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终于捉到你了!

  私立大福学园虽然经费充沛,但也没有钱到给所有学生都提供剑道护具的份上,那实在是一大笔花销。ABC三个班应到90人,实到85人——长期休病假一人,事假一人,感冒一人,大姨妈参上两人——只是身着剑道衣正座在剑道场内——这剑道场本来就是授课用的地方,本来也不可能为了社团活动专门建这么大一个建筑物,剑道部也只是放学后使用而已。

  RB科学文教省的教学大纲还是很全面的,全面到了有些花哨的地步,体育课无所不包,游泳、球类、体操、田径之类全都有,当然也有剑道课。

  倒不是真要学生们学多深,就是一个粗略的了解,做到起码能欣赏这项运动,就好像体育课也教篮球,但也没打算把学生们培养成NBA球员。

  这种就是对高考无关紧要的课程了,但学校为了应付上级又不得不搞,干脆凑在高一早点糊弄完了事——听说关东那边还加了刺枪课,因为太像拼刺刀了,被社会人士怀疑是军国主义复苏的前兆,正集体怒捶文教科学省,已然将其打得满头包。

  从校外道场聘请的资深剑道教师按时到达,面对着八十五名学生正座,从理论讲起,比如剑道的发展历史,剑道精神之类的,强调这不但是一项体育运动,更是修身处世之道,不但锻炼形而下的耐力、敏捷,更锻炼形而上的观察、思考能力,同时培养克己、撙礼之人生态度。

  大多数学生或是早有了解,或是不感兴趣,左耳进右耳出,那名剑道教师又取了护具,讲解了护具的穿着方式,头巾的十种包法。等这些全粗粗演示了一遍后,给所有人都发了一柄竹剑,先进行基础无甲练习。

  八十多个人呼呼喝喝练了起来,那名教师不断在人群中穿梭,检查着众人的姿式是否正确,路过北原秀次时有些惊讶地看了他一眼,转而又笑着连连点头,似乎颇为欣赏。

  而北原秀次也敏锐地观察着这位剑道教师,觉得他身上的气息感觉起来还没有【冥想战】里的剑士强,缺乏一种狠劲——不会是学校为了省钱,弄了个银样蜡头枪来教学吧?很有可能!

  这剑道课在课表中是15个课时,今天只是第一次一个半课时,没有对打练习,北原秀次也就耐下心来构架和空斩,多少能刷点经验。

  学校也不是他开的,不是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要他说了算,他早就把这门课取消了。

  大部分人耍了一会儿竹剑就觉得双臂开始酸软了,有些不耐烦起来。北原秀次冷眼旁观,觉得RB高中生的纪律性没有传闻中那么好,很多人感觉吃不了苦的样子,大概纪律性强的是昭和一代,平成这些好像生活太安逸了,已然接近半废——万一中日两国将来要是再有冲突,中国90、00后应该可以吊打平成系列。

  毕竟不是专业训练,剑道教师看了看表发现已经过了近四十分钟,便挥了挥手示意可以略微休息一下,顿时道场内瘫倒了一片人。

  剑道教师马上不乐意了,在剑道场内对礼看待比较重,立刻严厉喝斥了一声,所有人又都被迫正座。

  内田雄马和式岛律都有剑道练习经验,这点运动量不算什么,只是式岛律奇怪地望着北原秀次问道:“北原君,你的动作好标准……有人指导过你吗?”

  北原秀次摇头笑道:“没有,我照着书上练的,看起来还行吗?”

  “相当不错了,不过正座时把竹剑放到身体右侧才对。”

  北原秀次看了看左手边的剑,奇怪道:“这都有要求吗?”

  “有啊,放在右侧第一时间只能右手拿剑,而右手拿剑不方便拔剑出鞘,这是友善的证明,是以前流传下来的习俗。”

  北原秀次哑然,冥想战中都是拔刀就斩,他又是右撇子,左持右拔习惯了。不过现在在剑道场,他还是很听劝的把竹剑挪到了身体右侧。

  行吧,这里也不可能有人突然跳出来给自己一刀,无所谓。

  式岛律满意点了点头,不过还是觉得古怪,再次问道:“真的没人指导过你吗,北原君?”

  “没有啊……”

  式岛律赞叹道:“北原君真的很有天赋啊!”

  北原秀次刚要再谦虚一句,却听远处传来一声清脆的叫声:“老师,我有个建议!”

  他转头望去,却见远处女生群体里站出了一个人,正是福泽冬美那个小萝卜头,正弯腰向着老师鞠躬,动作十分端正标准。

  “这位同学有什么建议?关于教学方面吗,尽管直言便是。”那剑道教师看到是一个小不点儿女生,倒是神情相当温和。

  “是,老师!”福泽冬美态度端正,笑颜如花,“现在刚好是休息时间,而不少同学只是知道剑道这项运动却没有看过比赛,不如趁这点时间进行一场练习赛让大家能有个直观的认识,老师您觉得怎么样?”

  “练习赛?”剑道教师捏着下巴沉思了片刻,觉得这主意不坏,不过没有对手啊,便笑道:“这建议很好,不过我今天没有带助手来,下次上课……”

  福泽冬美嫣然一笑打断了他的话,说道:“没关系的,老师,我是本校剑道部的部员,您看由我们剑道部进行一场练习赛如何?”

  “可以!”剑道教师性格比较温和,觉得现在这情况可能是剑道社想展示一下训练成果,那做为前辈对后进还是应该支持一下的,马上同意了,笑问道:“还有哪位女生是你的社团同伴?”

  福泽冬美冲着男生集群一指,笑得无比灿烂,答道:“男生也可以吧,老师!那边B班的北原同学也是剑道部成员。”

  无数目光顿时射向了北原秀次,而北原秀次笑了笑,这就叫该来的总是会来的,这小萝卜头是多生自己的气啊,绞尽了脑汁找自己麻烦,不过好在总算是有备无患。

  他一伸按住了满脸通红想要起身的式岛律,而内田雄马想挺身而起却摸着喉咙迟疑了——在这儿被一剑捅飞了可是当着三个班的女生出丑,用不了三秒钟全年级就都知道了。

  北原秀次站了起来,对成为视线焦点不以为意,笑着欠身说道:“老师,我愿意做福泽同学的对手。”

  说完他遥遥望向福泽冬美,从他本意上来说,他没弄明白这小萝卜头为什么总是针对他,也不太想给普通的高中生活惹来麻烦,所以虽然一直拿她当假想敌,倒也没真想把她怎么样,但现在这萝卜头已经打上门来了,那非要自讨苦吃也就只能成全了她!

  让她日后想起今天就心惊胆颤!

  而福泽冬美则冲他露出了灿烂之极的笑脸,还伸出小舌头舔了舔嘴唇,那表情就像小狮子看着爪下的小羊羔,可爱中带着得意,得意中带着凶残。

  小白脸,终于捉住你了,快来让我打两下出出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