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没人替她出头,我来好了

  娼户家的野孩子?北原秀次心头一动,觉得有些不对又倒了回来,换了个角度中从人缝中一看,虽然看不太真切,但看那身形好像真是小野阳子,顿时心中一紧,不由自主就往那边快步走去,而等近了一瞧,只见小野阳子背着朱红色的大书包被围在墙边,低着头一动也不敢动,正被一个穿着深黑色高中制服的男生打耳光。

  那男生手劲很大,几个耳光扇下去把小野阳子小小的身子打得东倒西歪,而小野阳子也不敢吭声,只是低着头站在那里挨打,连帽子掉到了地上都不敢捡。

  她小脸上神情紧绷着,身子微微发着抖,但却不肯哭,也不敢抵抗,一副毫无还手之力只能任人欺凌的样子。

  北原秀次看到小野阳子小脸上的红肿指痕,嘴角缓缓渗出来的血丝,愣了一下,片刻后只觉得那巴掌像是打到了他的脸上,一股怒气勃然而生,心脏一缩血像都被挤进了脑袋里,连想都没想,劈手就把手里的单肩书包丢了过去,精准无比,从人缝中穿过直接砸到了那个不良少年脸上。

  他这书包份量可不轻,里面满满都是书,威力虽然比不上板砖但砸到谁头上也够那家伙喝一壶的,顿时把那不良少年砸得一头栽倒在地,直接懵了。

  而这天外飞包风声凛冽,把那伙不良少年吓了一跳,直接转头望来,见北原秀次只有一人,顿时齐齐目露凶光,叫骂声混成了一片。北原秀次根本不管这些,听耳不闻,快步成了小跑,脸上少见的满了冷厉色,直奔小野阳子而去。

  奶奶个腿的,谁给你们的胆子打她?

  这伙不良少年的年纪跨度很大,从国中生到高中生都有,外围就有一个穿国中生制服的,不过生得十分敦实,又矮又壮,见他来了本能伸脚就踹,嘴里叫骂道:“该死,活够了?”

  北原秀次脸色更冷了,闷声不响也是抬腿回踹,借着身高占优腿够长的优势,还有前冲动能助威,后发而先至,直接将那个国中生踹得连退了三四步,撞到了其他人身上,顿时乱成了一团。

  打这些普通人北原秀次还用不着发动技能,他上一辈子为了讨生活难免也会被欺负,没少和别人干架,街斗斗殴并不算陌生,趁着这伙人混乱间,一拳就捶在另一个人脸上,直接将那家伙打了个鼻血直流让开了道路,随即便冲到了小野阳子身边,又回身一腿再踹开了一个。

  小野阳子惊呆了,不过马上惊慌失措起来,用力推着他,焦急叫道:“欧尼桑,你怎么来了?别管我,你快离开这儿!”

  北原秀次一把握住了她的手臂将她拉到了身后,又抬脚踹开一人,而他这个半路杀出的程咬金气势很凶猛,这伙不良少年一时摸不清情况,直接合拢将他也贴墙围了起来,个个跃跃欲试,准备一起揍他——那被书包打倒的是头目,正躺在地上捂着头骂骂咧咧的,说要亲自干死北原秀次,他们这才没急着一拥而上,或是似笑非笑,或是戾气满脸,盯着北原秀次上下打量,等老大拿主意怎么修理这个不知死活的玩意儿。

  扒光了倒吊到公园喷泉上也许不错……

  北原秀次冷着脸环顾了着这半圈不良少年,随时准备动手,嘴里轻声问道:“你没事吧,阳子?”

  小野阳子在他来之前一直忍着没哭,这会儿被他护在身后了倒是忍不住泪花模糊了视线,但拼命强忍别真哭了出来,努力把声音放平了,只隐隐带些鼻音,“我没事,欧尼桑,你别惹他们,你先回去!先回去,欧尼桑,先回去,我真没事的!”

  她在那里推着北原秀次想让他快走,那被书包偷袭砸懵了的高中生终于在跟班的帮助下爬起来了,还是有些头晕目眩,可见那一下挨得不轻,捂着头怒骂一声将书包踢飞了,一脸凶狠的望着北原秀次,骂道:“小畜生!你是哪来的野种,敢管我的闲事?”

  都是一个街区长大的,小野阳子的老妈还是挺有名的,毕竟是花钱就可以上的美人,她家里有几口人所有人都知道,这会儿虽然小野阳子一口一个欧尼桑叫着,但这家伙并不觉得北原秀次是小野阳子的亲哥哥,只当是个管闲事的。

  这家伙一看就是个不良少年,三络黄毛一脸横肉,看着就很是凶恶,而北原秀次此时也不逊色他多少,直接将学校优等生的那张脸皮一扒,也是满脸冷色,戾气逼人,更是寸步不让直接顶到了这家伙的面前,死死盯着他阴冷道:“阳子是我妹妹,你动我妹妹是活腻了?”

  他是真的火大,阳子乖乖巧巧,并不是那种喜欢惹麻烦的孩子,就算有什么不对这也不应该被一群不良少年堵在路上打耳光,无非就是欺负她年小力弱,家里也没有能为她出头的人罢了。

  说不清为什么,但阳子被人欺负,还是这种明显带有侮辱性的欺负让他心里很不爽!暴躁的要命!

  没人替她出头,他来出好了!

  阳子被北原秀次挡在了身后,拼命想绕到前面去,但人小力弱,北原秀次一只手按着她她就根本动不了。她心里很害怕,害怕连累了北原秀次这个唯一关心她的人,害怕害了这个唯一重视她的人——她知道北原秀次是优等生,学习很好,根本不认为他会是这些不良少年的对手。

  在她想来,她也就是被打上几巴掌,这光天化日之下这些不良少年也不会做的太过份,万一真太过份了她还可以用未成年人报警器——不过那就把事搞大了,对方家长找来那后果她承担不起,只是她妈妈就饶不了她,所以能不用还是不用为好。

  但不管怎么说,她是希望北原秀次赶紧离开的,不料转眼之间北原秀次已经和这伙不良少年的头头硬顶上了。

  她眼泪终于忍不住还是流了下来,手足无措,心慌不已,不知道北原秀次挨上一顿揍后会怎么看待她,而那伙不良少年的头目一看北原秀次还敢冲自己耍横,可谓是狗胆包天,倒是给气笑了,指着北原秀次的鼻子神色古怪,像是老猫看到了老鼠跑到身前拿大顶玩杂技,“我活腻了?你知不知道我是谁?刚搬来的?就没打听一下我太田继川是什么……”

  他话没说完,北原秀次猛然就攥住了他手指用力一掰,而他痛得一弯腰刚惨叫了半声就被北原秀次又一膝顶在面门上,直接把后半声又生生憋了回去。

  北原秀次还不罢休,更不多废话,和这种人渣没什么好说的——你和这种人好好讲道理搞不好他还觉得你软弱可欺,反而更加猖狂了——太田继川被他一膝顶得刚刚后仰,他猛然探身抓住了太田继业的头发又揪了回来,挥拳就打,先来了个封眼锤,然后照着下巴又来了两拳。

  太田继川没想到北原秀次一副文弱书生相动作竟然这么快,更没想到他被十多个人围着还敢先动手,直接被打得连惨叫都叫不出来了,手疼脸疼外加天旋地转眼冒金星,而他身后的跟班们也怒了,怪叫着直接冲着北原秀次扑去,其中不少还举起了凶器,木制球棒、摩托车锁链之类的东西,准备先将北原秀次干成半死再说。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了,小野阳子放声尖叫着刚要冲上去替北原秀次挡两下,就见北原秀次已经顶着太田继川迎头而上,直接将扑上来的人撞了个人仰马翻,还趁乱劈手抢过了一根球棒。

  这一有了武器在手,北原秀次直接发动了【预读】技能,顿时对周围环境了然于胸,而LV10的【古流剑术】已经相当于专业水准了,上战场都够了,拿来应付这种场面简直是大炮打蚊子——他用力挥舞球棒逼开了众人,随后以球棒做剑,一个切落斩破迎面而来的一根球棒后直接劈到了对面脸上,打了对方一个满脸桃花开,再一个反切胴抽在侧面一个家伙腹部,打得他惨叫一声踉跄后退,接着转身格开了一条铁链,一个突刺就把那人捅翻在地。

  要是换了真刀,不到两秒已然三杀。

  北原秀次和这伙人打成了一团,而小野阳子看呆了,她虽然知道北原秀次有练剑道,但没想到他能这么厉害——出手如电,反应敏捷,被数人围在中间仍然丝毫不惧,所有动作都干脆利落,仿佛经过了千万次演练,直进直退,几乎每次出手后都有一声痛呼响起,随即便有一人忍痛不住倒地不起。

  甚至有个家伙朝她冲来,她都没反应过来北原秀次就像背后生了眼睛,直退回来反手就一棒打翻。她眼睛被泪水花得更厉害了——欧尼桑在被人围攻的情况下还一直注意着自己,保护着自己吗?

  而太田继川给同伴扶了起来,捂着眼吐了一口血唾沫,刚要怒骂一声命令同伴将北原秀次往死里打,却愕然发现情况不对——只不过短短七八秒时间,情况已然从怎么才能揍这个不知死活的小白脸一顿变成了怎么才能不被这个凶悍之极的小白脸揍一顿。

  痛呼声,惨叫声,呻吟声外加鼻血一地,北原秀次身边已经没有站着的人了,脚下倒是躺着六七个,个个痛得满地乱滚——这还是北原秀次留了手,并不想真搞出人命,这些人比【冥想战】中围杀他的浪人剑客差了不止十条街,对他毫无压力——他球棒前指,直接指向了太田继川,脸色阴中带怒,而太田继川看着他满脸狰狞也是面色大变,左右望去,发现身边还完好的同伴也是不知所措,隐隐都露出了惊恐之色,竟然全都站到了他的身后,似乎意外打击太大,已经丧失了直面北原秀次的勇气,必须让老大出手提振一下士气了。

  北原秀次冷着一张脸,大踏步前行,越走越快,而太田继川等人被他气势逼得连连后退。太田继川有些畏惧了,莫名感觉北原秀次眼神不对,十分冷漠,色厉内荏地叫道:“我是这条街上太田家的,小子,动我之前想想后果……诶,小子,讲点道理,是小野家的野孩子先弄伤了我弟弟……哎哟!”

  北原秀次哪管他在叫什么,老实人容易受欺负就是顾忌太多,真够狠混混也是人,终归有怕的时候。他一棒子就抡到了太田继川的胳膊上,接着抬腿一踹把他直接踹得捂着肚子跪下了,而他身后的四名跟班齐齐发了声喊,一个上前被北原一棒打翻,另三个竟然直接掉头跑了——毕竟都是些欺弱怕硬的不良少年,没什么骨气可言。

  那三个人不是元凶,北原秀次也没追赶,丢出球棒将一个人打了个趄趔后便不管了,直接将太田继川揪了起来,一手抓着他的衣领,一手猛抽他耳光,啪啪作响,嘴里怒骂道:“敢动我妹妹,我问你是不是活腻了!是不是?是不是?说话,你哑巴了?是不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