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为什么这么生气?

  被人“开了膛破了腹”的北原秀次一早上都有些心神不宁,几次忍不住低头看看自己肠子淌出来了没有。当时太快了,死亡的感受并不太大,事后想想反而有种四肢发凉的感觉——很多人都说过古时的格斗技没什么厉害的,但人家在那个年代真的用命在钻研,哪怕一项不起眼的技巧后面都可能都堆着几十甚至几百具尸体当注脚,也不知道将那些空口说大话的人送去那个年代能活几秒钟。

  0.5秒?5秒?

  就算现代人比古人骨骼钙化的更好,肌肉占比更重,身高臂长更优,但真白刃相搏,活五秒就算多了。

  技巧很多时候比蛮力更重要!

  他强忍着不适听完了四节课,就当对自己意志力的磨练了。到了午休时间,他们这个小团伙一起去食堂吃饭,而内田雄马看了看他的脸色,奇怪问道:“北原,身体不舒服吗,怎么脸色这么难看?”

  北原秀次摇头一笑:“没事,可能昨晚没休息好。”

  内田雄马立刻会错意了,恨声道:“昨晚我回去也是越想越气,那个小矮子阴咱们!明明打算下狠手了还装成一副笑脸模样,卑鄙!事后还跑过来叫嚣,混蛋!”

  北原秀次无语了片刻,你小子也没好多少吧,不一样自大到不行!更何况你就算认真对待,福泽冬美八成也一样能吊打你。

  他都不知道怎么接话了,改口问道:“我看你课间进进出出的,打听到什么没有?”

  “当然!”内田雄马自信一笑,“以前年级排名我没关注过,问了才知道,原来那个福泽冬美是咱们的年级三位……前十五位一班一个,分去C班的就是她!”

  北原秀次皱起了眉头,“因为入学成绩排名输给我便找我麻烦?”

  这不可能吧,这理由他都不信——如果仅仅是因为如此,那福泽冬美应该算是心理变态了,万一高考失利还不得拿刀去把她前面的同学全捅了啊?这简直是变态连环杀手的预备役!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是问了一句:“入学成绩一位是谁?福泽也找他麻烦了吗?”

  内田雄马情报工作做得相当到位,马上答道:“一位是A班的铃木乃希,不过那个小矮子想找她麻烦也找不了……听说她身体不好,常年生病,开学到现在还没露过面。”

  这样就不好判断了,北原秀次想了会儿,毕竟实际年龄大一些,对社会也有些了解,转眼便联想到了利益相关方面,不确定地问道:“会不会是我抢了福泽的免费生名额?”

  RB私立学校还是很宰人的,要是害她损失了一大笔钱的话,那她找麻烦倒还能说得过去。

  内田雄马马上道:“不是,她也是免费生,学杂费全免,大考排名前十还有奖学金可以拿。”他着说有些嫉妒起来,“真不公平,我上学要掏钱,你们不但不用掏钱还有钱可以赚。”

  北原秀次没理他的屁话,要是你也想拿奖学金就别搞什么色欲度排行榜,欧派排行榜,翘臀美腿排行榜,好好读两天书,别整天眼睛盯着女生看。

  他有些不解地问道:“不是因为这个,那会是因为什么?”

  内田雄马斩钉截铁道:“我看她就是个神经病,绝对心理变态了!对了,北原,你说我去散布消息,说那个小矮子明明身高一米四五,偏说一米五,欺骗了所有人,而且先天虚荣后天自卑导致了心理阴暗,随时有可能黑化变态,是校园里绝对的危险分子,潜在的暴力犯,搞不好过几天见人就杀,让所有人孤立她……这怎么样?”

  北原秀次无话可说了,打不过人家便要背后泼人家污水?你刚刚还有脸骂人家卑鄙?他不太想这么干,便笑骂道:“省省吧,你说了也没人信的。”

  正常人看看福泽冬美和内田雄马的长相就知道该信谁了——小萝卜头讨厌归讨厌,长相还是挺可爱的,这内田雄马就不用说了,标准的奸诈小人模版。

  内田雄马也挠头了,讪讪道:“那怎么办?咱们又打不过她,难道以后就任由她找麻烦?你信不信她剑道课一定会再挑衅我们的……我就练了一年,阿律练了两年半,她八成从小就开始练习了,到现在说不定练了有十年,和她打根本不公平!阿律,你说对不对?”

  内田雄马想找支持者,转头问向式岛律却发现他低着头落后半步跟着。北原秀次看了他一眼,问道:“怎么了,式岛君?”

  式岛律悠悠叹了口气,小声说道:“没什么,昨晚和姐姐吵了一架,心情有些不太好。”

  内田雄马大惊:“你真和她吵了?”说完他直接上手去托式岛律的下巴,而式岛律猛然打开了他的手,怒道:“别动手动脚的。”

  他这一抬头,北原秀次也看出不对了,式岛律眼角扑了粉但还是能看出有些发青。内田雄马也看到了,气愤道:“果然又打你了,这恶婆娘!回头我帮你报仇!”

  式岛律幽幽看了他一眼,指了指脚下:“她的教室在二楼,要不要我带你去?”

  内田雄马呆了呆,记起了这不是在国中了,他现在和式岛叶又一个学校了,放嘴炮随时得面对兑现,顿时讪讪道:“在学校不好吧,她毕竟是前辈。”

  “那下午放了学你跟我回家?”

  内田雄马缩了缩肩,半个屁也不敢放了。

  北原秀次在旁插言道:“式岛君,不必因为我们伤害你们姐弟间的感情……昨天的事不要紧的。”式岛律辛苦替他姐姐社团拉人,他姐姐却那种理所当然的态度拿他们不当回事,估计式岛律在生那个气,不过北原秀次无所谓,他是要卖人情给式岛律,又不是式岛叶。

  式岛律轻轻摇了摇头,闷闷道:“我们感情从小就不好。”

  内田雄马又说道:“没错,他姐姐小时候还逼他穿……”他话说到一半就被式岛律捶了一拳,痛得“哎哟”一声闭了嘴。

  他看式岛律一脸愠怒,知道他是真生气了,更是讪讪:“北原也不是外人,让他知道也没什么吧!”

  式岛律闭着嘴没吭气,明显是不同意,而内田雄马还要说什么,却突然脸色一变。北原秀次转头望去,见福泽冬美正迎面走来。

  福泽冬美看起来很困,迷迷糊糊像是梦游,但她和北原秀次如同有心灵感应一般,北原秀次目光刚落到她身上她就猛然警觉了起来,直接抬头回瞪——福泽冬美仰着小脸根本不避让北原秀次的视线,就那么和他对视着越走越近。

  这过道足够五六个人并肩而行,但福泽冬美完全没有绕路的打算,就这么冷眉冷眼迎面走来,最后他们相遇,内田雄马被她气势所迫,只觉福泽冬美身影锋锐迫人,情不自禁便让开了道路。

  福泽冬美也不道谢,就那么傲气的从他们之间穿过,依旧歪着头呲着小虎牙看着北原秀次,而北原秀次也歪着头平静以对。

  福泽冬美终究是不可能把脖子扭一百八十度的,最后做了一个鄙视的手势,大笑着叫道:“哪天想体验一下剑道了随时可以找我,哈哈哈!只要你有胆子!”

  叫完了她似乎觉得自己又赢了,大摇大摆仰长而去。

  内田雄马这时才反应过来,对自己让路的行为有些恼羞,小声骂道:“臭屁什么,小矮子!”

  而北原秀次盯着福泽冬美的背影,心中琢磨:果然还没完,这小萝卜头到底为什么这么生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