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弱智儿童好厉害

  野太刀是战场杀器,讲求的是团队配合,用来单挑其实很无力的。北原秀次摆出了一个中段式,打算速战速决,早点打发这个弱智儿童回家。

  福泽雪里刚把木刀举过头顶,北原秀次已经目光一凝先发制人了。他一个送足便一刀向着福泽雪里手腕刺去,打算先手获胜,但不料福泽雪里人是看起来弱智了一些,但手上的刀一点也不弱智,而且相反,充满了凶厉之气。

  “啊哈,斩!”福泽雪里竟然无视了北原秀次刺向她手腕的刀,脸上浮现出了兴奋之色,同样一刀直接向着北原秀次的脑袋劈去,风声尖锐,速度极快,竟有后发先至的样子。

  北原秀次一惊,他是可以刺中福泽雪里的手腕,但自己脑袋搞不好要被敲出脑浆,极不划算。他迫于无奈之能侧身躲避,先手优势瞬间尽丧。

  福泽雪里没有收刀的打算,一刀重重斩在地上,崩得石子乱飞。北原秀次刚要借机一刀斩向福泽雪里肩头,却发现两米半长的木刀在福泽雪里手里好像轻若羽毛,被控制的完美无暇,竟然借弹地的一瞬间已经刀刃改向,拧腰横斩向自己腰肋。

  和刚才几乎一模一样,自己是可以劈中福泽雪里,但同时福泽雪里肯定也能把自己的翔打出来了……好快,这福泽雪里运刀速度好快!

  北原秀次只得脚下一弹,连退数步后反应过来——不对!不是以伤换伤,这福泽雪里动作快得离谱,看起来像是双方同时中刀,但实际上应该是自己先中刀,那就算再砍中了这丫头也没有多大杀伤力了。

  这弱智儿童好厉害!

  瞬息之间,北原秀次和福泽雪里交手了两回合,不但没有占得半点便宜,反而被福泽雪里用凶悍之极的打法逼出了有效攻击范围。

  他这一但无法贴近福泽雪里,马上就深刻体会到什么叫做“一寸长一寸强”了。福泽雪里将超大号的木刀抡圆了简直就是扇面攻击,AOE能力极强,几无缝隙可钻,而沉重的木刀加上惯性的威力真是碰到了轻则头破血流,重则当场骨折,只听风声就令人毛骨悚然。

  一时之间,北原秀次别说早点打发福泽雪里回家了,自己不被她打进医院就算不错了,十分狼狈。

  不过好歹北原秀次白刃死斗经验丰富,狼狈归狼狈却也没乱了阵脚,借着矮身躲避的一瞬间发动了【预读】技能,顿时时间凝固,无数个半透明的北原秀次和福泽雪里交战了起来,不过瞬息间就被斩杀了大半——所有可能的攻击方式中,几乎一招之间就被福泽雪里砍翻的超过了一半。

  时间再次开始流逝,北原秀次一咬牙借着福泽雪里一刀刺空的空隙,直接贴着她的长刀冲了过去——必须主动进攻,绝对不能弱了气势。

  福泽雪里面对贴刀冲过来的北原秀次没有半点慌乱,她脸上满是兴奋之色,似乎沉浸在了战斗的快乐之中,直接左手一拧就改变了木刀刀刃的方向,右手发力硬生生将突刺改成了横斩,要把北原秀次从肚脐眼儿那儿一分为二。

  北原秀次双手将木刀在身侧一立,用刀背格档住了福泽雪里的横斩,同时擦刃继续前冲,但还是觉得一股大力涌来,手里有些抵挡不住——福泽雪里刺出一半中途改向,那力量竟然还是把他打了个踉跄。

  差距好大!他咬着牙死撑,两米多的距离转眼便到,而此时手里的木刀防守有余进攻无力,但万幸已经进入了福泽雪里木刀根部的弱力部位,压力较小,终还是空出了一只手直接插入了福泽雪里的双手之间施展了“无刀取”,想将她的刀抢过来。

  就算是恶虎,没了爪牙也就不足为惧了!

  但一撬之下竟然没撬动,福泽雪里实手将剑柄握得如同铁铸钢浇,虚手被压得生疼像是根本感觉不到,反而疼痛似乎让她更兴奋了。

  她哈哈大笑着就合身向着北原秀次冲撞了过来,直接把北原秀次连人带刀又顶了回去。

  北原秀次感觉像是被犀牛顶了一下,肺里的空气都被挤了出来,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脚步,重心全失,踉跄后退,就差抱头一滚,而福泽雪里已经将木刀抡了回来,再次大叫一声“啊哈,斩!”,闪电一刀就斜斩而来。

  北原秀次万般无奈,连刀刃都顾不上调整了,直接抬刀相格,又不敢吃了全力,拼命侧了刀身卸力将福泽雪里的木刀引落向一边,好偷得喘息之机,但就算如此,他还是步伐踉跄,手里的木刀更差点脱手而飞,从指尖到手腕甚至麻木的失去了知觉。

  说起来慢,打起来不过两三秒的时间,两人错身而过,北原秀次刚吸了半口气而福泽雪里似乎根本不用喘息回气,调头举着刀就是一刀斩来,兴奋大叫道:“斩!斩!斩!”

  她一声比一声高,杀气四溢,惊得林中夜鸟冲天而起。

  北原秀次再次发动【预读】技能,凝固时间判明当前情况——交战的透明人影瞬间几乎全灭——打不过!这福泽雪里倒不是说技巧有多好,但她的身体素质强到了吓人的地步,力量大速度快反应敏捷,简直就是个怪物,要是古战场上遇到这样的货色,北原秀次想都不想就会命令弓兵集火她,先把她射成刺猬再说。

  真真的一力降十巧,真真的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问题是这里不是战场,更没有弓兵可以用来集火。北原秀次勉强避过了这一刀,但情势已然越来越坏,福泽雪里在战斗时兴奋归兴奋却有着野兽一样的直觉,北原秀次连施阴招想骗她上当她都莫名其妙的避开了,反而把北原秀次一步一步逼上了绝路。

  北原秀次已经忘记为什么要进行这次剑术格斗了,他眼中只有福泽雪里的刀尖,心中只想赢下来,或者说是“活下来”。

  一定有办法!一定有办法!

  他施展鞍马流的打落技巧,在躲避的同时攻击福泽雪里木刀的弱力部位,勉强将刀打歪,以避免福泽雪里的连续追击,好为自己多争取一丝的喘息时间,他且战且退,眼中是不屈的意志,是死中求活的决心。

  他眼中燃烧着火焰。

  福泽雪里眼中同样燃烧着斗志之焰,硬生生将木刀劈出了真刀的风采,往往刀锋过后才响起切割空气的尖锐鸣叫。她脸上的表情兴奋渐渐转为狂热,嘴里连连大喝,短裙飞舞,乌发轻甩,全身心投入到了这场战斗中。

  她的眼中只有北原秀次,舌头舔着粉唇,脸上全是笑意,一记逆袈裟重斩劈向他,速度极快,而北原秀次避无可避强行格挡却受不住力几乎半跪,似乎终于失去了还手之力。

  福泽雪里将木刀转为横扫,兴奋再上三个台阶,大笑道:“啊哈,结束了!斩!”

  北原秀次猛然抬头,汗湿的头发紧紧贴在额头,眼睛中却闪过了寒光,对足以将他打进医院的暴烈横斩视而不见,拿出了最后的力气舍身突刺,闷声暴喝——

  “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