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我想去打工

  翌日。

  北原秀次依旧早早出了门赶往学校,但不料遇到了一季一次的关中动漫大会,整条电车线人山人海,各种妖魔鬼怪横行——很多人通过这条线路中转赶去县立体育馆,要不是他练过差点被挤成了纸片人。

  中国人也挺多的,但这种情况也就春运能有一拼了,普通时间真没有这种需要车站执勤人员把人硬往车里塞的时候。他缺乏这种硬挤的经验,略一犹豫就错过了原本准备乘坐的那一班车,结果到学校的时候略晚了些。

  他刚进了门内田雄马就迎了上来,伸手接过了他手里的书包、剑袋,一脸殷勤道:“大哥,您来了。”

  北原秀次不明所以,笑道:“这是怎么了,内田,今天这么客气?”

  内田雄马贱笑着摸了摸脑袋,竟然有些腼腆,“北原大哥有好事想着我,我当然要好好报答大哥!”他说着拿袖子擦了擦椅子,又殷勤道:“大哥,请坐。”

  “大哥,喝饮料!”

  “大哥,饿不饿,要不要我去小卖部帮您买个面包先填填饥?”

  “大哥学习吗?真是辛苦了,我给您打扇……”

  他这一派殷勤小意倒让北原秀次微微有些后悔,觉得玩笑开得太过火了。他无奈问道:“你和坂本纯子联系上了?”

  内田雄马一脸幸福,拿出手机给北原秀次看,“纯子酱真是个很可爱的人啊!”

  纯子酱?这进度够快的,你们也就在网上认识了十几个小时吧?

  北原秀次接过手机发现内田雄马已经和坂本纯子互加了好友,在LINE上聊得火热,粗粗一翻竟然有三千多条对话记录——你们晚上是有多闲?

  看着这些聊天记录北原秀次心里觉得更不对了。那个坂本纯子总是来骚扰他,让他觉得很烦,便想着恶心恶心她,也没多想便冒了内田雄马的名字。现在看看,恶心坂本纯子是没问题了,但搞不好要伤了这内田雄马的心——他昨天真是万万没想到内田雄马能这么上心,毕竟他平时真是一副风流浪荡的贱样儿,经常梦想着三妻四妾,怎么突然又变纯情少年了?

  他心下顿时有些惭愧,这内田雄马虽说只认识不到一个月,也提不上帮了多少忙,但至少是一直支持他的,这无缘无故坑了他一把总觉得良心难安。

  北原秀次脸色端正了几分,向着内田雄马道歉:“抱歉了,内田君,是我不好。坂本纯子以为你是我……昨天我冒用了你的名字,真是十分对不起。”

  内田雄马愣住了,看看北原秀次英俊帅气的脸再看看手机,喃喃道:“我说这次怎么这么顺利……”

  “早上好,北原君!啊,雄马你也好!”式岛律也到校了,双手拎着书包姿态婀娜的走了过来,看了看一脸歉意的北原秀次,又看了看有些失神的内田雄马,好奇问道:“你们这是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北原秀次轻叹了口气,将事情向式岛律简略解释了一遍,最后不好意思地说道:“我想和八樱学园的女生开个玩笑,没有顾及到内田君的感受,是我的错……诚挚道歉,对不起。”

  “骚扰?”式岛律柳眉一扬,脸上立刻浮现出厌恶之色,毫不犹豫就站到了北原秀次一边,命令内田雄马道:“雄马,马上把她拉进黑名单!”接着又安慰北原秀次道:“不必放在心上,北原君,这只是朋友间的小小玩笑,是雄马自己在痴心妄想!他总是这个样子的,女生和他说句话他就怀疑对方暗恋他。”

  说着他还要去拿手机,但内田雄马猛然醒过神来,把手机往胸口一护,叫道:“不行,不能把纯子酱拉进黑名单。”

  “你给我拿来!”式岛律对所有人都客客气气的,只有内田雄马是例外,这会儿更是毫不客气,上前按着他就要硬抢,“北原君已经道歉了,你还想让他继续困扰吗?”

  内田雄马背着身躲避,痛苦嚎叫道:“不行,我做不到!”

  式岛律掰着他的手指将手机硬抢了过来,发现手机已经待机但没有半点犹豫,飞快键入了密码,然后将坂本纯子拖进了黑名单里。

  内田雄马趴在桌上撕心裂肺一般惨叫,如同刚被捅了一刀的猪:“不要啊,纯子酱……”

  北原秀次在一旁只觉好惨,更感到内心有愧,再次道歉道:“内田,这次都是我的错,真的很对不起。”

  式岛律没好气的将手机丢还给内田雄马,转而道:“不用再道歉了,北原君,我相信你不是有意想捉弄雄马的。”

  北原秀次忍不住望了式岛律一眼,心中有些古怪——你为什么这么无条件的相信我支持我啊?咱们交情其实也称不上多深厚吧……

  内田雄马拿回了手机,绿豆眼转了转,赶紧将手机塞进了口袋里,叹道:“第一次和女生彻夜聊天,纯子酱真的很和我胃口……那个,北原,你对纯子酱没什么意思吧?”

  坂本纯子在北原秀次心里压根儿就没留什么好印象,感觉比较轻浮,喜欢招蜂引蝶,离他心目中喜爱的传统女性贤妻良母形象差了十万八千里,连犹豫都没有就说道:“我根本不想再碰到她。”

  他又不傻,这种看脸的女生说喜欢,那回头再遇到个更帅的岂不是马上就移情别恋?根本靠不住的东西,就算现在想恋爱了也不会选这种——喜欢这种,说随时有头上三尺绿光的危险可能有些过份,但也绝对称不上靠谱。

  做为实用主义者,将来他希望能在有了物质基础后寻找一位性格好的女性为妻子,可以成为他心灵的港湾,外貌他倒是要求不高。

  “那我就放心了!”内田雄马听他这么说松了一大口气,赶紧转移话题道:“昨天北原你真是太棒了,大显神威将小矮子打得抱头鼠窜,一放学我就群发了邮件,这会儿全年级应该都传遍了,那小矮子这次肯定大失颜面!”

  他心胸也称不上宽广,借着机会拼命给福泽冬美添堵,存了心要降低她的风评。

  北原秀次和式岛律一起愣了,片刻后北原秀次哭笑不得——福泽冬美那个小萝卜头是个小恶霸的事又没几个人知道,你这传遍了是在让谁颜面大失?我以男欺女还是以大欺小?搞不好该是我风评大降吧?

  内田雄马就是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他搞出的这一出让北原秀次良心上的不安竟然很神奇的消失了,不再理他,转身将书和剑袋拿了出来,递给式岛律道:“阿律,这是我借的书和器械,现在完璧归赵,多谢了!”

  式岛律接过了那厚厚的一摞书却把剑袋又推了回去,笑道:“这些北原君你留着吧,我姐姐已经买了新的了。”

  “啊,那真是给她添麻烦了。”北原秀次有些惊讶,这有钱人就是可以随便乱买东西,不过他还是推辞道:“我留着也没多大用处了,还是还给令姐吧!”

  他是个严以律己的人,可以允许别人占他一点小便宜,但却不会主动去占别人的便宜——别看这些竹剑、素振棒都是竹子木头碳素做的,但他现在全部身家填进去也买不起。

  再说了,他那里还有猴子留下的木刀,日常练习是足够了,留着真没什么大用处。

  式岛律看他神情坚定,竟然有些微微遗憾,想了想接了过来,只是温柔笑道:“北原君真是太见外了。”

  “实在是有些贵重。”所谓人穷不能志短,马瘦不能毛长,友人之间吃吃喝喝也就罢了,价值太高的东西还是别随便收比较好,容易败人品——能提供差不多对应的回礼就另算了,但他现在实在是穷得掉渣。

  他看着内田雄马凑了过去了打开剑袋,好奇地研究里面有什么东西,犹豫了一下问式岛律道:“阿律,我想去打工,你知道学校有什么相关规定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