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今天非砍了你的狗头不可

  福泽冬美生不生气不关北原秀次的事。

  本来两人之间也没什么大矛盾,若是福泽冬美有什么不满来找他好好说说,他也不是那种丝毫没气量的人,要是确实是自己这边不对,该道歉道歉,该补偿补偿,他绝不说半个不字。

  但偏偏福泽冬美把气憋在肚子里,非要没事就来挑衅他——大家都是两只手一个头,谁又能怕了谁?只是不想找麻烦而已!

  真没完没了了,那就打到服气为止!

  北原秀次看着接连受了两次打击仍然战意不息的福泽冬美,谨慎地发动了主动技能【预读】——这个主动技能是【古流剑术】升为中阶时获得的,其作用是根据对手的身体姿态细节来判断对手接下来的一系列动作。

  剑术从来都不是凭借着蛮力进行砍杀的行为,通常都要斗智斗勇,这也是被称为小兵法的原因之一。就像下棋一样,若是这么落子,对手如何应对,这么应对有利还是无利,那么这应对己方又该如何是好……下棋庸手走一步看一步,高手走一步看十步,圣手走一步看百步,超级计算机走一步看终盘。

  剑术亦是如此,这么进攻对方有几种应对方法?若是如此应对,己方该如何反应对……如此循环下去,最终得出谁被斩杀的结论。

  几乎所有古流剑术流派中都有“预读”这种战斗思维方式,当然,依RB人的尿性抄别人的也不肯好好抄,总要是改个霸气的名字,“心之眼”、“他想”、“谋内战”之类的怪异名字很多,但其实本质如一,并不是罕见的东西。

  不过到了北原秀次这里抽取出的【预读】技能就直观多了。随着他的技能发动,时间仿佛一瞬间凝固了,成了一团粘稠的液体,无数个半透明的北原秀次用各种方法向着福泽冬美攻去,而福泽冬美身上也浮出了无数半透明的人影,或是切落,或是格挡,或是矮身躲避,种种应对,片刻后满赛场布满了交战的身影,并且不断有人影被斩杀消失……

  时间又恢复了流动,北原秀次觉得脑袋疼,活力值大减,一阵疲累感从心底升起。这技能好用是好用,但对脑子压力比较大,有种被挤爆了的感觉——他挺着竹剑一个三角步就奔着福泽冬美去了。

  三角步在观战的人眼中那是没什么,不就是绕了个圈嘛,但在对战的人眼中有时可以造成“瞬移”效果,不过福泽冬美认真起来五感还是很敏锐的,准确判断出了北原秀次斩来的方向,猛然拧身对斩,使出了一刀流的入门技也是最终技“切落”。

  以斩破斩,斩破敌方的斩击顺势斩杀敌人。说是入门技这是因为切落是一刀流的核心技法,从入门就开始练习,说是最终技是指这一招可以用到老,用好了威力无穷。

  一刀斩来,看轨迹就是一条线,一刀斩去,精准的将这条线斩破后顺势把敌人砍翻在地——说起来很简单的,但没练习过的人你在墙上画条线让他瞄上半天去斩也斩不中,更别提一刀过来那反应时间也就零点几秒,更多是凭本能,哪里有时间去瞄。

  福泽冬美的切落准确的斩中了北原秀次的竹剑,但却没有斩破——古流剑术中也有类似“听劲”、“借力打力”之类的法门,发展出了“引落”、“折返”、“缠剑”等小技巧。

  北原秀次虚斩一刀骗出了福泽冬美的切落,左手控剑开始压制对方的竹剑,好像企图将她的竹剑甩到一边帮她制造一个空门,好方便自己一刀将她砍翻。

  福泽冬美当然不肯,本能手中的竹剑也开始转动,反而想把他的竹剑绞飞,不料北原秀次这大骗子这招也是虚的,竹剑上还是没有力道,福泽冬美用力一绞之下自己的竹剑高高扬起,而北原秀次的竹剑虽然也扬了起来但却早有防备,中途改了单手将竹剑借势绕到了身后换到了另一只手里,随后迎面单手就是对着福泽冬美脑门子劈了下去。

  福泽冬美措不及防,脑袋又受重击,被打得差点儿仰面跌倒,踉踉跄跄后退了几步一屁股坐倒在地。

  她坐在那里还没醒过神来呢,北原秀次已经一个滑步上前,双手持竹剑用力一劈直接又劈在她脑门上——他第一击没气合,不算有效打击,而规则是允许倒地、武器脱手三秒内继续追击的。

  当然,他第二击还是没气合,满满都是坏心眼儿。

  福泽冬美直接被打成了仰天蛤蟆状,手里的竹剑都脱手飞出,围观观众一片喝彩后大笑了起来。

  北原秀次还不罢休,举剑又要“补刀”,不过被临时裁判拦下了——北原秀次总是闭着嘴不肯气合,按“气体剑一致”来说,那两个临时裁判觉得不该给分,但就这么一直不气合按着福泽冬美暴打,似乎也不太对。

  毕竟是临时裁判,不专业,面对这种情况都有些麻爪了,但内田雄马乐得在一边哈哈大笑,反而帮着北原秀次上去拉另两个裁判,盼着北原秀次再接再厉,趁小矮子病要小矮子命。

  北原秀次不想和别的同学起冲突,顺从的被推到了一边,而福泽冬美四脚朝天了一会儿反应过来,简直气炸了,一个侧滚滚过去抓起了竹剑,站起来别说冷静了,两只眼睛都血红血红的,怒道:“你……你敢这样羞辱我?”

  她人生中第一次被打成了蛤蟆状,周围喝彩大笑的声音传到她耳中简直就是嘲笑,让她感到自尊心受辱严重。

  北原秀次重新摆出了利于发力的构架,微笑道:“辱人者人恒辱之,这话你说过吧,福泽同学!我虽然不知道哪里得罪过你,但你不断想借着练过剑术羞辱我,那你该明白现在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就连现在这场比试也是你提议的,你忘记了吗?有胆开始,没胆承担后果吗?”

  “混蛋!”福泽冬美一时语塞,气得打起了哆嗦,举着竹剑扑了上去,羞恼大叫道:“你耍诈占了上风算什么男人!”

  刚刚北原秀次连设陷阱,处处虚招,让她觉得智商被压制了,有力使不出,心里十分窝火,明白过来后甚至胜过被砍成了仰天小蛤蟆。

  北原秀次没再发动【预读】,那技能他得到不久,用得还不熟,每次用完都像脑袋被打了一闷棍十分难受,更对活力值消耗巨大,而眼下福泽冬美气息已乱,明显气炸了,根本用不着了——刚刚也只是为了以防万一,毕竟在剑术相搏中以弱胜强并不罕见。

  他习惯性的控刀用竹刀非刃筋的一面相格——其实没必要,竹刀又不会崩了刃口。他挡住了福泽冬美的斜斩,反而用力将竹刀压向了福泽冬美,笑道:“只是不想借着力气大欺负你而已。”

  不过他发了两次力竟然没压得福泽冬美后退,微微有些吃惊。习练古流剑术以来,他仅力量属性点就增加了4点,虽然现在属性点好像是一个系数,和肉体原本的力量是乘积的关系,但他觉得力量至少增加了20%,但就算这样还是压不倒这个小萝卜头,也不知道是自己原本肉体力量太小还是福泽冬美力量太大。

  男性在力量上本就该对女性有优势的,出乎意料。

  两人现在竹剑抵在一起,呼吸声可闻,一时陷入了角力状态。福泽冬美也同样发力想把北原秀次掀到一边去,然后趁机痛打落水狗找回颜面,但发了两次力竟然掀不动,眼珠子骨碌一转,突然抬起小短腿冲着北原秀次膝侧踢去。

  剑道比赛中是严禁踢人的,北原秀次没料到她会主动犯规,疏于防备,竟然被踢得身子一歪,力气泄了不少。福泽冬美趁机发力将他推得后退了几步失了重心,举刀就往他头上劈去,愤怒大叫道:“今天非砍了你的狗头不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