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伙食费

  下午放了学,内田雄马号召三人去打游戏机,但北原秀次果断拒绝,直接坐上了回公寓的电车。

  内田雄马也不介意,拖着式岛律走了——也不知道这对好基友以前发生过什么,式岛律虽然对内田雄马一直没好气,但却和他形影不离,就差一个被窝睡觉了。

  北原秀次一路上听着英语课文,刷着【英语】经验,尽量提高技能等级。这个和【古流剑术】不同,虽然同样是印到脑子里,但【英语】就算反应慢一点考试也能接受,剑术反应慢一点直接被砍死了,还是需要形成肌肉记忆的。

  电车摇摇晃晃,他抓着扶手小声默念,而半路上经过一所女校附近,电车门一开就涌进来一大群叽叽喳喳的女生,顿时将这节车厢挤得满满当当。

  北原秀次暗骂一声,学着周围外出公干的职员、男学生的样子把双手都举过了头顶,以自证清白绝对没有趁乱摸女生的屁股——最近名古屋市打击电车色狼正如火如荼,被扣了黑锅就是终身污点,现在乘电车的男性比女性还害怕,恨不能在脸上刻上“我是X无能”这五个大字自证清白。

  “那个……你是私立大福学园的学生吗?”四个穿着女校制服的女生抱成一团,互相之间埋头商量了片刻,其中一个娃娃脸的有些羞涩地发问。

  北原秀次戴着耳机装没听到。这就是废话,穿着校服戴着校徽还用问么?

  那女生竟然十分大胆,见他不答就伸手想去摘他的耳机,这北原秀次忍不了了,微微侧头躲过,面无表情地望向那个女生。

  那娃娃脸女生背后的三个同伴里面冒出一句,“哇,有点高冷呀!”不过很快被其他人捂上了嘴。

  那娃娃脸女生在北原秀次的注视下有些手足无措,憋了一会儿说道:“我们是八樱学园的……那个,你们大福学园想联谊吗?”

  北原秀次平静道:“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什么?”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那娃娃脸女生呆了一会儿,总算明白是什么意思了,直接败退,和三个同伴凑在一起,有些生气的不停看北原秀次,似乎被伤了自尊,而北原秀次对这个看脸的世界绝望了,考虑要不要剃个光头,也许那样能降低魅力值。

  电车到了站他随着人流下了车,回头看了一眼,见那个娃娃脸正冲他扮鬼脸,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直接出站。但走了两步却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刚想打招呼却迟疑了一下,闪身躲到了柱子后面。

  是小野阳子。

  她穿着校服戴着帽子,背着朱红色的大书包,手里提着一个黑色的垃圾袋正埋头在一个可回收垃圾桶里翻捡。

  她身高也不太够,掂着脚有些费劲,一边翻找还一边注意着四周的动静,像只刚离窝的小动物一般警惕,偶尔有人要扔垃圾她便赶紧躲到一边,低着头站在那里偷眼观望。

  她不断将空空的饮料瓶掏出来装进黑色的垃圾袋中,这个垃圾桶翻找完了就拖着袋子去下一个垃圾桶,还借着人小的优势,夹在人流里躲避着车站的管理人员。

  北原秀次躲在柱子后面看了一会儿,想了想没有上前去打招呼——换了他也不想让人看到这样的自己,所以还是算了吧!

  他直接返回了公寓,更衣洗漱顺便检查了一下家里,以便决定要不要把百次郎赶回到大街上,发现还行,这狗比较老实,想了想也不能太不人道,便给它铺了几张废报纸当厕所,以免真把它给憋死了。

  随后他又在屋里开始进行素振练习,百次郎蹲在一边伸着舌头看。这一练便将活力值消耗了大半,手臂也支持不住了,而原本已经无聊到已经趴下假寐的百次郎突然抖了抖耳朵激动起来,叫了一声就扑到了门口,拼命用爪子抓着门似乎急着想出去。

  北原秀次看了它一眼,揉着手腕说道:“去洗手间拉吧!”

  百次郎“汪汪”叫着,站在门口不肯走,狗眼中闪着期盼之光。北原秀次有些困惑的过去开了门,发现外面什么也没有,而百次郎急忙忙冲到了走廊中,奔着楼梯口就去了。

  “呀,百次郎,你怎么在这里!”楼梯拐角处传来了小野阳子的声音,片刻后小野阳子抱着百次郎拐了出来,百次郎趴在她怀里激动无比,拼命想舔她的脸。

  原来是听到主人回来了,这狗耳朵就是好使。

  他笑着向小野阳子打招呼道:“阳子,回来了。”

  小野阳子正和百次郎笑闹呢,抬头见是他,连忙将百次郎放到地上,端端正正行礼后甜甜笑道:“欧尼桑,你好!”接着她又看看狗,再看看北原秀次,奇怪道:“百次郎昨晚没有回街上,而是在欧尼桑这里吗?”

  “一时心软……”

  小野阳子似乎有些高兴,又似乎有些不舍地问道:“那欧尼桑是要收养百次郎吗?”

  北原秀次连忙推辞道:“这个我还没想好,就是看它可怜,暂时让它在这儿待着……这还算是你的狗。”

  小野阳子又像是有些遗憾了,“百次郎其实很聪明也很乖的……对了,这个给你,欧尼桑,昨天给您添麻烦了,十分感谢!”

  她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硬币捧给北原秀次,“这是昨晚的晚饭钱,五百五十五円,够吗?”她说到最后话音有些忐忑,似乎拿不准那便当应该多少钱。

  北原秀次看着她脏兮兮的小手,沉默了一会儿——这是卖废品的钱吧?但他什么也没说,笑着接了过来,点出了三百円硬币后把剩下的想还给她,笑道:“多了,这些就够了。”

  他不是抠门到连请顿寒酸的晚餐也要收孩子的钱,而是收钱才是最大的尊重吧!他刚才看着那对脏兮兮的小手甚至有些鼻子发酸想叹气——心还是不够硬啊!

  小野阳子看到他收了钱似乎松了一大口气,笑容一瞬间明媚了不少,不过连连摇头道:“都给欧尼桑吧,昨晚给您添了太多的麻烦……”她说了一半想了想二百多円其实很少,当谢礼也不对,便又改了口,“不然当成百次郎的伙食费吧!”

  北原秀次掂了掂手里的硬币,想了想笑道:“好!”

  小野阳子满意地笑了笑,蹲下摸了摸百次郎的狗头,娇声吩咐道:“不准吵不准闹哦,在欧尼桑家里要乖乖的!”

  百次郎不明所以,只是舔她的小手。

  小野阳子咯咯笑了两声,站起来向北原秀次告别:“那欧尼桑,我回家了。如果百次郎吵到您了,告诉我一声,我会把它领走的。”

  “嗯!”北原秀次笑着点头,看着小野阳子向着走廊尽头走去,看着她单薄的身子,回忆着她略有菜色的小脸——她那个妈妈估计不靠谱,根本不管她——忍不住问道:“阳子,晚上要不要一起吃晚饭?”

  他现在虽然也惨,但他有自力更生的能力,惨是暂时的惨,真说起来这个小野阳子更惨。看着小野阳子,他总是不由自主就想起了以前的自己,心软得一塌糊涂。

  小野阳子怔了一下,连忙摇头:“不了不了,我家里有准备好的饭,谢谢欧尼桑!”

  “那去吧!”北原秀次也不勉强,这孩子看起来敏感自尊心也强。小野阳子又欠了欠身,背着大书包回家了。

  百次郎跟着她走了两步,似乎知道不能跟着她回家,可能是以前吃过苦头,又垂头丧气走了回来。北原秀次握了握手里还温热的硬币,踢了踢它的屁股,笑道:“丧气什么,今晚你加餐,你主人帮你付的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