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地狱无门自进来

  “打工?”内田雄马是个碎嘴子,能插话从不放过,探过头来好奇问道:“好好的去受那份闲气干什么?”

  北原秀次坦率道:“赚点生活费。”他也不是没钱了,手里还有近八万日元,但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也不能真傻到手里一文没有,下顿饭没着落了才想着去赚钱。

  内田雄马说话也没过脑子,张口就道:“生活费让家里寄过来不就……”他说了一半式岛律就猛然掐了他一把,让他痛得闭上了嘴,这才转而柔声向北原秀次问道:“北原君是想减轻家里负担吗?”

  他的声音小心翼翼,柔得像是添了三勺野生蜂蜜。

  北原秀次点了点头,他有些不好意思张嘴问这身体原主人的父母要钱,有种奇怪的背德感,甚至不想去考虑算不算自己杀了他们的孩子——毕竟不是战争年代了啊!

  式岛律眼神更温柔了,不过他也是刚升上高一,没有打工经验,对这些还真不太了解,只是迟疑着说道:“咱们学校好像不反对打工,但具体情况我也不太清楚……要不要我替你去学生会问一下?”

  北原秀次有些吃惊:“学生会还管这个?”

  式岛律理所当然道:“当然,所有和学生相关的事务学生会都要管,这就是他们存在的意义。”

  听起来和个独立小政府一样,北原秀次笑了笑说道:“那我放了学去学生会问问。”

  式岛律眼神带着期盼:“要不要我……我和雄马陪你一起去,北原君?”

  北原秀次婉言拒绝道:“不用了,阿律,我自己就可以了!”

  式岛律有些失望,遗憾道:“那好吧!北原君要是在生活上遇到……遇到困难的话,请不要有所顾忌,说出来我……不,大家一起想办法。”他说的有些忐忑不安,好像生怕就伤害到了北原秀次的自尊心,而北原秀次没那么小心眼儿,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表示自己知道了——这式岛律人真是挺不错的。

  转眼之间到了上课时间,式岛律还有些依依不舍想再聊几句,但也只能回了座位。北原秀次将下午去学生会的事记在了手机提醒目录中,免得学晕了头下午莫名其妙直接回了家——打工也是迫不得已,他倒是一天想学十几个小时,但没那个条件。这就是人与人先天条件的不同,有些人生下来就注定一生衣食无忧了,有些人就得绞尽脑汁拼命努力才能三餐一饱,甚至拼命努力到人生最后也不一定比得上那些会投胎的刚生出来的状态。

  北原秀次准备去打工了更不敢浪费时间,专心致志听着课,全神投入之下没什么感觉就到了下午放学的时间。

  他告别了要参加社团活动的式岛律和内田雄马,自行去了学生会。那里有位学生会干事接待了他,是位二年级的学姐,细心温柔,倒是挺有政府公务员的风范,不但细心给他讲解了法律及校规关于高校生打工的要求,还给了他一份打工授权书和推荐打工店铺清单。

  按照法律要求,高校生是可以打工的,收入受国家保护,享受公共普通工伤保险,但打工行业受限制,不能进入风俗业,娱乐业也大多不许,像是卡拉OK、酒吧、舞厅、夜总会、游艺厅之类都不行——这些得上大学后才可以。

  比较高危的像是建筑行业之类也不认同,基本上剩下的都是些超市、便利店、料理屋、游乐园之类的,全是些不会轻易受到人身伤害的工作场所。

  时间上同样也做了严格限制,毕竟学生的主业是学习,不可能允许把精力全消耗在打工上。理论上一周不能超过35小时,同时私立大福学园规定打工时间一周不能超过28小时,不过学生会的学姐很有技巧的暗示了——监督不过来,多多少少超点不要紧,只要保证学校方面的出席率没问题就行,但如果学力测验中分数发生了巨大波动,班级担当教师是有权禁止再参加打工活动的。

  至于那份打工授权书,不但写明了他的学校姓名班级,到了打工地点后还要请老板签字盖章,等拿回来后再交到学生会去入档,这样就算将来打工中受到了不公平的对待,比如强迫超时劳动、强迫从事高危工种、薪水无故被扣甚至拖欠薪水之类的,可以回来找学生会,学生会会联络校方,然后带着律师去找对方算帐——算是对学生的保护。

  北原秀次道谢后拿着文件出了社团活动大楼,觉得学生会倒也不能小瞧了,行事说话看起来很是正式规范,简直就是在为培养未来的公务人员做准备。

  他站在楼门口翻了翻手里的文件,对打工授权书没什么意见。学生会又不抽头抽税的,入个档还算是个保险,挺不错的。他主要精力放在了推荐打工店铺表上,翻看了一下真是五花八门,从杂志模特招募到周末去幼儿园看孩子什么都有,足足数百条。

  他拿出了笔,把离公寓和学校较远的先划掉,把纯粹零工干不长久不稳定的也划掉,还余下近百条,然后他按薪水高低和路程远近综合排了序,随即便踏上了寻工之路。

  ……

  北原秀次寻工之路并不算顺利,他优先挑了介与他公寓和学校之间的区,这样往来比较方便,但大概是离学校太近的缘故,连问了四五家却发现坑早就被人占了,看样子学校里想打工的也不止他一个。

  RB高中生打工率在30%以上,这也算是正常现象,更何况这附近有好几所学校,学生并不少,而且不少岗位还都是优先招女生的,大概是女生比较养眼也好管理,所以很受欢迎。

  他也不气馁,气馁天上也不会掉馅饼,开始向着更远的地方赶去,转去了隔壁区,和公寓学校成了三角形,玩不成三点一线了。

  这里是个商业街区,推荐打工地点还是比较多的,他又捡着时薪高的先问了一家咖啡厅,果然被拒,人家也想招个高中女生,又问了一家点心店,来晚一步,昨天这家店刚招到人,暂时不缺人手了,最后他停在了一家居酒屋门前。

  这前居酒屋门大开着正在营业,门口挂着门帘,几块蓝色的粗布漂漂荡荡隔绝着内外视线,而且上面还印有“匠心纯味”四个白字。他抬头看了看招牌,是“纯味屋”没错,便一掀帘子走了进去,却见这时时间还早,店里空无食客,只有一个穿着国中校服的女生正在擦桌子,听到动静回过头来鞠躬道:“欢迎光临!”

  “你好!”北原秀次欠了欠身打了个招呼,“请问店主在吗?”

  “暂时不在,请问您有什么事吗?”那国中小女生仔细看了北原秀次一眼,觉得他不像是客人,不过也没什么特别的反应,小脸上还是平静无波,依旧很有礼貌的用了敬语。

  北原秀次拿出了打工授权书客气道:“听说你们这儿招人,现在还需要人手吗?这是我的简历。”

  那国中小女生放下抹布走了过去,微微低头后很有礼貌的双手接过了授权书,嘴里轻声道:“抱歉,我没听说要招人的事情,其实我们店里暂时也没打算……”她说着话看了一眼授权书,目光在北原秀次的名字上一凝,再快速看了一眼学校和班级,顿时对上了号——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自进来!

  那个毫无人性的小白脸原来就是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