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往奸臣方向发展吧!

  福泽冬美在剑道社团存有护具,直接去取了,而北原秀次借用了剑道教师带来演示的那一套,直接在场边更换。只是他刚才根本没有好好听课,看着包头巾有些闹心了,只得回头轻叫道:“阿律,帮我穿一下护具。”

  “是!”式岛律立刻小碎步上前开始帮他系绳结,叠头巾,一派小姓风范,衬托得安坐不动的北原秀次更有大将之风。

  式岛律手很灵巧,飞快将头巾叠成了帽子型给北原秀次戴到了头上,低声埋怨道:“为什么要答应她,北原君,太冒失了。”

  北原秀次一笑,轻声答道:“早晚的事,躲是躲不过的……对了,为了要包上头?怕流汗吗?”

  式岛律看他还有闲心问这个,心里更急了——别看北原秀次高福泽冬美三十多公分,但他不认为北原秀次能打得过福泽冬美,而现在又不是社团里那种僻静的地方,输赢影响较小。

  现在可是当着近百人的面,输了一定会很失面子,很受打击吧?明天全系传言北原一个男生被一个小不点儿女生打得跪地如同死狗?想想就极度可悲啊!

  他心急,嘴上胡乱应付道:“主要是减轻面甲被击中时头部受到的震荡,当然,也防止面甲磨损了头发,吸汗的作用也有一些……那个,北原君,不然换我上吧?”

  北原秀次望向他,笑问道:“你能赢吗?”

  式岛律低下了头,他赢不了。福泽冬美放在高中生里确实实力很强,他以男打女在社团里练习都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心里其实是很佩服的,所以在更衣室里才想着帮北原秀次和福泽冬美二人化解矛盾——打不过最好还是和平相处吧!

  这是他的想法。

  北原秀次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所以还是我来吧,毕竟是我的事……福泽挑衅我,那我有义务让她知道山外有山,人外有人的道理,免得她整天仰脸看天哪天再把脖子摔断了,也算是救了她一命。”

  他说得风趣,式岛律险些失笑出声,不过很快担忧就重新占了上风,心里盘算过会儿怎么才能让北原秀次少丢点脸,而这时内田雄马摸了过来,兴冲冲道:“行了,我约了几个熟人,过会儿我们一起报名当裁判,不管谁选上了都吹小矮子的黑哨,非让她输了不可!”

  北原秀次看了看他,无奈道:“不用,这里八十多个人呢,总有眼亮的,那样更丢脸。”

  那福泽冬美就算莫名其妙总找事儿,但最少也是堂堂正正挑战,想着一对一公平较量,而你这家伙其实更卑鄙吧?真没白瞎了你这长相,将来往奸臣方向发展吧,一定有前途!

  “输就是输,赢就是赢,管那么多干什么!”内田雄马还在坚持,阴人的决心十分坚定,而那边福泽冬美已经换好了护具出来了。

  她走到了场边,跪坐下咬住包头巾一角直接盖到了脸上,然后一双小手缓慢而有力的将另外三角在头上耳后系好,最后将咬在嘴里的一角往脑后一塞,露出了一张严肃中带着得意的小脸,月牙眼闪闪生辉,嘴巴紧紧抿成了一条线,脸上透出了两个浅浅的梨涡,轻声又坚定道:“我准备好了。”

  北原秀次戴上了和手套一样的甲手,握着竹刀适应了一下,发现设计得挺不错,竟然不太影响控刀,也轻叫了一声:“我也准备好了。”

  两个人的视线隔着场地交汇,都像猎人看到了猎物——今天就让你这小萝卜头(小白脸)付出代价!

  剑道教师已经取了裁判旗来。他倒是公平,从ABC三班一班挑了一个裁判,让内田雄马的黑哨计划直接流产了一半,不过内田雄马几乎是用抢的抢到了一对旗子,总算还有黑福泽冬美的资本。

  剑道比赛需要三个裁判,分立三方从三个角度观察选手们的对抗,每人一手执白旗一手执红旗,只要有两面红旗扬起便代表红方拿本得分,反之亦然。

  也就是有两个裁判认同一方进行了有效打击,气体剑一致并有残心,那就算拿下一分,先得两分者获胜。

  北原秀次背后被系了红布带,福泽冬美背后系上了白布带,然后双双戴上面甲,进入起始线就位。

  旁边观战的学生也来了兴趣,好歹这比无聊挥剑有趣多了,特别是可以正大光明看北原秀次,这让不少女生们很是高兴,女生团体里还冒出一句“北原同学加油”,惹来了一片窃笑声。

  福泽冬美有些不高兴这些观众不能保持肃静,恼怒的歪头看了一眼,更不高兴有人敢给北原秀次助威,只是人太多,她记仇记不过来,只好算了。

  北原秀次透过面甲的缝隙看着矮矮的福泽冬美,只见她这次剑道服合身了,看起来就算穿着护具也仍然娇小玲珑,而且腰垂上挂着一根黑色布条,上面用白字横写着“大福”,竖写着“福泽”,大概是将来比赛用的铭牌之类。同时这次大袴终于也不是拖地长裙了,露出了两只白生生的小脚丫子。

  “致礼!”

  “准备”

  临时裁判是自认对剑道有些了解的学生担当,一板一眼下着口令,而剑道教师在场外给学生们讲解一些比赛的基础知识,准备过会儿指导他们怎么观看欣赏剑道比赛。

  “那个……打扰一下,神原老师,啊,太好了,神原老师您可以先来一下吗?”比赛正准备开始呢,剑道场的门却被拉开了,一个学校的工作人员探头招呼剑道教师,那剑道教师迟疑了一下,笑道:“抱歉,诸君请稍等我一下。”

  说完他就跟着那工作人员出了剑道场,大概是学校有什么事情要找他。

  北原秀次蹲踞持剑望着对面的福泽冬美,呼吸着面甲内略有金属和皮革味的空气,觉得有些奇怪——他这是第一次和真人对决,但却没什么紧张感,而以前福泽冬美像个小老虎一样咆哮着突刺曾给过他很大的震撼,现在面对真人却感受不到任何压力。

  甚至感觉……对方没有想像中强,有些弱啊!

  福泽冬美也维持着准备姿态望着北原秀次,看着他身上鼓鼓囊囊就像看到了她损失的两百五十万日元正被北原秀次藏在怀里,忍不住出声道:“小白脸,你让我很生气,知道我为什么生气吗?因为你我天天晚上胃疼,一绞一绞的,你知道那有多难受吗!不过我也不是不讲理的人,你老老实实让我打一顿出了这口恶气,我也给你留点面子,这事就这么算了,怎么样?”

  北原秀次一口拒绝:“不行!”

  谁还没点脾气,就你大啊,凭什么惯着你?你胃疼去看医生,拿我当胃药凭什么?

  福泽冬美脸色更难看了,“你会后悔的,准备丢大脸吧!”

  “有本事你就来!”北原秀次寸步不让。

  两个人还没刀剑相交,嘴炮已经开始对喷了,除了内田雄马外的两个临时裁判目瞪口呆——这看着不太像是练习赛啊,更不像社团同伴,这双方有仇吧?

  剑道教师一去不复返,而且北原秀次还敢顶嘴,这让福泽冬美更不耐烦了——打你几下出了气就饶了你,非要自讨苦吃,不识好歹!

  她断然命令道:“开始比赛吧!”

  内田雄马讥笑道:“你说开始就开始啊,做梦,老实蹲着!”

  北原秀次目不斜视,沉稳说道:“内田,开始比赛!”

  “啊?好!”内田雄马虽然毛病多,又怂又好色,但他对朋友还行,见北原秀次要开始也没多想,便大叫一声:“开始!”

  福泽冬美起身到滑步前冲没用了0.15秒,将瞬间反应能力展现得淋漓尽致,咆哮一声:“小白脸,给我死!面!”

  竹剑当头朝着北原秀次的脑袋直直砍去,标准的唐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