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这么厉害不早说!

  福泽冬美存了心要用最快速最直接的方式击倒北原秀次,好给他一个教训,也不在意是否会被判为无效打击,面对北原秀次中段式持剑仍然选择了当头一剑,故意想让他丢个大丑。

  她这一剑如同电光火石,尽显自幼苦练的成果,但北原秀次却满心困惑——他现也不是以前了,多次近乎生死相搏的冥想战给他精神和肉体上都带来了深刻的影响,在那里那些手持白刃的浪人剑客虽然也敢搏命,但很少有这种空门大露满身破绽的情况,毕竟人命只有一条,死了就算砍死了敌人也没多大意义。

  不过困惑归困惑,他身体自然而然就有了反应,正合“无想剑”的奥义,脚下不动身体前后晃动,瞬间一后一前,速度极快,让福泽冬美的竹剑几乎是擦着他的面甲胴甲从面前劈下,而同时原本双手持握的竹剑变成了单手,从一侧举到了头顶再恢复成了双手持握,也是一式唐竹直直劈下。

  “得手了!”福泽冬美正暗暗心喜,但眼见劈中但手上却没有传来竹剑的打击回馈感,好像北原秀次成了幻象,不由一愣。

  “残影技?”她以为必中的,用了全力,此时明白过来想收剑已然来不及,再抬头看北原秀次,只见他双手高举竹剑如同天神下凡,冲着自己的脑门就劈了下来。

  “砰”的一声巨响,北原秀次一剑劈在了福泽冬美的头顶上,打得结结实实,就连富有弹性的竹剑都弯成了弓形——他的【古流剑术】升为了LV10,提升为了中阶,不但为他人物等级+2,还送了他力量+3,敏捷+2,魅力+1的属性加成,加上最近锻炼不休,力量远胜以前。

  福泽冬美半声都没吭就被脑门上沉重的一击打得前扑下跪,一个头重重磕在了北原秀次的身前……

  场面一时寂静,观众都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好了——太快了,最多0.5秒,他们甚至没有看明白怎么回事,福泽冬美已然五体投地给北原秀次行了大礼。

  北原秀次一个后撤小跳退开了几步。他这是本能反应,属于谨慎过了头,毕竟他白刃生死相搏近百次,还真没碰到过这种主动送人头的,脑子里还没想什么身体就开始怀疑其中有阴谋了——他一直拿福泽冬美当假想敌,而福泽冬美的小老虎突刺也确实给过他相当大的震撼,不知不觉间在心里将她水平拔高了许多。

  内田雄马这种时候倒是反应极快,右手一展举了红旗,还想误导另外两个裁判,扯着公鸭嗓大叫道:“面有效,红方一本!”

  那两个临时裁判迟疑了一下,并没有举旗。有残心但没有气合,不算有效打击——若是北原秀次随便叫两声,哪怕是没叫打击部位,看在竹剑打到福泽冬美头上都弯成那样的面子上他们也就给本了,但北原秀次紧闭着嘴一声不吭,这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式岛律也急了,在场外冲着北原秀次大喊:“北原君,气合,气合!”错失了得分的机会他比北原秀次还着急,1:2输了也不算太丢人,完全可以接受。

  太可惜了!

  场外的观众也反应过来了,懂行的带头,零零散散的掌声响起,很快就连成了一片,不少女生还一脸红晕的望着北原秀次,根本挪不开眼,一副心头小鹿乱撞的娇俏样儿。

  哇,好帅的北原同学……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看着好帅好威风!

  福泽冬美趴在地上刚刚明白过来怎么回事,气得浑身发抖——这小白脸阴自己,这么厉害不早说!以前装成那副敢怒不敢言的文弱样子原来是在麻痹自己?

  她翻身向后一滚拉开了距离爬了起来,弯腰缩肩,像只炸了毛的小老虎,冲北原秀次咬牙切齿道:“你好卑鄙,我饶不了你!”

  北原秀次没答话,摆了个小霞构架等着她——多说无益,现在战斗开始了,大家剑上分胜负吧!

  福泽冬美终于开始认真了,明白北原秀次绝对不是她想像中的那种软柿子。她用了个腰肋式将竹剑往身后一藏,身子猛然间像是缩小了一号,冲北原秀次发出了愤怒咆哮:“啊啊啊啊——”

  她在威吓北原秀次,同时提升自己的战意和气势,不过没吓到北原秀次,倒把围观的同学吓了一跳——谁也没想到平时看起来很幼chi的福泽冬美还有这样的一面,此时的她简直像是猛兽附体,小老虎二次投胎。

  不过让福泽冬美大失所望的是北原秀次根本不为所动——冥想战中叫得比她气势足的,叫的惨的人多得是,北原秀次早习惯了。

  福泽冬美战意已经催升到了最高,没法再等,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等气衰了反而自陷不利,智者所不取也。她踏着小碎步拖着竹剑就向着北原秀次冲去,而北原秀次在她步子向前的同时也弹身相迎而上——主动进攻,砍倒敌人才是保护自己的最好方法!

  他主动快速相迎差点让福泽冬美错判了两人间的距离,误了出手时机,不过她小十年剑术也不是白练的,身后竹剑猛然突刺,依然极准,奔着北原秀次的咽喉就去了,大声咆哮道:“突!突!突!”

  北原秀次闷不作声,只是牢牢盯着福泽冬美的剑尖,也是猛然一剑刺出。

  一声令人牙酸的摩擦声响起,福泽冬美的突击刺在了北原秀次的剑锷上,直接被滑向了一边,而福泽冬美眼中北原秀次的剑尖却越来越大……

  两人交错而过,胜负只在一瞬之间。

  北原秀次前冲了几步才止住身形,而福泽冬美被一剑捅在面甲之上,直接翻倒在地——倒不是北原秀次故意和她脑袋过不去,想存心羞辱她便处处往她脑袋上招呼,只是福泽冬美那身高……也就脑袋方便挨刀了。

  这次场外的观众们看懂了,双方挺刀互刺,胜负立分,有种极动之美,纷纷开始鼓掌欢呼,而内田雄马更是干脆,毫不犹豫又给北原秀次举了旗,可惜还是没有气合,另外两名裁判犹豫了一下,依然没动。

  式岛律在场外更急了,大叫道:“气合,北原君,气合!”看那架式,恨不能他替北原秀次气合了事算了——要是两次都有气合,依现在这场面北原秀次已然拿下了比赛,完封福泽冬美,可算是出了一口恶气。

  北原秀次充耳不闻,只是缓缓又举起了竹剑。他又不是来比赛的,这种比赛赢了高考又不加分,对他毫无意义——今天他就是来揍福泽冬美的,一次性揍的她以后见了自己绕路走!赢了比赛反而麻烦,不如就这么一直打下去,直到把福泽冬美这个无缘无故找麻烦的打服气了为止!

  福泽冬美又羞又恼地翻身爬了起来,不过刚才北原秀次在相对速度那么高的情况下仍然用剑锷顶住并滑开了她的刺击让她有些毛骨悚然——那种动作看起来简单,但需要眼力、决断、胆气并存才敢做、才能做,而剑术格斗不就是这样一个不起眼的动作就分出生死吗?

  换了真刀真剑,此时自己已然被一剑贯脑,说再多也没用了!

  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她算是内行。

  她看着挺剑而立气如深渊的北原秀次,突然间明白了——对方是自己有生以来从没有遇到过的强敌,再谨慎一万倍应对也是应该。

  她深吸了一口气,恢复了冷静,端端正正摆了个中段构架,月牙眼眯成了一条线,冲着北原秀次叫道:“我真的生气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