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不想当大夫的厨子不是好爸爸

  居酒屋其实对厨艺要求并不高,毕竟这里是喝酒聊天的场所,下酒菜能凑合得过去便行了。春菜领着北原秀次在厨房里兜了不到半小时,发现北原秀次一听就会,搭上手就能干,转眼便没了东西可教。

  她本来也会的也不多,看技能名便知道了——家庭料理,十分初级的水准。

  但就是这样已经让她警惕万分了,怀疑北原秀次智商超人,沉默了一会儿吩咐道:“那麻烦你先煮七十个蛋,十个萝卜剥纸,十个萝卜暗刀切块,片出五碟豆腐。”

  北原秀次笑着应了一声:“交给我吧!”

  他开始分批煮蛋,这让本来想提醒他的春菜话又憋回了肚子里,在他身边站了一会儿无事可做,便转头去洗菜了,同时吩咐夏织和夏纱道:“今天不用你们了,可以休息一晚……不过先把功课做完,过会儿大姐肯定检查,要是有错你们知道下场!”

  夏织和夏纱怔了片刻,眼中猛然热泪滚滚,颤声道:“不……不用干活了吗?”她们也不等春菜回答,对视一眼便齐齐丢下手里的蔬菜一起向着楼道口冲去,结果两个人一起挤在了门口。她们谁也不让谁,就在那儿挤啊挤的两个人硬挤了进去,直接跑了。

  那边北原秀次搅着蛋也是有些好奇,这家居酒屋竟然连蛋都要分着煮,就为了一个鸡蛋蛋黄在中心——虽然鸡蛋蛋黄贴在蛋壳上确实挺闹心的,也不好看,但乐意下这种工夫,这家店对待料理很精细啊!

  他环顾了一下居酒屋,面积不算小,铺着桐油木地板,而且这木地板看着还挺眼熟的。大堂内有七八张桌子,墙边立着几个大啤酒桶,墙上贴着酒品海报画和手写的菜单,屋子一角还挂着个神翕,一只小小的狐狸端坐正中,白脸长尾红眼斜挑飞起,好像是稻荷神的使者——也有可能就是指稻荷神本尊,狐狸使者的形象深入人心,在很多地方都把稻荷神的人形态顶掉了。

  他以前没注意过居酒屋,眼下看着十分新鲜,就是地板觉得有些古怪,有种不该是这种地板的异样感,其他倒是没什么。

  他正满是好奇的看着,却见布帘子一撩,福泽冬美走了出来。她已经换了衣服,也穿着宽袖细蓝布的吴服,套着白色的短围裙,头上还包上了雪白的头巾,翘着两个角儿像是两只兽耳,身子又小,看起来倒是萌了几分,不过小脸阴阴的,依旧臭着脸丝毫不讨人喜欢。

  她站在大堂中间环顾了一圈,目光从北原秀次脸上滑过好像没看到,突然叫道:“雪里呢?是不是又跑出去玩了?”

  雪里从店外探进了头,乐呵呵道:“没有,在这儿呢!那个……姐姐,我刚搬完东西!”她一边说着话,身子还一扭一扭的,似乎在向后摆手,让什么人快点离开。

  冬美脸色略好看了些,命令道:“去把功课做了。”

  雪里一竖大拇指:“妥妥的!”说完又缩头不见了人影。

  冬美又在大堂里转了起来,这里摸摸那里看看,过了会儿干脆抄起抹布擦了起来,一副小老板娘的架势。

  北原秀次看了几眼便专心于自己的工作——不管和小萝卜头有没有仇,拿了人家的工钱最少要把工作干好,让人挑不出毛病,做到问心无愧!

  春菜不时过来看几眼,发现北原秀次比她这个熟手也不弱多少,似乎在这儿已经干了好久,心中更奇,但不想问北原秀次,只能憋在心里。

  又过了一小会儿,福泽直隆拍了拍手,笑道:“好了,先吃饭吧!客人马上就要到了!”

  北原秀次停了手,见春菜去抱电饭煲,连忙上前接过。春菜望了他一眼,微微低头表示感谢,然后引着他向着楼道口走去,还帮他撩起了布帘子。北原秀次进了楼道看了一眼,有些出乎意料,这楼道竟然很长,好像还通往别的地方,但还没看几眼便被春菜带进了一个房间。

  这房间看来就是福泽家内部公用的活动空间了,有着一张长条矮桌,地上散落着很多坐垫,而夏织夏纱已经在这儿了,正埋头凑在一起做功课,看样子像是在互相抄,也不知道谁抄谁的。桌子头上还有一个三四岁的小男孩正趴着画蜡笔画。春菜望了一眼,给北原秀次介绍道:“这是我们的弟弟秋太郎。”

  北原秀次默算了一下,顿时恍然大悟——难怪福泽家的老爹总感觉中气不足的样子,这是生了六个孩子啊!异卵双胞胎冬美雪里,老三春菜,同卵双胞胎夏织夏纱,地里一棵独苗秋太郎……六个,厉害,累坏了吧?

  不过他犹豫了一下,试探着问道:“令堂……”

  春菜面无表情:“两年多前过世了。”

  “抱歉!”北原秀次微微低头致歉,而春菜没再说什么,示意他可以随意,然后转身又出去了。北原秀次坐了一会儿,无事可干,便望向福泽家二代唯一男丁秋太郎,发现他正很细心的画着一张怪兽图,满是孩童的想象力,可惜是画在了一张有字的纸上,而秋太郎也不怕生,见北原秀次凑过来咧嘴一笑,一口白生生奶牙露着个黑窟窿——这小家伙没有门牙。

  北原秀次挺喜欢孩子的,冲他和善一笑,又看他画了几笔,伸手摸起了他身边的一本书——有好几本,这孩子画画就拿这些书垫着。

  他瞧了瞧封面,有些惊讶地发现竟然是中文——不是日语中夹杂着的汉字,就是简体中文——书名《针灸精髓录》。他吃惊之下又拿起了一本,这本是日语的,不过是译本,书名是《奇经通解》,再拿起一本,也是译本,《汉方大全》。

  北原秀次更吃惊了,连翻了翻发现全是医书——这是什么情况?厨子家为什么有这么多医书?不想当个好医生的厨子不是个好爸爸?

  他好久没看到简体汉字了,一时很有亲切感,随手翻了开来,不料眼前浮现出了一个对话框:是否学习技能【针灸:南派】?

  针灸吗?好像没什么用啊!

  不过北原秀次还是选了是,准备回头想办法弄到初阶升一级骗几个属性点也好。他一阵头晕后又翻开了那本【汉药大全】,果然又有提示:是否将【药学】与【针灸:南派】融合为【医术】?

  已经学开头了,融合了效果更好,属于不学白不学。他毫不犹豫便选了是,一时之间被庞大的信息差点挤破了脑袋,一阵眩晕欲呕。他强忍着不适喘了几口气,把手边几本书都学了,正晕晕乎乎之间,却听耳边传来一声又软又糯的轻唤声,“欧尼酱……”声音不但酥又嗲,而且还自带回声共鸣效果。

  北原秀次揉了揉太阳穴,竟然发现【医术】经验+1,无语了片刻,转头望去却见夏织和夏纱不知什么时候凑到了自己身前。

  她们长得一个模样,瓜子脸,细眉圆眼很是可爱,小腮红红,留着黑长直的发型,露出的耳尖上还有一层淡淡的绒毛,留海平平整整,乌黑亮丽更是衬得小脸白嫩非常。

  她们这会儿一起跪坐在北原秀次身前眨着大眼睛,眼睫毛轻颤不止,小手捧在胸前显得格外呆萌可爱,完全没有不久前打架时手持长棍准备把人***的阴毒样儿。

  真的像两个纯真的小天使,不过北原秀次被她们叫得背后汗毛都竖起来了,防备着肢体接触被坑了,含笑问道:“两位福泽小姐有什么事吗?”毕竟是雇主的女儿,还是要客气几分的。

  “叫我夏织(纱)就好,欧尼酱!”她们歪头齐声说道,声线酥得要命,然后将手里的练习册向前一伸,齐齐指着一道题可怜巴巴地说道:“这个题答案是什么,欧尼酱这么聪明,告诉我们吧,求求你了!”

  北原秀次扫了一眼练习册,粗粗估计大概也就是三四年级的水平,就算这会儿有些头晕脑胀也没有半点压力,默算了一下说道:“八分之一。”

  “这道呢?这道好难的,欧尼酱知道吗?”她们分工明确,一个问一个把答案记在了练习册上。

  “A先到,比B快九分钟。”

  “欧尼酱好厉害!”两个小丫头挤在北原秀次膝前,眼中是崇拜的光芒,“这道呢?”

  “这道是……”北原秀次刚才学技能接受了大量信息,脑子有些被挤迷糊了,这会儿才反应过来——这两个小丫头在利用他做作业!

  若是让他教,本着与人为善的处事原则,北原秀次八成会耐心解讲,但若只是骗答案,那就不好意思了。

  他沉吟了片刻,笑道:“这道确实有些难度,答案是89。”比真正的答案个位数+1。

  “这道呢?”

  “分成9组才可以成立,同时余数是25。”半对半错的答案。

  夏织和夏纱对视了一眼,小脸上齐齐浮出了笑意,不过很快就掩去了,齐齐酥声道:“欧尼酱真厉害,欧尼酱至高……这道呢?”

  “这座桥添三百名工人需要90天完工,添五百名工人需要160天完工。”

  “哇,好厉……”她们两个夸了一半,突然耳朵齐齐一抖,根本没有半点犹豫,一起滚过了桌子,肩并着肩继续写作业,好像刚才一切都没发生过。

  北原秀次哑然失笑,这福泽家都是些人才啊!他转头向着门口望去,果然发现雪里抱着一摞碗碟和一个大食盒冲了进来,嘴里还笑呵呵打着招呼:“久等了吧!大姐和我们说了几句话,唠唠叨叨害吃饭时间都少了。”

  北原秀次起身帮着雪里摆放碗筷,也不方便问她们姐妹之间的私语,便笑问道:“雪里,这些书是怎么回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