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过场

  百次郎暂时在北原秀次这儿安了家,小野阳子没说错,做为狗来说,这货算是聪明的了,不吵不闹,基本不给北原秀次添麻烦,北原秀次也就由着它在这里呆着。时间久了,偶尔看看这货满是谄媚之色的狗脸,倒也觉得蛮有趣的。

  小野阳子每天下午放了学都会来和百次郎玩一会儿,给它带一点便宜的食物,也不知道是她从嘴里省出来的还是又去捡废品了。她也比较乖巧,只是在走廊里和百次郎跑一跑闹一闹,并不进北原秀次的公寓,大概是因为没有伴手礼,不好意思进去接受招待,又或者是不想影响到北原秀次学习,再给他添麻烦。

  北原秀次则“文武双修”,身体和活力值都能承受时便练习剑术,累了就读书做题,半个月下来虽然熬黑了眼圈,但精神依旧旺盛——这世界上就没有人受不了的罪,只要能你忍得了痛苦,别被惰性支配了身体,那你便能发现一天能做事超乎了你的想像。

  至于小萝卜头福泽冬美,这些天只要遇到了北原秀次就要怼上几句,似乎成了一种习惯——她也不知道哪来的那么多怨气,见到北原秀次就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而且好像是把北原秀次当成了出气筒,心里不痛快就要折腾一下他。

  只是双方都没找到机会,冲突一直不大,不过这也够让北原秀次心烦的了,开始觉得这小萝卜头有些讨人厌了。

  ……

  深夜公寓中,北原秀次轻轻放下了笔,拿起卷子检查了一遍,满意的点了点头。他的学力正在恢复,对付高一基础内容似乎没什么问题了,但也不能大意,为了挑出有潜力的学生编组特进科,据说高一最后一次大考后面有N多的附加题,还不到放松警惕的时候。

  特别是国史之类的,他现在进度远远落后于同班同学,毕竟RB的历史他不熟,根本就是从头学起。国文也有些闹心,遇到和歌之类的比如“忘上川,川之忘水之忘,忘而忧忧而忘”这种,连他的【日语】技能都懵B了,应该还是技能等级不够,还得继续刷。

  他捏了捏两眼之间,关了台灯,直接发动了【冥想战】技能,准备换换脑子休息休息眼睛。

  片刻后,他眼前一黑,场景变幻直接从狭小的公寓内到了一个黑幽幽的树林之内。他已经习惯了,扶刀大踏步前行,主动去寻找敌人的踪迹。

  地上有着层层叠叠的松针,踩上去软绵绵的如同地毯,不过发出了悉悉索索奇异声响。树林中光线极暗,树木之间的阴影中好像藏了无数敌人,随时准备跳出来给他当头一刀。

  风也在树木之间穿梭,不时发出尖锐的怪啸,北原秀次只是平静目视前方,尽量让自己每一步都走得稳稳的。

  突然白光一闪,一道凄厉的刀光从斜后斩向他的脊背,而北原秀次如同背后生了眼睛,原地矮身一转,拔刀斩出——拔即斩!拔刀的同时斩击敌人,算是应对突袭的一个小技巧。

  而矮身原地旋转算是身法的一种,来自双持刀二天一流中的一个小技法“陀螺旋”。二天一流相对其他流派侧重控刀不同,它对身法的侧重更高一些,更喜欢身随刀走,有大把古里古怪的身法技巧。

  对方一刀斩空,收刀不及,北原秀次却通过“陀螺旋”进入了对方的空门,一刀从左下直往上撩斩,刀刃也控制的不错,角度完美的切入肌体,几乎没有感受到涩感便直接将对方开了膛。

  一刀得手,他也没有快速离开对方的反击范围,而是选择了补刀,再次从左上往右下斜斩对方,给对方身上留下了一个巨大的“X”形伤口才错身而过。

  他身后的对手踉跄了几步,打刀脱手落地,慢慢跪到在地,只是一时不死不倒。

  北原秀次转身走了过去,一脚踢倒,踩着他的头便一刀插下,彻底送他归了西,然后甩了甩打刀上的血珠,深吸了一口已然充满了血腥味的冰冷空气,缓缓转身,而树林阴影中又走出了两名剑客,一名戴着斗笠,一名在头上胡乱用稻草束了个发髻。

  对方二话不说,左右分开,拔刀开始兜着圈子小碎步前行,速度越来越快,而北原秀次俯身快速冲刺,冷静的调整着和对方的相对位置,以确保自己能同时看到两人。

  他移动到了和两人相对30度的夹角上,以免有人消失在自己视野之中,然后将打刀举到了耳侧,摆出八相式迎战,对方也默不作声挺刀冲了上来。

  一时间幽暗的树林里刀光闪耀,密集的金属碰撞声响起,不时爆起一连串的火花。

  北原秀次对其中戴斗笠的剑客发起了猛攻,同时不断横移侧移,不让自己的侧翼暴露在那个稻草头的攻击范围内——他现在是深刻了解到什么是“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守”了,在面对多人围攻时,如果失了胆气原地固守,甚至连败亡的时间也不能多拖一会儿。

  他之前在面对两人夹击时有过曾经因恐惧而失去了进攻精神的经验,结果面对两把刀完全招架不过来,其中一个敌人只要略是缠住他的刀片刻,另一个人0.2秒就把他砍翻在地了。

  敌人越多,防守越是愚蠢!

  他牢记以前的经验,不断以戴斗笠的为圆心进行快速移动,不停发出斩击,想快速砍翻了他再对付另一个。戴斗笠的也激发了凶性,凶狠和他对斩,完全不在乎刀刃是否受损——在很多情况下刀比人还贵重,不到玩命的时候不会这么干。

  北原秀次一时拿不下他,略有心焦,正准备虚斩一刀用个“引落”的小技法看看能不能破开对方的防御,却见斗笠剑客脚步一顿,似乎气力不够了。

  “破绽!”北原秀次双目猛然一凝,一个突刺就刺了过去,而斗笠剑客似乎早有防备,在被打刀刺中的一瞬间竟然扭了一下身子,避开了要害。

  北原秀次马上反应了过来,是舍身技,对方这不是破绽,是卖了个破绽!上当了!

  他连忙抽刀回防,但为时已晚,头绑稻草的剑客突然从斗笠剑客胯下钻了出来,打刀猛然刺入了他的腹部。

  ……

  北原秀次眼前一黑,头猛得磕到了书桌上,按着下腹大口喘着气——好疼!急了,贪心了,被对手捉住了机会,一刀毙命。

  还是格斗经验不足,没反应过来对方有人会主动牺牲使用舍身技——还需要更多的练习,需要更快的出刀更快的收刀,需要更多的格斗经验。

  北原秀次喘了一会儿,尽量不去想冰冷异物入体的那种不适感,扶着书桌站了起来,去屋角摸起了素振棒摆了个姿式,回忆着刚才的情景,考虑着要是再遇到类似的情况该如何应对——有次遇到了个体舍流的对手,对方像猴子一样跳来跳去,明明拿着打刀却又挥拳踢腿,把他打得鼻青脸肿晕头转向,从那以后他就养成了总结“死亡经验”的习惯。

  被打得太痛了,比中刀还难受,不想再来第二次了。

  而且最近的冥想战也越来越过份了,不是被围攻就是车轮战,不把他搞死誓不罢休。他目前最好成绩是先败一人,再败两人夹击,然后在四人围攻下做到了一换一,最后被斩成了好几块;车轮战则是打到第七轮精疲力竭之下和对手同归于尽。

  还需要更快更强——全心全意练习之下的他被激起了好胜心,甚至都有些忘了练习剑术的目的是为了应对福泽冬美那个小萝卜头的连续挑衅。

  他一个后撤小跳挥剑斩向假想中的敌人,而素振棒打得空气一声爆响。

  百次郎缩着狗头躲在屋角有些瑟瑟发抖,它的狗生很短,想不明白这个临时主人为什么总是闭一会儿眼站起来就像是变了一个人,身上透着浓浓的杀气,让它望而生畏。

  北原秀次没注意百次郎畏惧的眼神,落地后将素振棒举在头侧棒尖向前,形成了一个小霞构的构架,觉得这样即便是刚才后撤跳斩斩空了,以这个姿态收回也可以马上用刺击以攻对攻,好应对接下来的追击。

  他全神贯注地思考着,全然没注意到视野左下角【古流剑术LV9】的经验正缓缓增加,离中阶已经不远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