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这算职场X骚扰吗?

  北原秀次从没有过过这种大家庭式的生活,更没看过和他年龄相近的女孩子当家作主的样子——福泽家好像是冬美那个萝卜头在处理家务,管理弟弟妹妹。

  冬美边吃饭边喂弟弟,喂完了自己也吃饱了,然后竖着耳朵听着外面动静还要检查妹妹们的功课。春菜的没问题,她温言夸奖了两句,还细问春菜零用钱够不够用,然后再看夏织夏纱的,前面的还好,看到后面脸色慢慢黑了,最后将习题册一摔扑上去左右开弓就拧住了两个妹妹一人一只耳朵,愤怒叫道:“你们上学上到狗身上去了?增加300人干90天,增加500人反而要干160天了?你们是弱智吗?”

  真~弱智雪里正委屈的跪在一边高举着书,看着她还没吃完的半碗饭伤心——她压根就没做功课,不过她看着惨叫的夏织夏纱突然又乐了,眉开眼笑很是幸灾乐祸,毫无姐妹之情。

  夏织和夏纱面面相觑,那个小白脸不是说是年级二位,比大姐还厉害吗?他给的答案不对?不能吧……

  “是不是挤不开?”双胞胎里的夏纱还想狡辩,护着耳朵想求得一线生机。

  冬美更怒了,手里拧了个三百六十度,“混蛋,这是数学题,又没让你真修大桥!”

  “啊,好疼!”

  她们俩刚才只顾着窃喜外加心里嘲笑北原秀次是个笨蛋了,根本没多想,这会一听也觉出不对味了,被大姐把耳朵扯得老长,眼泪汪汪之余一起恨恨望向北原秀次,这坏蛋敢害我们!

  但两张小嘴动了动却没说什么,最后颓然低下了头——大姐最恨偷懒了,说了就不是智商问题而是态度问题了,挨罚会更重。

  北原秀次笑了笑,放下筷子低头道:“多谢款待,我吃饱了。”

  冬美看了他一眼,犹豫了一下丢掉了两个妹妹,低着头隐蔽的撇了撇嘴,施礼客气道:“款待不周,多多包涵,请去工作吧!”

  她跪坐在那里低着头,穿着雪白袜子的小脚丫垫在屁股下面看起来整个人更显娇小,乌发齐眉,猛一看真有三分娇俏,三分可爱——如果不是刚修理完妹妹两道眉毛还没放平,有些杀气腾腾,那至少也得各算八分。

  北原秀次对她的改变依旧有些诧异,不过她这副样子真的很有小老板娘的姿态。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让这小萝卜头吃错了药,便也客气了些,回礼道:“我会努力工作的。”

  说完他冲其他人点了点头便出去了。夏织和夏纱愤怒地盯着他的背影,转而又偷偷对视一眼,夏织出言小声挑拔道:“大姐姐,这小子以前欺负过你,你怎么对他客气起来了?别管什么你们两个人私下解决了,咱们以前也没讲求过单打独斗!我们帮你,今晚我们一起出动在路边埋伏他,我们五个打一个,保证能报仇雪恨!”

  夏纱在一旁点头附和:“没错,我们帮你!”让这两个讨厌鬼去打,一个暴躁整天管人,一个一肚子坏水,都不是好人,最好两败俱伤!

  北原秀次刚掩上了门冬美立刻弹跳了起来,又一把扯住夏织的耳朵,怒道:“说什么胡话,做人要正直宽容,心胸开阔,不准行卑鄙之事,别整天想些阴谋诡计!”

  爸爸说的还是有点道理的,身为大姐必须给妹妹和弟弟竖立起良好榜样——以后要更加严格的管理这些家伙,也不能守着他们的面再骂小白脸了!

  但听她这么说,耳朵被扯得生疼的夏织,罚跪的雪里,正收拾碗筷的春菜以及准备逃走的夏纱一起望了过来,目光是满是惊讶——幻听了?这话是大姐说的话?这还是那个大姐吗?还是那个以前被人打了一下就要早上五点钟埋伏在路边要套人麻袋打人闷棍的大姐吗?

  冬美被妹妹们这么看着顿时有些羞恼,暴跳如雷道:“看什么看,我不能说这样的话吗?他在我们家打工,已经付了钱了当然要哄着他好好干活才能回本!”

  “那大姐真要和他一个人解决吗?”

  “当然,我早晚有一天要让他跪地求饶,向我忏悔对我做过的一切!不过是堂堂正正的,用老爹也挑不出毛病的方式正大光明的击败他!”冬美抿着嘴,月牙眼中眼神坚定——一生之敌,哪怕再过三十年也要和他清算旧帐!

  复仇是人生三大极乐之一,没什么比报复别人更快乐了!

  春菜看着紧紧抿着嘴露着两个浅浅梨涡的大姐,默默点头:还好,只是虚惊一场,依旧是那个小心眼爱记仇的姐姐。

  冬美环顾室内,发现弟弟不算,妹妹们都在轻轻点头,特别是春菜这乖孩子,还若有所思的样子,似乎领会上级精神颇深,微感满意道:“以后你们都要向我学习,正直,讲道理,宽容待人,明白了吗?”

  …………

  刚到了晚上七点左右,居酒屋里猛然就热闹了起来,开始有三三俩俩的上班族相约而来,坐下喝酒聊天,有些人还顺便解决晚餐问题。

  北原秀次给福泽直隆打着下手,随着他的吩咐做事,或是切菜装盘,或是帮忙做食材预处理,又面对着炉灶,很快也是一头薄汗。

  福泽直隆一边掌着勺一边看了他一眼,笑道:“刚开始干北原君不要太勉强,累了可以休息一下。”

  北原秀次笑道:“我没问题。请,面衣裹好了。”

  福泽直隆接过虾放入进了油锅,看了一眼又低头忙起来了北原秀次,目露欣赏之意——看人不需要多久,一言一行一举一动足已。这年轻人做事动作麻利效率高,说话却又没有一般少年人常有的那种不知世事的傲气,给人感觉很是踏实稳重,真的很不错。

  更重要的是,他工作中嘴角上挂着笑容——一定是认真投入工作时产生的愉悦感造成的!自己果然没看走眼,这是一位相当优秀的年轻人,在这个浮躁的社会中很少见了。

  真希望大女能和这样的年轻人成为朋友,别白废了自己一片苦心……

  北原秀次对这中年大叔也感觉很好,觉得他很有宽厚长者的样子,没有那种“老子年纪大就是有资格教训你”的讨厌姿态,人确实不错的,而且在这里打工赚钱之余还有意外收获,挺好。

  他一板一眼按着【家庭料理】技能里的思维印记进行着操作,该剥虾线的剥虾线,该剔鱼骨的剔鱼骨,该串肉串的串肉串,满心喜悦的看着技能经验一点一点增加——估计这次能加点智力,等加多了智力看看效果如何,要是好的话就想办法找些技能把智力刷高一点,也算学习起来磨刀不误砍柴工。

  这是北原秀次第一天上岗,不放心的春菜也在一边帮忙,不过却觉得少有的轻闲——北原秀次把活都抢着干了,生怕经验少了一点。

  好勤快的家伙,对这样的人春菜也难免心生好感,不过她看着北原秀次嘴角的浅浅笑容更是一肚子奇怪。工作又不是玩耍,有什么可高兴的?她就算再静气也只是个十四岁的准少女,终于忍不住问道:“你在笑什么?”

  北原秀次讶然,片刻后笑问道:“我有笑吗?”他自己真没注意。

  春菜轻轻点了点头,北原秀次微微有些不好意思,估计是刷经验太开心了,不过这不太好解释便随口笑着应付了一句“我平时就这样的”,然后赶紧错开了话题,向水池那儿呶了呶嘴笑问道:“不是说今晚让她们两个休息吗?”

  那里夏织和夏纱正垂头丧气的洗着碗筷酒杯,春菜看了一眼,轻声道:“功课应付了事出了低级错误,大姐很生气,把她们的休假取消了,换成了我……不过我现在没事,也过来帮帮忙。”

  “原来是这样。”北原秀次笑了笑,看了看那两个倒霉蛋——活该,让你们偷懒耍奸不动脑子。

  他接着望向了大堂,那里冬美和雪里正充任跑堂小二,冬美负责点单、报单以及结帐,雪里负责笑脸迎客、端菜端酒以及收拾桌子。

  他目光刚落到冬美身上就见她跑了过来说道:“三号桌要加一份煮花生一份盐毛豆,再拿瓶冰的小烧。”接着又大叫道,“雪里,六号桌追加两杯生啤!”

  她忙得乱七八糟,两头说话头也不抬,还在腰间挂着的小本本上记着,免得过会儿结错了帐吃了亏。

  “OK,煮花生一份,盐毛豆一份。给,冰的小烧,拿好。”北原秀次重复了一遍菜名——这些现成小菜装碟切盘之类的事都算他的——又转身从冰箱里拿出冰好的清酒给她。

  冬美接过就捧着去了,客客气气给客人放到桌上,笑眯眯地叫道:“请慢用!”然后又默算了算感觉能从这几头肥羊身上能刮下不少油,开心一笑便掉头冲着另一桌去了。

  北原秀次一边把下酒菜装碟一边看着冬美在那里跑来跑去,见她小脸上硬是跑出了红晕,包头巾下的头发也有些微微汗湿,袖子也挽了起来,围裙紧紧系在腰间,让臀部的曲线格外突出,像是一个漂亮的心型——没想到这小萝卜头没胸倒有屁股,难得。

  “你……在看我姐姐的屁股?”

  北原秀次一愣,转头望去正对上春菜锐利的目光,本能便道:“没有,只是没想到店里生意这么好。”他心里也有些发虚,这算职场X骚扰吗?

  春菜目光中还是有些怀疑,不过她也没抓到什么证据,便回答道:“只是七点到九点半这段时间生意还可以,再往后就不太好了。”

  “为什么?”

  “这段时间下班的人多,大多数居酒屋里都爆满,等时间再往后喝第二场第三场的人就不会选我们这儿了……不过也没关系,现在这样也不错,免得营业到太晚。”

  北原秀次看了看客流高峰期也没坐满的店里,点了点头笑道:“原来是这样。”

  大概可能是这家居酒屋里没什么特色吧,下酒菜一般般,酒也是大路货色,只能趁别的居酒屋太挤了捡些漏子。

  不过这不关他的事,他就是个打小时工的,怎么吸引客人是老板该考虑的事。他看着雪里跑了过来,连忙将煮花生和盐毛豆放到了柜台上,笑道:“三号桌的!”

  雪里乐颠颠又去了。

  …………

  忙碌的时间过得格外快,时间转眼就到了快十点,果然如同春菜所说,出去的客人明显比进来的客人多了,很快居酒室里就剩下几桌喝高了不想挪地方的醉鬼。

  福泽直隆也喝上了,他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了个扁平酒壶慢慢呷着,拿毛巾擦了擦头上的汗,声音有些虚弱,轻声道:“辛苦了,北原君。”

  “您也辛苦了!”北原秀次入乡随俗也客气了一句。这会儿春菜已经不在他身边,八成感觉帮厨有北原秀次一个人就够了——她看起来也挺累的,可能早早便去睡了。

  夏织和夏纱也是,已经被冬美赶回了房间带着秋太郎睡觉去了——这两个跑得飞快,明显根本不想帮家里干活。

  他听着福泽直隆的声音不太对,仔细看了看他的脸色,发现腊黄得更厉害了,不由又关切问道:“您身体不舒服吗?”

  “没事,老毛病了。来一口吗?浊酒,没多少度数的。”福泽直隆摇头笑着递了酒壶过来。

  “啊,不了,谢谢!”北原秀次连忙婉拒,然后犹豫了一下,看对方不想提身体问题便问道:“福泽先生,我该工作到几点?”

  福泽直隆轻呷着酒神情惬意,随口道:“都可以,前面电车站的末班电车是十一点零五分,要是家远可以这个时间下班,不然想等到闭店再走也可以。”

  北原秀次道谢一声,觉得这可能是两辈子打工生涯中遇到的最好说话的老板了。他四处看了看,觉得厨房有些杂乱——他是最受不到乱糟糟的了,像是有强迫症,便挽了挽袖子收拾了起来。

  福泽直隆又轻咳了一声,抿了口酒,倚在厨房灶台上没动,只是目光在北原秀次身上停留一下,又再看看自家大女儿。

  希望事情能往好的方向转变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