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你们全家是假的RB人吧?

  “书?什么书?”雪里的精神头根本就不在这儿,等北原秀次扬了扬那本《针灸精髓录》才反应过来,笑呵呵说道:“这些啊,是我老爹的。”

  “福泽先生会中医?”这就是些令人吃惊了,中医在国内都有些势微了,不过墙内开花墙外香,在附近各国倒是挺流行的——RB还好点,韩国更厉害!不过依宇宙思密达的性子理所当然改了个名字叫“韩医”,汉方也改成了“韩方”,说不定哪天就又拿去申遗了。

  “对啊,他在中国待过一段时间,我妈妈就是他在中国认识的。”

  “原来你父母都去过中国……去干什么?”北原秀次更好奇了。

  “妈妈是在中国留学,老爹好像在游历,也不知道游什么,反正他又死皮赖脸跟着我妈妈回来了,后来就结婚了。”

  北原秀次没想到还问出了人家父母的恋爱史,微微有些尴尬,错开了话题拍了拍书笑道:“拿中医当爱好,这真是挺少见的。”

  真的少见,有种渔夫喜欢插花的喜感。

  雪里已经坐下流着口水等着开吃了,随口道:“不是爱好呀,我爸开过医馆。”

  北原秀次愣了,开过医馆?从大夫转职成厨子了吗?这跨度有些大啊!不由问道:“那怎么现在开居酒屋了?”

  “学艺不精干不下去了呗,好像还赔了一些钱……之前是开剑道馆的,没人学,招不到学员,山穷水尽才改了医馆,医馆也没干多久就黄了,又改成了居酒屋,这才干了一年多,前途叵测。”福泽雪里严格来说,绝对是个坦率的好姑娘,也没把北原秀次当外人,真是有什么说什么。

  “这……”北原秀次真没想到福泽老爹还有这种经历,而雪里完全不在意,依旧没心没肺,一包欢乐:“你也别吃惊,我妈以前说了,我老爹是一流的酒鬼,二流的剑士,三流的大夫,四流的厨子,五流的老公,哈哈哈!”

  她自己乐了一会儿,又很神秘的趴在北原秀次的肩头说道:“别看我老爹现在一本正经的,喝了酒之后就是个糊涂蛋,也不知道我妈怎么鱼目混珠嫁了他。”

  她嘴里温温的气息吹进了北原秀次的耳朵里,还隐隐透着淡淡的花蜜甜味,肩头的触觉更是绵软中带着弹性,这让北原秀次忍不住歪了歪头看了她一眼——你不是你老爹喝醉了生出来的吧?和我说这些真的合适吗?咱们男女有别吧,你趴在我身上真的好吗?

  雪里不在意别人怎么看她,很无所谓,说完又回去了,鸭子坐占了好大一块地方,还前后摇晃着身子,胸前波涛汹涌,而门一开冬美进来了,斜了她一眼,放下手里的锅就给了她后脑勺一巴掌,怒道:“坐有坐样,给我坐好了!”

  这一巴掌是真的响,北原秀次在旁边听了都头皮发麻,而雪里立马老实了,把两只脚丫子塞到了屁股底下,摸着后脑勺可怜兮兮。

  春菜也进来了,很有技巧的托着两个大托盘,上面是些菜碟子。

  冬美镇压了雪里后也不看北原秀次,直接开始盛汤盛饭,而北原秀次犹豫了一下看了看门口,不见福泽直隆的身影,不由向雪里问道:“福泽先生不一起吃吗?”

  雪里没答,正专心流口水呢,没想到冬美接话了。她歪着头也不看北原秀次,像是对着一个隐形人在说话,“他要在外面看店,以防突然来了客人。不用管他,平时他都是收了店才吃的……你也安心吃饭,我不希望我们之间的事涉及到我的弟弟妹妹,工作是工作,我们的恩怨是我们的恩怨,不能混在一起,所以我们的事我们私下自己解决——公平公正的解决!但你对我的侮辱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早晚有一天我要和你清算旧帐!”

  雪里在旁边也连连点头:“没错,刚才在外面姐姐和我们说了,这是她和你之间的事,是你们之间的爱恨交织,和我们无关,不让我们插手,该怎么和你相处就怎么相处……”她话没说完后脑勺又挨了一巴掌,冬美羞恼叫道:“别乱用成语!”

  雪里被打得脑袋直晃,小声嘟囔道:“人家想说话文雅一点嘛,意思对不就行了,整天在意那么多干什么……”

  北原秀次有些惊讶,不是因为雪里,那二百五不用理她,只是仔细看了一眼冬美,发现她的表情虽然比较难看,小脸发黑,但却不像是虚言,顿时有些诧异——这小萝卜头开始讲理了?今天太阳从西方升起北方落下的?

  不过他无所谓,笑道:“随时恭候!”

  冬美轻轻哼了一声,盛好了汤——竟然也有北原秀次的,但北原秀次看了看别人的,发现豆腐硬是比别人少两块,也不知道她是不是故意的。

  晚餐很简单,就是米饭、味噌豆腐汤、纳豆、煎鱼糕、酱菜、盐腌鱼、炒菜——这属于RB正常的家庭式晚餐,都是常见的料理,算是简朴范围内的。不过北原秀次没什么意见,他是来这里打工的,又不是来作客的,工作餐而已,人家全家都吃这个,难道单单因为他就上大鱼大肉吗?

  他随着众人叫了一声“我开动了”便轻轻端起碗喝了一口热乎乎的味噌豆腐汤,顿时有些微微诧异——不是说多难吃,但问题是也绝对称不上好吃,只能说是平平常常。他看这家居酒屋里淘米煮蛋都很用心,务求精细,还以为菜品会很好,没想到真的只能算是一般般。

  莫非是自己口味和RB人不同?很有可能……

  他拔了拔米饭,见米粒晶莹剔透,果然比以前自己煮的好,再准备去夹一筷子“中华料理”——RB管炒菜都叫中华料理,其实就是清炒鲜蔬——却愕然发现刚才还明明有两盘的,现在只有两个空盘盛着一些淡绿色的汤汁。

  哦,不,还有一根短短小小的菜梗……

  他愣住了,抬头望去,却见冬美左右开弓,给自己填一勺米饭,又给秋太郎填一勺蔬菜,再自己喝一口汤,又给秋太郎填一勺米板,一边喂孩子一边吃,小腮帮子鼓鼓的和小仓鼠一样;春菜倒是吃得慢斯条理,只是碗上盖着厚厚的一层菜,依旧冷静非常;夏织和夏纱不断互相夹菜,而且没有惯用手,筷子左右手不停互换,四只手臂起起落落,笼罩了整张餐桌,互相之间又配合默契,让人眼花缭乱,而身边的雪里正发出了喂猪一般的声音,头埋在一个盆里……

  北原秀次更愣了,你为什么会有个盆?他伸头看了一眼,发现里面满满都是拌饭,而且里面还夹杂了一些今天没有的菜色。

  雪里抬头抹了一把嘴,含糊问道:“你怎么不吃?是嫌味道不好如鲠在喉吗?我都和你说过了,我老爹就是个四流的厨子,凑合着来吧!”

  “啊,不,味道很好!”北原秀次违心夸了一句,好奇问道:“你为什么和大家吃的不一样?”

  雪里嘴角还有半截鱼尾巴,随着她说话一翘一翘的,“这个啊,这个是昨天给我留的饭,不能浪费了……那个,你要尝尝吗?我可以分你一点。”她说到最后有些不舍,还很犹豫。

  北原秀次连忙推拒:“不了,多谢,你请慢用。”你都吃得和猪拱过一样了,我真的下不了嘴,好意心领了。而且你这样子好像也就是客套一下,没打算真分给我吧?

  雪里松了一口大气,赶紧说道:“那你也快吃,慢了就什么也没有了!”说完她很是豪爽的将盆端起来又是一场猛扒。

  北原秀次连忙再看向餐桌,发现连腌鱼也几乎不见了,只有两个小小的鱼头躺在盘子是翻白眼,一副死不瞑目的模样。

  行吧,吃鱼头补脑。

  他刚伸出筷子去,身边猛然一阵恶风,眼一花就见雪里夹着两个鱼头丢进了嘴里,嚼得“咔咔”直响,接着又是一阵猛扒饭。

  冬美在桌子另一头盛饭,还训斥秋太郎道:“快四岁了,已经是男子汉了,吃一碗饭怎么行,再吃一碗!不准剩下!嗯?这是什么表情?不准哭,敢哭就揍你!”

  整个餐桌上都闹哄哄的,雪里在喂猪,冬美在训孩子,春菜在小声劝,夏织和夏纱抢完了菜又开始内斗,互相吃对方碗里的……

  北原秀次真是无语了,你们全家是假的RB人吧?日剧里不是这样的,都是大家慢慢吃,细嚼慢咽,互相客气的!

  他真的无力吐槽,夹了一根酱菜回来,也开始往嘴里扒饭,而桌上除了酱菜纳豆其它的基本都阵亡了,万幸味噌汤够多,也能勉强凑合一顿。

  他吃了一碗饭,喝了一碗汤,冬美远远看了他一眼,撇了撇嘴命令道:“春菜,给他添饭添汤。”

  这小白脸吃这么多……

  “多谢了!”北原秀次把空碗交了出去,他身边的雪里也是抹着嘴将盆一伸,含糊道:“春菜,给我也添点,算了,添满……”说着她看了冬美一眼,声音改小了些,讪讪道:“先添半碗吧!”

  北原秀次讶然看了她一眼,原来你用的不是盆,而是你的专用饭碗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