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桃太郎桑

  北原秀次看了看猿渡次郎,又看了看大犬平上,再看了看小姬路铁良……这猴狗鸡凑齐了啊!

  他不由自主就冲着为首的女生拱了拱手,严肃问道:“阁下莫非是桃太郎桑?”

  背着刀带着猴子、狗和野鸡的,好像就是桃太郎了吧?

  那被称做大姐头的女生呆了一呆,挺胸大声报名道:“不,我乃雪里拔刀队组头福泽雪里是也!”

  “福泽?”一听这姓北原秀次立刻息了开玩笑的心思,终于开始正视起来——打了小的,来了大的了吗?这是福泽冬美那败犬叫了姐姐来报仇?终归是高中小女生,行事还是相当幼稚啊!

  他上下打量着福泽雪里,只见她斜背着足足有两米半长的黑色巨型剑袋,也不知道里面是装了刺枪还是薙刀,很是霸气。身高和自己相当,大概在一米七五七六这个范围内,这在RB高中女生中来说算是远远超过均值了。

  身姿很健美,和内田雄马那变态在一起久了,北原秀次也有些学坏了,竟然目测出了罩杯至少有D,堪称**,基本上已经可以虐死所有现役女子高校生了。

  长相很清纯,长长的乌发闪着鸦羽一般的健康光泽,用可爱的卡通头绳在脑后绑了个高马尾,一跳一跳十分喜感。两腮红润,肤色是阳光向的浅棕色,看样子平时没少在户外运动,目光清澈如同孩童,现在扁着嘴看着更显孩子气。

  长相和身材有着明显的反差,就像是天使和魔鬼的结合体,有种异样的诱惑感。

  北原秀次捏着下巴犹豫了一下,这长相身材看着也不像福泽冬美那个小萝卜头啊,会不会是刚好同姓?不,应该没那么巧,福泽并不是什么大姓的。

  他分辩了一下校服,发现虽然卷着袖子,没穿毛衣,裙子也皱巴巴的,但应该是私立大福学园的女生校服没错,那还是同校前辈了?这就有些麻烦了,在RB打学校前辈好像事态比较严重……

  不过也没什么值得畏惧的,他注视着福泽里美清澈的双眼,认真问道:“你是为了我打了令妹的事前来的吗?”

  福泽雪里呆了一呆,突然大怒,叫道:“什么,你还打了春菜?她还在上国中你也下得了手,以大欺小,无耻下流!”

  北原秀次莫名其妙,什么春菜春芽的?他一时摸不着头脑了,困惑道:“令妹不是福泽冬美吗?”

  “啊哩?”福泽雪里奇怪地望着北原秀次,“你是不是傻?冬美是我姐姐,我是冬美的妹妹雪里!”

  北原秀次忍不住揉了揉眼睛,这开玩笑的吧?妹妹比姐姐高三十公分?姐姐是个搓衣板,妹妹是个爆裂巨RU?谁家的姐妹长这样?

  “福泽冬美是……是你姐姐?”就是抠了眼珠子北原秀次也不敢信啊!

  福泽雪里一挺胸,大声道:“没错,我是姐姐的双胞胎妹妹!怎么,少见多怪了吗?”

  “双胞胎?”北原秀次倒吸了口凉气,这异卵双胞胎也见过,但也没见过差别这么大的——这完全是两种人了吧?感觉像是亲眼看到了一个蛋里孵出了西伯利亚巨熊和保加利亚仓鼠,简直匪夷所思。

  不过无所谓了!

  北原秀次四处瞧了瞧,这里干干净净连根树枝也没有,根本没有能拿来当武器的东西。但他也不慌,不行过会儿抢一把就是了。

  他一边暗暗戒备,一边说道:“那你也是在私立大福高校读一年级了?这次是来替你姐姐报仇的?”

  福泽雪里解下了背后的巨型剑袋,大声道:“没错,我在H班!听说今天你在剑道课上故意羞辱了我姐姐……混蛋,没人可以羞辱福泽家的人而不付出代价!”她说着话从剑袋中抽出了一把比她还高的巨型木刀,凭空挥舞了一下,风声凌冽,差点把她身后的狗猴鸡一起干掉。

  她叫道:“拔刀吧,让我们堂堂正正一决胜负!”

  北原秀次目光落到了巨型木刀上,认出了这是以“野太刀”为原型制作的练习木刀——万幸没开刃。这种刀很少用在单人格斗上,因为太长太笨重了,但在战场上有奇效,数十人持这种大型战刀如林而进,战法如同中国唐时陌刀阵,敌人冲上来之前就齐齐斩下,连人带马或是连刀带人一起斩断,绞肉机一样只留下一地残刀碎尸,相当之凶残。

  用这玩意儿首先要神力惊人,其次要长久练习适应,不然不但控不了刀反而抡起来了会被刀拖着走,最后搞死自己也不是不可能。

  敢拿战场战法来单挑,那非得对自己的实力有相当自信不可,北原秀次心中又谨慎了几分,控制着自己主动进攻先下手为强进行偷袭的欲望——不手持武器他发动不了技能——瞄上了狗猴鸡中的狗,准备抢他的剑袋,嘴上说道:“我没带武器,所以……直接来吧!”

  闪过福泽雪里的攻击,她的攻击僵直一定较高,然后借这段时间攻击那只狗,他最瘦,力气应该最小,先硬抢了武器再说!

  他想得挺完美,但却见福泽雪里回头大叫道:“猴子,给他木刀。”

  猿渡次郎二话不说,从剑袋中取出木刀丢到了北原秀次的脚下。北原秀次挑了挑眉,有些惊讶:“不要是替你姐姐报仇吗?还要给我提供武器?”

  这傻的有些可爱了……

  福泽雪里身上正气四溢,挺胸大声说道:“我可不是卑鄙小人!虽然我姐姐被你羞辱了,但我听说你是在堂堂正正的对决中战胜了她,那我也不会丢了福泽家的脸——我们一对一单挑,输了的下跪道歉!”

  她说完后又转头吩咐狗猴鸡道:“无论我是胜是败,你们都不准插手,只准做个见证,明白了吗?当然,我赢了记得回去向我姐姐证明我的武勇!”

  狗猴鸡没有二话,看来这雪里在他们心中威望非常之高,一起摆出了狂拽霸动物组合造型,齐声道:“祝大姐头武运长荣,一刀致胜!”

  北原秀次看了看脚下的木刀,又看看一脸认真之色的福泽雪里,再看看动物组合造型,突然有些哭笑不得,觉得小萝卜头这妹妹倒像个满是稚气的小孩子。他突然不想无谓的和这个女孩子冲突了,这简直是对自己智商的侮辱——自己几岁了啊,还搞这种过家家的事?这伙人要是冲上来就打那也就打了,就是普通的事后找场子群架,但这么一搞突然莫名喜感起来,有些让人受不了了!

  他想了想说道:“福泽同学,你是说要堂堂正正和我较量一次吗?”

  “没错!我要为姐姐讨回颜面!”

  “但……我刚刚和你姐姐进行过公平决斗,体力还没恢复,你们这是要车轮战吗?更何况我用你们的武器也不趁手,你这算是趁人之危吧,哪里堂堂正正了?”

  福泽雪里愣住了,捏着下巴沉思,“说得也是啊,这样赢了好像也没什么光彩的,容易授人以渔……”她想了一会儿抬头问道:“喂,你有什么好办法吗?”

  北原秀次愣了一下,成语好像不太对……算了,也许听错了!他不计较这些小事,微微一笑道:“我们约时间再战吧!让我先休息一下……”他打算先休息三天,再沐浴更衣后持斋三天,再焚香祷告三天,再举行三天武运祈福仪式,想来拖久了这傻孩子就忘了这事了。

  不料福泽雪里十分干脆,直接道:“没问题,我在车站旁边的公园等你,赌上剑客的名誉,我等你到天荒地老,海枯石料,不离不弃……小的们,我们走!”

  她自说自话完了,领着鸡狗猴转身便呼啸而去,干脆得要命。

  北原秀次伸手想叫住她却一阵无语,片刻后伸脚挑起了木刀——这刀都不要了?话说咱们都是高中生吧,哪里有剑客荣誉这种事?还有,海枯石料是什么鬼?是海枯石烂吧?为什么还要不离不弃?你这是找我来决斗的还是相亲的?

  哦,好像是想说不见不散……这真的是同级生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