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狠狠吃了他七碗拉面

  福泽雪里应该被送去参加大胃王比赛,她足足吃了七碗拉面才住了嘴,还有些恋恋不舍——要不是老板都有些吓坏了,说不定她还能再吃一碗。

  北原秀次的钱包遭受重创……这谁能想到呢?这拉面他吃一碗就饱了,两碗只能硬塞,三碗是无论如何都咽不下去的,结果一个女孩子连吃了七碗?请客之前打死他他都想不到,等于生生吃了一个哑巴亏,属于死爱面子活受罪的典型。

  “求你别吃了”这句话真的很难说出口,太伤男性自尊了。

  夜风中,他忍不住偷眼瞄了一下福泽雪里的腹部,发现竟然还是平平整整的,不由开始怀疑曾经听过一个传言——女孩子都是有两个胃的,一个负责吃甜食,一个负责减肥!而这个福泽雪里是变异新品种吧?其实有三个胃,有个专门负责装拉面的?

  “呃~~~”福泽雪里长长打了个饱嗝,一脸心满意足,满是惬意,就差拿根牙签剔剔牙了,“八分饱吧,不过吃得真舒服呀!”

  难怪你家里饭菜总不够吃,先前还以为经济条件十分拮据,现在看看把你放谁家里饭菜估计都挺够呛的。北原秀次强忍着吐槽的欲望,看了看时间,发现电车巴士之类早就停运了,想了想问道:“你自己回去能行吗?要不要让家里人来接你?”

  打了一架还搭上了七碗拉面,这弱智儿童再出了事那才真是亏到姥姥家了。

  福泽雪里一撸袖子一弯胳膊,亮了亮肱二头肌给北原秀次瞧了瞧,信心满满道:“没问题,一般人打不过我的!”

  对此北原秀次没什么异议,一般歹徒想劫个财劫个色什么的,搞不好就被这怪物直接拖去治安所领赏了。于是他摆了摆手,无奈道:“那好,咱们各回各家吧!”

  真倒霉!

  福泽雪里面色一正,抹了抹嘴也不管地上脏净,端端正正跪坐下低头道:“我来找你决斗,没想到你还请了我吃饭,你的心胸真是宽阔如海凭鱼跃,我自愧不如!这大恩大德我永世难忘,下辈子结草那什么……算了,做牛做马也要报答你!现在请容许我先行告辞了!”

  北原秀次真的接不太了她的话,只感觉浑身无力,吐槽无能,侧身不敢受礼,叹了口气道:“路上慢点,请务必注意安全,直接回家。”

  是自己穿越的方式不对还是这里的人都怪怪的?

  福泽雪里爬起身来,露齿一笑,雪白的贝齿在月光下闪闪发光,一竖大拇指:“妥妥的!”说完她扛起剑袋一溜烟就迎着月亮跑了,只扬起了一阵淡淡的尘土。

  北原秀次目送她消失在了夜幕之中,喃喃道:“跑得真快,这怪物……下辈子做牛做马也要报答我,真夸张……不对,她这意思是……这辈子不打算回请我了?”

  这货是傻还是不傻啊?

  …………

  福泽雪里一路撵猫打狗,欢快非常,一口气跑到了SZ区的一片商业街区。她熟门熟路,在街区里绕来转去,最后停在了一家居酒屋门前。此时已经是夜里十二点多了,居酒屋的门帘已经卸了下来,不再营业,只有木质招牌顶在上面,上书“纯味屋”三个大字,笔锋内敛但笔划相交如同白刃相格,隐隐又透着一股锋锐之气。

  福泽雪里一把拉开了门,兴高采烈地叫道:“啊哈,我回来了!”

  古色古香的居酒屋内只有一个人,正在厨台后面的半开放式厨房里拿着菜刀切菜,闻声抬头看了她一眼,面无表情道:“欢迎回来,二姐!”

  福泽雪里将剑袋随手丢到了门边,四处瞧了瞧,笑呵呵问道:“只有你在吗?春菜,洗澡水还热不热,我身上痒死了,想泡澡。”

  那面无表情的少女是福泽雪里的妹妹福泽春菜,国中二年级,一边耐心切着菜一边平静说道:“洗澡水不热了,不过无所谓……大姐超级火大,你不会冷的!”

  雪里呆了一呆:“有多火大?”

  “还记得你把隔壁街的宗政打进医院那次吗?”

  “记得啊!”

  “比那差一点点……”

  雪里倒吸了一口凉气,转身扛起剑袋干笑道:“我还是去睡觉吧,明天还要上学。”她转身就要溜往楼上,去见楼道口一个小小的人影正眼中喷着火焰。

  雪里有些讪讪地打招呼:“姐姐……”

  冬美身上套着短围裙走了出来,一张巴掌大的小脸拉得比驴都长,身后还隐隐透着条条黑气。她慢悠悠走到了雪里身边,小短腿一迈就踩上了一把椅子,一伸手就给了雪里后脑勺一巴掌,大吼道:“为什么不接电话?”

  雪里和她相比那是身材绝对高大,但却不敢还手,捂着后脑勺干笑道:“啊,电话?手机放在书包里了。”

  冬美将她的脑袋打得砰砰作响,“书包呢?”

  “书包放在学校里了。”

  冬美更怒了,咆哮道:“混蛋,你连书包都丢在学校了吗?你还算学生吗?你又跑到哪里去野了?家里担心的都要报警了!混蛋!混蛋!每天只知道给别人添麻烦,只知道出去野,家里的活一点不干,今天我就揍死你!”

  她站在椅子上才比福泽雪里高半头,但气势极盛,左一巴掌右一巴掌将妹妹的头都快打进胸腔里去了。福泽春菜站在厨房视而不见,拿刀的手不见丝毫慌乱,依旧面无表情——这种只是福泽家的日常,从小看习惯了,反正二姐脑壳硬,回头还是大姐巴掌疼。

  回来的晚,没帮家里干活,这福泽雪里觉得挨打没什么,挺应该的,但她又不是出去野。她捂着脑袋,委屈道:“我今天又不是出去玩,我是放学时听同学都议论你在剑道课上被人打哭了,才追上去帮你报仇的……”

  福泽冬美手上一顿,转眼怒气又上了一个台阶,羞恼咆哮道:“胡说,我才没有被打哭!”

  福泽雪里站在那里挨打嘴还不老实,倔强道:“就是有,刚放学她们就发邮件传遍了,C班的一位被B班的一位打得哭泣逃窜,不就是说的你吗?”

  福泽冬美气得身子都开始打摆子了,又想起了被北原秀次欺辱下无助的那一幕,再想想当场有三个班近百人围观,还有本班同学,明天到了学校还不知道要受什么样的嘲笑,又会被人用什么人的眼光偷瞄,顿时眼圈又有些发红了,再次给了雪里后脑勺一巴掌,带着哭腔大叫道:“你还敢顶嘴,我说没哭就没哭!”

  “明明就是哭了的,好多人看到了……”

  “好,好,今天你是要气死我是不是?”福泽冬美跳下椅子,开始左右寻找棍棒,准备今天把这二傻子妹妹打成真傻子。

  春菜走了出来拦住了冬美,平静说道:“大姐,别太大声吵醒了夏织夏纱和秋太郎他们。”接着她又转头问雪里,“二姐,你说大姐在学校被人……被人欺负了,你教训那小子了没有?”

  她语调平静,但一双眼睛却眯了起来——难怪今天大姐姐回来眼睛是肿的,还把自己关在房间好久,原来出了这样的事!

  雪里也不是真傻,只是从小被冬美打到大都习惯了,根本没有反抗欲望。她蹭到了桌子另一边和冬美保持距离,摸了摸脑袋觉得没什么大碍,一伸手一竖大拇指又乐了,“妥妥的,我教训他了!”

  冬美愣了一下,脸色也好看了一些,而春菜则平静问道:“让他知道咱们家的厉害就行,没把人打伤吧,咱们家现在可付不出医药费了。”

  雪里自信一笑:“他没受伤。”

  春菜是知道她这个逗B姐姐本性的,耐心问道:“那怎么教训了他?给大姐出气了没有?”

  “出气了!我狠狠吃了他七碗拉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