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绝对不可原谅

  “七碗拉面?”福泽冬美有些听不明白了,迟疑着问道:“什么意思?”

  莫非那个小白脸家里是开拉面店的,妹妹打赢了不说还把他家里的拉面吃光了?或者抢了七碗拉面当战利品?好像是自家妹妹能干出来的事……

  雪里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笑道:“我本来想追上去堂堂正正击败他为姐姐挽回颜面的,但没打过……”

  春菜原本面无表情的脸上也第一次露出了微微吃惊的神色,“没……打过?”

  她有些不敢相信,她是深知这二姐实力的,三岁撵鸡,五岁打狗,七岁和人PK十五连胜,十岁已然是街区孩子王让群小尽皆俯首,十四岁身体开始发育后连喝醉酒的醉汉见了她都要清醒三分绕路而行,而这样一个女汉子中的女汉子,铁金刚中的铁金刚竟然没打过吗?欺负大姐的是谁?铜头铁臂威震天?

  雪里脸上的表情郑重了一些,认真点头:“那个男人好强的,难怪能把姐姐打哭了,要是真的决斗我已经被他杀掉了——我打遍了附近五条街,第一次见到这么顽强的男人,根本不是姐姐说的那种小白脸!”

  小白脸?

  春菜若有所思,是姐姐最近常念叨的那个总在学校里气她的小白脸?今天姐姐被他打了?

  她想着事面色更静,而福泽冬美的小脸瞬间更黑了,冲春菜一伸手,“给我拿棍子来,我忍不了了,今天我要大义灭亲,谁也别拦着我!”在学校被打哭已经够惨了,颜面大失搞不好要沦落到班级底层,回到家亲妹妹还要反复补刀,这算什么事?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倒霉摊上这么个妹妹!

  春菜轻轻握住了冬美的手,平静道:“大姐先别急……二姐,七碗拉面是怎么回事?”

  雪里呵呵一笑拍了拍肚子:“我和他决斗完了,饿坏了,他请我去吃拉面。当时我想啊,他打哭了姐姐,我得报复他啊,我就放开肚皮拼命吃,胡吃海塞,足足吃了七碗!”说完她又捏着下巴陷入了沉思,“那个男人见我吃了七碗拉面竟然面不改色,可见气量很大如高山临渊,而且剑术好像涉及多个流派却能融会罐头,又斗志旺盛,作风顽强,死不悔改,就算一时落入了下风也不放弃,很有王八精神——我欣赏他,铁血真男人!”

  她脸色一正,向冬美认真说道:“姐姐,你输得不冤。”

  福泽冬美整张脸黑得像是涂了墨汁一样,缓缓说道:“首先,是融会贯通,不是罐头,别整天想着吃!其次,你不会用成语就少用啊,你是笨蛋你自己不知道吗?再次,咱们家搞不好要多花两百五十万日元,他至少要负一半责任,你吃了他几千円的拉面就回来开始替他说好话了?你脑子去哪里了?最后……我、没、给、他、打、哭!”

  说完她向春菜一伸手,春菜默默将一根擀面杖放到了她手里,而她更是毫不犹豫,举着就朝雪里杀了过去,一棒子抽在她屁股上,愤怒大叫道:“让你出去野,让你不干活,让你不顾家!让你出去野,让你不干活,让你……”

  好一阵鸡飞狗跳后冬美才恨恨丢掉手里的擀面杖,怒声道:“把垃圾和泔水运到后街去,然后回来把大堂擦洗干净,找到一点灰就真的揍死你!”

  雪里捂着屁股垂头丧气去了,嘴里还嘟嘟囔囔的,大概是在说一些“狗咬吕洞宾,好心没好报”之类的抱怨话,冬美看了又是心头火起,追上去飞起一脚踢在她屁股上大叫道:“动作快点,等天亮吗!”

  春菜倒了杯茶过来,轻声劝解道:“大姐,别生二姐气了,虽然你没说,但我知道你一直在担心二姐出事了,夏织说二姐被人绑架了你不是还骂了她吗?”

  冬美喝了口茶顺了顺气,皱着眉头沮丧道:“我是骂她说胡话,咱们家没那种好运气……你二姐把咱们家吃得都能跑耗子了,谁疯了去绑她?”

  “二姐还在长身体,吃多些也挺正常的……”

  冬美叹了口气,小脸上满是愁苦:“家里积蓄越来越少,她吃的倒是越来越多了。长身体?要是长点脑子就好了,上了国中后好像就没长过脑子……”

  春菜沉默不语:二姐是长身子不长脑子,您是长脑子不长身子,三年您就长了两公分吧?

  她看着已经比自己还矮了一些的姐姐,心中有些戚戚——妈妈不在了,家里的一切事物其实多半都压在了姐姐身上,背负着这种重担,难怪姐姐长不了个子。

  她也陪着冬美喝了几口茶,冬美揉了揉腰站起来,有些无力地说道:“算了,家里也没指望她。其实她的伙食费也不太多,就是现在家里全都开始上学了,开支大增,手头紧得厉害,一点小钱也重要起来。诶?春菜,你不要担心,家里还是有钱的……明天用的小菜准备得怎么样了?”

  她发现牢骚有些多了,怕影响到妹妹心情便赶紧换了话题,而春菜扶了她一把,“差不多了,大姐你不用管这些,我会处理好的。”

  冬美拍了拍妹妹的手,有些自责地说道:“会不会占用了你太多的时间,对你的学业没影响吧?睡得这么晚,白天在学校精力支撑得住吗?”

  “我没问题,倒是大姐你……”

  福泽冬美断然道:“我没事,我在学校精神好得很!”接着她转身往楼道口走去,“好了,春菜,你也早点休息,我继续去洗衣服。给你二姐留的饭放到冰箱里去,明天晚上给她吃,别浪费了。”

  “是,大姐。”春菜应了一声,但看着福泽冬美的背影,却见她年纪轻轻竟然走路都开始扶着腰了,忍不住一阵心痛,迟疑着轻又叫了一声:“大姐!”

  福泽冬美讶然回头:“还有什么事吗?”

  “我上次说的那件事,就是我想休学一年的事……”

  “不行!”福泽冬美表情马上严厉起来,大声斥责道:“家里又不是维持不下去了,该上学还是要上学,不要想些歪门邪道——就算必须有人休学也该是我,还轮不到你,摆清自己的位置!”

  春菜被骂但表情依然不变,只是低头道:“对不起,我知道了,大姐。”

  福泽冬美也知道她是一片好意,看着她的样子微微有些后悔,想再说几句什么但生性不会说软话,想不出该说什么好,摆了摆手自去洗衣服了——餐饮行业本来对着装清洁程度要求高,家里孩子又多,真是满满一大堆。

  春菜转而去厨房收拾了起来,只是将切好的小菜打包好放到冰箱后,扶着冰箱门有些愣神。

  大姐应该是很累的,虽然为了学生履历好看些参加了社团,但一般都是放学便急匆匆跑回家帮忙店里的营业,根本不参加练习,一忙就忙到闭店,然后干些家务,再打着哈欠学习,最后八成就趴在书桌上就睡着了……这么好的姐姐竟然在学校受了欺负?欺负她的那个人还有人性吗?姐姐在家里天天骂的那个小白脸?

  她不想学逗B二姐给大姐反复补刀,所以避开了这个话题,但这并不代表她不生气。

  虽然姐姐因为没考过他就迁怒他有些不对,但伤害我福泽春菜的姐姐,绝对不允许!

  绝对不可原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