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这行为真是愚蠢

  “以后下午五点半过去吃饭,然后工作到晚上十点半多,算工作五个小时,能赚4250円的样子,一周工作七天的话是29750円,算是三万日元吧,那一个月是十二万日元,还省下三十顿晚餐,似乎还不错的样子,维持生活之余说不定还能改善一下伙食……就是学习时间一下子少了许多,怎么补回来呢?现在睡眠时间是日均六个半小时,要不要改成五个小时?会不会影响身体发育?不然先看看强化智力的效果?毕竟学习效率高才是治本的办法……要是效率高,那时间短一点也影响不大。”

  北原秀次一边在肚子里算着小帐一边摸到了自家门前,手里还提着一个小食盒。这是福泽直隆送给他的,说是庆祝他人生第一次打工的贺礼——虽然只是几块不值钱的小点心,但总是一份善意。

  说真的,他挺佩服福泽直隆那中年大叔的,觉得他处理事情非常成熟,深得黄老精髓——要是小萝卜头全家都不讲理,那没什么好说的,小萝卜头再在学校里挑衅,那自己就双倍奉还,揪着小萝卜头往死里折腾,看看谁能怕了谁!但现在小萝卜头的老爹一片善意,福泽冬美那个小萝卜头再来挑衅自己真还不好意思按住往死里打了,歪招损招阴招也不太好意思用了。

  毕竟不看僧面看佛面,小萝卜头不懂道理她老爹还行——自己毕竟也不能沦落到和小萝卜头一个层面上去,那太丢人了。

  不但如此,若是小萝卜头或是雪里那二百五在学校里遇到点什么事,自己好像也不太好意思袖手旁观。

  悄然无声就帮女儿去了个强敌不说还找了个帮手,更是双赢,不但自己挺高兴他本身也没付出多少——自己又不是白拿薪水,工作尽心尽力的,绝对优秀员工!

  福泽老爹这人有点意思,不像开饭馆的,倒像是混江湖的。

  北原秀次想着心事掏出了钥匙开门,锁头刚一响走廊最里端也传来了门响,同时地上出现了一道细细的光条,还传来了甜甜的轻问声,“欧尼桑,是你吗?”

  北原秀次转头望去,笑道:“是我,阳子。”

  小野阳子推开门走了出来,有些好奇地问道:“欧尼桑怎么回来的这么晚?”

  “去打工了。”北原秀次答了一句,醒悟了过来,连忙道:“你是想看看百次郎吗?”

  “有些想,不过也有事找欧尼桑。”小野阳子背着手扭着身子有些不好意思。

  “有事?”北原秀次笑着推开了门,“那进来说吧!”

  小野阳子开心的点了点头,飞快跑回了家又跑了出来,还顺手关好了门。北原秀次听了听动静,觉得她妈妈估计还没下班——说不定这个时间正是女公关陪酒女业务繁忙的时候。

  他等小野阳子进了门后依旧虚掩了门并不关严了,免得给孩子造成心理压力,看着已经和百次郎搂成了一团的小野阳子笑道:“我先去洗把脸,随便坐,想看电视可以开,没关系的。”

  小野阳子正按着百次郎的狗头让它别舔自己,咯咯笑道:“谢谢欧尼桑,我可以喂百次郎吃东西吗?”

  北原秀次这才看到小野阳子手里拿着一个狗粮罐头,也不知道她从哪里搞来的,不由笑道:“当然可以,这是你的狗,不用问我的。”

  说完他进了洗手间洗脸洗手去了,而小野阳子兴致勃勃的开始给百次郎开罐头。等他出来时发现百次郎已经吃上了,他看着百次郎狼吞虎咽的样子轻轻叹了口气——自己就不是养宠物的那块料,看把这狗给饿的。

  再看小野阳子,她已经开了电视正等着看夜间剧《R酱,加油》,大概是想留在这里玩一会儿又怕错过了喜欢的电视节目,顿时又微微有些欣慰——还好还算能带孩子,这孩子在自己这儿也算是自在多了,不容易啊,刚见时和只发抖的小喵喵一样。

  他去倒了两杯水,又盘腿坐到了小野阳子的身边拿过了点心盒子,笑问道:“要吃吗?”

  “要吃,谢谢欧尼桑!”小野阳子欢快叫了一声,又很神秘地说道:“我也有东西要给欧尼桑!”

  “哦,是什么?”

  小野阳子像是献宝一样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皱巴巴的千元钞票和一张福利卷,笑眯眯地说道:“欧尼桑,明天我请你吃炸鸡和汉堡!”本来她是想今天请的,可惜等到晚上十一点多才等到北原秀次,也就只好明天了。

  北原秀次看了看那张千元钞又接过了福利卷细瞧了一眼,心中微酸——RB目前经济状况不太好,为了搞活经济政府偶尔会给儿童和退休老人发些福利卷,用来购买食物、文化用品等等,算是刺激消费搞活经济的一种方法。

  这张福利卷大概是小野阳子从学校里领回来的,现在拿来给他,估计是想还昨天请客吃肉的人情——不敢占便宜,生怕被人看不起,小心翼翼维持着自尊心,让人不由自主的就心生怜爱。

  至于钱……他把手放在了小野阳子的头上轻轻抚摸着,柔声问道:“又去捡瓶子了?”

  小野阳子原本脑袋在北原秀次手掌下还很开心,听到他的话突然身子一僵,整个人都不会动了。她呆了一段时间,声音有些惶恐无助,小声道:“欧尼桑看到了吗?”

  “没关系的,没关系的。”北原秀次连忙柔声安慰她。他能理解小野阳子,因为他以前也捡过,和饥饿比起来,面子那东西真是一点也不重要——当然,略有了些钱后因为以前太没面子,反而格外开始看重面子,也算是暴发户的心因。

  他估计将来自己万一发达了,搞不好也会超爱面子,成为新版暴发户。

  小野阳子的惶恐紧张,让在一边美美吃着狗粮的百次郎警觉的抬起了狗头,迟疑了一下,小心翼翼隔到了北原秀次和小野阳子中间,但它也不敢向着北原秀次呲牙,只能摇了摇尾巴冲着北原秀次谄媚地笑。

  北原秀次嫌它碍事,随手一拨将它划拉到一边,将一块麸皮点心放到了小野阳子的手里,轻轻叹了口气,再次柔声道:“真的没关系,吃点心吧。”

  小野阳子看着他温柔的神色,不像是很嫌弃的样子,又小心翼翼问道:“欧尼桑真不介意我做那种事吗?会不会觉得很丢人……”

  “不介意!”北原秀次答得斩钉截铁,“只是我觉得吧,这不是你这个年纪该做的事。”

  小野阳子低着头说道:“但我也没有零用钱,有时候需要买些东西问妈妈要钱她总是很不高兴……”

  面对实际困难北原秀次也有些沉默了,换了他倒是问题不大,自力更生便是,但现在的问题是小野阳子太小了,就连想正儿八经打工都不行——除了演艺事业,打工最小也要到国中才可以,还都是些送送报纸牛奶之类的低体力劳动,薪水极其微薄。

  他沉吟了一会儿柔声道:“那以后要是有什么必须用钱的地方告诉哥哥好了,哥哥尽力而为,就别在去车站捡瓶子了。”他也是个穷光蛋,伸出援手的行为非常之愚蠢,但他就是想做。

  人生难得几回蠢,不蠢枉少年!

  小野阳子缓缓摇头:“我不能那么做,欧尼桑。”毕竟非亲非故的,也没什么回报能力。

  “没关系的,你要真是介意哥哥对你的帮助,就当是哥哥对你的投资好了!”北原秀次笑着开了句玩笑,表情假装很认真,轻声哄她道:“阳子,我看好你的未来哦!现在你用的钱我都给你记着帐,现在要是花了100円,将来还我200円,300円也行的……400円也能商量。我估计你十年就能开始还我钱了,搞不好我能有400%的收益呢,划算极了。”

  他一副诱劝小野阳子借高利贷的样子把她逗笑了,不过她很快又迷茫起来:“我知道欧尼桑是好意,但我也不知道我未来会是什么样子……我条件这么差,将来没办法回报欧尼桑怎么办?”

  “差?哪里差了?”北原秀次托了托她的手示意她吃点心,表情真的有些认真了,“我觉得你的条件很好。阳子,绝对的潜力股!”

  小野阳子轻咬了一口麸皮点心,小心用手接着免得掉了渣子,困惑问道:“我条件好吗?”

  “当然!”北原秀次笑了笑,继续哄她道:“你看你现在很穷,这似乎看起来并不好,但我觉得这是人生中宝贵的财富——因为贫穷,你不得不积极进取,会有着强烈的成功意愿;因为贫穷,你不得不好好学习,以拥有改变贫穷的力量;因为贫穷,你将来必定敢于冒险,能在关键时刻抓住机遇——你没什么可失去的了,冒险也不怕,对不对,阳子?你比一般人成功的可能性高多了!”

  他看着有些愣神的小野阳子慢慢抚摸着她光滑的长发,“所以,没什么值得沮丧的,也没有什么值得迷茫的,现在生活中的一切痛苦折磨都是你未来成功的坚定基石,只有经过风雨而不折的树苗才有资格长成参天大树!阳子,我是真的看好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