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期望完全达到了

  “这特么的!”北原秀次毕竟不是本地人,更没在强降雨地区生活过的经验,没想到这里有下雨天开排水口的传统,到了公寓附近路灯不亮,开了排水口的地方也不像别的街区有夜光标识物,黑灯瞎火的他一脚踩空差点掉进去——多亏了练过,不然搞不好要扯到蛋。

  总说RB是个天灾频发的国家,除了火山地震,那这暴雨必须也得算在里面——每年7月到11月的台风季,RB平均要被台风扫五次,次次都或多或少造成些财产损失,而常来光顾的暴雨最高纪录一次干掉了100多人。

  虽然这和RB的地质条件也有很大关系,有太多的构造板块层和火山地质层,相当之脆弱,雨略一大不是塌就是陷,要不然就是泥石流滚滚,毁屋伤人,杀伤力巨大,但终归还是雨水太多的问题。

  RB各地政府也是拼了命的投入巨资搞好下水道工程,但就效果来说,只能勉强维持——就在这关中最大的城市里,下水道系统盖子全开拼命吞咽雨水,但北原秀次还是淌着水回来的,甚至有些地方感觉往水里一趴,搞不好还能游个几米。

  他把一条腿从排水道口抽了出来,鞋子里面早就灌满了水,踩着难受之极,等憋着气回了公寓,刚一上楼就看到自家公寓的门开了,一上一下露出了两个小脑袋,正是小野阳子和百次郎。

  小野阳子甜甜笑着叫道:“百次郎拼命抓门我就知道是欧尼桑回来了,果然是呀!今天怎么这么早?”百次郎在她脚下狗眼中冒着绿光,拼命咽着口水。

  北原秀次直接进了屋,在简易玄关处脱了鞋和雨衣,笑着应声道:“今天下雨没客人就早点回来了,不过百次郎应该不是急着欢迎我,是等狗食吧?”

  百次郎蹲在一边谄媚地笑,尾巴摇出了连片残影,努力目不斜视不去看北原秀次手里的狗食袋子,表示它根本没想肉啊骨头啊什么的,真的只是盼着主人回家,百分百忠心耿耿。

  北原秀次被它给逗笑了,把狗食袋子交给小野阳子道:“你帮它装到盆里吧,我换一下衣服。”

  小野阳子拎起了北原秀次湿淋淋的鞋子和狗食袋子,引着百次郎往洗手间去,同时笑道:“好的,欧尼桑,你换衣服吧,我帮你刷一下鞋子。”

  “不用,阳子,我过会儿自己来就好了。”

  “快换衣服吧,欧尼桑,别着了凉。”阳子说着话就进了洗手间,给北原秀次腾出了换衣服的地方。这也没办法,这公寓真的只能用屁大一点儿来形容,勉强算是三坪大小。

  虽然没淋多少雨,但衣服还是潮得厉害,贴在身上很不舒服,特别是裤子,穿着雨衣裤还是湿到了膝盖,北原秀次再叫了一声让小野阳子别管鞋子,然后扒了个光溜溜,开了壁橱麻利的换了全套干爽的家居便装,再看了看塑料袋里的书没事,就是福泽直隆给的那个信封有些绵软了。

  他一边叫着可以出来了一边拆开了信封瞧了瞧,发现雇主推荐书里福泽直隆把他一顿好夸,绝对的完美员工,就差写张奖状塞里面了,还有十张崭新的千元钞票当离职金。

  北原秀次低头默算了一下,发现相当于每天多给他开了一小时的薪水。这么算算的话,这次打零工的薪金就高过平均水准了,又成了一个小小的人情。

  福泽直隆这人太讲究了,虽然看起来是个病鬼加酒鬼,但行事老练成熟,通人情懂事故,接触了这么久没有半点毛病可挑,而且气度宽宏,让人不由自主就得高看一眼。

  北原秀次轻摇着头又把信封和钱装好,闻了闻发现屋里的味道不太对,空气中好像隐隐有着消毒液的味道,刚想问问却发现阳子还没从洗手间里出来,不由走了进去一瞧,发现阳子小脸认真,正蹲在那里卖力的给他清理鞋子呢,顿时一阵头大——这算用童工吧,这也太不人道了。

  他连忙上去阻止,但阳子不肯,拧着身子挡着他的手,只是甜甜地笑:“欧尼桑,没关系的,我在家里也洗衣服保养鞋子哦,我很能干的,我什么家务都会做!”

  北原秀次也就上辈子童年享受过别人给他刷鞋和洗衣的待遇,一时十分不适应,但洗手间实在狭小,旁边还有百次郎撅着屁股在狼吞虎咽——它现在尾巴都上下垂直摆动,可见这里真的没多大地方——根本也没办法硬抢,最后只能由着阳子了。

  不过他很不好意思的在一边陪着,看着小野阳子抽鞋舌扯鞋带动作很熟练,似乎刚才没有虚言,估计平时家务真没少干,而小野阳子也确实有两把刷子,很有章法,先用清水把鞋子里外擦拭了一遍去了污物,又用吸水性好的细布吸去了水份,然后将卫生纸卷成了几个球塞进了鞋里面。

  她一边忙着一边抬头甜甜一笑,很有信心地说道:“欧尼桑,等明天鞋子干了再刷上一层鞋油就行啦!不要担心,鞋子保证不会变形的!”顿了顿,她又向着外面探头瞧去,问道:“欧尼桑,你的湿衣服呢?”

  北原秀次看她的样子好像还打算给自己洗衣服,这他真的接受不了了。他是对阳子的遭遇有些感同身受才伸了伸援手,又不是想骗了她来当童工,连忙道:“现在洗了也没办法晾,先放在那儿等天气好转了再说吧!”

  他感觉有点不自在,还不太习惯别人替他干什么……

  北原和不肯让她多干活,小野阳子竟然有些微微失望,她是挺希望回报一下北原秀次的,而她现在这年纪说真的,能干的也不多,保养一下鞋子洗个衣服估计就是极限了。

  她就只好在那里继续摆弄鞋子,想多吸干点水,尽量延长鞋子的使用寿命,而北原秀次这才想起要进来干什么了,刚刚他看着小野阳子在那里忙,竟然莫名其妙生出了一种家庭生活的错觉——他内心中有时确实很期望能有一个正常的家庭生活。

  他笑着问道:“对了,阳子,家里怎么好像有消毒水的味道?”

  小野阳子蹲在那里仰起了小脸,见他终于发现了,赶紧乐滋滋表功:“我把天花板刷了,欧尼桑,一直到明年都不用再担心生霉菌了。”

  她很高兴,希望北原秀次能更高兴。

  北原秀次秒懂,终于知道地板上的霉菌为什么总是除之不尽了,真是长长松了一口气。这真是太好了,那些霉菌去刷吧,刷不完,不刷吧,看着闹心死了,现了可算是除了这祸害了。他把手放到了小野阳子头上,拼命揉着,高兴道:“好厉害,阳子,我都没想到!”

  小野阳子更高兴了,左右转动着小脑袋拼命蹭他手心,闭着眼叫道:“欧尼桑开心,我也好开心!”

  北原秀次听着她的话,感受着手里的丝滑触觉——真是很奇怪啊,摸她脑袋真的有种上瘾的感觉。真没骗人,有种科学无法解释的舒服——真诚道谢:“真的谢谢你了,阳子,我为这个烦心好久了。”

  小野阳子甜甜笑着说道:“真的没什么啦~~欧尼桑不要再谢了。”

  她说是这么说,却觉得期望完全达到了,心里美滋滋的,小脸上全是幸福,连小肚子上偶尔传来的疼痛感都似乎好了许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