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导演和女主角有仇

  北原秀次的语气坚定又温暖人心,而灯光照在他的脸上给他的脸庞镀上了一层薄薄的光圈,眼神温柔,里面满溢着包容和体贴,小野阳子不由看得有些痴了,缓缓握住了北原秀次的手,认真问道:“欧尼桑真是这么想吗?觉得我未来会成功?”

  北原秀次当然不敢肯定,就算是他自己能不能成功都两说呢,更何况别人——虽然他一直坚信自己一定会成功,但未来不可测,真怎么样谁又能保证得了?说不定明天就给汽车轧死了,给驴踢死了。

  命运无常,总以戏弄人为乐。

  不过他刚才的话也确实是由心而发。小野阳子只要忍受得了这十年的窘迫而且不长歪了,那十年后她的精神之坚韧将远超同龄人,无论是意志之坚定还是忍受痛苦的能力全面占优,将让她在同龄人中的竞争中占尽优势——人的坚强,人的成熟,人的勇气,从来都来自于磨难,而不在于吃了多少年的大米饭。

  那时她将充满自信,像一名坚韧的战士,哪怕一时跌倒了,有这十年忍耐痛苦的经历为底蕴,她也能很快爬起来重新向着山顶攀登——没有人不会失败,那根本无所谓,关键在于你有没有第二次站起来的勇气和决心,会不会开始畏惧困难。

  就像罗斯福所说过的那样,“我们唯一应该恐惧的就是恐惧本身。”

  自信心比黄金还贵重!

  他用力握着小野阳子的手认真说道:“我相信你,阳子!”

  小野阳子有些鼻头发酸,眼圈红了——她知道北原秀次多半是在哄她,十年之后的事谁又能肯定?但里面诚挚的心意她能体会到,而以前更是从没有人和她这样说过话。

  对她来说,这些话比钻石还要打动人心。

  她感受着北原秀次手上传来的温度,仰着小脸认真说道:“我接受你的投资了,欧尼桑,将来你一定会因为我赚一大笔钱的!”她并不是想花北原秀次的钱,她根本也用不了几个子儿,只是愿意为了自己也为了北原秀次证明他没有看错。

  但她说完很不好意思,看了看手里的麸皮点心,狠狠咬了一口,装成噎到了的样子背过身想偷偷抹抹眼泪,免得给北原秀次留下不好的印象,百次郎在旁边伸长了身子想去舔,结果又给北原秀次划拉到一边去了——这呆狗,想补充盐份也不能舔人的脸,脏不脏!

  百次郎很委屈,不过也不敢反抗,乖乖绕到了另一边望着小野阳子伸舌头。

  北原秀次装没看到,递给小野阳子一杯水,温柔笑道:“我等着阳子赚到钱后给我买好吃的那一天——必须是肉哦!”

  小野阳子回头过来笑得又是甜甜的了,点着小脑袋认真说道:“好吃的都给欧尼桑!”

  如果真的有那一天,欧尼桑,我不会让你后悔今天说过的每一个字,这是一个不用说出口的承诺!

  北原秀次揉了揉她的小脑袋也没太当真,他又不是真为了将来那口吃的,笑道:“喝点水吧,你要看的夜间剧要开始了。”

  小野阳子吃了一惊,连忙将音量调大,果然已经开始进入片头广告了,还是那帮大长腿妹子拿着牛奶在跳舞。还没开始她这才放了一点心,看了看摆在北原秀次身前福利卷和纸钞犹豫着问道:“那这些怎么办,欧尼桑?”

  北原秀次捡起来装在她口袋里,笑道:“拿去当零用钱吧,现在哥哥年纪大一些,所谓年纪越大责任越大,改善生活的问题还是交给哥哥来负责好了。”

  小野阳子歪头思考了一下,她认得北原秀次也快一个月了,知道他喜欢什么,甜甜笑着说:“那我拿去买成文具和参考书怎么样?欧尼桑,要是有余下的,就给百次郎再买一点点狗粮好不好?”

  北原秀次果然满意,这世界上对知识的投资是最划算的了,连连点头,欣慰道:“我觉得很好!”

  说完了他又摸了摸小野阳子的小脑袋——不知道为什么总想摸,好上瘾——然后示意小野阳子看电视,自己探身摸起了一本书翻看。RB史麻烦死了,平安时代完了是镰仓时代,一百四十几年杀来杀去,也是根本就不消停。

  一亩地产一把米的时代,不想着多种田种好田吃饱肚子,砍人倒是砍得美滋滋,这些人怎么想的?

  小野阳子犹豫了一下不太想打搅他学习,又有些舍不得走,毕竟这儿有着活人间的温度,便试探道:“欧尼桑,要不要我回家去看?”

  北原秀次不介意,摆了摆手道:“吃完点心再走吧,我就是随手翻翻理个头绪。”

  “那欧尼桑也吃。”小野阳子看他真的只是在随意翻书,放下了心来,将一块点心递到他手里。北原秀次接过随手填进了嘴里。

  嗯……味道普普通通,小萝卜头的老爹还真是个四流厨子,料理不太行,点心也做得不怎么好。

  他嚼着翻了会儿书,又闭目考虑了一会儿怎么理清这些人物之间的关系。等睁开眼发现小野阳子已经看得聚精会神了,而百次郎在她身前很是爱惜的舔着那个狗粮罐头——那罐头盒子比用高压水枪滋过的还干净。

  北原秀次也好奇的望了一眼电视,发现还是那部《R酱,加油》,不由奇道:“这电视剧还在播吗?”

  小野阳子目光没离开电视,轻声道:“听说准备拍四百多集呢,现在只算是刚刚开始哦,欧尼桑。”

  北原秀次微微惊讶,这弱智电视剧拍四百多集?早就该腰斩了吧?他迟疑着问道:“收视率很高吗?”

  “非常火的,学校里很多人都讨论!”小野阳子真的很喜欢,估计是这电视剧的铁杆粉丝。

  北原秀次低头反省了片刻,觉得可能自己是外国人,和这个国家的人审美观真凑不到一起去。他随手摸起一块点心放进了嘴里,准备看两眼研究一下是怎么回事——留学生涯,融入当地也是很重要的,不然有时理解不了对方行为说话的真实意图也是相当麻烦。

  十四寸的电视机里闪动着画面,传出着声音——

  “百次郎老师,请不要追了,我不可能让你幸福的!”一个身上缠满了绷带如同木乃伊但偏偏跑得飞快的女孩子在夜晚的街头上狂奔,边跑边撒着成串的泪水还喃喃有声。

  天上不时还有银蛇闪过,而地上狂风呼啸,落叶飞卷。

  北原秀次迟疑了一下问道:“这是女主角R酱吧?上次车祸的伤还没好吗?”演了起码有二十集了吧,这剧情进度有点慢啊!

  小野阳子摇了摇头,有些伤感地答道:“是R酱,但不是上次的伤——上次车祸失忆后又出了车祸,还出了医疗事故被错割了一个肾,洗澡时又被重度烫伤……多灾多难的人生,真让人惋惜同情。”

  这么惨吗?北原秀次有些震惊的望着小电视,只见镜头一换发现男主角正疯了一样骑着自行车在后面狂追,还不停伸手悲痛高呼:“R酱,我不能没有你,快回来!”

  R酱摇头摇得和磕了摇头丸一样,泪珠成串,哽咽出声,明明看起来跑得也不怎么快,而且姿式还挺优美,但后面的百次郎老师屁股都离开了车座,立着玩命蹬自行车硬是追不上,反而从远角镜头来看竟然慢慢被甩掉了。

  北原秀次更是困惑了,忍了两忍没忍住,小声问道:“这不太合理吧?”虽然电视剧不是记录片,是可以适当夸张的,但这夸张到没边了吧!

  小野阳子吸了吸鼻子,似乎对R酱的遭遇感同身受,又或者把自己代入了女主角,“R酱在学校里很出色的,不但学习成绩超级好,还是田径社的主将,所以跑得很快。”

  北原秀次再震惊了,还有这种人设?看这捂脸姿式以及身上的绷带,这R酱应该是还可以更快的,时速保守估计也得有一百二十迈了吧?这送去参加奥运会稳稳拿冠军啊,博尔特之类估计也就配吃她尾气。

  他就看这男女主角一逃一追硬是看了五分钟,中间夹杂了许多狗血台词——“我爱你,但我不能嫁给你!”、“我很难过,请让我去死!”、“我不能失去你,你死我也死!”之类,浓浓的狗血腥味扑面而来,直让人想拿头撞墙。

  北原秀次看得目瞪口呆,就这么追追逃逃这一集就结束了吗?他正疑惑间只见街头猛然出现了一辆土方车,载重30砘起步的那种,以一种决然的、我就是要搞死你的姿态冲了出来,对奔跑的绷带少女视而不见,一头就怼了上去。

  绷带少女又飞上了天空,盘旋着螺旋升天,白色的绷带如同羽织般飘飘荡荡,让画面凄美绝世,嘴里轻声喃呢,“啊~~~百次郎老师!”

  可惜话还没说完,一道粗如水桶的闪电在半空中直直劈到了她单薄的身上——特效很好,白骨一明一暗,接连闪烁,很是显眼。

  而镜头一转,男主角百次郎老师屁股下面的自行车很神奇的消失了,跪地仰天长啸:“啊,不——R酱!”

  画面突然凝固,只有男主角的惨叫声余音缈缈,编导语鲜血淋淋的出现在了屏幕上,透露着阴森鬼气:R酱和百次郎老师的深情虐恋又出现重大事故,下一步他们将何去何从,真爱能否战胜困难,命运又将把他们推向何方,请明日准时收看!

  北原秀次倒吸了口凉气,虎躯巨震,转眼望向小野阳子,只见她小手紧紧揪着胸口的衣服似乎还没缓过劲来,脸上的神情全是担忧,也是娇躯连颤。北原秀次犹豫了一下试探着问道:“你觉得这一集怎么样,阳子?”

  这强行狗血泼脸的电视剧真的很火吗?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丧失,还是自己的问题还是民族文化的差异?

  小野阳子小口喘息着说道:“很好看,又感人又震撼人心还留有悬念……欧尼桑觉得呢?”

  她小脸上全是期盼,小手捧在胸前似乎希望能和北原秀次意见一致。

  北原秀次沉吟了片刻,轻轻点了点头没敢说实话,哄她道:“挺好的!”不过,总是有哪里不太对劲的感觉,虐恋也不该反复折腾女主角吧,应该是导演和女主角有仇。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