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叉瞎了你的狗眼

  北原秀次进了公共活动室的门,顿时有些微微惊讶——雪里竟然没在挨打,正鼻孔里插着两根筷子无精打采的自娱自乐,一副百无聊赖的样儿。冬美也没在打人,正翻着一叠厚厚的传单页,很是聚精会神。

  桌上饭菜已经摆得差不多了,正等着北原秀次还有几个小的呢!北原秀次过去坐下了,用手肘捅了捅雪里,轻声笑问道:“这是怎么了?”

  雪里从鼻孔里拔出了筷子,叹了口气小声抱怨道:“姐姐又在多事了。”说完她无力地趴到了桌上,伸着鼻子嗅着饭菜的香气,但没冬美发话她也不敢吃,只在那里使劲闻。

  春菜坐到了北原秀次的身边,好心解释道:“大姐让二姐按照兴趣选一个社团,二姐选了快一个月加入了料理精研部,在那里蹭吃蹭喝……大姐很生气!”

  北原秀次看了趴着如同死狗的雪里一眼,也是无语了。你姐也算是用心良苦了,还顾及到了你的兴趣爱好,让你选个喜欢的运动加入社团参加比赛,好拿推荐去上大学,结果你又搞出了这种飞机,你可真是完全不懂你姐的心思啊——敢情自己来晚了,这货已经挨完揍了啊!

  他又看了一眼冬美,见她小嘴抿成了一条线,一双细眉也皱在了一起,神情很是严肃,八成已经下定了决心,准备强制执行扭送妹妹去某个社团了,而那些社团宣传传单在她身前分成了三堆,应该是在筛选——合适的,不合适的,没看的。

  他心里有些好奇,便向着这些宣传单伸出了手,但冬美反应很敏捷,护食能力很强,一伸小手就拍在了上面,然后才反应过来看了北原秀次一眼,哼了哼拿开了手,不高兴道:“你看干什么,你又用不着。”

  他们两个相处了小十天,又处在了互相克制状态,目前关系有所缓和,不过春菜总觉得内心隐隐不安,像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好奇而已。”北原秀次笑着解释了一声便拿过来随手翻了翻,发现社团里的文艺类的全给枪毙了,娱乐类和家政类的也没幸免,而体育类里也被砍死了大半。

  这事关雪里的终身前途——并不夸张,这货看平日的样子想靠文化课考大学那真是痴人说梦,也就只有走体育特长生一条路了,而现在选的搞不好就是她的终身职业——北原秀次对雪里这傻丫头的感觉挺不错的,性子单纯,相处起来很轻松,便也耐下心来帮着参谋,问道:“雪里有剑术的底子,入剑道部不好吗?”

  他手里就有剑道部的黑白印刷传单,看分类是已经被枪毙了的,心里有些不解。

  说真的,他现在虽然刷【古流剑术】经验的次数少了——到了中阶后升级所需经验简直就是天文数字,获得经验的效率也低的让人想拿头撞墙,根本刷不动——但就凭LV10的水平他感觉就算被丢到了桃山时代的古战场上也有一战之力,绝对不会被人随意斩杀。

  而就他这样的实力了,现在再和雪里比一次也不敢说保证能赢,搞不好还是得三七开,他三雪里七——雪里有这实力,去剑道部不是正好吗?

  雪里没吭声,依旧趴着装死狗,她已经习惯事事由冬美替她做主了,而冬美瞥了北原秀次一眼,嘟了一下小嘴有些不开心,但考虑到北原秀次虽然很讨人厌但本身并不是个弱渣,能力还是有一些的,现在事关妹妹前途听听他的意见也不错,不能因小失大,便没好气地答道:“剑道是小众运动,放到学习档案里当个面试加分项还行,拿来迎合那些喜欢传统运动的老旧名校也不错,但拿来当职业前途就太窄了,推荐的也不是什么好大学,所以不行!”

  北原秀次点了点头,小萝卜头说得也有道理,剑道现在确实称不上热门运动,也就比蹦床强点。他又翻了翻手里的传单问道:“水上竞技系全给否了?游泳和跳水感觉还不错的,现在这种运动……”

  不等他说完雪里已经趴在那里摇头了,有些骄傲的笑着说道:“不行的,我情比金坚,下水就沉。”接着她又托着胸部辩解,“带着这两个木瓜前面太重了,我下了水脑袋就往水底走,一扎到底,根本控制不住……唉,不能怪我!”

  冬美低头看了看自己,又恼怒的斜了她一眼,似乎又想打她了,郁闷道:“国中游泳课她都能溺水,老师下去救她差点给她按在泳池里呛死……还是算了吧,主要考虑陆上竞技系好了。”

  木瓜了不起啊,要不是亲妹妹早给你打爆了!

  北原秀次沉默了一会儿,也是无话可说。你丫找这些理由,其实就是学不会游泳吧?运动天赋感觉很好啊,莫非是天生的旱鸭子?他将水上竞技系的也PASS掉了,但没敢看那两个颤巍巍的、满是弹性的球状物体,春菜正在旁边目光锐利的冷静观察着他呢。

  “喂,你觉得排球怎么样?”冬美挑了半天选了一个觉得适合妹妹的,仰头看着天花板征求北原秀次的意见。其实她也希望有个人能商量一下,那样能感觉心理压力小一些,但在家里真找不到合适的人选。唯一一个能说几句话的就是春菜了,只是她毕竟才十四岁,还是太小,对社会了解有限,根本也谈不到目光长远,很多事甚至需要冬美先向她解释。

  北原秀次拿过传单一瞧,想了想说道:“是不错,但排球部的女子队实力应该不强。你看他们印的往年成绩,根本没提女子队,极有可能连县大赛第一回合都没过,雪里去了能出成绩吗?”

  “你说的有道理!”冬美在妹妹的人生大事上还是讲理的,略一想便肯定了北原秀次的说法,细心又看了一下,“那篮球部也不行了,打不进全国大赛的话说什么也白搭,必须考虑社团过去的成绩,而私立大福学园的球类社团好像都不太好,基本全都是些一回合就打道回府的无能家伙,那依现在这种情况……”

  北原秀次接上了她的话头,“我觉得应该优先考虑田径类。雪里力气很大,可以考虑一下铅球、标枪什么的,她跑得也挺快的,中短跑之类应该也可以尝试……”

  “对,田径比赛很少有团体类型的,个人比较容易出彩,也好拿到优秀的入学推荐,万一被大学直接发现了,说不定还能拿到特邀奖学金,那就更划算了。”

  北原秀次见冬美也赞同,便开始归拢田径类的社团宣传页,同时说道:“那接下来就该考虑一下雪里对未来的期望了……她是希望成为职业运动员还是别的什么?”

  冬美往北原秀次那边凑了凑,随着他一起翻看,随口道:“她能有什么期望,她就知道吃,我替她拿主意就行!我觉得吧,专业的体育运动员容易落得一身伤病,不太好。我希望她将来能生活稳定一些,而且她没心没肺的,将来八成也不会钻营投巧、勾心斗角,所以我觉得她学体育教育学(类似师范专业)才合适,将来去小学或国中当个体育老师,年收入的话大概也有4、500万円左右,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但胜在福利健全、工资稳定,当老师也容易受人尊敬,社会地位有保障……你怎么看?”

  “挺好的,那目标是进有教育类专业的大学吗?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就要再考察一下有这些专业的大学喜欢什么样的学生了,先看看社团前几年的推荐学校……”北原秀次对考大学也是兴趣满满,说着说着也投入起来,眉头微皱,开始设身处地的思考。

  冬美同样啃着大拇指脑力全开,沉思着说道:“没错,最好还是进一所名校,最起码也是国内有排名的,这样将来才好找工作……她可不能当啃老族,会把家里吃垮的。”

  她咬了一会儿指甲看着传单页上的影子紧紧贴在一起,突然反应了过来,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和北原秀次已经凑到了一起。她仰头一看就看到了北原秀次认真思考的脸,一瞬间竟然有些恍神挪不开眼了。

  这认真的表情……小白脸真挺像少女漫画里的男主角啊,就是性格太讨人厌了,整天臭屁的要命,还阴得很,金玉其外败絮其内,浪费了……

  “呃……什么时候开饭啊,我快要饿死了!”雪里躺在地板上痛苦呻吟,北原秀次和冬美两个人往一起凑,她夹在中间莫名其妙就给挤得躺下了,而躺下肚子似乎更饿了——社团这东西随便选一个不就行了啊,这两个人在说什么啊,没完没了的!

  北原秀次闻声转头,一歪头却和冬美对上了眼。

  冬美的月牙眼很明亮,黝黑的眸子中就像盛了一洼秋水,波光淋漓却又浮着一层晶莹雾气,如梦似幻,北原秀次竟然卡了一下,有些陷了进去。

  这小萝卜头安安静静时,真挺可爱的,可惜这臭脾气把整个人全毁了……

  他这么看着冬美一时没错眼,而冬美怔了片刻,情不自禁就回避开了他的视线,片刻后莫名其妙又恼羞成怒,觉得自己输了一筹,再次勇敢抬头对视却发现北原秀次居高临下,嘴角含笑,似乎在笑她矮,顿时整张脸都红透了,伸出两根手指就朝北原秀次的眼睛叉去,愤怒大叫道:“看什么看,叉瞎了你的狗眼!”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