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这小白脸好生卑鄙

  “白方违规,红方一本!”

  福泽冬美敢踢人,别说内田雄马了,另外两个裁判也毫不犹豫就一起举旗,直接判北原秀次得分。不过福泽冬美装听不见,劈过去的竹刀根本没停,连片残影,疯狂斩击,摆明了不管三七二十一,非要砍北原秀次一刀不可。

  北原秀次的格斗次数虽然未必胜过福泽冬美,但他都是身临其境,以命相搏,神经已经锻炼的足够坚韧,就算失了重心也毫不惊慌,面对福泽冬美扑上来疯狗连斩沉稳应对,虽然有些狼狈,但将福泽冬美的攻击全都挡了下来不说,最后还一个反撩逼退了她。

  内田雄马扑上来阻止福泽冬美继续耍无赖,但福泽冬美这会儿十分火大,根本管不了比赛不比赛了,伸手一推差点儿把他推了个跟头,挺着竹剑又要扑上去干掉北原秀次。

  不过有了这一缓北原秀次已经重新摆好了架式恢复了重心,笑问道:“到底是谁在耍诈?福泽同学连脸都不要了吗?”

  场边观众也开始不满地议论起来,隐隐传来了“好卑鄙”的抗议声。尤其是女生,还有几个小手捧在胸前似乎没替北原秀次担心完,生怕北原秀次被人暗害受了伤。

  福泽冬美本就气坏了,周围又吵吵更生气了,马上转头气急败坏般大叫道:“都闭嘴,不准吵!”

  场面一静,但马上B班的人同仇敌恺,首先开始给她喝倒彩。A班本是中立的,此时见福泽冬美态度如此恶劣,马上跟随,甚至就连福泽冬美本身的C班也有一半人倒戈开始跟着起哄起来。

  福泽冬美将这三个班80%的人都记进了黑名单,然后转头冲北原秀次理直气壮地叫道:“我没耍诈,我修习的是小野一刀流,原本就是可以用脚的!”

  北原秀次持剑缓缓逼近,笑道:“那现在是剑术比试了?”

  福泽冬美选择了原地固守,持剑相对,叫道:“早就是了!”她判断再被束缚于剑道比赛规则中,那自己应该是没机会了,那就干脆不要比赛规则,以剑术取胜——剑术中夹杂了体术的招式有很多,像是踢脚、冲撞、劈手技等等,那种在剑道比赛中是不准使用的,在她想来北原秀次应该是没有对抗这些的经验。

  她在北原秀次一刀砍来时,再次使用切落,斩破后合身扑了上去,冲北原秀次胸口虚斩,同时伸脚去勾北原秀次的脚踝,要让他上下不能兼顾。

  原本真的舍命相搏姿式就不会好看,她现在的样子更像是王八在探头伸脚,而这种攻击方式在外行眼中看起来简直就是在耍无赖,顿时场外的嘘声更大了。不过她不在乎,胜者才是正义,没什么比赢了更重要!

  她以为北原秀次会手忙脚乱,但北原秀次只是侧身轻松躲过了她的无力虚斩,对她的脚视而不见,突然一手插进了她的两手之间,抓住她的剑柄一拧一撬!

  “无刀取?柳生新阴流?”福泽冬美一愣,双手发力想把剑柄握实了,但终究违抗不了物理规则,在杠杆作用之下手上一疼,手里的竹剑竟然被撬走了——RB剑术的握剑方法和别的不同,一手实一手虚,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一手上一手下,一只手发力一只手调控刀刃朝向角度,所以只要时机角度恰当,单手切入,以虚手为支点,以剑柄为杠杆,轻松就能把剑夺走。

  柳生新阴流的核心精神为“以不被杀为胜”,其中有很多空手夺白刃的技巧,但只是针对RB剑术这种独特的握剑方式,要是换了比较死板的西洋双手大剑锤式握法,那一只手是抢不过两只手的。

  福泽冬美勾中了北原秀次,确实让他脚步虚浮了一些露出了破绽,但手里的竹剑却被盗走了,根本无法攻击,顿时呆立在那里,而北原秀次毫不客气,一手一剑,又砍又刺,将福泽冬美打得只得用甲手护面,节节败退,最后慌乱之下站立不稳,干脆抱头连滚才终于逃出了北原秀次的攻击范围。

  她真的气急败坏了,滚远了后爬起来刚巧场边有剑道教师留下的竹剑,连忙扑过去拿起,这才定了定神,却发现自己面前没有北原秀次的身影,顿时大惊失色,以为他又用了三角步,连忙一个小跳回斩护身,却发现北原秀次正远远拿着两把竹剑望着自己,就像在看猴子跳舞,隔着面甲就能感觉到他的笑意。

  福泽冬美更羞恼了,但喘着粗气有些不知如何是好了。要是比剑术的话,以真的刀剑来衡量,她这会儿已然身中十多刀早已了帐,但即便如此她仍然不服,再次愤怒咆哮起来,挺着竹刀就杀向北原秀次——机会,柳生新阴流以弧胜直,骚操作很多,但少有双刀技巧,他用不来的,借机要了他的命!

  一定要打倒这个小白脸,把他踩上一万脚!

  但不料北原秀次双刀也使得好,一攻一守,她怎么杀上去的怎么又滚了回来——很多没有接触过刀剑的人都有思维误区,认为双手持刀力大但笨掘,单手持刀力小但灵巧,其实恰恰相反,双手持刀控刀更精准但力量偏小,重在利用武器锋锐杀人,单手持刀反而挥舞起来惯性更大,转折更难,不过也有优点,就是借惯性力更沉且臂展更长,攻击得更远。

  如果刀长、臂长一样,那单手持刀刚刚能砍到双手持刀的人的话,双手持刀却还攻击不到单手持刀的人。同样,双手持刀由于有一只手专门负责控刀,斩到一半时改变方向或是收回要比单手持刀容易很多。

  所以,双手持刀是为了追求攻击防守中刀更灵活,对步法要求较高,很多时候直进直退,只凭刀进行角度刁钻的攻击,比较利于战场发挥;单手持刀则收刀、转折不易,要求人随刀走,对身法要求更高,转来转去,需要的活动空间更大。

  两者差距还是极大的,但福泽冬美扑上去后被北原秀次借着单手持刀的优势,远远就打得连连败退,连他的衣角都没蹭到就挨了两下又退了回去。

  福泽冬美真的惊呆了,惊疑不定:“你、你……你不是柳生新阴流,是二天一流?”刚刚那式“引返绞”是二天一流的技法吧?手里的竹剑差点又被借力绞走了。

  北原秀次随手丢掉了一把竹剑,微微一笑道:“不是,只是看了书随意练着玩玩,哪个流派都不是。”

  “不可能!”福泽冬美以为北原秀次在欺骗自己,更是恼怒——这小白脸好生卑鄙,修习了古流剑术竟然隐瞒流派,毫无剑客荣誉感!

  北原秀次控着手里的竹剑不停旋转,缓缓又逼了过来,轻声道:“福泽同学,以后见了我绕路走,今天我就放过你,到此为止,你觉得怎么样?”

  他没打算放过这小萝卜头,只是在施展天然理心流的嘴炮技动摇她的斗志,好方便更加轻松地宰割她。

  福泽冬美果然愤怒大叫:“你做梦!”不过她叫是这么叫,但胆气已丧,叫完竟然微微有些后悔,停在原地犹豫起来,拿不准该防守反击还是直接进攻了。

  北原秀次一个小滑步就斩了过去,笑道:“那就再来!”

  让你一辈子都记得今天,想起我就心惊胆颤!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