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这拉面算是喂了狗了!

  做为传统中国人,在请客时是不能嫌弃客人吃太多的,讲求的是热情好客,宾至如归,如此方显礼仪之邦本色。北原秀次现在虽然顶着个RB人的身份,但本质如一,只能对拉面店老板说道:“再来一碗……最大的那种。”

  开店就不怕大肚汉,老板诧异之余十分痛快,“呦,马上就来!送你们份小菜,小姑娘慢点吃,不要烫到了。”

  福泽雪里拍拍胸口,豪爽过人:“我不怕烫,大叔的拉面真好吃……能多送我个鸡蛋吗?”

  “没问题!”福泽雪里只要别露出弱智本性,那纯净童真的面孔还是很有欺骗性的,老板毫不犹豫就答应了。

  很快超大碗的拉面和关东煮一齐送了过来,北原秀次刚夹起一块煮萝卜吹了吹就见福泽雪里拿筷子卷了卷面往嘴里塞去,不由劝道:“福泽同学,没人和你抢,慢点吃。”

  他真怕把福泽雪里给烫死了。

  福泽雪里根本不管,已经将面塞进了嘴里,含含糊糊说道:“我在家就这么吃饭的,没事没事……那个,叫我雪里就行了,叫什么福泽同学我总觉得是在叫我姐姐。”

  “可以吗?”北原秀次有些迟疑,直呼名在RB高校内是有着特殊含义的,代表两个人交情非同一般,男女这样称呼若不是青梅竹马的关系,那基本便可以理解成正在交往了。

  “可以,你都请我吃拉面了,是个好人,我同意你这么叫了,而且在国中时班里的人就叫我姐姐福泽同学,叫我雪里的。”她已经在喝面汤了,但鸡蛋卡在了嘴里,说话依旧很含糊。

  北原秀次嚼着软糯糯的萝卜,猜测她们姐妹俩以前同班,班里的同学为了方便区分才这么做的,而且……只是给你东西吃就是好人,你这是脑子有多单纯?不会轻易便给人骗走了吧?

  不过他转眼又想到福泽雪里的怪力,顿时又释然了——歹人骗了这怪物去搞不好分分钟就被打断七八根肋骨,谁是受害者还真不好说。

  他眼看着福泽雪里将拉面汤都喝干净了,摸了摸钱包伸手又帮她要了一碗——行吧,都吃了两碗了,也不差这一碗。

  他借着福泽雪里嘴里没东西的工夫赶紧问道:“福……雪里,有件事我一直很好奇,你姐姐为什么要无故针对我?我印象中没记得惹过她。”

  福泽雪里将小菜嚼得“咯吱咯吱”直响,爽快说道:“是因为我啊!”

  “你?”北原秀次更是不明所以,他今天之前都没听说过福泽雪里这个人。

  “对!”福泽雪里又接过了拉面碗,乐呵呵道:“姐姐本来不想考私立大福学园的,但私立大福学园事务部的人总去学校找她,要给她免除所有费用请她去念书,然后姐姐就和他们讲条件……这小菜有点咸……要带我一起去,给我们两个人都免费,不然她也不去……里面是放了虾油吗,吃起来挺好吃的!后来也不知道怎么讲的,事务部的人说要是姐姐拿到一位就给我们两个人全都免费,不然最多帮我免掉学费,杂费还是要交的。”

  福泽雪里说得含含糊糊中间还夹有些不知所云的玩意儿,但北原秀次还是勉强听明白了——福泽冬美那个小萝卜头打得盘算挺好,想带着妹妹免费上学,结果却考了个第三名,害计划流产了一半。

  “原来是这样,你们家……条件不太好吗?”原来小萝卜头总是无理取闹是因为家里亏了一大笔钱迁怒于自己了,是贫困家庭?

  福泽雪里又开始“呼噜呼噜”吃面了,含糊道:“一直是姐姐在管帐,我也不太清楚,好像不太好吧,反正饭菜总是不太够吃!要我说啊,姐姐真是多此一举,高山滚鼓,我早就不想念书了,早点工作赚钱多好,她不肯,非逼着我来念高校,还硬说要带我去上大学,想想就好难过,悲从心来……大叔,再来一碗!”

  北原秀次沉默了一会儿,倒觉得福泽冬美那小萝卜头做得对,便也多嘴劝了一句:“能读书还是读比较好,读书虽然不能决定你的人生上限,但却能决定你的人生下限,你姐姐大概也是为了你将来考虑。你姐姐是年级三位,你成绩怎么样?若是还可以的话,不如努力一下为将来……”

  福泽雪里一摆手打断了他的话,哈哈一笑,有些骄傲地说道:“我成绩好烂的,我是年级倒数第一。升学考我根本不想参加,被姐姐硬抓了去我乱填的,总分才……忘了,反正九门课没凑够100,国文最高,考了9分,别的记不清了。”

  “……”北原秀次又不知说什么好了,这有什么可骄傲的?怎么看你这表情像是创了什么世界纪录一样?

  福泽雪里抹了抹嘴巴,又接过了一碗拉面,乐呵呵说道:“算了,反正是姐姐要求的,我再在学校里混三年好了,等高中毕业了我就工作,然后赚钱供大家读书……姐姐和春菜都很聪明,夏织和夏纱好像成绩也马马虎虎,到时我努力赚钱供她们读大学,将来都当科学家,享誉全球,冲出宇宙!”

  她说完又“呼哧呼哧”吃起了面,十分乐天派。

  北原秀次是建议有条件能读还是读比较好,而且依福泽雪里这水平,完全可以在剑道这项运动上打出一片天地——听剑道部大正堀那意思,福泽冬美都有在县大赛突出重围最终入围全国大赛的水平,那福泽雪里身体素质比她好出了几条街,完全可以在全国大赛上取得好成绩,然后靠拿推荐进大学。、

  至少值得尝试,RB也是有专业体育大学的,这种怪物去了肯定受欢迎。

  不过他想了想没说,虽然福泽冬美是个不讲理的萝卜头,但看起来心里还是挺有数的,不可能没想到。不,应该是她就是打着这样的盘算吧,妹妹成绩不好,但也不能眼睁睁看着她沦为社会底层,便硬绑了她进高校,好通过社团活动拿成绩取得推荐上大学,依那个萝卜头的表现来看,搞不好她还有野心想把这个妹妹也弄进一所知名大学,将来有个好学历至少能换个稳定的工作,就算没心没肺生活也不会过得多苦……

  一片良苦用心啊!

  北原秀次一时沉默了,他上辈子是独生子,同学95%也都是独生子,他很少有见识到这种姐妹亲情的时候——那福泽冬美是憋着劲要进名校的,依她的条件若是不管这个“弱智儿童”是完全可以去一所更有底蕴的名高校,而不是选了私立大福学园这种刚创办没几年的新生学园。

  她在名高校学力应该可以提升得更快更容易,考进好大学的把握会更大——她这算是给自己增大了难度,以此给妹妹换了一条出路。

  北原秀次突然有些微微后悔了,当时打跑了那小萝卜头也就算了,好像不该再踩着她砍她脑壳——兄弟姐妹间的情谊,想起来倒是蛮温馨的,这么看看那萝卜头讨厌归讨厌,但也有好的一面,也称不上混蛋到了极点。

  “老板,再来一碗!”福泽雪里才不管他在想什么,已经吃上瘾了,拿着空碗又开始要面,发现北原秀次看过来后,有些可怜的拍拍肚皮,“能管饱吗?”

  北原秀次忍不住再摸了摸钱包,也不差这一碗,无奈道:“吃吧吃吧!”

  福泽雪里眨了眨眼,惊喜道:“真的?你真是个大好人,和姐姐说得完全不一样!”

  北原秀次也是个爱面子的人,或说自尊心较强的人,既然决定了请客真不好意思说什么求你不要再吃了,那真是太丢人了——他万万没料到福泽雪里是个饭桶——只是准备看看这女孩子到底能吃几碗,就当是花钱开眼界了,随口问道:“小萝……你姐姐在家里说我什么了?”

  福泽雪里又吃上了,含含糊糊说道:“好多,说你傲慢瞧不起人,是个小白脸,是个胆小鬼,还是大衰神,害我们家破财,害她天天胃疼——她天天晚上盘完帐就胃疼,胃疼就骂你,估计在心里早就把你碎尸万段,诛连九族了,哈哈哈。”不过她笑完低头看了看拉面碗,想起还吃着人家的食物,这样好像不太好,连忙又补充道:“你也别和我姐姐一般见识,她这个人从小就又小气又霸道,还十分爱记仇,超级喜欢迁怒别人,整天看谁都不顺眼的,斜呲必报,你习惯就好了。”

  北原秀次一阵无语。这我习惯不了,我神经病啊自己去找虐!还有是睚眦必报,算了,也行吧,斜眼呲牙看她,她就要上去打人,听起来也没错,符合事实……

  他肚子里吐槽着吃完了关东煮,看着福泽雪里依旧吃得欢快,有些哭笑不得,忍不住开玩笑道:“雪里,咱们这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了,而且我还给了你拉面吃,那万一以后要是我和你姐姐再有冲突,你会两不相帮吗?听你的话你也吃过她的苦头吧?”

  那小萝卜头看起来就很暴躁,估计对妹妹也是吼来吼去的。

  福泽雪里伸着粉嫩的小舌头舔着嘴角的油花,奇怪地望了他一眼,“你果然傻傻的,那怎么可能?你和我姐姐打起来了我肯定帮我姐姐啊!她就算再小气再不讲理再爱记仇也是我们福泽家的人。再说了,她小气也是为了大家好……你好傻的!”

  北原秀次呆了片刻,仰脸望天——奶奶个腿的,这拉面算是喂了狗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