才对,但我现在……现在买不起,只能用欧尼桑的针线包缝了缝,本来想缝得尽量不起眼一些,但裂口太长了,后没来没办法才……”

  她越说声音越小,最后低着头偷眼观察北原秀次的表情,含糊地说道:“也不知道欧尼桑的同学会不会笑话欧尼桑,要是笑话的话……”

  要是笑话的话她也没招了,最后干脆说着说着没声了。

  “缝得挺好看的,阳子。”北原秀次本就很惊喜了,见小野阳子这么没自信连忙柔声说道:“我本来想明天拿到店里去请专业人士粘一粘的,没想到阳子能缝得这么好,真的很厉害。”

  “欧尼桑不觉得难看吗?”

  “不觉得,我觉得挺漂亮的。谢谢你了,阳子。”北原秀次是真的满意,别说缝得这么好看,就是只缝结实了就已经很不错了——怎么着也比拎着个破包去上学或是再花钱去修强多了。

  小野阳子看北原秀次的神情不像作伪,好像真是蛮喜欢的,也是长长松了一大口气,连忙不好意思地说道:“其实没什么的,欧尼桑,我也是以前从电视上学的,而且欧尼桑不要谢我,是我要谢谢欧尼桑才对,一切都是因为我才会有这些麻烦的。”

  北原秀次看她还在纠结今天发生过的事,不由笑道:“好吧,我不说谢谢了,那阳子也不用总客气。我是你哥哥,而哥哥保护妹妹是天经地义的,对不对?”

  这也是北原秀次有感而发,其实这两架他也不算是完全替阳子打的,最多算一小半。他今天看到阳子被欺负联想起了以前许多不好的记忆,那真是邪火直冲脑门——他上辈子没少受那些熊孩子家长的窝囊气,这来了RB遇到一个更不讲理的太田建业,绝对忍不了了,直接大打出手。

  也是那太田建业倒霉,成了以前北原秀次遇到的所有熊孩子家长的替代品,可算是让北原秀次好好出了一口恶心。

  所以,北原秀次真心觉得小野阳子没必要把打架的事放在心上,反复说着谢谢。而小野阳子可不这么看,北原秀次就像她灰暗生活中的一缕阳光,是那么灿烂又温暖人心,让她人生中第一次知道了受人关怀是什么滋味,被人保护着又是怎么样的安心踏实,更重要的是北原秀次虽然总是开着玩笑说让她长大了一定要记得还钱,但她能感觉得到,北原秀次其实是无所求的。

  他毫无所求的伸出了温暖的双手,自己是真的被他当成了妹妹看待了吗?

  她心里有些发暖,她以前受欺负时,确实幻想过有个强而有力的父亲或是哥哥能在她遇到危险时挺身而出,将她护到羽翼之下,现在听着北原秀次亲口这么说,一时竟然觉得有些虚幻,有种臆想成真的感觉。

  她有些不自信地小声问道:“欧尼桑真把我当妹妹了吗?”别看她平时一口一个欧尼桑的叫着,但那是敬语,其实是用来称呼比自己年纪略大一点的男生的。

  “当然,阳子这么乖的妹妹谁不想要!”

  小野阳子抬头看了一眼北原秀次明亮又真诚的目光,又很快低下了头,感觉只是坐在他身边就无比安心可靠,十分认真地点了点头说道:“我会做个好妹妹的,欧尼桑,我保证!”

  ……

  小野阳子在北原秀次这儿一直待到了她妈妈回来,而她妈妈又喝的烂醉如泥了——北原秀次花了好大力气才帮着小野阳子将撒酒疯的由美子弄进了屋里。

  看着又吐了一身的由美子,北原秀次直皱眉头。这个女人他完全没好感,虽然一个单身女人带着孩子也许确实有些可怜,但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句话也真没说错。

  他看看由美子身上算是比较光鲜的衣服首饰以及丢在一边的名牌包包——可能是中古店淘来的二手货,也有可能是姘头送的——再看看跪坐在一边给她擦洗身上污物的小野阳子那略有菜色的小脸,总觉得心里有些憋着火,很想给这女人一巴掌打醒她。

  这女人就是吃不了苦吧?去便利店、加油站之类的地方打打零工也比去当女公关陪酒女强吧?虽然赚的少了些,但生活又不是维持不下去,何必如此?

  不是说瞧不起这个人,若是这女人拼了命赚钱是为了照顾好女儿,供女儿吃好穿好接受好的教育,那北原秀次不但放不了半个屁,相反还会心生敬意。但现在的情况明显不是如此,这女人对阳子基本就是放养,根本不管不顾。

  也许在她眼里女儿说不定是拖油瓶,或者是免费的佣人之类的,而现在阳子上学吃饭还花不了几个钱,等将来开销略大了些,这女人还会不会让阳子继续读书还要两说,甚至哪天将阳子卖了个好价钱也不是不可能——从来不要低估人性中恶的一面,有时候现实中发生的事比小说中最恶心的事还要恶心。

  看看这种老妈,北原秀次都不太敢去想阳子这十年多是怎么生活下来的……

  “欧尼桑先回去吧,我自己可以的。”阳子看北原秀次在一旁不停皱眉头,很是体贴地说道。

  她这不是赶北原秀次走,反正她已经知道北原秀次不会因为这种事而嫌弃她了,很是坦然——她是知道北原秀次这个人比较爱干净,而她妈妈目前状况已经不能用糟糕来形容了。

  北原秀次点了点头,阳子的妈妈毕竟是个成熟女性,换衣服什么的他留在这儿并不方便。他揉了揉阳子的小脑袋,柔声道:“阳子,要是你妈妈醒了知道太田家的事怪你,你不需要忍耐,直接往我那里跑,知道了吗?”

  “知道了。”

  北原秀次还是有些不放心,阳子活得很是谨小慎微,很怕给人添麻烦,万一有事不找他就坏菜了,于是再次叮嘱道:“无论发生了什么事,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

  阳子心里暖暖的,冲他甜甜一笑:“知道了,欧尼桑!”

  北原秀次看着她明媚的笑容,暗暗叹了口气,揉了揉她的小脑袋直接走了。

  等出了门,他停在门边低头想了一会儿,一时也没有什么好办法——这毕竟是阳子的家事,他很难有正当理由插手,而且虽然这由美子平时不管女儿,但好像也没有天天打骂,至少还供着阳子吃饭上学,说是虐待好像也谈不上。

  或者算是精神虐待?

  他打算再观察观察情况,看看有没有办法帮阳子改善一下成长环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